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54章、穷追猛打!

第554章、穷追猛打!

    第554章、穷追猛打!

    “不能。”厉倾城很干脆的回答。

    “为什么?”一个长着络腮胡的记者站起来问道。“刚才厉总一连用了‘居心叵测迫害民族产业甘为洋奴的小人’等字眼来形容他。为什么现在又要替他隐藏身份?”

    “因为我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厉倾城笑着说道。“应该是很有来头的人吧。不然的话,怎么能说什么就能实现什么?原本以为,有这种能力的只有上帝和我们的神佛呢。现在看来,远远不是啊。”

    听到厉倾城的讥讽调侃,所有记者都会声的大笑了起来。

    集权社会,权大于法大于天。

    “厉董,你准备起诉宝法公司的这种不正规竞争吗?”一个戴着眼镜的男记者问道。

    “是的。我们的法律部已经开始做这方面的工作。”厉倾城说道。“只是我们手头上只有这份录音证据,没办法让无良公司付出太大的代价。但是,这代表着我们的态度。代表我们对强权和跨国集团不畏不惧的态度。我们不会低头,更不会出售,我们要做华夏的NUMBERONE。世界的NUMBERONE。”

    第一次,厉倾城当众表现出自己的野心。喊出'NUMBERONE'的口号。

    “厉倾城小姐,你刚才说那位口出狂言的人姓洪?”

    “不。他没有口出狂言。因为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件事都成为现实。他是上帝。是先知。”厉倾城笑着说道。“是的。宝洁公司的王德旺经理称他为洪先生。”

    “倾城国际没有调查出他的身份吗?”

    “寻找真相是在座各位的责任,调查犯罪是政府部门的义务。”厉倾城大打太极推手。“我们要做的,只是等待媒体朋友帮倾城国际辟谣。并且请检测部门尽快出具检测报告——我想,这份录音出来后,他们的办事效率应该会加快一些吧?”

    众人再次大笑。这个美女总裁的词锋实在是太犀利了。

    ————

    ————

    砰!

    玻璃杯摔在墙上砸的粉碎,红色的液体沿着金色的壁纸流敞下来,像是金钱在流血。

    洪梦楼脸色铁青,俊朗的面孔呈扭曲状态,声音压的极低,像是受伤的猛兽在低吼:“那个婊子竟敢耍我。那个婊子竟然敢耍我——”

    可是,他的愤怒却没人劝解,也无人应答。

    因为,胖子王德旺也傻坐在哪儿,面若死灰。出了这样的事情,他现在也是自身难保。

    刚才,他接到了从新闻发布会现场打来的电话。厉倾城果然有录音证据,洪公子栽了,宝洁公司完蛋了,连他也要面临被起诉的灾难

    不难想象,宝洁公司为了华夏国的市场,为了平息华民众的怒火,他们一定会选择牺牲自己。或者,连陪着自己一起来谈判的宝洁集团副总经理露西也要受到牵连。

    解雇是一定的。能够免于牢狱之灾已是万幸。

    “洪公子——洪公子——表弟——”王德旺突然间从沙发上跳起来,任由杯子里没有喝完的红酒溅了自己一身也毫不顾忌。“表弟,快找姑丈出来说句话吧。只有他才能救咱们了。”

    “还不是你害的。”洪梦楼现在对这胖子也是没什么好感。如果当初不是他跑来找自己办这件事情,他哪会惹得一身骚*味?

    自私的人,总是知道如何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他忘记了王德旺当初告诉他在他的瑞士银行又存了多少美元后,他心中的得意和欢喜。

    “表弟,我知道是我的错。全是我的错。”胖子哭丧着脸说道。他还想笑,可是一咧开嘴就成了这幅模样。“你想打我骂我都随你。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啊。晚些时候那些记者一报道一公布,我们想翻盘太难了——快点儿给姑丈打个电话吧。他能够救我们。”

    “我知道怎么做。不用你教我。”洪梦楼满肚子怒气的说道。

    但是,他也知道事情不宜久拖。还是从桌子上取过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

    ————

    ————

    蔡公民身穿笔挺合身的黑色西装,白色衬衣上扎着一条暗条纹领带,看起来很是严肃正统。

    只是,看到秦洛走进他专属的房间后,脸上立即就露出了和煦的微笑。

    “你小子啊——回来了也不提前打声招呼。怎么?怕你的粉丝过去给你接机啊?”蔡公民走到秦洛面前,重重的拍着他的肩膀。从一个部级高级官员嘴里听到‘粉丝’这两个字,格外的具有喜感。

