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09章、喋血街头!
    第509章、喋血街头!

    那些骄傲的警察们早就看这个华夏小子不顺眼了,即便他们听不明白他说了些什么,可是——-他们讨厌他倔强的表情和盛气凌人的眼神。

    这是哪儿?是巴黎。

    他们是什么人?是华夏人。

    在别人的地盘,要知道守规矩。如果不会的话,他们有义务做一番教导工作。

    听到罗伯特的指示,他们立即就冲了上去。

    “站住。”厉倾城喝道。她原本站在秦洛的身后,但是在感觉到秦洛有危机的时候,她用身体挡在了秦洛的前面,用法语说道:“你们想做什么?他犯了什么罪?”

    “聚众闹事罪。刚才我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碍于挡在他们前面的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所以这些警察很有耐心的解释了一番,而不是直接粗鲁的把她拉开拖走。

    “这不是聚众闹事——-只是请愿——-你们连请愿和闹事都分不清楚吗?”

    “抱歉。在我们眼里这就是无理取闹——-你们的要求,我们没办法答应。”罗伯特说道。“带走。”

    时间拖得越久,也越发的对他们不利。聚拢过来的群众越来越多,赶来报道的媒体记者也越来越多——-不用统计,罗伯特可以想象,此时的巴黎正是全世界的焦点。

    做为巴黎市局的工作人员,他必须在最快的时间里处理好这次的游行事情。

    不然,他会和局长一起失业。那个秃头可不是一个勇于承担责任的领导者。

    长官再次下令,他们也顾不上会不会给这位美女留下巴黎男人很没有绅士风度的恶感了。他们分开两名警员去拉扯厉倾城,另外有两人去抢秦洛坐着的轮椅。

    “拦住他们,不能让他们带走神医。”大胡子大声喊道。

    经过前面的一系列事件,大胡子已经在游行队伍中很有威信。他这么一喊,一呼百应。立即就冲上来几个华夏男人和巴黎警方争夺秦洛的轮椅。

    警察擅斗,可是架不住华夏人多。他们又是推又是打的,那些华夏人就像是一块块沉默的石头似的,死死的抓着轮椅的椅靠不愿意放手。

    防暴队长西洛接了通电话后,走到罗伯特面前,问道:“看来你们的人没办法把他带走。要不要我的人出马?”

    罗伯特犹豫了一下,说道:“先等等吧。你们的人一旦出去,事情的性质就变了。”

    西洛无所谓的耸耸肩,说道:“那我和我的弟兄们就好好看戏了。”

    罗伯特又呼来莱丽,让她用华夏语和那些华夏人沟通,要告诉他们这种阻碍警察执法的行为同样是违法犯罪。

    莱丽尖着嗓子喊了半天,那些华夏人根本就不为所动。该争的争,应该抢的就拼命抢——-两方人马争执半天,秦洛所坐的轮椅还是各执一端,谁也没能占据绝对优势。

    “抢人。”罗伯特说道。那些愚蠢的家伙,总抢轮椅干什么?

    警员们这才反应过来,他们要带走的是秦洛,而不是他屁股下面的这张椅子。于是,他们松开了轮椅,开始去拉坐在椅子上的秦洛。

    大胡子和老汪他们哪肯轻易让警察把人带走,十几个男人排成人墙,手拉着手用自己的身体把秦洛给挡在后面。看到前面的骚动,后面有更多的华夏人往前面冲了过来。

    拉扯当中,有的警察动手的力道开始加大,一些华夏人开始反击,双方再次混斗在一起。

    看着自己的下属被多出他们几倍人数的华夏人围起来狠揍,罗伯特终于承认自己的人员不足问题。

    他转过身对冷眼旁观的西洛说道:“看来,还是要由你们来收拾局面了。”

    “愿为先生效劳。”西洛笑呵呵的说道。他把头盔戴在脑袋上,又戴好手套,然后一挥警棍,对着站在他前面的众多防暴警察说道:“给我打。狠狠的打。”

    说着,一马当先,一棍击在一个华夏男人的肩膀上。男人猝不及防之下,半个身子像是都被他给打塌了似的,惨叫一声便摔倒在地上。

    看到同胞被殴打却不能出手,这群防暴警察已经压抑很久。此时得到了出击命令,而且又有他们的顶头上司在前面为他们做出了很好的模样,于是他们一手持盾一手持警棍如狼似虎的冲了出去。

    这些跟着游行的华夏人大多是患者或者是患者家属,他们都是普通的华夏居民。身体素质自然不能和这些重重武装起来的防暴警察相比,双方刚一接触,便被这些正规军给冲击的七零八落,节节后退。

