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20章、凭什么打我们?

第520章、凭什么打我们?

    第520章、凭什么打我们?

    菲利普走到厉倾城面前,看着她腿上包裹的位置,不无怜惜的说道:“厉小姐,你好像伤得很严重。”

    厉倾城笑笑,说道:“即使不是很重,这个时候也应该坐在轮椅上——即便只能让法国人心里自责一下也是好的。”

    菲利普最欣赏的便是她的这份坦白随意不加遮掩,他温和的笑笑,说道:“我知道的太晚了些。不然的话,或许能够帮忙做一些事情。”

    “菲利普王子帮忙做的已经够多了。我们心里都很感激。”厉倾城眯着眼睛笑着,漂亮的凤眼也像是能够说话一般,让人的骨头都情不自禁的酥起来。

    有些女人不用特别的装扮,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捉足都让人觉得风情万种。

    “是我建议你们借一场东风的。发生这样的事故,我有责任。”菲利普语带歉意的说道:“或许这对你们来说算是个好消息。我已经说服了家人,瑞典将会解除对中医药的封锁,并且会引进中医推广中医——-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还愿意邀请秦洛先生到瑞典皇家医药学院去讲课。”

    厉倾城的眼睛一亮,原本就漂亮之极的眸子更加的流光溢彩。

    她是个聪明的商人,她知道菲利普这么做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力。

    瑞典是欧盟成员国之一,他们率先解除对中医药的限制,并且愿意大力推广——-这样的话,将会以瑞典为突破口,把欧盟的封锁线撕开一道大大的口子。

    有一个瑞典,便会有另外一个国家支持中医。那个时候,他们想补都补不上了。

    华夏政府和中医协会再借此契机进行公关,只要能够借此机会攻克三至五个国家,欧盟的封锁线便会荡然无存。他们自然会解除那条限制令。

    这实在是一件豪华大礼。

    也只有身为瑞典王子的菲利普才能出手这么阔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说服瑞典王室,并且在这种关键时刻,这么及时快速的做出回应。

    “虽然我很感激。”厉倾城仰起脸看着菲利普王子,说道:“但是,你实在没有必要为我做这么多。”

    “我明白。”菲利普笑着说道:“你明白我的感情,我也明白你的感情。”

    “你明白我的感情?”厉倾城惊讶的问道。

    “是的。”菲利普点头。“之前不确定。但是,看过卡莱送来的那段视频后,我就明白了——-”

    菲利普转过身看着不远处的秦洛,说道:“一个女人愿意这样奋不顾身的去救一个男人,就足够证明一切了。或许我没有办法理解你们华夏人的感情——我只是不明白,他有自己的爱人,你这么做,值得吗?”

    厉倾城的双手交叉着叠放在大腿膝盖上,在没有包裹纱布的位置轻轻的按摩着,问道:“你呢?你这么做,值得吗?”

    “我没有考虑这样的问题。”菲利普说道。

    厉倾城抿嘴笑了起来,说道:“我和你一样。也没有考虑过这样的问题。”

    两人相视大笑,有种知已相逢的感觉。

    ————

    ————

    市府广场聚集着数万名情绪处于愤怒状态的的华夏人,还有其它的一些不法份子夹杂其中。鱼龙混杂,蛇鼠乱窜,很容易出现暗杀事件。

    罗伯特不明白市长先生为何会同意来这儿和这些华夏人谈判,难道他们的这次游行当真有这样大的影响力,促使市长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

    当然,这不是他应该考虑的问题。他所面临的首先问题就是保障市长先生的安全。

    罗伯特先嘱咐防暴队副队长罗斯带人将游行人群和秦洛分开,避免在谈判不畅的时候,他们会做出什么过激的行径。然后他又亲自抽调精兵强将到市府门口迎接。

    当巴黎市长贝特朗先生带着他的秘书在警察局长凯勒的引领下走过来,罗伯特立即带人围了过去。那些慢了一步的记者没有办法靠近,只能远远的向他抛出问题。

    “贝特朗先生,你愿意出来和华夏人谈判,是否你们考虑要答应他们的请愿要求?”

    “贝特朗先生,对于昨天晚上的冲突事件,你有什么想法?”

    “市长先生,你如何看待华夏人的这次游行?你认为他们这是合理的吗?”

