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493章、要钱?还是要尊严?(上)

第493章、要钱?还是要尊严?(上)

    第493章、要钱?还是要尊严?(上)

    得到主人的邀请,十几名记者蜂拥而入。原本显得极宽敞豪华的套房一下子就变得有些拥挤起来。

    好在张博帮秦洛定的房间有会客间,可以把记者全都安排在哪儿就座。

    苏灿忙活着给客人泡茶,厉倾城坐在秦洛身边,用法语说道:“欢迎各位记者先生。坐在我身边的这位先生是秦洛,他是我们华夏很有名气的医生——-”

    她的话未说完,那些记者便举着相机对着秦洛一阵狂轰猛炸。还有些心思不纯的记者在拍摄秦洛的时候,也会偷拍几张厉倾城的照片———

    在法国人的眼里,这个妩媚妖娆的华夏女人很有他们的家乡风情。她的五官精致,身材丰满,很符合他们的审美口味——-就算报纸不用照片,自己拿回家收藏也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厉倾城端坐在沙发上,脸带微笑,摆出一幅端庄淑雅大方得体的正宫模样。倒是秦洛不太习惯被记者们这么近距离的拍照,闪烁的灯光耀得他的眼睛都难以分开。眼睛微眯,倒像是在闭目养神。这幅不把记者们放在眼里,不亲热也不疏远的淡然表现,还真有些得道高僧的范儿。

    厉倾城对秦洛的表现很是满意,这男人经过多次的实践和经验总结,对如何装逼这种事儿已经很有心得。不仅仅是大局观很好,连一些细节都掌控的很不错。

    等到那些记者不拍了,厉倾城才说道:“秦洛先生久居华夏,不懂法语。所以,将由我来担任他的翻译。大家有问题尽管提问,我会将之原文翻译给秦洛先生。当然,秦洛先生的回答我也会回答给各位。”

    麦锡斯认识翻译小姐,昨天就是他在汪氏中医大药房门口和厉倾城争执了一番,最后才有那篇引起巴黎轰动的‘华夏神医拒绝给法国人和狗看病’的新闻。

    他率先发问,言词犀利的说道:“翻译小姐,我想知道,秦先生看到过我昨天写的那篇报道了吗?”

    “看过。”厉倾城看了一眼秦洛,说道:“我翻译给他听的。”

    “那么,他有什么想法?”麦锡斯得意的笑着:“你们仍然要坚持自己的原则只给华夏人看病,不给法国人或者其它的种族看病吗?”

    厉倾城做样子的把记者的问题翻译给秦洛,秦洛说道:“既然是原则,就一定要坚持到底。不然,还叫什么原则?”

    厉倾城笑了笑,原文翻译给记者听。

    记者们讶然,一个褐色头发的女记者说道:“神医先生,我很奇怪你为何如此执拗。难道你是一个极端的民族主义者,仇恨除了自己同胞之外的任何种族吗?”

    “我热爱自己的同胞,也不仇恨其它的任何种族。”秦洛回答道。这种时候,就算是心里真的讨厌哪个民族,也不可能当着记者的面讲出来啊。那样的话,可能会引起骇然大波的。

    “我在网络上收集到你的资料,也知道你在韩国所做的事情,你是不是想对待韩国那般对待法国?”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问道。

    “不会。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国家和民族。”秦洛干脆的否认。“而且,我们和韩医是形成最直接的竞争和促进关系。但是,和法国没有这种竞争关系。有的只是最纯粹的友谊。”

    厉倾城一边翻译一边窃笑,这家伙还真适合去做外交官。做一名合格的外交官所需要具备的两个特征他都占齐了:漂亮的言词和不要脸。

    记者们所有的猜测全都被秦洛给否认,这让大家都很是奇怪。

    既然不是这些原因,那么,你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选择?为什么拒绝给法国人看病?

    仍然是麦锡斯发问,这家伙在浪漫温和的法国人和犀利刻薄的记者之间,更忠诚于后者。“神医先生,我想,总有一个答案是正确的。不然,你没理由拒绝给我看病。或者,你给我们一个能够向巴黎解释的原因?”

    秦洛听了厉倾城的翻译后,很久没有说话。

    他这么一番作势,大家的视线就全都盯在他的脸上,而不是像之前那样,只盯着厉倾城等待着她口中翻译的答案。

    良久。秦洛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不是我不给法国人治国。我是不能。也是不敢。”

    不能?不敢?

    听到神医先生爆料,所有记者的八卦之心就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神医先生,你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难道其中另有隐情?”

    “什么是不能?什么是不敢?”

    “对啊。难道有人阻止你给法国人看病吗?是谁?”

