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28章、往事如烟云,不堪回首!

第528章、往事如烟云,不堪回首!

    第528章、往事如烟云,不堪回首!

    “你是我的女人。”

    像是英勇的士兵对碉堡的宣言,像是高明的剑客对胜利的宣言,像是威武的将军对俘虏的宣言——-

    这宣言不能和凯撒大帝的那句‘我来了,我看见,我征服’相媲美,但是却另有一番狂妄和霸气。

    在感情生活上极端被动甚至有些懦弱的小受男秦洛难得一次这么坦诚这么奔放这么不加掩饰的表露自己的心声。这让厉倾城即觉得诧异,又觉得身心愉悦,蓄足了满心满肺的欣喜。

    女人很难拒绝情人的甜言蜜语。厉倾城也不例外。

    “要是你早些对我说这句话,或许高*潮会来的更快一些。。”厉倾城眯起眼睛笑着,说道。

    秦洛看着厉倾城,说道:“以前你是自己的,我无权干涉。现在你是我的,我就有权知道你心里的负担。男人有责任为自己的女人承担一些东西。”

    厉倾城笑眯眯的看着秦洛,说道:“小男人,你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真是迷死人了。——我们再来一次吧?”

    “——-”

    秦洛有些恼怒的柔捏着厉倾城的胸部,施虐般的用力,说道:“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虽然感觉到胸部的疼痛,但是厉倾城却丝毫不在意,反而像是鼓励般的对秦洛说道:“抓吧。用力的抓。反正那是你的——抓坏了可就没的玩了。”

    “——-”秦洛不再抓胸,他有种抓狂的冲动。

    秦洛不说话,厉倾城也沉默了。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只有紧紧交缠在一起的两具肉体和空气中无处不在的荷尔蒙味道。

    良久。厉倾城突然说道:“我想喝酒。”

    “我去拿。”秦洛说道。房间里倒是有一个小酒柜,只是价格相对要高一些而已。钱的问题,对床上躺着的两个人来说不算是什么问题。

    “不用了。”厉倾城说道。“你怎么取?取了也没办法打开酒塞啊。”

    秦洛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手还不能动。刚才忙活的时候,都忘记这事了———他开始庆幸那个警察打的是他的手,而不是其它的什么重要部位。

    厉倾城的手伸到床头柜去取了个银色的盒子出来,取了个根叼在嘴上。又用火机点燃,然后扯了个枕头垫在脑袋下面,大口大口的抽烟。

    “以前没看过你抽烟。”秦洛疑惑的问。

    “这叫事后烟。”厉倾城说道。

    “———”秦洛悲剧的想,事后烟不都是男人抽的吗?

    在她手里的烟烧到一半的时候,厉倾城问道:“你真的那么想听?”

    “想。”秦洛认真的点头。其实,他是一个单纯却又自私的人。如果可以的话,他不愿意知道任何人的生活或者苦难,因为这会影响自己的心情。

    可是,厉倾城是自己的女人。他一直在试图了解她,却不能得其门而入——

    现在有这样的机会,他不介意她来一个现场剖析。

    厉倾城的半张脸笼罩在朦胧的烟雾里,有种看不真切的感觉。“我的事,你应该都猜测到了。除了她,你是知道最多内情的人。”

    厉倾城没有说明那个‘她’是谁,但是以秦洛的了解,应该指的是仇烟媚。只有在提到与仇家有关系的人和事的时候,厉倾城才会变的这么敏感多疑含糊用词。

    “你从来没有听我说起我的家事吧?”

    “是的。”秦洛点头。秦洛不仅没有听到厉倾城说起过自己的家事,甚至连她的父母都没有提起过。自从他们认识开始,她便是独来独往的一个人。一个人吃,一个人住,一个人工作,一个人创业,华夏人阖家团聚的春节,她也一个人留在燕京制作新一年的金蛹养肌粉销售计划——-

    “我妈是燕京大学的学生。她很漂亮。”

    秦洛笑了起来,说道:“可以想象的到。不然,也不会有你这么漂亮的女儿。”

    厉倾城的嘴角扯了扯,似笑却没有声音。说道:“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如果没有认识他的话,或许很多人的命运都会发生改变——-至少,她也不会死的那么早。”