    ————

    贝特朗没有回答记者的问题,而是在众多警员的簇拥下,径直走向广场最前端的秦洛。

    他是如此的出众。

    那个少年独自坐在轮椅上,几个华夏男人站在他身后。年轻人的表情淡然平静,不嗔不喜。可是站在他身后的那些男人即激动,又紧张,脸呈狂热,像是在守护着自己心中的神邸和信仰。

    贝特朗对秦洛并不陌生,他在电视上看到过他的样子。

    所以,不用别人介绍,他便主动向秦洛伸出了大手,笑着说道:“秦洛先生,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巴黎市长坎尔?贝特朗。”

    莱丽帮忙翻译后,秦洛才说道:“我是秦洛。”

    贝特朗说道:“法国是一个民主国家,我们愿意接受任何一个种族的民愿祈求———我对昨天晚上的事情深表歉意。这原本是可以避免的灾难,但是在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士挑拔下酿成惨剧——”

    秦洛笑笑,说道:“市长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们华夏人说话可能不及你们婉转动听,但是,我们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我们只有两个请求。第一,我们是华夏人,我们想在法国看中医用中药。希望法国政府能够解除对中医药的禁制。给中医一条生路。第二,我们希望巴黎政府严惩打人的警察,并且对伤者进行赔偿。”

    秦洛知道,要是和这些法国佬绕口令攀交情的话,可能一晚上也绕不到正题上去。索性把要求先给提出来,然后再等着他们讨价还价吧。

    贝特朗点了点头,说道:“虽然很令人为难——-也并不是不可解决的事情。我们大家都清楚,中医药管理条例是欧盟成员国共同商量制定的,法国也没办法率先破例。”

    “不过,我的挚友菲利普王子非常的推崇中医药,认为中医是一门神奇的科技,中药具备神奇的效果,并且决定在瑞典全国推行——-我没有权利像他这样做,但是,我可以在巴黎试行。看看中医药是否真的如此神奇。”

    贝特朗转过身看着那些游行的华夏人,大声说道:“以后,你们可以在法国看中医,用中药———只要你们愿意。不分种族,不分国界,只要你人在巴黎——-我希望每一个巴黎市民都能够在这儿找到幸福感。我愿意为你们创造这样的机会。”

    嗷——-

    无数的人欢呼声,喊叫着,以此来表达自己内心的喜悦和激动。

    他们终于让步了,巴黎市长亲口保证,解除对中医药的限制,以后可以在巴黎看中医用中药。所有的华夏医生和药材厂家也可以在巴黎合理合法的生产经营。

    “秦洛先生,这样的解决办法还能够让你们满意吗?”贝特朗笑呵呵的看着秦洛,问道。

    虽然只是巴黎试行,但是秦洛知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次游行能够取得这样的效果,也算是大有收获了。想要更大的成果,是很难很难的。

    至少,不是巴黎市长贝特朗所能够决定的。

    “你们同意吗?”秦洛对着喇叭大声问道。

    “同意。”无数的人应和着喊道。

    “他们同意。我也同意。”秦洛说道。只要巴黎不驱逐中医药,那么,那条法令就会被无限延期。至于如何在全法国推行,那是后面所要进行的工作。

    “很好。”贝特朗说道:“你也看到了,我们表达出了足够的诚意。我们确实是愿意解决问题的,而且也一直站在你们的立场上考虑——-现在,你是否应该让你的同胞解散了?他们站在这儿已经超过二十个钟头,一定非常疲惫了。你应该让他们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我们还有一个请求需要解决。”秦洛没有回应贝特朗的话,而是一脸认真的再次提出要求。

    贝特朗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虽然保持着微笑时的表情,可是却已经没有了笑意———

    他耐着性子,解释着说道:“秦洛先生,你们请愿的目的是为了中医药在巴黎的合法使用权。现在,我已经答应你们的请求了。——-我不明白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必须要解决的矛盾存在。”

    秦洛指着大胡子,说道:“他只是站出来表达自己的意愿,可是却被警察打晕了过去——还有他们,心里没有一点儿恶意。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被警察驱逐爆打。”

    “是一些不法份子混入游行队伍闹事,我们的警察不得不维持秩序。”贝特朗厉声说道:“秦洛先生,你应该理解这一点儿。”

    他所说的理解,是希望秦洛顾全大局。即然我们已经答应了中医药在欧洲的合法使用权利,你们也就散了吧。其它的事情,也就不要追究了。

    “我不理解。”秦洛干脆的拒绝道。“我的父母都没有这样打过我,却无缘无故被你们的警察打了。我想——-他们也和我有着同样的经历。”

    “他们不是我们的什么人,凭什么打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