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485章、你想干吗?
    第485章、你想干吗?

    这年头,说真话无人相信,说假话大家都信以为真。

    秦洛这么说,大家也只当他是在谦虚。

    张博说道:“秦洛兄弟,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一个人的成就不在于他说了多少,而在于他做了多少。你为中医做的每一件事我们都记在心里。”

    赵子龙更不乐意啊,偶像哪能这么说自己呢?实在是太讨厌了。

    他的脸上都带上了些怒意,说道:“秦先生,公道自在人心,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说你是坏人,但是所有的人都说你是好人。那你就是好人。你说你是好人,如果所有的人都说你不是好人。那你就不是个好人。你是一个行事高调的男人,我们也一直以你为榜样和明灯——-这么说话,可不符合你的性格啊。”

    “我不相信我会看错人。”武勇秀也跟着说道。

    厉倾城这女人的嘴巴就比较毒了,眼睛贼亮,粉脸微薰,笑嘻嘻的说道:“过度的谦虚就是骄傲。秦洛,你现在就骄傲自满了吗?”

    “————”

    秦洛摆摆手,说道:“好了,我们不讨论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趁现在大家聚在一起,我们商量一下解决问题的办法。”

    秦洛看着武勇秀,说道:“武副官。”

    “叫我勇秀就好。”武勇秀说道。“虽然本人名不符实。”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武大哥,你既然已经帮忙接待了五任国家派来解决这个事件的人,从开始都现在,你一直都是直接的参与者。我也看到,你对这件案子认识的比较深。你有什么建议?”

    “造势。”武勇秀说道。

    “造势?”秦洛疑惑的问道。

    “对。巴黎虽然是资本主义国家,但是他们的等级制度也非常森严。每一个阶层都有自己的小圈子,而且这些圈子都非常排外。假如你手里有一百万欧元,那么,你只能进入里面的人都只有一百万欧元的圈子。如果你手里的一百万欧元升值到了一千万欧元,你又能进入一千万欧元的圈子。那些最顶级的贵族圈子更是高高在上,一般人没办法进去。”

    武勇秀解释着说道:“你虽然在华夏,在韩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是,在欧洲还属于新人。他们不可能会接受一个新人进入他们的圈子。我们想要解决问题,首先就要想办法让你能够接触他们那个最核心的圈子。让你见到那些能够解决问题的核心人物。”

    秦洛点了点头,问道:“那要怎么造势呢?”

    武勇秀摇头,说道:“这就不属于我的特长了。我只是觉得应该怎么做。如何造势来达到这样的目的,一时还没想到合适的方法。”

    “我有办法。”厉倾城出声说道。

    厉倾城喜饮红酒,也善饮红酒。在燕京的时候,每次在外面忙完回到她位于美容院三楼的那间独立办公室,进门的第一件事便是为自己倒一小杯红酒。

    今天晚上她更是大开酒戒,喝的最多,也喝的最快。红酒后劲儿很足,她的眼睛越喝越亮,精致妩媚的俏脸也越来越红,秦洛都担心她已经晚醉了晚上对自己动手动脚,却没想到她还保持着清醒。把他们的谈话都听在耳里,而且还能够给出决定性的意见。

    这个女人——真是个好女人啊!

    能喝不醉,能干不累,薪水虽高,却从来不要加班费。

    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陪睡。

    “你有什么办法?”秦洛看着她问道。

    “造势这种事情,应该找我才对啊。”厉倾城咯咯娇笑:“我可是这方面的专家。”

    秦洛一想也是,造势这种事情,厉倾城就是最合适的人选。这女人的目光敏锐,每每能出奇招。就像他对仇烟媚说的一样,这两个同样优秀的女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厉小姐不仅国色天香,而且能力出众。”张博笑着说道:“不知道短短时间内厉小姐想到什么好的造势方法?”

    厉倾城斜眼瞟着秦洛,这动作虽然看起来有些轻佻,但是却又娇又媚,惹人狂咽口水。

    “他是什么?”厉倾城问道。

    “男人啊。”赵子龙愣了愣,回答道:“男医生?”

    “他会什么?”

