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08章、不退!
    第508章、不退!

    “一场好戏。一步好棋。”电视机前,一个白胖的男人笑呵呵的说道:“华夏人从来都不缺乏智慧,但是他们缺乏勇气。现在——-好不容易出来一个智慧和勇气并存的对手,还真是带给人无限惊喜的感觉。”

    “怎么?魏赫先生对他有兴趣?”安特万摇晃着杯子里的

    极品红酒,笑眯眯的问道。

    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瓶价值160万美元的1961年份拉图。只是短暂的一会儿功夫,就被这三人给解决掉一大半了。

    做医药的家伙,从来都不会体会到缺钱的感觉。就连世界首富比尔盖茨也曾经说过,以后,能够超越他财产数目的,一定会是基因科技和医药产业巨头。

    “是啊。可惜这样的人才不能为我们所用。”魏赫盯着电视机上秦洛出现时的镜头,一脸遗憾的说道。

    “还没有出价,魏赫先生怎么就知道买不了呢?”安特万反驳着说道。“这个世界,有买不下来的东西吗?我们连市长先生的思想都给买下来了——-还有什么是不能买的?”

    “这个买不了。”沉默寡言不苟言笑的丹麦人古捷宇说道。

    听到一晚上几乎没怎么出声的古捷宇突然间开口说话,魏赫和安特万的视线全都转移到了他的脸上。

    “哦。古捷宇先生有什么高见?”安特万问道。他仍然坚信人都是有价格的。只是价格高和价格低的问题。

    “他要的,我们给不了。”古捷宇说道。

    “我们给不了,钱可以———钱可以买下一切他所需要的。”安特万一脸狂妄的说道。

    出身名门,父亲是欧洲最大的医药集团老板,锦衣玉食,接触的也都是王子公主政要权贵。他因为有钱,才有了这样的身份和地位。所以,有这样的想法也并不奇怪。

    “他要的,买不到。”古捷宇固执的说道。

    “他要什么?”

    “这个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古捷宇说道。

    安特万冷笑,说道:“古捷宇先生连他想要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就知道买不到呢?这是不是太荒谬了?”

    “我看过他的资料,他和其它人不同。”古捷宇也不生气,表情平静声音冷淡的说道。

    “两位——两位先生——-现在我们不是争执这个问题的时候。”魏赫笑着出声劝和。“现在,华夏人已经出招了,他们也亮出了自己的底牌——-我们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接招的问题。”

    “魏赫先生,这是市长先生需要考虑的问题。”安特万信心十足的说道。“想必,他不会违背自己的意愿的。多年的合作经验告诉我,贝特朗是一个值得信任的政治家。”

    “可是,我们又如何知道市长会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处理这样的问题呢?什么样的手段对我们最有利——-是劝慰还是驱逐——我们总要想一想两种手段各自带来的后果才行啊。”

    “当然是暴力了。”安特万说道。“应该让这些华夏人知道,这里是法国,是巴黎。法国的条例,应该由法国人来制定。”

    “可是,如果暴力驱逐的话——-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弹怎么办?”魏赫说道:“你们知道,我是一个喜欢低调的男人。我不希望自己——-或者我的企业被太多的媒体关注。那是一群没有职业道德只知道胡写乱写敲诈勒索的婊子——”

    “可是——我们不可能答应他们的要求。”安特万说道。

    “华夏人告诉过我们——擒贼先擒王。”古捷宇声音死板的说道。

    两人一愣,然后恍然大笑。

    安特万笑着说道:“古捷宇先生,我今天晚上才发现,你实在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物。你说的不错,这确实是个妙策——我想,我需要去打几通电话了。一通打给警察局长,我要确保他听过这句话并且明白它的意思——还有一通要打给西洛——他不是一位绅士,但是,我仍然希望他能够更加粗鲁一些。”

    “华夏人是一盘散沙,只要抓住他们的带头闹事者,他们自然就怕了散了。”魏赫说道。“可是,尊贵的安特万先生,你确定要亲自打这通电话吗?你要知道,我不希望外界看到这里面有西药集团活动的影子。”

