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499章、丑闻!
    第499章、丑闻!

    “是的。她叫海伦。你没办法想象,她有多么漂亮。”扎拉茜双眼焕彩的说道。从她的表情上就能够让人知道,海伦确实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子。

    “那你的朋友——-海伦,她得了什么病?”

    “不知道。突然间就不吃东西了。一天比一天瘦下去,我很担心她——-找了很多医生给她看病,也开了药,可是她的症状仍然没有减轻—-”

    “现在在哪儿呢?”秦洛问道。他已经打量出这个女人的来历不凡,如果帮她把她朋友的病治好的话,或许中医药通行欧洲又多了一份保障。

    交情交情,先要有交接,才会有感情。

    “哦。她在英国。我不知道会在这儿遇到神医——-不然的话,我就让人把她给运来了。我很诚肯的邀请秦洛先生去一趟伦敦,请帮我救救海伦。”扎拉茜一脸真挚的哀求道,看的出来,她和海伦的感情非常好。

    “去伦敦?”秦洛看了眼厉倾城,说道:“真的很抱歉。我可能暂时不能走开。我在巴黎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接你的朋友到巴黎。”

    “哦。那怎么行呢?海伦现在的身体那么虚弱——-她怎么能坐那么远的船呢?”

    “可以坐飞机啊。”秦洛笑着说道。这女人真没脑子,飞机总比轮船用的时间少多了吧?

    “不行的。海伦不能坐飞机。”扎拉茜为难的说道。

    “为什么?难道病得很严重吗?”秦洛疑惑的问道。

    “先生,你见过坐飞机的马儿吗?”扎拉茜说道。

    马儿?

    秦洛瞪大了眼睛,脑袋有半天转不过圈。说道:“海伦是匹马?”

    “是啊。它也是我亲密的朋友。”扎拉茜点头说道。“没有见过,你不知道她是多么的漂亮。性格又温柔,无论我怎么抚摸,她从来都不会拒绝我———”

    她所说的海伦竟然是一匹漂亮的母马?秦洛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感情这白痴女人竟然把自己当兽医了。

    “抱歉。我只医人,不懂医马。”秦洛笑着说道。

    “你不是很有名气的医生吗?而且,我看到过你的比赛视频——-所有的韩国医生都比不过你,你怎么会不懂医马呢?”扎拉茜很失望的说道。

    “我说过。我只医人,不懂医马。”秦洛再次说道。声音也越发的冷淡了。

    “只要你能帮我医治好海伦,我愿意支付昂贵的诊金。”

    “小姐,这和钱无关。”秦洛看着扎拉茜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说道:“我不知道马生什么病,但是,我知道你生了什么病。”

    “什么?我也有病?”扎拉茜惊讶的问道。

    “是的。”秦洛肯定的点头。

    “我得了什么病?”

    “间接性大脑神经紊乱综合症。”秦洛说道。

    “这是什么病?”扎拉茜一脸茫然的问道。她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一种疾病啊。

    厉倾城听到秦洛说出这个病名,莞尔一笑,扯了扯嘴角,却没有笑出声来。

    “这种病有一个别名。”秦洛的眼睛微微眯起,说道:“神经病。”

    “———”

    “你竟敢侮辱我们尊贵的公主殿下?”扎拉茜身边的中年女人大怒,愤声说道。她的华夏语说的就好多了,吐字清晰,一点儿也不结巴。

    “是你们尊贵的公主殿下先侮辱我的朋友。”厉倾城接腔道。打架这种事,男人比较擅长。骂人这种事,还是交给女人吧。

    当然,离是个例外。

    “他必须给我们的公主殿下道歉。是否原谅,要看公主的心情。”这位跟在扎拉茜身边负责处理日常事务的随从很是尽职尽责的维护自己主子的尊严和皇室的荣誉。

    “不可能。”厉倾城干脆利落的拒绝。“在她没有向我的朋友道歉以前,我的朋友也不会给她道歉。要么,两人一起向对方道歉。要么,两人都不道歉。”

    “不。他必须道歉。”女人说话的时候,转过身用英语和身后的两名保镖说了句什么。两名黑衣保镖神情大怒,大步向秦洛走了过去。

    秦洛跨前一步挡在厉倾城的前面,准备迎接对方有可能做出来的攻击。

    “住手。”菲利普见到双方即将发生冲突,出声喊停。

    那两名黑衣保镖认识菲利普王子,听到他说的话,迫于他的威严,都进退两难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模样。

    “菲利普王子,你也听到了。他辱骂了我们维多利亚公主,也玷污了我们皇室的名誉———我们必须要为公主讨回公道。不然,王室的荣耀蒙尘。”

    “虽然我的华夏语不太熟练,但是,你们说的话——-大概意思我是明白的。贝丝,她们是我的朋友。在我的宴会上受伤———会让我很难堪。而且,这样并不是解决问题恢复扎拉茜名誉的唯一办法。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不是吗?”菲利普用英语说道。“扎拉茜,你觉得呢?”

