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46章、不是不爱,是不说!

第546章、不是不爱,是不说!

    第546章、不是不爱,是不说!

    秦洛入手入怀的时候,摸到的只是一个软软的嫩嫩的缩成一团的小肉球。

    他睁开眼睛,便看到穿着乳白色睡衣的贝贝像是一只小猫似的趴在他的怀里。长长的睫毛遮住眼睛,小嘴微翘,像是受到了什么委屈似的。因为房间里还开着暖气的缘故,她的小脸睡得红扑扑的,看起来可爱极了。

    昨天晚上秦洛回来的时候,贝贝已经在床上睡熟了。林老爷子上楼要把她抱下去跟自己睡,秦洛和林浣溪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在一起,他以为两人肯定有很多体已话要说很多亲密事要做。

    可是贝贝的睡眠很浅,当她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后,便睁开了眼睛。看到是秦洛回来,抱着秦洛的脖子就是不愿意松手。

    林老爷子劝了好长时间,还是没办法把她说服。只好作罢。任这个小家伙霸道的插在两人的中间。

    “贝贝,起床了。”秦洛在贝贝的小脸了亲了亲,想要把她给唤醒。今天不是礼拜天,她还要去学前班上课呢。

    “嗯——”贝贝的小手胡乱的揉着脸蛋,把它揉挤成一个煮熟的包子。当她睁开眼睛看到是秦洛时,便一下子笑颜逐开起来,雀跃的叫道:“爸爸,你怎么回来了?”

    昨天迷迷糊糊的时候她便已经见过秦洛,没想到一觉醒来,又把他给忘记了。

    “你昨天睡着了,我就回来了。”看着贝贝开心的样子,秦洛的心里很是受用。在外面和人斗智斗勇,过着每时每刻都极度紧张刺激的生活。这次在巴黎还身受重伤,身体和大脑早已不堪重负。

    回来之后搂着妻子睡觉,睁开眼便能看到女儿可爱的小脸,一股温馨幸福的感觉侵遍全身。

    “昨天就回来了呀?那我怎么没有看到你呢?”贝贝很是遗憾的说道:“我和妈妈说过了,等到你回来的时候,我还要和她一起去机场接你呢。”

    “我回来的时候是晚上,贝贝要睡觉,就不用去接我了。”秦洛笑着安慰道。

    “唉,我还准备让记者叔叔给我拍照呢。”贝贝像是个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说道。

    “记者叔叔拍照?”秦洛有点儿没听明白小孩子的童言童语。去机场接人和记者拍照有什么关系?

    “是啊。你上次回来的时候,有那么多记者叔叔阿姨给你拍照,还有好多人去机场接你——可惜我不在。不然的话,他们看到贝贝长的那么好看那么可爱,一定也会拍我的。”贝贝很是骄傲的说道。

    秦洛认真的想了想,上次自己从韩国回来的时候,贝贝并没有和自己在一起。她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贝贝,这些是谁告诉你的?”秦洛问道。

    “妈妈。”贝贝说道。“妈妈喜欢在电脑上看你的电影。我也喜欢陪她一起看。上次那个坏蛋打你,我哭了,妈妈没哭。可是,等我睡着了,妈妈就哭了。”

    秦洛的心脏轻轻的颤动,像是美丽的蝴蝶在花瓣上翩翩起舞,五颜六色的翅膀划动出优美动人的弧度——酥*酥的,麻麻的,却又让人浑身舒坦。

    林浣溪不是冷漠不懂关心,她只是不知道怎么说出口而已。

    “你睡着了,怎么知道妈妈哭了?”秦洛诧异的问道。

    “你傻啊。”贝贝伸手捏了捏秦洛的鼻子,说道:“我是假装睡着的。然后我就听到妈妈哭了。我想她是不好意思在我面前哭鼻子吧。毕竟,她比我大好几岁——”

    “——”秦洛一头黑线。她都是你妈了,才比你大‘好几岁’?

    秦洛用手肘把自己从床上撑起来,对贝贝说道:“贝贝自己会不会穿衣服?”

    “会。”贝贝说道。“我都是自己穿衣服。只有穿袜子和鞋子的时候,才让爷爷和妈妈帮忙穿。”

    “为什么穿袜子和鞋子的时候要人帮忙啊?”秦洛笑着问道。他发现,和小孩子聊天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她们看待问题的角度新颖有趣,而且往往能够一语中的,说出生活中隐藏的真相。

    譬如,秦洛现在就知道了林浣溪有没事在网上偷看自己视频的习惯。再譬如,自己在巴黎受伤的时候,她没有打过去一个问候电话,可是她却偷偷的哭了鼻子——

    “因为我分不清左右脚。”贝贝小脸微红,有些扭捏的说道。“可不是我一个人是这样哦。我偷偷问过同桌的小美,她也分不清袜子的左右脚呢。”

