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27章、一个没手,一个没脚!

第527章、一个没手,一个没脚!

    第527章、一个没手,一个没脚!

    秦洛确实想添一把火,因为他现在身体里面满满的都是欲火。这火势越烧越旺越烧越烈,如果再不释放的话,就快要把他给烧着烤焦了。

    可是,他没有手,甚至连身上的长袍都没办法脱掉,裤子没办法脱下来——他就像是只找水的乌鸦,明明看到水就在玻璃瓶子里,可是,他却没办法喝上一口。

    “你不想要?”厉倾城分了分大腿,说道。

    “咕咚。”秦洛咽下了不知道是今天晚上的第几口口水,无限委屈的说道:“我的衣服脱不了。”

    “哦。”厉倾城点了点头,像是才想起这回事儿似的,说道:“我以为你不想要呢。”

    “———-”

    厉倾城玉体横陈的躺在大床上,明亮皎浩的灯光让她的脸上浮现出一层灵动妩媚的光辉。她的俏脸绯红,眼眸含水,娇艳欲滴的红唇柔声问道:“那你的意思是——-我帮你脱?”

    “如果你愿意的话。”秦洛感激的说道。

    杜德伟的《脱掉》歌里有这样的歌词:外套脱掉。脱掉。外套脱掉。上衣脱掉。脱掉。上衣脱掉。面具脱掉。脱掉。龟毛脱掉。脱掉。通通脱掉。脱掉。

    这也是秦洛此时心中最真实的写照和最深情的渴望。那此薄薄的布料对他们来说还真是件累赘。

    有的时候,人还真不如一只动物。人家动物身上本来就长着皮毛,可御寒可保暧,遇到有意的异性同伴时做起事来也方便。

    “我不愿意。”厉倾城果断拒绝。

    “———-”

    “过来。吻我。”厉倾城伸手把秦洛给拉了过来,把他的脑袋按在自己傲挺如一座白色小肉山似的胸部上,说道:“我有感觉了。就给你脱衣服。”

    “这个女人———”秦洛咬牙切齿的想。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性*爱是美好的,是公平的,是彼此的,是你来我往的。她怎么能让自己单方面的付出?

    “你不愿意?”厉倾城看到秦洛没有动作,出声问道。

    秦洛本来想狠狠的拒绝她,再说上一些很有尊严很能体现自己大男人主义的话,然后跳下大床摔门离开。

    但是,他更加认真的想了想,好像厉倾城一直以来都是如此的强势。而且,她更不可能被自己的狠话给吓倒。摔门离开的话———都到这种地步了,他舍不得走。

    这个女人,总是能够把他给吃得死死的。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

    “我——-”秦洛一句话没有说完,便已经含住了那山峰上的顶端。他用行动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嗯。”厉倾城呻吟一声。“就是这样。”

    当秦洛施展出浑身解数,厉倾城被他挑拨的到了欲望承受之极限时,她猛地坐了起来,状若疯狂的扯掉秦洛的裤子,又拉下了他的内裤——-

    痛苦的娇*吟声传来,接着便是无穷无尽装满整个房间的呻吟声。

    端地是:芳容丰润柳腰柔,千般妩媚尽风流。

    今番羞叠鸳鸯枕,凝眸遥盼情郎愁。

    个中滋味,只有镜中人方可体会。

    风平浪静,暴雨初歇。

    秦洛全身舒坦的趴在厉倾城的身体上。她体态丰谀,身材丰满多肉,像是熟透了的蜜*桃,又像是久经人事春雨滋润的少妇。是一个放在上面可以当被子,垫在下面可以当毯子的多功能女人。

    “原来男人那里也就是这么回事儿。”厉倾城撇了撇嘴,说道。“和黄瓜没什么区别。”

    “———-”

    秦洛有气无力的反驳,说道:“那你刚才还叫的那么大声?”

    “用黄瓜我也叫的很大声。”

    “———”

    很快的,厉倾城又咯咯娇笑起来,说道:“不过,这个时候让它留在里面还是挺舒服的。能屈能伸,能软能硬。跟变形金刚似的。”

    秦洛羞愧的想要撞墙。来到这个世界二十多年,从来都没有见过比她更加流氓的女人。

    多么情色的话都能从她嘴里冒出来,不矫情不造作,自然而然,理所当然——-好像她就应该是说那种话的女人。她要是和你讲唐诗宋词尼采罗素昆德拉海鸣威的话,你反而会怀疑这女人是不是有病。

    “怎么?生我气了?”厉倾城见到秦洛沉默无声,久久的不回应自己的话,声音娇柔的问道。“男人是不是都不喜欢自己的女伴说他不行?”

