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17章、我要说话!
    第517章、我要说话!

    因为市府广场门口被游行的群众和媒体围堵,巴黎市长贝特朗先生就只能在家里办公见客。

    在他装修豪华舒适的书房里,几个男人正在烟雾缭绕中沉默。

    “市长先生,我想,我们都犯了轻敌的错误。”安特万出声说道。“我和华夏人有过接触,他们都是很没有骨气的。说话低声下气,而且容易妥协——-这次和以前不太一样。”

    “是的。”魏赫也附和安特万的观点,若有所思的说道:“华夏人这次的表现实在是太顽强了。这样一来,就把我们置于险地。现在,轮到他们进攻,我们防守了。”

    “这种感觉真是让人觉得耻辱。”古捷宇说话总是简洁明了。

    贝特朗看着坐在面前的几位医药巨头们,说道:“我昨天晚上接到了总统先生的电话,他给我一天的时间解决这桩棘手的问题。各位,你们谁能够给我一个很好的建议?”

    “我想,应该和他们的大使馆官员洽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告诉他们,这条例是欧盟成员国联合制定的,巴黎官方实在无力修改——-请他们理解,并且来帮忙疏散游行群众,或许会有奇效。我们都知道,华夏人对他们的官员有着天生的畏惧。有句话是怎么说的?哦。民不和官斗。”安特万立即就把他们几个商量好的方法给抛了出来。

    “你们也认为这么做有效果?”贝特朗抽了口雪茄,然后眼睛盯着魏赫和古特捷宇问道。

    魏赫笑呵呵的说道:“市长先生,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我准备有条件的答应他们的请愿要求。”贝特朗说道。

    “不行。”坐在他对面的三位绅士都齐声喊道。

    贝特朗已经预料到这样的情景,他表情平静的问道:“为什么不行?”

    安特万站了起来,说道:“市长先生,我们上次已经详细的商谈过这个问题了。原因你清楚,我们更清楚。西药是唯一的科学,是唯一能够在欧洲甚至华夏市场上出现的救命药剂。我们是不允许中医药在欧盟使用的。这是我们的底线。你现在要解禁,等于是把我们上次努力促成的统一战线给打散——-让我们为之付出的一切都给归于零点。我不同意。我不会允许你这么做的。”

    “是的。”魏赫说话就比较委婉了。“贝特朗先生,你是尊贵的巴黎市长,是明年大选最有可能成为法国总统的人物。你怎么能在这样的问题上屈服呢?你要给你的国人饱满的信心和强硬的行事作风。你不能让支持你的选民失望啊。”

    贝特朗笑了笑,说道:“先生们,你们忘记了一个前提,如果我不能在一天时间内解决这桩棘手的问题,我就将面临着辞职的命运。——-所谓的选民意愿以及明年大选这些空头支票已经对我不具备任何意义。”

    三人都沉默了。

    确实,如果贝特朗不能将这次的游行事件处理好,或者说让他变得更加恶劣。那么,很有可能他要面临着辞去巴黎市长一职的处罚。

    那样的话,明年的总统大选和他有什么关系?

    “我必须要给他们一个交代才行。”贝特朗补充着说道。“既使是暂时的。我也要做出一些退步。不然的话,难道一直让那些华夏人站在哪儿?”

    安特万还想说话,却被魏赫用眼神阻止了。

    正在这时,房间门口响起了敲门声音。

    “进来。”贝特朗出声喊道。

    推门而入的是市长夫人,她向着三位客人微笑表示歉意,然后对贝特朗说道:“约瑟夫先生和戴普先生来了。他们想要和你谈谈。”

    “约瑟夫?戴普?他们来做什么?”安特万皱着眉头说道。

    约瑟夫是法国最大的百货连锁业巨头,而戴普掌控着的三家奢侈品品牌销遍全世界。他们也是巴黎举足轻重的人物,是不容忽视的力量。

    贝特朗对妻子说道:“请他们在会客室稍座,我很快就来。”

    等到妻子关门离开后,贝特朗才笑着说道:“这出戏越来越热闹了。约瑟夫在华夏国内的商场因为这次事件受到了强烈的冲击,戴普的生意也很受影响——-想必,他们拜访的目的和你们是相反的。先生们,你们觉得我现在应该怎么办?要知道,他们和你一样,也掌握着选票。”

    “———-”

