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38章、人狗恶战!
    第538章、人狗恶战!

    苹果在人类的发展史上留下了浓妆艳抹的一笔,很多伟人也和苹果结下了不解之缘。

    譬如,牛家村的牛顿原来是个不爱学习的孩子,因为前一天玩斗地主到凌晨两点钟,所以第二天又跷课在学校后院的苹果树下补睡。在他睡得正香时,一颗熟透的苹果掉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他的脑袋上。

    因为在梦中他的爷爷在劝他好好读书天天向上为国家的建设添砖加瓦,恰好现实中又被苹果砸伤了脑袋,他便认为这是死去多年的爷爷在惩罚自己。于是,他再也不敢逃课了。甚至,他都不再和人玩斗地主之类的扑克牌游戏了。

    结果他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甚至还发现了万有引力。成为世界上很有名气的物理学家。

    只是让他死去爷爷失望的是,他向美国申请了绿卡,去为别的国家添砖加瓦了。

    还有大头。他原本是个孤苦无依的可怜孩子,看不起病,吃不起饭,父子俩生活都没有着落。

    后来,在去林家别墅向秦洛道谢的时候,无意间搀扶了一个即将摔倒的小女孩儿和捡起一个即将落地还被人咬过一口的苹果。而且,这两件事还是同时完成的。他的命运也因此改变。

    现在,他是龙息的正式队员。

    是的,当初离之所以带大头回基地,也是因为看中了大头的反应速度。

    而速度,却是一名枪手最应该具备的身体素质。

    大头去了基地便被火药看中,认为他是个天生的枪手。

    只是因为军师的评定,大头没有成为一名专职的神枪手,而是成了全方面发展的人才。

    但是,大头却是爱枪的。在参加龙息九死一生的基础训练时,他的枪械成绩是最好的。

    从来没有称赞过秦洛用枪水准的火药对大头很是欣赏,连带着也倾馕相授。

    其实,枪这种东西,完全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师父领进门,只是告诉你有关枪械的一些基础知识,包括握枪的手饰开枪的姿态以及其它一些个人领悟的小窍门。真正的修行还要看练习者的个人领悟。

    没天赋的人,苦练十年,也一事无成。有天赋的人,能够找到开枪时的感觉,子弹飞翔时的那种幅度和嗡鸣,三个月便能成为高手。

    三个月的时间,大头便拥有了那种手感。

    刚才那偷袭的一枪,原本是有七成把握的。

    耶稣正和戈尔缠斗,听觉能力和视觉能力必然大受影响。而他又占了地理环境的便宜——-可是,还是被他给逃开了。这个耶稣确实是个嗅觉灵敏身手极其高明的杀手。

    他逃开。戈尔便要受伤。

    这也是他提前算计好的。

    美人豹的穿透能力很强劲,如果没有阻碍,甚至可以同时穿透两个人的身体。

    打中戈尔的那发子弹没有停留在他的身体里面,而是一啸而过。

    或许,会有人认为大头这种打不到敌人却打伤同伴的枪法实在是菜鸟级的,这种行径傻逼之极。

    其实,拥有这种想法的家伙才是傻逼中的VIP。

    战斗就是一个取舍的过程。用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胜利。这是每一名擅战者都明白的浅显道理。

    这是大头的‘取’和‘舍’。龙息是这么教的。

    “呃———”

    戈尔的肩膀中枪,躺在栏杆上干呕出血。大头的这一枪可能击中了身体的某些重要的经脉。

    不过,让他庆幸的是,他还活着。

    而且,手没有断。

    而刚才还是杀手凶手的耶稣此时却陷入了绝境,被大头用子弹肉交织而成的陷阱。

    大头的两只手同时开枪,却不会同时的扣动扳机。

    甚至,他都没有直接的朝耶稣的身体射击。

    而是像猫捉老鼠的戏谑手法调戏人似的将子弹打在他的四周,左边一枪,右边一枪。然后再左边一枪,右边一枪。

    耶稣的身后是巴黎名胜塞纳河,前面就是神出鬼没看不到始发点的子弹。

    按道理讲,这样的枪法根本不用在意。

    反正他又不会打你的身体,直接往后退或者往前冲不就行了。

    可是,耶稣知道,这样才是最危险的。

    枪手这么做,是因为他想把自己固定在原地。让自己在那个狭小的位置没办法动弹。甚至,他想冲上去给受伤的戈尔补上一刀的机会都没有。

    后退,就代表着跳河逃跑。这是万万不行的。

    前进,那是一件极端危险的事情。

    他的前辈告诉过他: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要用自己的胸膛去迎接子弹。

    更糟糕的是,他还不能站在原地不动。

    他必须要让自己保持警觉和运动状态,不然,当子弹突然间朝着他的身体射击时,他没办法闪避。

    因为站立到行走,是需要一些时间来发动的。

    这一点点的时间,就足够一名高明的枪手把你打成筛子。

    “该死的。这些不训的子民。”耶稣一边左右奔跑,一边怒骂出声。他金色的长发被风吹乱,那张英俊的面孔终于呈现出狼狈的姿态。对他来说,这是不可容忍的事情。“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你又何必反抗?”

