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55章、我让他把你卖了!

第555章、我让他把你卖了!

    第555章、我让他把你卖了!

    看到蔡公民认真的表情,秦洛也不再推迟,喝下了他敬来的第一杯酒。

    茅苔入口绵长,但是酒劲儿浓烈。一杯下肚,身体火辣辣的舒服,脑袋却已经开始发晕发胀了。虽然他现在的身体能够恢复,能够喝一些酒了,但是酒量实在不怎么样。

    蔡公民也一口喝干自己杯子里的茅苔,笑着说道:“我的酒量也不济,不然的话,我一定要敬你三大杯。”

    “三杯下去,我肯定会一头栽倒在桌子下面。那可就要在部长面前献丑了。”秦洛笑着说道。

    蔡公民点了点头,又把两人的杯子斟满,说道:“我知道你的酒量不好,我也不逼你。这第二杯酒,我们慢慢喝。秦洛啊,你不知道我心里是多么的感谢你敬重你。”

    “部长,你太言重了。我只是力所能及的做些自己能够办到的事情而已。”秦洛谦虚的说道。

    “和平年代,愿意为国家流血受伤的还有几人?”蔡公民眼神灼灼的盯着秦洛,问道。“秦洛,你不是军人,但是却在做着和军人一样崇高而危险的事情。我真的很感激。你在巴黎受伤的消息传回国内时,我甚至有些后悔把你给派了出去——我知道你拯救中医的心思,也知道你是个好人。可是,我不能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你这个好人老实人吧?这样的话,我不就是个坏人了?”

    男人善良被人欺,女人善良被人骑。秦洛明白这个道理。

    因为好人好说话,好人做事踏实认真。所以,大家都愿意请他们帮忙做事。

    坏人呢?滑头耍赖要级别要钱财,每一次的付出都必须收取两倍或者更多倍数的报酬才行。

    好人指使不了坏人,所以,他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指使他的同类——好人。

    只要有艰巨的任务,蔡公民就会第一个想到秦洛。这就是好人指使好人的道理。

    在这个私人性质的小酒桌上,蔡公民和秦洛说的都是内心的体已话。一些不应该从他这个副部长嘴里说出来的话。

    “我是副部长,位高权重。但是,想找人踏踏实实的做些事情,都觉得非常困难。”蔡公民夹着块小炒肺片塞进嘴里咀嚼着,说道:“你是我派到巴黎的第四拨人了。前三拨去了游水玩山买名牌包包,玩够了买够了,然后给我打报告说这事办不了,申请回国。”

    “我也知道,这事儿确实难办。我也愿意相信,他们曾经为此努力过。可是,他们终究还是放弃了。因为他们觉得这只是一次公差而已,一次能够加官进爵的任务——能办了,那自然皆大欢喜。办不了,大不了从其它地方升官罢了。条条大道通罗马,这诺大的国家,能够给他们升官机会的人太多太多了。甚至他们把从巴黎买回来的包包挨个送出去,也能够找到升官发财的机会。”

    “秦洛,你不一样。你有民族的使命感和自豪感,还有对中医的认同和归属——当然,这话讲出去的话,大家肯定以为这是官话套话。连我自己都不愿意讲,听众自然就更不耐烦听了。可是,我们是真的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时代比现在更需要你,更需要秦洛。”

    秦洛默然。

    “不仅仅是我需要,国家需要。民众也需要。所以,出现了你这样的英雄,民众欣喜若狂——”蔡公民笑着说道。“我知道你在巴黎受伤后,就想让人去把你接回来。想了又想,还是放弃了。我知道你聪明,做事不鲁莽,上次的韩国之行,就让他们吃了大亏。这次在巴黎,不可能会做这种无头无脑而且把自己置于险地的事情。”

    蔡公民笑眯眯的注视着秦洛,说道:“还有厉倾城那个丫头——中医公会股份制是她一手促成的。我也和她打过两次交道,简直是人精一样的人物。就连燕京的一些名媛——有她陪在你身边,是万万不应该让你受伤的。”

    “所以,我就放弃了接你回国的打算。一方面让人加强对你的保护,一方面静观其变。果然,你没让人失望。一次绝地大反击,一下子就扭转乾坤,达到了想要的目的——哈哈,这简直是可以搬进教科书里面的经典案例啊。”

    “只是一招苦肉计而已。”秦洛不好意思的说道。“前人玩罢了剩下的。”

    “我知道是苦肉计。也正是这个原因,我才发自内心的感到欣慰。”蔡公民说道。“现在的人啊,都精明似鬼。谁愿意在那种环境下让自己的身体置身险地?任由别人把自己打的伤痕累累来完成任务?”

