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30章、痛过,胜过没爱过!

第530章、痛过,胜过没爱过!

    第530章、痛过,胜过没爱过!

    “你想让他的痛苦持续?”秦洛答道。这不是怀疑人性的美好,而是以厉倾城的性子,她确实能够干得出来这种事情。

    厉倾城摇了摇头,说道:“我没那么残忍。”

    “那你是——-”

    “我只是想让我的快乐一直延续下去。”厉倾城笑着说道。“他是一切罪恶的根源,是我苦难的开始——也是促使她离开我的关键人物。他教会我很多东西,也带给我很多东西——-自从那次报仇后,我便知道了女人最厉害的武器是什么。——-是身体。女人的身体。无论多么斯文正派的男人——只要他喜欢女人。这一招都有用。防不胜防。一击必杀。战无不胜。——-你也一样。”

    “我——-”

    “别狡辩。你的小弟弟还在我手里。”厉倾城说话的时候,用力的捏了捏秦洛的宝贝。

    秦洛虎躯一震,便不敢说话,更不敢乱动。

    小鸟大于天啊。

    “只要你不把自己当回事儿,别人才会把你当回事儿。”厉倾城笑着,说道:“我本善良,奈何现实逼良为娼。这狗*娘养的生活,把我一清纯可爱的小LOLI逼成现在的这幅模样。”

    清纯可爱?

    秦洛心想,或许厉倾城学生时代清纯过。但是——可爱这样的字眼,她怎么也不可能沾边吧?

    十二岁就能够切掉仇人命根子,而且还一脸镇静坦然的和人讨价还价的小女孩儿,怎么可以用‘可爱’来形容?

    “我知道你不信。”厉倾城说道。“有时候,我也很努力的去回忆以前的样子。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像是失忆过一样,那一段压抑到让人无法呼吸的灰暗日子从我脑海里消失掉了。”

    “人都不喜欢悲伤的故事,我也一样。那些记忆就像是身体上面的一块腐肉,用刀把它给挖掉——-后来,它结了茄,长了新的皮肤。如果你不能忍受肉体撕裂的疼痛把它揭开,你就没办法看到里面的脓血和蛆蛹———其实,它一直腐烂着,从来都没有愈合。也不可能愈合。”

    秦洛心里一阵怜惜,竟然开始自责为何自己不能早些的出现在她的世界。

    如果自己早一些出现,就像林枫出现在唐佳怡生命的那个时间。可以更早一些,但是不能更晚一些——是不是也能够给她一些帮助,给她一些温暖?

    厉倾城的手在枕头下面一阵摸索,然后掏出一个棕色的真皮皮夹。

    她打开皮夹的扣子,打开拉链,翻到最里面的夹层,从皮夹的角落里掏出了一张小照片出来。

    她脸带忧伤的看了一会儿照片,把它递给秦洛,说道:“只有看到它的时候,我才能想起自己以前的脸。”

    秦洛接过照片,仔细的端详着。

    这是一张大头照,是学校用来贴在学生档案上的两寸照片。即便到了现在,无论你是要办身份证还是要办出国护照,都需要这样的一张标准版照片。

    厉倾城留着刚刚遮住耳朵的学生头,眼睛大大的、圆圆的,琼鼻小口,白白嫩嫩。可能拍照的时间是在夏天,她的身上穿着白色的衬衣制服,不施粉黛,却清秀水灵。

    没有花哨的装扮,没有绚丽的背景,她就那么安静的坐着,一股文静之气迎面扑来。

    只是那个时候的她可能有些营养不良,身体干瘦,眼神也不及现在灵动多情。

    如果不是厉倾城亲自从钱包里抽出这张照片,秦洛怎么样也没办法把照片里面的女孩子和面前的厉倾城联系在一起。

    因为,前后的改变实在是太大太大了。用一个词语来形容就是:天壤之别。

    她说的没错,她确实清纯善良过。

    “挺可爱的。”秦洛笑着说道。

    “当然了。”厉倾城理所当然的说道:“不然,他怎么会刚刚被老婆捉奸,又再次上当?”

