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22章、最毒女人心!

第522章、最毒女人心!

    第522章、最毒女人心!

    光天化日,鬼魅出现。一击必中,连杀三人。

    黑影的动作快得不可思议,从卷毛突然间栽倒到他掐断光头的脖子只是一瞬间完成,流畅的如行云流水,没有一秒钟的停顿和间断。

    西洛是特种兵出身,是巴黎防暴小队队长。他对危险事物的敏锐性和临机应变的能力都是极其优秀的。

    可是,他连发出最后一丝声音的机会都没有。

    呼救的话哽在喉管,便再也出不来了。

    直到这个时候,那个黑色的人影才从移动变成了静止状态。

    一个表情木讷的年轻男人站在床头,没有理会躺在地上的两具尸体,只是眼神若有所思的盯着躺倒在病床上的西洛。

    从伤口渗出的鲜血染红了床单,侵湿了地板,勾勒出阴森恐怖的图画。

    “你不应该那样对他。”男人声音微弱的说道。

    说完,他一个健步跃上窗口,然后往地上一跳,很快便消失在来时的方向。

    ————

    ————

    “欺人太甚。自不量力——-太可恨了。”凯勒的大鼻子气的通红,怒声说道:“市长先生,我们就不应该向这些华夏人退步。他们胆小顽固又贪得无厌。现在他们吃到了糖块还不知道满足——-以后我们要怎么办?”

    贝特朗点了根烟,说道:“这个秦洛确实可恨。不过,他有一句话说的很对。他不着急,我们却没有时间和他耗下去了——总统先生只给了我一天时间。凯勒局长,我也只能给你一天时间。一天之内,解决掉市府广场上的游行群众。我希望恢复巴黎的秩序,让那些讨厌的记者都从我眼皮子底下滚开——”

    凯勒大急,说道:“市长,我没有办法去解决这件事情。除非你给我授权——-答应他们提出的第二个要求。但是,我们不能答应他们的第二个要求。不然的话,会让所有为国效力的警察对政府失望。”

    “是的。我不能答应他们的要求。”贝特朗点头说道。心想,如果实在没有办法的话,可能需要让菲利普王子站出来沟通说情了。看来他和这些华夏人有着不错的友谊。

    “那我需要怎么把他们驱散?”凯勒问道。即想让自己解决问题,又不给自已提供解决问题的必要条件——-他当自己是上帝吗?

    “凯勒局长。总统先生交代任务的时候,也没有告诉我解决问题的答案。”

    “———-”

    凯勒正要竭力争取获得市长的支持时,口袋里的电话响了。取出手机一看,见到是罗伯特警官打来的电话。

    “抱歉,市长先生。”凯勒向市长道歉后,走到窗口接通电话。“罗伯特警官,有什么好消息吗?”

    “局长,西洛死了。”罗伯特急促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过来。

    “什么?”

    “西洛死了。还有负责守护他的两名防爆队成员全都被杀——”罗伯特再次汇报道,他能够理解局长此时的心情。刚刚接到医院电话时,他也连续确认了好几次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

    那些华夏人——-他们当真发疯了吗?他们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这会彻底的激怒法国人。

    “被谁杀的?”很快的,凯勒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非常愚蠢的问题,出声纠正道:“我是说——-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譬如能够确定凶手的线索。”

    “医院护士发现西洛的死亡时间离现在不足五分钟,情况暂时还不清楚。我正带人赶往医院——-在此之前,我已经让医院保卫科室保证现场不被任何人破坏。”罗伯特说道。

    “罗伯特警官,你处理的非常好。我会立即向市长先生汇报这一突发事件。”凯勒说道。

    挂断电话,凯勒对坐在沙发上抽烟的贝特朗市长说道:“市长先生,西洛被杀。”

    “西洛?那个打人的警察?”贝特朗表情一愣,出声问道。可能意识到自己的形容不够含蓄,于是转移话题道:“他不是正住院接受治疗吗?怎么会被杀?是谁干的?有没有犯罪嫌疑人?——-你们警方是怎么保护他的?”

    “这——-市长先生,这确实是我们工作的疏忽。这里是巴黎,我们没想到会有人胆敢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凯勒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说道。

    他知道,如果不把西洛死亡的事件找到一个替罪羊的话,他铁定是要背上这个黑锅的。

    “市长先生,我怀疑是华夏人干的。也只有他们才有这样的动机——你知道的,西洛刚刚动手打了一些混入游行队伍中的暴徒。还有那个秦洛,他在华夏很是受人尊敬——-有一些激动份子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也是可以理解的。”凯勒解释着说道。

    “证据呢?有没有证据?”

