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492章、灭火!
    第492章、灭火!

    每个女人内心深处都渴望被一个男人按在墙上狠狠的亲吻,男人也是一样。

    厉倾城的身体贴着秦洛的身体,厉倾城的脑袋贴着秦洛的脑袋,厉倾城的舌头吸吮着秦洛的舌头——-

    秦洛能够感觉到厉倾城这个大肉*弹胸口的饱满弹滑以及大腿摩擦间带给人的极致快感。他的鼻子里嗅闻着红酒的香气和厉倾城本身所带有的迷人体香。

    他们像是两条正在交*配的眼镜蛇似的,身体越缠越紧温度越来越高,狠不得一个人把另外一个人给挤进自己的身体里面,两个人都觉得身上的衣服实在是太碍事太麻烦了。

    秦洛想脱衣服。

    他想脱厉倾城的,也想厉倾城脱他的。

    当然,实在来不及的话,她也可以把自己的长袍给撕了的。反正他还带了两套替换的,只是颜色不一样而已。

    他不再满足于两只手在厉倾城的屁股上摸来摸去的,左手下探,右手开始上移。

    缓慢的,温柔的,以厉倾城感觉不到或者说她感觉到了也不愿意拒绝的力度转移到了她的胸口。

    她穿着长裙,前门大开,秦洛的手很容易就滑了进去。

    虽然有内衣的包裹,但是秦洛还是能够感觉到了她胸口沉甸甸的肉实感。

    男人喜欢追逐新鲜事物,可是厉倾城和林浣溪的身材非常的相似,厉倾城有的,林浣溪也有。厉倾城大的地方,林浣溪也很大。按道理讲,秦洛不应该再对厉倾城这样的女人身体感兴趣。

    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她就是觉得她们不同。

    或者说,每个女人都是不尽相同的。

    他的手仔细的抚摸着,细细的感受着厉倾城身体的每一寸美妙之处。当然,他的身体美妙之处也正免费对厉倾城敞开着。

    只要她愿意,她能够拿走秦洛的一切。

    男人在女人的身体上永远不会满足,有了拥抱便期待接吻有了接吻便期待赤裸*身体脱光衣服躺在被窝里还想着更进一步——-

    厉倾城的内衣罩的太严实,虽然有大块粉肉突出重围任由秦洛非礼,但是,他哪里能够满足这个?

    他的手从厉倾城的肋下伸过去,‘卡嘣’一声便解开了她的内衣钮扣。熟能生巧,这一招他已经在林浣溪的身上练习了很长时间了。

    嚯——-

    像是开了笼的兔子似的,没有了那两块布料的束缚,厉倾城胸口那两团肥嘟嘟的嫩肉便颤颤巍巍肆无忌惮的在秦洛的眼前弹跳着。

    看着这完美的乳*房,看着这饱满坚挺的胸*型,秦洛有瞬间的呆滞——-这种呆滞反应在他的身体上,就是有片刻的停顿。他忘记了亲吻,忘记了抚摸,忘记了把厉倾城在自己身上做的事情在她身体上回报回去。

    厉倾城也停了下来,笑眯眯的站在哪儿,剧烈的喘着气。

    因为秦洛还没来得及将房卡插在卡槽里,室内没有任何灯光。落地窗的窗帘拉得严实,也不会有任何月光能够透进来。

    原本应该伸手不见五指的,但是,秦洛却真切的看到厉倾城在笑。

    或者说,他感觉的到她在微笑。

    “小男人,是不是这样才算把你当做成年人看待?“

    “为什么前面要加个‘小’子呢?”秦洛苦笑。他体内欲火正燃,虽然天生阳脉经过苏子的冲和已经减轻了不少,但是体内阳气仍然要比普通人要强烈许多。

    厉倾城的反常反应,不,应该说是,厉倾城突然间恢复了正常,让秦洛进退两难。

    是继续靠在墙上拉着厉倾城继续亲热,还是今天的节目到此结束,明天接着进行?

    于是,秦洛的脑海里再次跳出来两只打架的小人。

    这两只小人一个叫‘攻’,一个叫‘受’。攻说‘继续啊继续啊,正精彩刺激呢,怎么可以歇火’,受说‘你以为我不愿意啊。我也想继续,可是她不动了我能怎么办’。攻说‘她不动你动啊,这种事情本来就应该男人主动’,受说‘我知道这种事情一般情况下应该男人主动,可是她是一般的女人吗?她是不一般的女人,她不主动,我就不明白她心里的想法,要不,还是等她来推我吧’,攻说‘受,你过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受走过去,攻搂着受的肩膀,一边趴在受的耳朵前窃窃私语,正准备将手里的毒针扎进受的脖子里时,却感觉腹部传来撕裂般的疼痛———他低下头,一把锋利的匕首正捅在他的心脏位置上。

    受撕掉脸上的伪装,露出他的本来面目,大笑道‘禽兽啊禽兽,我上辈子死在你手里,你还想使这一招再来害我吗?我不会在一条阴沟里翻两次船的。’

    攻口吐鲜血大骂‘你这禽兽不如——的禽兽不如’。

    厉倾城笑着说道:“好吧。我把小字去掉。男人,大男人——-这样行了吧?”