    耶稣能够感觉的到,对方开枪的范围越来越小。他在缩小自己活动的空间。

    “想把自己逼死吗?”耶稣冷笑。“好吧。我承认你是高明的枪手。那么,我们就玩枪吧。”

    在奔跑的过程中,耶稣从腰上拔出了一把金色的手枪。

    金光闪闪,就跟墙画上耶稣脑袋上顶着的光圈似的。

    他拉开了保险栓,在再次躲开一颗直射面门的子弹后,沿着子弹来时的弧线,举枪射击。

    ————

    ————

    秦洛知道大头出现了。也知道戈尔受伤了。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为什么大头有空闲一颗颗的浪费子弹,怎么就没有一枪把那只丑陋讨厌的牲口给干倒?

    经过亲身的经历,秦洛终于知道了鬼面獒的凶猛狡诈。

    他的手不能活动,只能依靠双脚来反击逃跑。

    面对鬼面獒一次比一次刁钻的飞扑和越来越疯狂的嘶咬,他的境况也越来越艰难。

    还好的是,他身穿长袍。这种宽大的衣服虽然逃跑起来不是很方便,却也帮他多次挡下了鬼面獒的攻击。

    因为他都是主动的把衣服的下摆给丢出去或者让他扯下一块多余的布料,虽然他现在衣衫褴褛,惨不忍睹,可是身上还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可是,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啊。

    鬼面獒可是连老虎和豹子都能够跑得过的主,更擅长长途跋涉。

    他总不能陪着这畜生跑上一天一夜吧?假如大头一直不能把那个喜欢装逼的杀手给解决掉的话?

    必须要反击。

    还击。自然要用手。

    自从晕倒后,秦洛都不知道自己的手还处于什么状态。只是暗地里用了用劲,奇痛无比。

    可是,再痛也比被那只杂种狗给咬断吃掉要好吧。

    嘶啦———

    鬼面獒再次撕掉秦洛胸口的位置。幸好秦洛这次后退的快一些,不然,或许一个漂亮性感的乳*头都要成为它的美餐。

    这只牲口的牲口行为让秦洛很生气。

    要知道,经过上次的实践,厉妖精也喜欢亲吻他的那个敏感部位。要是被它给一口咬掉了,以后厉姐姐想亲的时候怎么办?

    秦洛后退的同时,用牙咬住了纱布的绑带。

    然后使劲儿一扯,纱布的布头便被解开了。

    可是,还没等到他把纱布解开,鬼面獒又蕴足了劲儿,再一次从地上飞扑而来。

    秦洛撒腿就跑,沿着厉倾城她们所在的那辆车子绕圈圈。

    “厉姐姐。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我要下去帮秦洛。”隔着车窗看到外面险情的王九九担心的不得了,一脸着急的说道。

    “不行。你现在出去,如果那只怪物改变攻击目标,你能不能躲得过?”

    很显然,王九九是躲不开的。她是学过一些军体拳,身手也算不错。可是女人天性受到身体条件的限制,她的速度是远远不如秦洛的。

    “那怎么办啊?他快要被追上了。”王九九拍着车窗玻璃急得不行。

    “再等等。再等等。”厉倾城的双手紧握,捏出一把热汗。

    车里没有任何武器,连椅子都没办法拆下来。她不能让赤手空拳的王九九跑下去送命——

    “椅子?”厉倾城一愣,然后说道:“九九,把我扶到座椅上去。你把我的轮椅丢下去给秦洛。”

    或许,有件物体挡一挡,也能够躲开鬼面獒的正面攻击。

    “好。”王九九没有拒绝,立即过来帮忙。

    又跑了好几圈,当秦洛的屁股也被鬼面獒给撕咬了一口后,秦洛终于怒了。

    他右手上的纱布解开,露出红红肿肿跟一只卤猪蹄似的大手。

    “贱人。我和你拼了。”秦洛突然间转身,像头大野兽似的往鬼面獒扑过去。

    (PS:解释一下吧。鬼面獒确实存在,也确实勇猛。但是肯定不及书上写的那么厉害。这本小说就是三分真实七分杜撰。如果非要说老柳胡编乱造歪曲事实——好吧,我承认,你说对了。那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