    “罗伯特警官已经赶往现场。他是一名优秀的探员,相信很快就可以寻找到证据。”凯勒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这大白天的,那些人就敢行凶杀人,而且杀的是三名警察,当真是有恃无恐啊。

    “我会等待你们的好消息。”贝特朗皱着眉头说道:“如果你们能够找到华夏人杀人的证据。那么,我们面临的问题就能够迎刃而解了。”

    “是的。市长先生。”凯勒赞同的说道。“我现在亲自去一趟医院。一定会盯着他们找出蛛丝马迹的。他们——-跑不掉的。”

    贝特朗点了点头,示意凯勒去忙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

    ————

    喧嚣吵闹的市府广场,熙熙攘攘的人群边沿,突然间出现一个面相普通表情木讷穿着一套普普通通黑色西装的小男人,丝毫的也不引人注意。

    甚至,他的到来连周围的同胞都没有对他多看一些。

    这个年轻的小男人,实在是太普通了。普通到你刚刚才看过他一眼,转眼就忘记了他的脸。

    如果非要在他平凡的五官和矮小的身材上寻找到一丝亮点或者说是与众不同之处的话,那就是他的脑袋相比较他的身体显得硕大一些。

    他就那么安静的站在哪儿,和很多人一样,眼带狂热的看着那个站在人群最前面的清秀少年。

    他半年前见面时一样,丝毫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柔软的黑发,清秀的脸颊、明亮的眼睛,做为一人男人略显苍白的肤色以及——-那身标志性的长袍。

    他也仍然是那么的坚持,那样的固执,那样的别出心裁——-那样的,无私。

    他就那么看着他,像是看着失散多年的初恋情人似的。想靠近,却又有种‘近乡情怯’的紧张。

    良久,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他一步步的向他走去。

    没有人阻拦,也没有人想过要去拦截这个一面无害的小男人。

    直到他走到那个男人的面前时,才有一个同样面相普通,同样的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挡在了他的前面。

    他的手一紧,很快又松开。

    他感觉的到,他们是同一类人。他从他身上嗅到同伴的气息。

    那个女人,那个让人即尊敬又畏惧的女人教过他如何在人群中寻找那些不易被人发觉的同伴。

    “找谁?”戈尔警惕的盯着他,问道。他很少说话,每次说话也只有短短的几个字。

    大头更加的过份。他甚至都没有回答。只是用眼睛看着被戈尔挡在身后的秦洛。

    “戈尔,让他过来吧。他是我的朋友。”秦洛出声说道。

    戈尔再次盯了他一眼,这才又站到了秦洛的身后。

    大头也走到秦洛的身后,和戈尔并排站在一起。

    “大头,你怎么来了?”秦洛笑着问道。

    “来杀人。”大头声音闷闷的回答。

    “什么?”秦洛震惊他的答案,更加震惊他的坦白。

    “西洛死了。”大头低声说道。他的脸上不带有任何情绪,这件有可能引起国际冲突的事情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看来,这大半年的训练确实效果显著。秦洛了解龙息,知道那是一个可以把人训练成鬼,把鬼训练成人的修罗地狱。

    “你怎么在这个时候下手?”秦洛担忧的说道:“这太冒险了。”

    大头笑了笑,很别扭的牵扯了一下脸上的肌肉。说道:“离要来的。被军师拒绝了。这是我第一次的任务实习,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你赶紧回去。”秦洛着急的说道。“那个警察被杀,他们一定会怀疑我们。有无数的人会盯着我这边。你在我身边很容易就暴露了。”

    秦洛觉得,大头实在是太不理智了。杀了西洛固然解恨,可是他也要为自己的安全考虑啊。

    “我是故意这么做的。”大头说道。“离说,要让他们知道是我做的。又不能确定是我做的。”

    “———”

    秦洛一阵恶寒。没想到离那个冷冰冰的女人记恨一个对象的时候,也能想出这么狠辣残忍又让人哑巴吃黄莲有苦吃不出的毒招。

    (PS:抱歉,陪几个多年不见的同学吃饭。把时间耽搁了。大家看完这章早些休息,第二章可能会很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