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40章、驯兽师!
    第540章、驯兽师!

    耶稣知道秦洛所说的‘同伴’是指爱丽丝,他知道爱丽丝可能遭遇不测。但是,他没有转身回头。

    这个关键时刻,稍有不慎,他这个山寨版‘耶稣’就要去见真正的耶稣。

    “我没有听到它的声音,证明它已经死了。拿已经死去的爱丽丝来威胁我,这就是你的智慧?”耶稣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大头。“你弑杀了神的使者,神必会赐你灾难。不是今天,就是明天。”

    秦洛有些烦躁这个满嘴圣经经典语录的家伙。他是一名杀手,人命对他来说如蝼蚁草芥。可是,他却不断的以神的名义惩罚这个降罪那个——这就像是华夏国内的一些公务员,一边喊反腐倡廉,一边大肆收刮民脂民膏。

    清一色婊子养的!

    “它没死。”秦洛拍了拍鬼面獒的丑脸,想让它动一动或者嘶吼一声。可是它很不配合的一动也不动,跟真得死了一般。

    秦洛只得放弃了这种让它自我证明自己活着的打算,解释着说道:“它只是中毒了。人面蚊病毒。”

    “人面蚊病毒?”耶稣的眉头皱了起来。“非洲国家和华夏曾经大规模爆发过的瘟疫?”

    秦洛说道:“非洲国家是大规模爆发过。但是华夏国只是一场小事故——很快就被我们的专家组给扑灭了。你没看过报纸吗?”

    “只是你们的政府擅长隐蔽真相而已。”

    “你——”秦洛原本想反驳的,但是想了想,他说得确实是事实。

    人面蚊病毒的真相确实被隐蔽起来了。而且,政府不仅仅是在这件事情上喜欢隐蔽真相。在其它的很多事情上,也都是如此处理。

    “如果没有我的解药,它就真的要死了。”秦洛大声说道。“放下枪,我给你解药。”

    当初秦洛在宝岛的时候对一个黑帮混混使用过。后来受宝岛政府的恳求,秦洛配兑出人面蚊的解药救了那个叫三星的混混一命。可是,他的嘴唇却一直是纯黑色的。这是人面蚊侵袭后的后遗症。

    “放下枪。我就死了。”耶稣笑着说道。“你的朋友是个用枪高手。我低估了你们的实力。之前你们故意开车把我引到这儿来,我还以为你们是自不量力——现在看来,是我错了。”

    “是谁派你来的?”秦洛问道。

    “如果我说出来了。我就不是耶稣。”耶稣的表情轻松随意,并没有过多的担忧和恐惧。“麻烦帮我照顾好爱丽丝。我会再来向你们讨回来的。”

    说完,他的嘴巴再次撮起,发出一种更加尖利的哨声。

    啾——

    天空中,一只灰色的小鸟呼啸着扑向厉倾城她们所在的汽车。

    来势凶猛,而且又行踪诡异。

    眼看着,就要落在汽车的车顶。

    “它身上有炸弹。”耶稣笑着提醒。

    大头左手的那把枪仍然指着耶稣,右手的枪突然间抬起,一枪把小鸟给打飞了出去。

    小鸟厉叫一声,然后快速的坠落在地上。

    没有爆炸?

    大头知道自己上当了。

    可是,已经晚了。

    “他动了。”

    耶稣的眼睛一凛,便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手举金枪,对着大头的脑袋就扣动了扳机。

    同时,大头也发射出了左手枪里的子弹。子弹破膛而出,撞向耶稣的心脏。

    同归于尽?

    不。他们都不想死。

    大头侧过了脑袋,让飞翔的子弹在他的脸上撕扯掉一块皮肉,划出一条鲜血淋淋的凹槽。

    而耶稣的身体像是突然间长高了几厘米似的,原本飞向他心脏的子弹从他的腹腔穿棱而过。带出一条长长的血花。

    耶稣显然是故意做出这种选择的。避开了心脏的要害伤口,让子弹从其它可以承受的身体部位穿过去。

    这一招看似简单,但是却困难重重。

    对枪械的熟悉和子弹力度的了解,对时机的把握并且要在没有任何启动劲道辅助的情况下突然间把身体给抬高——

    因为距离太近,两人的枪法又太准,这是他们能够做到的最高难度的躲避和承受最小范围的伤害。

    这些动作都做的很细微,很隐蔽。除了当事人双方,其它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只看到一个脸受伤了,一个肚子中毒——其实,他们已经避开了真正的杀招。

    大头顾不得脸上伤口传来的灼热痛感,甩手就把两只黑色手枪丢了出去。

    打光了子弹的手枪也是武器。如果使用得当的话。

    哐——

    耶稣的手里突然间又多了一把刀子,一刀把两把枪给同时砍开。

    接着,那把刀子呼啸着朝大头的胸口扎来。

    大头身体一侧,躲开刀子的利锋的时候,眼前已经失去了耶稣的身影。

    不远处的塞纳河里传来水花四溅的声音。他还是选择跳河逃走了。

    以这种很不光彩的方式。

    大头再次给枪装满了子弹,跑到河面去查看了一番,确定耶稣真的离开,不会再次返回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后,这才慢慢的走到戈尔面前。