    ————

    ————

    罗伯特这次来到秦洛的病房时,心情格外的压抑。

    那个聪明的女人把这一切都算计到,仿佛她就是操纵世界的神。

    他很想随便找个下属去办这件事,那样的话,至少表面上,自己没有输。至少证明,她猜测的有一点儿是错误的:并不是自己亲自把秦洛给推出去的。

    可是,他最终还是决定自己来。

    男人要有认输的气魄,逃避和作弊只是证明自己不如她聪明。

    他在门口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来。

    “你们可以出去了。”罗伯特看着坐在轮椅上的秦洛说道。他被推到了窗边,想通过那扇小小的门来了解外面的世界。这儿离市府广场有好几条街的距离,可是,那此起彼伏的喊叫声仍然能够穿透到这里。

    听不真切,却实实在在的存在着。

    罗伯特想,或许,他能够听的清楚吧。不然,他的表情不会这么凝重。

    莱丽立即把罗伯特的话翻译成华夏语,说道:“你们可以离开了。”

    秦洛这才转过身,看着站在门口的几个法国警察,笑着问道:“你们听的到外面的声音吗?”

    “———-”

    几个警察面面相觑,经过莱丽的翻译后,他们才明白他说话的意思。

    “听的到。但是听不懂。”罗伯特回答道。

    “那是我的同胞呐喊。他们在让你们放人。”秦洛没有理会负责翻译的莱丽,而是看着罗伯特,说道:“华夏国有句古话,叫做多行不义必自毙。还有句话你们也可以记住,人贱,天收。”

    “他说什么?”罗伯特仅仅是看秦洛的表情,便知道他说的话不会太动听。

    “他说——做太多的坏事,是自已找死。”莱丽忐忑的回答道。

    罗伯特点了点头,说道:“我们的位置不同。在我眼里,你们做的事就是坏事。”

    他往秦洛走过来,赵子龙赶紧挡在他的前面,用法语问道:“你想干什么?”

    “我送他出去。”罗伯特说道:“他可以见他的同胞。也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他不能离开警察的视野。至少,在法官的判决下来之前,他不能离开。”

    赵子龙这才不再阻挡,任他走过去推着秦洛的轮椅。

    刚刚走到这层楼的走廊,立即有一群记者呼喊着想要冲过来采访。可是却被那厚厚的由警察组成的人墙给拦截下来,他们没办法过来。他们大喊大叫着什么,还和警察发生肢体上的冲突和争执。

    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戈尔离开了记者的团队,快步走到秦洛身边,看了一眼秦洛手掌上的纱布,面无表情的说道:“抱歉。”

    “没关系。”秦洛笑着说道。在游行之前,他就对戈尔交代过,在自己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手相救。

    事实证明,这家伙还真是个听话的主。

    两人简单的对话后,罗伯特便推着轮椅从另外一座专用电梯下楼。那些记者看到守候的人物出去,也一窝蜂似的散开了。

    轮椅越推越近,视野越来越开阔,那充沛的、委屈的、声嘶力竭的‘放人’声音越来越响亮,秦洛的心也跟着沸腾起来。

    这呼声是因自己而起,他们在等待自己回来。

    看到主要人物出场,无数的记者涌过来,被罗伯特带来的警察给挡在了外面。数不清的相机对着那个少年拍照,无数的摄影机镜头对准那个少年录像,所有的人都将视线转移到了那辆缓缓而行的轮椅上。

    那个男人,再一次成为世界的焦点。

    “他来了。”

    “神医回来了。”

    “啊啊啊——-我们成功了——-”

    ———

    当市府广场那些华夏同胞看到秦洛被释放出来,一下子就变得狂喜起来。他们再次大喊大叫着,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激动和喜悦。

    秦洛也一脸笑意,真诚深情。

    “我想和他们说几句话。”秦洛转过脸对赵子龙说道。

    赵子龙听到,赶紧跑到人群中找来了大喇叭。

    罗伯特挡住赵子龙,看着秦洛说道:“秦洛先生,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场面已经很混乱了——-为了你和你的同胞的安全,我想,你最好能够委婉的表达自己的感情。”

    听了莱丽的翻译后,秦洛笑着说道:“我说话的时候,从来不用别人写的演讲稿。你可以不让我说话,但是你不能限制我讲话的内容。”

    罗伯特为之气结,却也不好在这么多人面前真的把那个大喇叭给抢走。

    (PS:看到有朋友提议,说我不如写邻家保镖时活跃。那个时候经常举袜子内裤之害的玩意儿求月票——要不,我举一次试试?你们投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