    “为什么不一次把问题解决呢?”秦洛劝道。“你看到他,就会想到以前的事,也同样的会感到痛苦。”

    “不。”厉倾城说道。“我不看他,也会想起以前的事情。但是,我去看看他,心里就会感觉舒服一些——-他是我的第一件艺术品,是我第一次做成功的事情。是这件事情告诉我,女人并不是弱者。只要她们愿意,她们能够做成任何事情。所以,你能够认识我——-能够见到现在的厉倾城。你学过心理学,应该明白,人都对自己的第一次很有感情。”

    “那你现在想做什么?”秦洛问道。

    “活着。报仇。”厉倾城笑着说道。“或许我有些自私。但是我还是要向你坦白——我那么努力的做好倾城国际,一方面是享受做事情的快感,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完成我报仇的资本和人脉的积累——-我知道,现在远远不够。或许,我可能一辈子都动不了仇家——-但是,人活着总要有一个目标才行。”

    厉倾城看着秦洛,眼神清澈无比,像是一面透明的玻璃,能够让人清晰的看到她的内心世界。

    “报仇。只要这个目标,才能够让我充满激情的去活着。不然,我的人生毫无意义——-”

    “我呢?”秦洛问道。“我是什么?”

    原本,这样的话应该是女人询问不重视自己的男人的。可是,秦洛却主动问了出来。

    “我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你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看起来还算美丽性感吧?你也是个很有魅力的小男人——-我想和你做*爱来满足自己的需求,不用总是用手指或者其它的什么东西——-就是这么简单。”厉倾城犀利直白的说道。“就像其它的饮食男女一样。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不是个随便的男人。”秦洛生气的说道。

    厉倾城的回答,让他有种受伤的感觉。

    “可我是个随便的女人。”厉倾城说道。

    “———-”

    秦洛怒视着厉倾城,两人的眼睛凶狠的对视着。

    “你生气了?”厉倾城问道。

    “没有。”秦洛冷笑着说道。“只是犯了个错误而已。被太多的人吹捧着,自我感觉开始膨胀。于是,过高的估计了自己的魅力。我就奇怪,厉倾城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爱上我这样的男人呢?”

    “你觉得自己很差劲儿?”厉倾城问道。

    “在大多数人面前还行。”秦洛说道。

    “应该是非常不错才对。要不然的话,那么随便的厉倾城怎么会爱上你呢?”

    “——-”秦洛惊讶的看着厉倾城。这个女人有太多张面具,都快把他给转的晕头转向。

    在厉妖精面前,千万不要说自己有‘智商’这种东西。

    “不然的话,我为什么骗你陪我上床?为什么要你趴在我身上?”厉倾城笑着问道。“你一定没有发现,其实我很讨厌和男人接触吧?”

    秦洛仔细的想了想,还确实发现厉倾城没有和什么男人接触过。而且,即便有接触,也都是她在拒绝别人的追求和骚扰。

    当然,除了自己。

    “自从那件事情后,我就开始排斥男人,厌恶男人——我讨厌有关他们的一切。特别是身体。”

    “可是——-”

    “你是想说我掩饰的很好对吗?热情的跟一盆炭火似的,和谁都能打成一片,一周换一个男朋友?”

    “这都是传言。”秦洛苦笑着说道。

    “我的同事是男性,我的上司也是男性,我的学生也有男性,我的美容院要批文,要文件,要各种种样的手续——主管这一切的,也都是男性。”厉倾城解释着说道。“女人靠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要想在这个世界上活着,而且还想要活得很好,必须要这么做。”

    “以后,你不想见的人,可以不见。”秦洛保证似的说道。

    厉倾城叹了口气,说道:“那个女人在信后面对我说,不要报仇,要把这一切都努力的忘掉。等到长大了,找一个普通的好男人嫁了。没想到的是,我还是喜欢上了一个不普通的男人。”

    “我的事情你都知道。”秦洛愧疚的说道。

    “我知道。”厉倾城笑着说道:“你想告诉我,你已经有了未婚妻,有了好几个小情人,你没办法给我名份是吧?”

    “———”

    “痛过。胜过没爱过。”厉倾城用力的搂着秦洛,说道。

    痛过,胜过没爱过。

    拥有过爱情,总比一生没有经历过爱情要幸福的多。

    秦洛的心里充满了感激,正想说几句动情的话儿时,厉倾城抓了抓秦洛的命根子,问道:“它还能站起来吗?”

    “嗯?”

    “我们再做一次吧。明天,它就不属于我了。”

    “什么意思?”秦洛有些听不明白厉倾城话中的含意。

    “巴黎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又受了这么重的伤,你那些小情人还不十万火急的飞过来看你?”厉倾城说道。“上来。不要浪费时间。”

    (PS:春节缘故,让小受男和妖精在床上趴了那么多天,实在是罪过啊。明天就把他给揪起来干活。不能再让他偷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