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21章、复仇的尖刀!

第521章、复仇的尖刀!

    第521章、复仇的尖刀!

    听了秦洛的回答,贝特朗的第一感觉就是:这货是个傻逼。

    有骨气是好事,坚持不懈是好事。但是,在国与国之间的交往中,不懂得妥协和退步,那就是真正的蠢货了。你看看那些做外交官的,那一个不是能说会道嘴上抹油的主儿?

    他有些后悔了,后悔出来和这样一个不懂得变通只知道逞英雄装逼的家伙出来谈判。

    可是,事已至此,他已经当着众人的面承认了中医药在巴黎的合法地位,他已经付出了那么多,就必须要得到他们的承诺才行。

    这件事情,必须要到此为止。他们的警察队伍脸上不容染上一抹灰尘。他们的辉煌形象不容玷污。

    “秦洛先生,我不认为我们的警察有错。他们只是受命执行任务而已——-我看过报告,也看到了现场的冲突视频。当时的情况那么复杂,游行群众的情绪那么激动——-我们的警务人员多次警告没有结果,只能选择这样一种稍微野蛮的行动。他们没有错,他们是在守护巴黎守护我们的巴黎市民——”贝特朗语速极快的说道。

    “我不接受这个解释。”秦洛简洁直接的说道。“市长先生需要拿出更多一些的诚意才行。如果我们得不到满意的结果,是不会解散的。”

    这就是威胁了。一个外来者在威胁巴黎的主人。

    “听起来有些滑稽。不是吗?”贝特朗笑着说道。“我也可以收回刚才的话——-中医药因为不符合欧盟医药产品管理条例,现代仪器没办法对中草药的成份进行甄别鉴定。为了民众的身体安全,我们需要禁止中医药在法国的销售和流通。”

    这才是一个合格政治家的风范。无论任何一件事情,在他们嘴里都会有两套或者两套以上性质完全不同的说词。根据需要,他们随时都能够给出冠冕堂皇的借口。

    这是威胁。也是贝特朗对秦洛威胁的反击。

    听了莱丽的翻译后,秦洛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怎么?你在怀疑我说的话吗?”贝特朗说道:“秦洛先生,你现在的身份是袭警重犯。如果你愿意配合的话,或许,我会央求法官减轻对你的刑罚。”

    “市长先生,如果有更多选择的话,你一定不会选择妥协,并且愿意来和我谈判,对吗?”秦洛问道。

    “我们只是尊重每一位民众的意愿。”贝特朗自然不愿意承认秦洛所说的话。

    “巴黎警察殴打华夏游行群众,这件事情传出去后,一定会引起全世界国家和民众的强烈谴责和讨伐。”秦洛说道:“现在巴黎处于风口浪尖,所有人都在注视着你们。如果这件事情处理不好的话,巴黎旅游城市的形象和法国的民主国家形象都会受到严重的伤害——-想必法国总统一定会给你很大的压力吧?”

    贝特朗笑笑,不容置否。他确实接到过总统的电话,秦洛能够猜测到这件事情,并不让人觉得奇怪。

    “还有,这件事一定会传到华夏。我了解我的国人,他们不会看着我们在外面受欺负——-虽然我的同胞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但是,他们会抵制你们的商品和奢侈品。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华夏是现在世界上奢侈品购买量最大的国家——-也就是说,我们是你们最大的外汇出口国。”

    “法国是奢侈品品牌最多的国家。你们主要的税收也来自这一块——-现在,华夏人站起来抵制你们,一定会让你们的商人非常着急吧?”

    贝特朗开始用异样的眼光看秦洛了。这个年轻人,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嘛。

    秦洛才不在乎他们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他只需要说出自己的要求。

    现在,自己是庄家。

    “你们一边赚着我们的钱,一边对我们的同胞举起大棒——-现在又拒绝给我们一个道歉。你觉得我会接受吗?他们会接受吗?”