    “我明白。那我就找个可靠的人去通知好了——唉,我们做事情为什么总是找不到痛快淋漓的感觉呢?”安特万看着电视机上秦洛再次出现的画面,说道:“应该像他一样,站在最前面接受无数人的喝彩或者——拳头。”

    “这又有什么关系?我只要最终胜利的结果就好。”古捷宇说道。

    ———

    密闭的房间里,烟雾缭绕。

    一个身穿法式女军装的女人斜靠在沙发上,漆黑的长筒军靴,带有金线条纹的长裤,釦亮的双排扣外套敞开,露出里面的一条雪白色的衬衣。

    衬衣的扣子解开了两颗,给人潇洒随意的感觉。波浪长发披散在肩膀上,手里夹着一根粗壮雪茄,不像是个军人,倒像是个女军痞。

    今天,和以前不同的是,她没有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听各种激昂热血的军乐,而是打开电视机看着晚间的新闻报道。

    电视屏幕上,正在直播华夏人聚集巴黎市府大楼前游行的场景。巴黎难得出现一次大事件,所有的媒体从业人员都有些激动。正在报道的这个女主持显得意气风发,虽然极力的掩饰,但是还是不小心会流露出一丝雀跃的笑意。

    “怎么样?”女人的眼睛盯着屏幕,声音突兀而起,像是凭空而来。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身后的男人却知道女人的问题是什么意思,很及时的回答道。

    “让古捷宇去办吧。他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女人说道。

    “是。夫人。”男人回答道。

    ————-

    菲利普王子正伏案写作,这是一封写给家人的名信片。虽然现在科技发达,电话电脑等通讯设备极为方便快捷,但是,菲利普家族里仍然保持着这个最传统最缓慢的沟通方式。

    或许,他们认为,亲笔书写的文字才能够表达自己的感情。

    他要告诉母亲,自己遇到了一个动心的姑娘。他还要告诉父亲,希望他能帮忙推动中医药在欧洲的合法使用。

    正在这时,房间外面响起了有节奏的敲门声。二长一短的敲门声音像是动人的乐章,不惊吓,也不会微弱到让人忽略。

    “卡莱,进来吧。”菲利普王子出声喊道。卡莱是他身边最亲近的人,从他懂事起,这个男人就在他身边。是的,那个时候他还没有现在这么老。

    果然,推门进来的是满头银发的卡莱。卡莱一丝不拘的对着菲利普鞠躬,说道:“王子殿下,华夏人在巴黎市府广场聚会。”

    “哦?”菲利普笑着说道:“看来,他们已经给贝特朗市长送来了东风。”

    “或许是这样的。”卡莱说道。“但是,现在双方的局势很紧张。”

    菲利普王子顿了顿,说道:“卡莱,打开电视机。”

    “是。王子殿下。”

    —————

    “秦洛,你的身体不好,我还是推你到后面吧。”厉倾城劝道。“东风已经吹起来了。我们只需要等待结果就好。”

    “不退。”秦洛说道。

    “可是这儿是风口———要是晚些时候发生冲突,你坐在轮椅上怎么办?”厉倾城苦笑着说道:“我推着你,想跑也跑不掉啊?”

    “我要一个结果。”秦洛摇头说道:“在没有得到结果以前,我不能跑。也不会退。”

    “可是——”

    “我明白你的意思。”秦洛打断厉倾城的话,笑着说道:“但是你不明白我的意思。”

    “你的意思?”厉倾城迷茫了。

    “这场戏是你导演的。可是,我也有修改剧本的权利。”秦洛笑着说道。

    罗伯特再次带着一群下属来到秦洛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年轻的有些过份的带头闹事者,说道:“秦洛先生,你确定要继续坚持下去吗?我说过,你们这是聚众闹事的违法犯罪行为——如果再不把人解散的话,我们将会对你进行拘留逮捕。——莱丽,把我说的话翻译给他听。”

    莱丽知道罗伯特将要做的事,立即就把他的原话翻译给了秦洛。

    “不退。”秦洛简洁干脆的说道。

    听了莱丽的翻译,罗伯特怒道:“那么,秦洛先生,我只能依据法国刑法将你拘捕了——-把他给我拷起来。”

    那些虎视眈眈的巴黎警察得到上司的命令,立即扑向坐在轮椅上的秦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