    秦洛再次被这些小不点给折服了。

    如果说分不清鞋子的左右脚,秦洛还是能够理解的。可是,袜子的左右脚问题——好吧,秦洛承认,其实他自己也分不清楚。

    秦洛让贝贝穿上衣服,然后又指挥她穿好了袜子和鞋,自己也随身披了件睡衣和她一起下楼。他没有穿长袍,双手受伤,他没有办法系布扣。

    下楼的时候,看到林清源正坐在客厅里喝茶看报纸。老爷子非常懂得养生之道,每天六点起床打太极和秦洛传授给他的《道家十二段锦》,然后喝茶看报纸,等待早餐。风雨无阻,从不间断。

    餐厅的桌子上已经摆上了食物,烧青菜、凉拌黄瓜、蛋炒西红柿、煎蛋、小米粥和包子。林浣溪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倒是让李嫂站在旁边打下手。

    “秦洛起床了?怎么不多睡一会儿?”林清源笑呵呵的和秦洛打招呼。他对自己亲自选择的这个孙女婿一直是非常满意的。

    “睡好了。”秦洛笑着说道。

    “你的手怎么样了?要不要去我们院里再检查检查?”林清源看着秦洛手上缠着的纱布,问道。

    秦洛想了想,还是拒绝了。他这次是悄悄回国的,并不被公众和媒体所知。要是自己到医院一检查,肯定会闹得众人皆知。

    自己还是让林浣溪去拿点儿药膏,自己在家里治疗得了。今天早上和贝贝闲聊了几句,更加坚定他过几天安稳日子的想法。

    “吃饭了。”林浣溪一边解脖子上的围裙带子,一边走过来说道。

    和昨天晚上见到秦洛时的表情一样,平淡镇定,甚至连一丝丝惊讶都没有。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贝贝已经把她给出卖了。

    “辛苦了。”秦洛笑着说道。

    林浣溪莫名心慌,觉得秦洛的笑容有些诡异。但是脸上却不动声色,说道:“应该的。”

    搂着贝贝说话的林清源看着两人说道:“你们俩还真是有意思。虽然说咱们华夏的夫妻讲究相敬如宾,但是你们俩也太见外了吧?跟两个外人是的。”

    “我去给你挤牙膏。”林浣溪没有解释,转身就走。

    秦洛笑了笑,说道:“浣溪就是外表冷淡了点儿。”

    “是啊。我的孙女是什么脾气,我还是知道的。这丫头,外冷心热——秦洛,你是男人,也要多主动一些。”林清源给秦洛支招。

    “爷爷,我明白怎么做。”秦洛说道。

    饭桌上,秦洛当着几人的面讲了巴黎的事情。当然,他将厉倾城的事情以及在这次事件中所起到的作用给刻意的淡化了一些。

    林浣溪是个极其敏感的女人,她不可能感觉不到他和厉倾城的非正常上下属关系。

    林清源一会儿气的拍桌子,大骂法国人无耻野蛮。一会儿又大笑,说只要华夏人团结一心,就没有做不成功的事情。只要中医药在巴黎撕开一条口子,华夏政府方面就有办法向欧洲其它国家推广。

    毕竟,前面有先例嘛。巴黎都可以用,为什么你们却找借口拒绝?难道你们是想让我们也针对贵国的医药集团特别开设一条禁令?

    分而解之,攻而胜之。怕的就是他们抱成团。

    林浣溪一直沉默,顺便帮秦洛、林清源夹菜。还要照顾用不好筷子却非要和秦洛一样用筷子的贝贝吃饭。像是一个不擅言谈的家庭主妇。

    “爷爷,你今天不用送我上课了。”贝贝对林清源说道。

    “为什么啊?”林清源问道。

    “我要爸爸送。”贝贝看着秦洛说道。“爸爸,好不好?”

    秦洛点头,说道:“好。吃完饭我送你去学校。”

    “耶。”贝贝高兴的手舞足蹈。

    林清源点着贝贝的鼻子,骂道:“你这个小间谍,秦洛不在的时候,整天拉着我的手说爷爷好和爷爷最亲。现在秦洛一回来,你就立即叛变——”

    “爷爷,你本来就好。人家本来就和你亲嘛。”贝贝说道。“可是同学都说我没有爸爸,我要证明给他们看看嘛。”

    几人面面相觑,心里都觉得酸酸的。

    家庭不健全的孩子,终究和其它的孩子是有区别的。即便自己和贝贝再亲,也没办法弥补她没见过亲生父亲母亲不在身边的情感缺陷。

    吃过早餐后,贝贝背着书包在楼下等着,秦洛和林浣溪一起上楼去换衣服。

    从柜子里取出一条白色的长袍,林浣溪把衣服抖开,然后细心的帮秦洛穿上。

    “我从来没有穿过这个颜色的袍子。”秦洛说道。“新买的?”

    “嗯。”林浣溪埋首在秦洛的怀里,正细心的帮他系钮扣。

    “最近家里没什么事吧?”

    “没事。”

    “中医公会呢?”

    “很好。”

    “你呢?”

    林浣溪抬头,疑惑的看着秦洛。

    秦洛突然间张开双手,狠狠的把她抱在怀里。

    然后低下头找到她的嘴唇,用力的亲吻起来。

    “我想你。”秦洛声音含糊不清的说道。

    林浣溪还是听见了。也只有她能够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