    “秦洛先生,我是巴黎警察局的局长凯勒。按照你的意思,我们应该要做些什么呢?”凯勒看到市长把视线转到自己脸上,赶紧接话说道。

    昨天晚上的事情,总是不能让市长大人背黑锅的。

    “第一,我不是袭警犯人——我被警察打,然后正当防卫——很多人可以证明。我希望你们也明白这一点。”

    “第二,所有参与打人的警察都要受到惩罚——-当然,包括下达命令的警官。如果是凯勒局长下令的话,最好也能够做出表率。”

    “第三,道歉。巴黎政府向所有受伤的华夏同胞道歉。向所有的华夏人道歉。”

    秦洛把他暂时想到的三条建议给说了出去,等待着贝特朗和凯勒的答复。

    “这不可能。”凯勒想也不想的便拒绝了。“这对我们不公平。”

    “公平?”秦洛冷笑。“现在你们开始要公平了?昨天晚上——二十个钟头以前,你们命令全幅武装用来对付恐怖份子的防爆警察冲进人群,对我们手无寸铁大多还身患疾病的同胞大打出手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想到公平?那个时候,我们的公平在哪里?”

    “————”

    贝特朗和凯勒对视一眼,都知道没办法说服这个固执的华夏猴子。

    “秦洛先生,你的第二个要求我们没办法答应。我们不能拿那些忠诚勇敢的警察的名誉来平息你们的怒火,他们也只是在执行任务而已。”贝特朗对着秦洛笑笑,说道:“如果你考虑清楚了,可以让凯勒先生和我联系。我期待你做出正确的选择。”

    秦洛说道:“我也在等待市长先生的答案。我不着急,就是不知道市长先生会不会着急。”

    贝特朗的嘴角抽了抽,终究没有说出大失身份的话出来。

    ————

    ————

    哐当!

    塑料杯子被砸在墙壁上摔成碎块,病床上响起一个男人压抑的嘶吼声。

    房间门被人推开,一个身穿白色护士服戴着护士帽的小护士跑进来,着急的问道:“西洛先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感觉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

    “滚。给我滚出去。”西洛捂着脑袋大声喊道。

    “可是你的身体——-”

    “滚。快滚。”西洛把床上的枕头给丢了出去。

    小护士受到惊吓,赶紧关上房间门跑了出去。

    很快的,房间门再次被人推开,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

    “队长,有什么不舒服吗?”光头男人问道。

    “是不是觉得耳朵痛?我帮你叫医生?”另外一个卷头发的男人从桌子上抓了个苹果,咬了一口问道。

    “你们进来干什么?也给我滚。”西洛躺在病床上,喘息着吼道。

    “队长,我们今天不用出任务,专门留下来照顾你。”光头男人一边嚼苹果,一边说道。

    “我不用你们照顾。你们也滚。滚地远远的。”西洛的情绪很激动,不愿意见到任何人。包括自己的同事。

    光头男人拉了张椅子坐下来,对西洛说道:“队长,我们知道你心里憋气。我们心里也不好受——政府对待这些狡猾的华夏人实在是太仁慈了。我要是市长,就再下令派人冲击一次——-他们不是喜欢游行吗?他们不是不愿意散开吗?我倒是要看看,是他们的身体硬,还是咱们的警棍结实——”

    “队长,放心吧,这次你因公受伤。一定能够得到奖励的——官升三级都有可能。”卷毛说道。“我和光头刚才问过医生,他说你的耳朵已经破碎了,没有办法重新接上。不过,他们会为队长制造一个假耳朵——-不会影响美观和听力。”

    “官升三级?”西洛狂笑起来。“这可能吗?他们没把我关进斯诺监狱,我已经要感谢上帝的仁慈了。”

    “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光头认真的分析道:“是凯勒局长命令你冲击游行群众的。这代表着市局的最高命令——-如果他们追究你的责任,不是证明他们当初下达的命令是错误的吗?所以,就算是为了保全他们自己的尊严,也会保护你的名誉和安全的。”

    “光头说的对。”卷毛说道。“队长好好休养,准备做我们的民族英雄吧。到时候——-”

    卷毛的一句话还没说完,却停顿下来久久没有下文。接着,他靠在窗户边沿的身体突然间向前栽倒。

    光头冲过去要把人接住,却被卷毛给压住。正要出声问卷毛发生了什么事时,便见到一条黑影从窗口跃了进来。

    黑影没有停留,直接的冲过来卡住了他的脖子。手一用力,光头便干脆的晕了过去。

    西洛也是特警出身,反应还算敏捷。他第一时间就想张嘴呼叫,可是喉咙一凉,那即将脱口而出的声音便卡在了喉管里。

    在他的脖子上,插着一把明晃晃的尖刀。

    (PS:求你们辛苦积蓄的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