    不断的有人被警棍打中,不断的有华夏人倒下来。那些躺在地上的伤员呻吟声惨叫声才刚刚开始,又被那些防暴警察的皮靴践踏踩中——-

    由西洛率领的防暴警察所向披靡,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他们前进的脚步。

    此时,他们前进的目标正是被人墙围拢在中间的神医秦洛。

    他刚刚接到一个命令,要给这个华夏男人一点儿教训。恰好,他心里也很不喜欢。

    “扛住。都他妈的扛住。不能让他们带走神医——-”大胡子像头发疯的豹子似的大声吼道。他的身上血迹斑斑,额头也出血了。可是,他仍然挡在队伍的最前沿。

    “打。”西洛挥舞着棍棒喊道。

    吼——-

    那些防暴警察大声应道,然后更加疯狂的挥舞着手上的棍棒。

    像是经历了悠久岁月被风雨剥落的墙皮似的,人群一层层的倒下。爬起来,再次被警棍给击倒——-

    这是对待恐怖份子的手段,这是单方面的施暴和屠杀。

    “我*操*你妈。”大胡子的左手手臂被打折了,整只胳膊耸拉着掉在哪儿。他的另外一只手被一名防暴警察给扣住,大骂一声后,使尽全身的力气,用自己的脑袋狠狠的撞向那个法国男人的头盔。

    哐———

    大胡子头破血流昏倒在地上,受到这剧烈的撞击,那个拉着他的警察也情况不妙。在原地转了两圈后,也一头载在同伴的怀里。

    老汪的脸上也满是鲜血,他从人群中挤过来,推着秦洛的轮椅,说道:“秦洛,我带你走——-我先把你送走——-这群狗日的疯了。”

    “我不能走。”秦洛说道。“我走了,这一切都没意义了。”

    他看着倒在他眼前的众多华夏同胞,心里犹如刀割针戳。他仰起脸,这样就让自己变得更加坚强一些。至少,不会让已经在眼眶里酝酿的泪珠流出来。

    他会哭。也不怕哭。可是,他不能让外国人看到自己的软弱。

    “我走了。他们的打就白挨了。”秦洛声音沉沉的声音。像是箱子里倒出来的子弹,又像是夹生的米饭,每一个字都饱满坚挺。

    “可是——-”老汪的话还没说完,脑袋上被人敲了一棍,闷哼一声倒在了秦洛的脚下。

    终于,秦洛面前的人群被他们打倒打散。

    秦洛孤零零的坐在轮椅上,眼神阴狠毒辣的盯着这些打人的凶手。

    像是事先商量好的,所有防暴警察经过秦洛的身边时,都自然而然的绕开了他。他们仍然在继续推进,准备把这些闹事者给赶到广场外面。那个时候,他们就自然而然的退了。

    没有不怕死的华夏人。也没有为了这种荒谬的理由找死的华夏人。

    华夏人不缺少骨气。那是以前。

    西洛提着警棍走到秦洛面前,他没有立即动手,而是先摘下了戴在脸上的头盔。

    “有人让我问候你。”西洛笑呵呵的看着秦洛,说道。

    “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说了什么——-但是我记住你这张脸。”秦洛脸色平静的说道。没有惊慌,也没有恐惧。这样的结果,他预料到了。“你是他们的头头——-是你让他们打人的,是你带领他们攻击的——-也是你———下手最狠伤的人最多。”

    同样的,西洛也听不懂秦洛在说些什么。

    “真遗憾。我很想和你交流——-可惜的是,你不懂法语。世界上最高贵的语言——-再见。”

    西洛突然间扬起手上的警棍,一棍砸向秦洛的脑袋。

    啪———

    让人膛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西洛全力出击的一记重砸,竟然被那个男人伸手给接住。

    他就用自己血肉长成的肉掌,接下了这重逾千钧的雷霆一击。

    西洛的瞳孔剧烈的收缩,然后便是满脸的不甘心。

    他疯狂地把手里的警棍往下压,可不知道到底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那个坐在轮椅上看起来如此孱弱不堪的少年,他竟然一只手举起那警棍,无论对方如何用力都打不下来。

    “找死。”西洛恶毒的说道。他猛地往后一拽,把警棍从秦洛的手心抽出来。

    然后再次将警棍高高的举起,挟带着呼啸的风声,直直的往下砸去。

    这一次,西洛从刚才的失败中汲取到了经验。他快速出手,又快速的把警棍给抬起来,根本就不给他的手握住警棍的机会。

    一次——-

    秦洛用手挡住。

    两次——-

    秦洛再次用手挡住。

    三次———-

    四次———-

    五次———

    ————

    他跟发了疯似的,一棍棍的砸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