    “没有。”秦洛说道。他心里确实没有这种想法。

    可是,厉倾城却突然间紧紧的搂住他的身体,声音甜腻的说道:“老公。你刚才好捧哦。让人家好舒服耶——”

    从厉妖精嘴里跳出老公这个称呼,秦洛的身体一麻,连骨头都快要酥掉。

    可是,接下来的一句话,又把他拉回到残酷的现实。

    因为,厉倾城羞涩的在他耳朵边说道:“要不,我们再做一次?”

    再做一次?

    这个绝对不行。

    这几天里,秦洛几乎没怎么睡觉。每一分每一秒,精神都处于极端的紧繃状态。生恐这次‘借东风’之行会出现什么自己难以预料和逆改的变故。

    后来又被法警爆打受伤入院,晚上又喝了这么多酒,刚才的一番征战也耗费了他为数不多的体力和精气——-他没力气了。

    “我没力气了。”秦洛坦白的说道。

    于是,厉倾城就再次大笑起来。笑的清朗明媚,笑的肆无忌惮。

    秦洛仰起头,看着他如花如玉的俏脸,认真问道:“你还是处女?”

    厉倾城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也眼神灼灼的和秦洛对视着,问道:“你认为,我是什么样的女人?”

    “我不知道。”秦洛摇头。“我看不懂你。”

    秦洛觉得,以厉倾城的为人,她一定不是个随随便便的女人。可是,以她的性格,又像是身经百战的过来人——-

    这两种可能性都有。让他不确定。让他看不懂。

    “是不是很感激?”厉倾城问道。“珍藏多年的那层薄膜用来招待你的小弟弟了。”

    “———”

    厉倾城话锋一转,说道:“不过你也不要在意。我这不是原装的,为了哄你开心,我特意去补了一个——-虽然处女不见得就一定比非处女让男人舒服,但是——-心里享用些不是?”

    “厉倾城。”秦洛愤怒的喊道。这是他第一次用这样的声音这样的态度喊全她的名字。

    刚刚认识的时候,他喊他‘厉小姐’,熟悉以后,他干脆就不叫她的名字了。

    “怎么?”厉倾城眨巴着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我说那是假的,你生气了?”

    “我不是因为那个生气。我知道那是真的。”秦洛说道。“我是生气你的态度——-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儿——-”

    “嫌我不正经?男人不就是喜欢在床上不正经的女人吗?”

    “我是说——-”秦洛郁闷的快要吐血了。这个女人的词锋是远胜于他的,每次斗嘴他都不是对手。“你可以正常一点儿的说话。”

    “哦。”厉倾城点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让我在说话的时候正常一些正经一些。但是在和你做那档子事的时候不正常一些不正经一些。对吧?”

    “———”

    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领悟能力是很惊人的。

    “好吧。我以后会注意的。分开时间和场合。”厉倾城说道。

    秦洛想从她身上滚下来,却被她提前一步感应道。

    厉倾城伸手搂紧秦洛的腰,让他的身体紧紧的贴在自己身上,说道:“就要这样。不许放它出去。”

    秦洛不再拒绝,说道:“你知道我的意思。”

    厉倾城叹息一声,沉默了。

    是的。她明白秦洛的问题,也知道他想要知道些什么。她这样做是想故意的搅浑话题,让自己仍然处于层层迷雾当中。

    她不愿意坦白。或者说,她仍然没有安全感。

    “你还不愿意说吗?”秦洛问道。“你要让自己委屈到什么时候?”

    “把我的委屈告诉你,有什么用?”厉倾城反问。

    “我能帮你。我能陪你。”秦洛认真的说道。

    厉倾城大笑,说道:“这算是报酬?我陪你上床的报酬?”

    秦洛怒了,从厉倾城的身上爬起来,说道:“厉倾城,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样的意思——”

    厉倾城看到秦洛真的生气了,笑了笑,伸手抚摸着秦洛的侧脸,说道:“小家伙,不要生气。我最害怕你生气了。以前你从来都不问,为什么今天突然开始逼我?”

    “以前我们只是朋友。”秦洛说道。“朋友的隐私,我不能过多的询问和参与。”

    “现在呢?”

    “现在——你是我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