    “神医先生,向我们倾诉吧。我们会安静的倾听,然后帮你讨回一个公道——-”

    ————

    厉倾城摆摆手,说道:“各位一个个的提问,问题太多,我没办法给秦洛先生翻译。他也没办法一次回答这么多问题。”

    麦锡斯说道:“翻译小姐,我们的问题只有一个,为什么神医先生不能给法国人治病不敢给法国人治病?他只需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够了。”

    厉倾城点了点头,把这个问题翻译给秦洛。

    前面所做的一切,也只是为这个答案做铺垫而已。秦洛早就知道他们会问出这个问题,这也是秦洛希望他们问出来的问题。所以,他早就和厉倾城商量好了答案。

    “是法国政府。”秦洛说道。“也是欧盟。”

    厉倾城不动声色的把秦洛的答案用法语翻译出去,所有的记者都懵了。

    “荒谬。”麦锡斯冷笑。“这个答案实在是太荒谬了。难道法国政府会阻止你给法国人治病?难道欧盟会跑来对你说‘神医先生,除了华夏人,我不允许你给任何法国人或者其它欧洲人治病’,是这样的吗?”

    “法国政府没有直接阻止我,欧盟也没有跑过来对我说这些。”秦洛说道:“但是,你们的法律规定禁止我这么做。”

    “抱歉。我不知道我们的法律有这么一条规定。”褐色头发的女记者说道。

    厉倾城招了招手,苏灿便送来了一叠打印来的相关资料。

    厉倾城接过资料,把它分发到在场的每一位记者面前。然后自己手里拿着一份,说道:“请各位记者朋友注意下面划了黑线的文字条款。”

    记者们低下头去研究,发现这样的一段文字下面划了加粗的黑线:“2004年3月31日,欧盟颁布了《传统植物药注册程序指令》。该指令规定,在欧盟市场销售的所有植物药必须按照这一新法规注册,得到上市许可后才能继续销售。同时,该指令规定了7年过渡期,允许以食品等各种身份在欧盟国家销售的草药产品销售至2011年3月31日。”

    秦洛等到他们看完这些话,语重心长的说道:“大家都看到了吧?这是欧盟在04年颁布的法律。还有不足半年的时间这条规定便要取消,所有的中医药都不可以再在欧盟销售使用。——-我如何给你们看病?我看了病,必然要给你们开中药。可是,我能给你们开中药吗?不能。到时候你们完全可以拿我给你们开出去的中药去告我犯罪——-因为我开出去的那些药草全是违法的,全是在欧盟禁止使用的。”

    秦洛的视线从那些记者的脸上一一掠过,郑重的说道:“各位记者先生,这就是我说我不能,也不敢的原因。你们能理解吗?”

    记者都沉默了。

    他们可以体会神医所面临的窘境,他们可以理解中医药所面临的困境。正如神医所说,如果他们到时候把没吃完的中药拿去告神医,法庭会判秦洛败诉。到时候,这笔巨额的赔偿费都能让一个人倾家荡产。

    “狡辩。”麦锡斯还不肯罢休。“你说怕有人拿没吃完的草药去告你们。那么,你为什么敢给华夏人治病?难道你的意思是说,法国人的品质不如你们华夏人那么忠厚善良?”

    麦锡斯是把‘华夏神医拒绝给法国人和狗’社会热点事件炒起来的主要人物,他很不甘心这件事情就这么结束。从内心深处,他不愿意接受秦洛的解释。

    只有这次事件继续红红火火,他的名气才能扶摇直上。

    “华夏人更熟悉中医,了解中医。”秦洛说道。“他们也能够接受中医。我相信,他们会支持我们的民族文化和技术的。如果连他们也愿意站出来告我——-我愿意承担这样的责任。而他,也将会接受民族的谴责。”

    “这个解释我没办法接受。”麦锡斯说道。

    “我接受。”那个褐色头发的女记者说道:“如果连自己的族人都不相信自己的医术,那么,这种文化技术必然会走向衰败和没落。神医先生这样做很冒险,可也是对自己的族人的考验——-”

    “我也接受。这个规定确实很恐怖——-如果神医真的那么做了,或许,他以后只能吃盒饭过日子了———”

    “神医先生,我以做为一个媒体人的良心向你保证,你今天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出现在我们的报纸上——-”

    秦洛听了厉倾城的翻译后,站起来对着这些记者朋友做九十度鞠躬。

    “各位,拜托你们了。”

    麦锡斯虽然很不乐意,但是他的同行们都叛变变,他也无可奈何。

    采访结束,记者们都纷纷告辞。

    麦锡斯站起来准备离开的时候,厉倾城走过去笑着说道:“麦锡斯先生,我对你昨天的那篇报道很感兴趣。能否留下来单独讨论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