    “怎么样?”大头声音沉闷的问道。

    戈尔捂着肩膀靠在栏杆上,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他的脸色苍白嘴巴干裂,但是精神看起来还不错。

    他咧开嘴笑了笑,说道:“精彩。厉害。”

    他说的‘精彩’,指的是大头和耶稣的战斗。他说的‘厉害’,指的是大头竟然和耶稣这种怪物打了个平手。以前,他还真是小看了这个看起来老气横秋但是年龄却不大的同行。

    大头从怀里摸出一瓶药粉丢出去,对戈尔说道:“涂上吧。”

    戈尔拿起那瓶药粉看了看,上面写着几个简单的大字‘军用生肌粉’。

    “我也有这个。”戈尔把手里的药瓶丢给大头,然后从自己怀里摸出一瓶一模一样的药粉。“没有急时包扎是想找机会帮点忙的。但是——根本就没有插手的机会。”

    说话的时候,他把那整瓶药粉全部都倒在了前后伤口上。不知道是不是过多的药粉堵塞了口子,还是这生肌粉当真有神奇的效果,子弹穿透出来的血洞当真不再流血了。

    秦洛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大头和戈尔一人拿一瓶药粉在治疗伤口。而且,那药粉瓶是如此的熟悉。

    认真的看了看后,笑着问道:“这药还不错吧?”

    大头没有回答。倒是戈尔诚实一些,说道:“药效很不错。就是份量太少。配备的不够多。”

    秦洛尴尬的笑笑,说道:“好东西都是稀少的嘛。金蛹珍贵,现在一直在寻找它的替代品。以后产量上来了,就能够为每一位执行任务的军人多配备一些了。”

    戈尔诧异的看着秦洛,说道:“你怎么知道这些?”

    秦洛从他手里接过药粉瓶,指着上面的‘腾龙公司生产’的字样,说道:“这家公司的老板正坐在车上。”

    戈尔愣了愣,没有说话。

    王九九跑下车,拉着秦洛的手关心问道:“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手怎么样了?还有没有知觉?——天啊,都肿成这样了。怎么办啊?”

    秦洛笑着说道:“没事了。我只是劫持了一条狗而已。受伤的是他们俩个。”

    王九九又看着大头和戈尔,问他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要不要送去医院。两人都拒绝了。

    “这个杀手太厉害了。”秦洛叹了口气说道。“不知道是被谁请出来的。”

    秦洛的仇敌太多,他都不确定到底是谁会在这个时候想把自己干掉。

    管绪背后的那个神秘组织嫌疑最大。他们太神秘了,神秘到让人害怕。也正是因为这害怕,任何时候,秦洛都不敢对他们掉以轻心。

    韩国的那个李承铭也不是善辈,侵犯到利益的西药集团也有可能下手。甚至,连巴黎政府和警方都有理由做出这种事情——

    秦洛无奈的想。以后自己的人生注定是波澜壮阔充满曲折的。

    “他不仅是用枪高手。还是一个驯兽师。”大头说道。

    “驯兽师?鬼面獒?”秦洛问道。

    “鬼面獒生性残暴,常人难以靠近。他能够收服,并且能够

    用哨声使唤它卖命。这就足够说明他的厉害。可惜,之前我忽略了这点。”大头心有余悸的说道。“后来,他又招来野鸟。这种鸟本身没有什么杀伤力。但是,它的爪子或者全身都浸染过巨毒——甚至就像他说的那样,可以在这种飞鸟的身上装有触发式的毒气装备或者浓缩性炸弹。这样,杀伤力就奇大无比。”

    当时在双方对峙的情况下,耶稣突然间招来飞鸟,着实让大头很是为难。

    他不能确定飞鸟有没有炸弹,但是,他肯定不能让车子里的两个女人冒险。

    所以,危急关头,他还是选择了举枪射击。

    也正是因为他的异动,引发了一系列的恶斗,为耶稣的逃跑提供了铺垫。

    大头想,如果当时飞鸟攻击的目标是自己。怎么办?

    那个时候,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开枪和耶稣同归于尽吧。

    天知道,他还驯养了什么恐怖的动物?

    想起这个,心里更加的钦佩这个对手。

    他不想死。所以,自己也就不用死。

    秦洛听到大头又是说在鸟上绑毒气瓶又是装炸弹的,苦笑着说道:“我每天忙活着救人,却有人每天想办法去杀人。这还真是分工明确。”

    (PS:谢谢亲爱的们的红票打赏,谢谢亲爱的们的收藏评论。第一章送到,继续冲锋。近卫军,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