    “菲利普表哥,你觉得应该怎么做呢?我的母亲是你的姑妈,我想,你不会让她的名誉受损的。”扎拉茜小脸微寒的说道。

    菲利普对着她点了点头,看着厉倾城说道:“厉小姐,我说的话,能否翻译给你的朋友听?”

    “没问题。”厉倾城说道。“如果你能说华夏语和他直接沟通的话,那会更加方便。”

    “我也想这么做。可是——-我还没有学好。说的不明白。”菲利普说道。

    “我能理解。”厉倾城说道。有很多外国人喜欢学华夏语,可是说出来的话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是什么意思。

    菲利普表示感激,然后看着秦洛说道:“秦洛先生,做为一名绅士,我觉得你有必要给扎拉茜道歉———她是一位女性,也是一位很有身份的皇室成员。你这样直接的言语攻击,会让她很受困扰。”

    在皇室成员的心目中,皇室的荣誉高于一切。

    让一个普通的平民给皇室公主道歉,这是理所当然的。即便如此,也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难道说让皇室公主给一个普通人道歉?

    菲利普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是他想要偏向表妹扎拉茜。而是他潜意识里不自觉的会偏向王室,偏向皇权的高高在上不可侵犯。

    “我说过。这不可能。”厉倾城没有把菲利普的话翻译给秦洛,而是自己就帮秦洛给拒绝了。

    “为什么?”菲利普说道。“男人主动向女人道歉,这并不是一件丑陋的事情。在欧洲,我们称之为绅士风度。秦洛先生是一名绅士吗?”

    “我不在乎他是不是绅士,我只在乎他有没有错。”厉倾城反驳道。“如果是他的错,我会催促他道歉。甚至我愿意代替他道歉。但是这一次,我坚决拒绝。”

    厉倾城看了一眼秦洛,说道:“你们不会明白,医生这份职业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公主很冒昧的请他去帮忙医治自己的宠物,把中医当兽医——-他攻击公主是侮辱,难道公主的这种行为不是在践踏别人的尊严和职业吗?我非常好奇,他怎么会直到现在还能忍耐的住没有生气。”

    “公主殿下只是心思单纯。她以为一名优秀的医生应该是万能的,能够医治的好人类,自然也能够医治的好宠物——-而且,没有人会把海伦当做一只宠物。她是公主殿下最亲密的朋友。或许她过高的估计了这位先生的医术,可是,这有什么错呢?做为一名懂得礼仪的绅士,恶语攻击一位女士,这是很没有风度的行为,也是宴会中最不受欢迎的类型。”

    贝丝看着菲利普王子,义正言辞的说道:“菲利普王子,你也看到他们的不礼貌态度了。我想,应该让这些狂妄自大不顾忌礼仪的华夏人得到一些教训。你可以假装没有看到这些事情,我们自己能够解决——-”

    “是的。”厉倾城很赞成的点头,说道:“菲利普王子,你可以假装自己没有看到这一切。”

    接着,她转过身,一耳光煽在贝丝的脸上。

    啪!

    清脆的声音传来,所有人都懵了。

    即便贝丝身经百战,经历过最为糟糕最为恶劣的场面,在被人打的那一瞬间,脑海里也是一片空白。

    所有的人都没办法接受这样的现实。一个普通女人,竟然敢打王室里来的人。

    “其实,这些事情我们自己就能解决。”厉倾城说道。

    “你不怕被告上法庭吗?”扎拉茜表现的倒是很淡定,但是她说话的声音明显的有些颤抖。

    自己身边的助手被人煽脸,也等于是她自己被人煽脸。这样的耻辱,她从来都没有经历过。

    “我叫厉倾城。厉害的厉,倾国倾城的倾城。对于你们来说,很容易就能够搜集到我的所有资料——-我是一个普通人,一个声名狼藉的普通女人。我不怕被告上法庭,那样也只是再次增加了我的知名度而已。你们不同——-我想,高贵的公主殿下把医生当兽医这样的事情传出去,将成为你们王室最大的丑闻吧?”

    (PS:这是今年最痛苦最漫长最惨无人道的一次卡文,整晚整晚的做梦,梦中还在思考故事情节。谢谢那些坚持支持的朋友,也向那些没法理解的朋友说声抱歉。我真不是故意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