    厉倾城再次抽出一根烟,点燃,却只是夹在指间任它燃烧。

    “世界上有那么多傻女人期待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可是她们不知道,就算灰姑娘和王子真正的相爱了,那又怎么样?国王是不会同意王子娶一个灰姑娘的,王子的妻子只会是身份和他相匹配的公主——-灰姑娘?哼,只是他想要体验爱情时的一个玩偶而已。在继承权和爱情面前,他们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

    难怪菲利普那么优秀的男人也被厉倾城拒绝,原来厉倾城的经历让她天生就对‘王子’不太感冒。

    秦洛听的出来,厉倾城的话里对王子这一身份有着深深的怨念和仇恨。

    “可惜,那么多女人却相信爱情,相信爱情的伟大,相信爱情能够战胜一切——-包括她在内。当那个男人突然消失了的时候,她还傻傻的跑去寻找。结果呢?被人羞辱了一番,然后被赶出门外——-直到死,她也没有见到他最后一面。也没有能够进入那个男人家的大门——”

    “更糟糕的是,因为未婚先孕,被自己的父母认为是奇耻大辱,拒绝承认她这个女儿。急怒攻心,很快的,那一对原本身体就不好的老夫妻双双去世,她连进去跪拜的资格都没有,只能远远的看着,然后哭晕过去——-那个时代,要是像现在这样开明多好啊?”

    厉倾城轻轻的叹息着说道。“现在连刚刚读初中的小女孩儿都能够陪男人上床,去医院里堕胎的主要客源都是学生——”

    “一个怀孕的女人,在燕京的破旧地下室把我生下来。我想,我睁开眼睛第一次看到这个世界的一定不是亲人的微笑,而是那一只只长的又肥又胖的老鼠。”

    “因为一些人的刻意为之,那个可怜的女人连一份体面的工作都找不到。为了养活自己和女儿,她只能放下大学生的身份去做女佣——-一个女佣怎么可能请得起保姆?所以,我就只能每天和那些老鼠做伴。”

    厉倾城转过脸看着秦洛,问道:“你怕老鼠吗?”

    “不怕。只是觉得——-”

    “有些恶心对不对?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觉得它们可爱。”厉倾城笑着说道。“我不怕。相反,我还很喜欢它们。你知道吗?我有时候做梦,梦里竟然都是一群毛茸茸挤满屋子的老鼠——黑的白的大的小的长毛的甚至刚刚出生的婴儿——我能够发出声音,第一句话喊的不是爸爸不是妈妈,而是学老鼠发出唧唧的声音——我没机会接触人。接触最多的就是它们。”

    秦洛心里酸酸的,有股子气想要发泄出来,却又不知道使用什么样的途径。

    他只能紧紧的抱紧厉倾城,给她自己所有的热量。

    可是,厉倾城的身体仍然是冰冷冰冷的,这种寒像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一般。让他无法抵御和温暖。

    往事如云烟,再回首时仍然痛彻心扉。

    “这些,都是那个女人讲给我听的——-即便她不讲,我也能够猜测到。一大一女两个女人住在靠近下水道的地下室十二年,后来,连地下室也没得住了——-”

    “那一年,我十二岁。那一天,也是我十二岁的生日。她和我约好了,下班回来就带我去吃好吃的——-我十二岁以前,从来没有在外面吃过饭。甚至一盒五块钱的快餐。这样的生活,你能够想象吗?”

    “可是,一直等到十二点,我的生日已经过完了,她仍然没有回来——-我是被她的哭声惊醒的。她紧紧的抱着我,不停的流眼泪,像是怕把我吵醒似的,发出极度压抑的呜呜声——-那样的哭声,我这一辈子也没办法忘掉。”

    “我回抱着她,问她怎么了,为什么要哭,为什么回来这么晚。她没有回答,只是哭的更大声,更肆无忌惮——-哦,好像说过一些话。她说她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嘿,这个软弱的女人。”

    厉倾城像是对那个女人的脆弱不屑一顾似的,嘴角牵扯出一个冷笑的弧度。

    可是,秦洛清晰的看到,她的眼睛眨巴了一下,然后一颗晶莹的泪珠便从湿润的眼眶里滑落。

    “第二天,我从学校回来,看到的是一具尸体和一封信。她死了。”厉倾城用漂亮的手指弹掉那颗在她脸上不停离开的泪珠,笑了笑,说道:“这个可怜的女人独自撑了十二年,看来她真的受不了了——她死了。”

    (PS:今天是大年三十。祝福老柳的朋友们天天开怀,时时快乐,秒秒幸福。嗯嗯,重重重要的是,身体要健康。

    我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