    赵子龙笑道:“厉小姐真是有趣。秦先生的医术可是少有人可比。”

    “对。他是医生。他会医术。我们就从这方面上造势。”厉倾城坐直身体,表情也变得一本正经起来,让人怀疑她刚才的小醉模样都是装出来的。“你在台湾,因为一场义诊而成为宝岛客人。这一次,我要你成为巴黎亲人。”

    “————”

    “厉小姐,你的意思是说,让秦洛先生也学台湾之行的那样,在巴黎举办一次义诊?”

    “对。”厉倾城回答道:“不过不是一场。是很多场。巴黎的华人社区都聚集在哪里?”

    张博比较熟悉,快速的说了几个地名。

    “好。我们的第一场义诊就在巴黎唐人街。”厉倾城说道。“我要先让秦洛快速的聚集大批华夏粉丝。巴黎的华夏人不少,如果能够把他们的力量聚合起来,也不可忽视。而且,华夏人对中医中药比较容易接受。从外国人身上着手就比较困难——-当然,那是第二步计划了。”

    “我们需要怎么配合?”赵子龙问道。

    “明天,你们就用尽所有的渠道向外面宣布,华夏神医来巴黎免费义诊,每天只看十名患者。当然,义诊对象只限华夏人。”

    “不行不行。”张博连连摇头,说道:“这样的话,法国人会认为我们岐视其它种族。他们的媒体也会报道攻击我们的。到那时,想要解决中医药问题就更加困难了。”

    “我就是给他们这种假像。”厉倾城笑眯眯的说道。

    “——-这是为什么?”赵子龙还没有想明白其中的关键。

    “我明白了。”武勇秀的眉头很快就舒展开来,说道:“有争议,才有炒作。我们自己去求那些媒体记者帮忙报道,他们可能都不会搭理。既然这样,不如等着他们主动上钩——-利用他们的渠道和影响力,把秦洛的名气先给打出去。不论好的坏的,总归是有了名气。”

    “可是,这样的名气还不如不要啊。”张博说道。

    “物以稀为贵。我们请他过来,他们或许会不信任我们的医术。我们先把华夏人治好,他们周边必然会有一些外国朋友,他们把秦洛的神奇医术给讲出来,一定会招来那些外国朋友来就医——到时候他们来就诊,我们再改变一下规则就成了。这种矛盾不是不可调和的。”厉倾城解释着说道。“我们不用求人,只需要等着他们主动上门来求我们就好了。”

    赵子龙大笑,说道:“厉倾城胸有成竹,我们就打打下手好了。”

    “我和秦洛在巴黎人地生疏,主要还是要依靠各位的鼎立支持帮助。我们一起把这件事情做好吧。”厉倾城谦虚的说道。

    “行。大家一起努力。”张博笑着说道。

    酒题至此,便告一段落。赵子龙和武勇秀两人告辞回去,张博留下来送秦洛和厉倾城几人回酒店。

    厉倾城好像真是喝得有些多了,走起路来摇摇晃晃。但是说话还算清晰,也没有对秦洛动手动脚耍流氓,秦洛松下一口气来。

    中医协会帮忙预定的酒店离吃饭的地方不远,几人步行走过去。到了酒店后,张博交代了几句,便自顾离开。苏灿和戈尔一个房间,他们也没有知趣的去做电灯炮,和秦洛打了声招呼后,便也回房睡觉。

    原本他们不知道秦洛和厉倾城的关系,所以为他们各自定了一间房间。

    秦洛扶着厉倾城走到一间房间门口,用房卡刷开了房间门,然后搀扶着她走到客厅的沙发边,把她的身体轻轻的放在沙发上。

    接着,他去冰柜取了瓶依云,倒了半杯放在厉倾城面前的茶几下。

    秦洛转了一圈,也没发现还有什么是自己可以做的,便说道:“喝点水润润嗓子,然后早些休息吧。”

    说完,他便转身想要回房休息。

    “你想干吗?”厉倾城的声音突然间在身后响起。

    你想——干——吗?

    秦洛的鼻子开始狂飙鼻血。堵也堵不住。

    这女人,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提出这么无礼这么流氓这么让人难以回答这么让人不知道如何是好的问题?

    秦洛现在面临着一个艰难的选择。

    是做禽兽,还是禽兽不如?

    (PS:第二更。求张红票。当然,也可以给好几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