    “决定的很突然。”秦洛笑着解释道。“想回来休息休息,也不想让媒体打扰。就没提前打招呼。”

    “你啊。”蔡公民感叹着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是以为万人接机的场面有一次就够了,不想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挥霍民众对你的爱戴和敬意,所以就悄悄的回来了。”

    秦洛笑笑,没有辩解。

    蔡公民说的是正确的。他确实心存这样的念头。

    第一次那么做,是新鲜。大家都觉得热血沸腾。

    第二次那么做,是义务。支持秦洛热爱秦洛的粉丝会自觉的过来接机。

    第三次,没有了新鲜感,大家的激情也消退了不少。到机场接机的人少了,场面小了,媒体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就会借此攻击搅局。秦洛的价值和影响力就会自然而然的降低。

    越是稀少,越是珍贵。

    秦洛要适当的保持神秘感。这样,他才能一直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一次再一次的攀登高峰。

    他要做的事情还没有成功,怎么能让自己的号召力贬值呢?

    “伤得怎么样?”蔡公民的视线转移到秦洛绑着纱布的手臂上,问道。

    “没什么问题。过几天就会好了。”秦洛笑着说道。

    “我想也没什么问题。不然的话,你也不会一回来就搞出这么一出大戏。”蔡公民笑着说道。“你回来了,燕京又要热闹了。”

    “没给你添麻烦吧?”秦洛不好意思的说道。

    “有人打电话到我这儿来,我给顶了回去。这是社会本来就存在的弊端,应该由这一块的负责人来承担责任。总不能把那揭伤疤挖真相的英雄给惩罚了吧?你不说,我也不说,就由这块腐肉继续烂下去?”谈起工作,蔡公民又恢复他那张正气凛然的面孔。

    “我也是无意间发现的。并不是要故意找那个部门的事儿。”秦洛解释着说道。他揭了这么大一个盖子,有人会认为他是见义勇有。可是有人却会认为他是和谁有仇,所以故意去揭他所管辖的那一块的毛病。

    这一次,怕是有不少人要怪他狗拿耗子没事找事吧?

    “没关系。这是好事。无论谁打电话到我这边,我都帮你顶回去。”蔡公民很是欣慰的说道。“就是有一个问题。你下次做这种事的时候能不能先给我打声招呼?我这个副部长做不做没关系,我可不希望看到你把自己给载进去了。这事说小很小,就是几个乞丐为法做歹的事。可是媒体一报道出去,你知道会引起多么大的风波吗?又会让多少人丢官去职?这笔债,他们可都会算在你的头上啊。”

    “我知道。”秦洛说道。“我也不在乎。”

    蔡公民看着秦洛,说道:“和我一样,都是倔脾气。这样能够为老百姓做点事儿,也容易吃亏啊。”

    “从好人身上吃的亏,再从坏人身上讨回来吧。”秦洛笑着说道。

    蔡公民点了点头,说道:“说的好。从好人身上吃的亏,再从坏人身上给讨回来。还没吃饭吧?我下午索性没事,让厨房炒几个菜,咱们俩喝两杯?”

    “好。我陪部长喝两杯。”秦洛爽快的答应了。握了握拳头,感觉双手没有前两天那么疼痛,如果只是提筷子一类的小事儿,应该不成问题。

    为了避免让人喂自己吃菜喝酒,秦洛将右手的纱布解开了一块。把大拇指给露了出来,这样,他就可以自己捏筷子了。

    不一会儿,酒店的服务员便送上来几样精致小菜。

    蔡公民从酒柜里取出半瓶茅苔,给自己和秦洛分别倒了一杯。

    他端起酒杯站了起来,对秦洛说道:“秦洛,这一杯,我敬你。”

    “不不。”秦洛赶紧拒绝。说道:“蔡部长是我的上司,也是我的长辈。哪能让你敬酒?”

    “应该的。”蔡部长固执的说道。“这杯酒是我个人敬你的。不代表国家,也不代表卫生部。——而是我个人的感激和欣慰。”

    “蔡部长言重了。”秦洛谦虚的说道。

    “一点儿也不言重。”蔡公民认真说道。“如果我是军人,你也是军人。我就应该向你行军礼。这代表军人对军人的敬重。但是,你是医生,我也算是半个医生从业者——所以,我就敬你一杯酒吧。这表示同行对同行的钦佩。”

    “我得承认,你做到的,我做不到。”

    (PS:第三章。今天老柳努力了,请求你们YD的票火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