    “———”

    “上一次你从韩国回来,我奖励你国之英雄。这一次,我实在不知道奖励你什么了。”蔡公民坦白的说道。“我已经让候卫东开始整理你的资料,在下次的部长会议上向所有的部长同志做报告。我们一定不会辜负那些真正为国为民的英雄的。不然的话,我哪还好意思厚着脸皮找你办事?”

    秦洛的身体一哆嗦,手里的筷子都差点儿给惊掉了。说道:“部长,我这才刚回来呢。我的伤还没有好,而且——我还想好好陪陪老婆孩子——你不会又要给我分配任务了吧?”

    上次韩国之行回来没两天,这老头一阵大义凛然的奉承讨好猛灌迷汤就把晕迷糊糊的秦洛给送到了欧洲。

    这才刚刚回来后,他不会又要给自己安排任务了吧?

    蔡公民看到秦洛的反应,愣了愣后,然后大笑,说道:“你看看,我就说嘛。如果我再不给你点儿好处,我哪还好意思请你帮我办事啊?放心吧。我这边没什么事。最近也不会让你出去办事。你就在家里好好养病,多陪陪老婆孩子——老婆孩子?我知道你有了个未婚妻,什么时候有孩子了?怎么都没有通知一声?”

    “——是我姑姑的女儿。我把她当亲女儿养。”秦洛笑着说道。

    “哦。原来如此。”蔡公民说道。

    酒足饭饱,从蔡公民哪儿离开,拒绝了候卫东派车送他的好意,秦洛站在酒店门口招来了出租车。

    “秦洛先生。秦洛先生——”一个西装革履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快步跑了过来,挡在出租车一侧,阻止秦洛上车离开。

    “你是?”秦洛问道。他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个突然冲出来拦车的家伙。甚至在他的印象中,他们都不曾见过面。

    男人赶紧伸手进口袋,摸出名片夹出来,抽出一张名片递给秦洛。

    秦洛接过名片看了看,饶有兴致的看着他,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们老板请你过去谈一谈。”中年男人说道。说话的时候还指了指不远处停泊的一辆挂着红色字体打头牌照的奥迪车。

    在官场上,不少秘书习惯称呼自己的上司为老板。这样方便在外面掩饰身份。譬如《康熙微服私访记》里面,皇帝微服私访,都让他身边的人称他为‘黄老板’。

    显然,他说的老板就在哪辆车子里面。

    “好吧。”秦洛点了点头。顺手帮出租车司机关上车门,不好意思的对他挥了挥手。

    “秦先生请。”男人赶紧引领着秦洛往奥迪车走过去。到了车子旁边,他快走一步帮秦洛打开后车门,护着秦洛的脑袋,避免他撞到车顶。

    等到秦洛坐进去后,他才钻进副驾驶室。然后车子便缓缓的开动起来。

    “秦洛先生,你好。”一个颇有威严的男人主动向秦洛伸出手。

    “你好。”秦洛伸手和他握了握,眼睛不经意的打量着这个和他并排而坐的男人。

    “久闻秦洛先生少年英雄。今日得见,名不虚传。”男人即便称赞起别人的时候,也板着张脸。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不舒服感。

    “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我们谈不上有什么交情。我的时间很宝贵。你的时间肯定更宝贵。所以,有什么事的话,不妨直说。”秦洛笑着说道。他不太喜欢和过于骄傲的人打交道。更不喜欢和一个求人的时候还那么骄傲的家伙打交道。

    男人愣了愣。很多年了,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

    “好吧。那我就直入主题。”男人说道。“犬子洪梦楼————”

    “哦。你就是洪梦楼的父亲?”秦洛故意装作很是惊讶的问道。其实,通过秘书的那张名片,他便已经猜测到了这个男人的身份。

    “是我。”男人稳重的点头。“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梦楼和厉倾城小姐发生了一些小小的不愉快。我知道,倾城国际实际上是秦洛先生当家作主的。我希望秦洛先生能和厉倾城说几句好话,化干戈为玉帛——”

    秦洛打断他的话,说道:“你儿子不仅仅和厉倾城发生了不愉快,和我也发生了一些不愉快。只是,这不愉快并不小——他逼我卖倾城国际。我让他把你卖了。现在看来,他也没有同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