    秦洛现在并不在乎自己是大男人还是小男人,他更在乎的是,自己能不能做一回男人。

    “准备睡觉了吗?”秦洛问道。

    “怎么?你还想留下来喝杯咖啡?”厉倾城笑着问道。

    “你会煮咖啡吗?”

    “会。”厉倾城说道:“可我突然间没了煮咖啡的心情。”

    厉倾城伸手摸了摸秦洛的下体,说道:“有反应了?”

    “废话。”秦洛苦笑。被她又是亲又是摸的还没有反应,这不是有病吗?

    厉倾城笑嘻嘻的说道:“是不是很难受?”

    “有点儿。”秦洛坦白的说道。他担心再来这么几次,他非要被这女人给折腾出什么病不可。

    “大家朋友一场,我也不忍心让你这么憋着。”厉倾城想了想,说道:“我帮你灭火好不好?”

    “怎么灭火?”秦洛的眼睛一亮,问道。

    厉倾城没有回答。

    她蹲下身子,掀起秦洛的长袍下摆,然后把自己的脑袋钻了进去。

    一阵悉悉唆唆的声音后,秦洛只觉得下体一热,便被一处温暖潮湿的所在给包裹住。

    秦洛一边强忍着呻吟,一边想道:“这种方式的第一次,就这么没了。”

    ********************************

    人逢喜事精神爽。

    今天秦洛起了个大早,沐浴更衣,又下楼吃过早餐后,大家便聚集在他的房间里喝茶聊天。

    没一会儿的功夫,几人便听到外面有很多人的脚步声和交谈声音。

    厉倾城走到门口听了听,恰好听到外面有人用法语说道:“这里。就是这里。我已经打听到了他们住的房间号。”

    厉倾城笑了笑,小声对着屋子里的几人说道:“果然不出我所料。他们已经找来了。”

    “要不要开门请他们进来?”赵子龙问道。

    “不用。等他们自己敲门。”厉倾城说道。

    她走到秦洛身边的沙发上坐下,小声在他耳朵边说道:“昨天晚上我帮你灭了火,现在轮到你来给大家灭火了。”

    秦洛想了想厉倾城给自己灭火的方式,再想到自己要给他们灭———这女人什么思想啊?太流氓了。

    “怎么?有意见?”厉倾城看到秦洛不回答,出声问道。

    “没有意见。我明白怎么做。”秦洛笑着说道。他近距离的看着厉倾城,总有一种不真切的感觉。

    他突然发现,他没有办法辨别昨天晚上做的一切是否是真实的。

    或者说,她是出于什么目的和心理来给自己灭火的。

    如果是爱,为何不干柴烈火任它燃烧?

    如果是出于友谊——-哪有朋友之间做这种事情的?

    “她到底是怎么想的?”秦洛不得不承认,他真的没办法看清这个包裹在层层迷雾里行事风格诡异多变让人难以预料的女人。

    咚咚咚——-

    外面终于响起了敲门声。

    苏灿快步走过去,通过猫眼看了看,用法语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是《巴黎时报》的记者,我们想对神医秦洛先生进行采访——-能否请我进去——-”

    “我是《欧洲风尚报》的伍兹,现在大家都很关注华夏神医拒绝给法国人看病的事情,大家的反应很激烈———难道神医不想给大家解释一下吗?”

    “是啊。让我们进去吧。我们愿意给神医提供一个给大家解释的平台——-”

    “我是麦锡斯,《巴黎生活报》的记者——-我昨天和你们见过面,我现在想知道,你们仍然要坚持自己的所谓规定,不愿意给法国人或者其它肤色的人种看病吗?”

    苏灿早就得到了厉倾城的授意,大声说道:“对不起。神医还没有起床。不愿意接受你们的采访。”

    “先生,你们这样做是不理智的———难道你们要与整个巴黎为敌?”

    “如果我们不能把事情真相给报道出去,会有更多的巴黎人来这儿敲门———”

    “开门吧,把真相告知我们——-我负责将它告知每一个欧洲人———-”

    ————-

    房间里一阵沉默。

    良久,房间门突然被人拉开。苏灿站在门口,对外面走廊上的十几名记者说道:“神医先生请你们进来。他愿意接受你们的采访,告诉你们事实真相。”

    (PS:看到了大家的呼声。可是考虑了好久,还是准备按照自己的设定去写。不然,后面的故事会出现断层。厉妖精是一个很有故事的女人,她的精彩生活才刚刚开始,她的心结也都没有解开——-所以,就留着吧。巴黎,终归会是一个收获的地方。

    另外,让我奇怪的是,推倒厉妖精,怎么会让一群女人那么激动啊?嘿嘿,你们是将自己代入秦还是厉?

    满意的或者不满意的,都帮忙给老柳丢张红票吧。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