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483章、自找麻烦!
    第483章、自找麻烦!

    等苏灿去取了行李,然后四人一起向出口走去。

    老远的,就看到接机的人群中有人用华夏文写着‘秦洛’的名字。

    秦洛对着那个举牌子的大胡子男人挥了挥手,那个大胡子男人立即会意,然后有几个人快步向秦洛这边迎了过来。

    “秦洛先生。我是中医协会驻巴黎的事务长张博。”大胡子伸出大手和秦洛握了握。

    然后指着身边一位西装革履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人,说道:“这位是法国国际医药中心董事长赵子龙先生。”

    “欢迎秦洛先生来到巴黎。秦先生少年英雄,韩国一战威名远播。为我们这些中医同仁大大的争了一口气。我和圈子里的朋友吃饭聊天,谈必提及先生大名。听张干事说你今天过来,我毛遂自荐前来接机。今日得见,实在荣幸之至。哈哈——-第一次见面有些激动——-失礼了。”赵子龙看来是秦洛的铁杆粉丝,见到秦洛后很是热情,抓着他的手就不愿意松开,很是说了几句表白的感人情话。

    “谢谢。我也很荣幸认识赵董。以后还要多多麻烦了。”秦洛笑着说道。

    张博最后指着站在外围,像是要远离这个圈子似的一个身体挺的笔直,穿着得体的西装,看起来颇有些英姿颇发的年轻男人,说道:“这是大使馆的副官武勇秀。”

    不知道是因为这人年少轻狂,还是军人的独特作风,他表现的就比较冷淡,伸出手淡淡的说道:“欢迎秦先生。”

    “谢谢。”秦洛心中疑惑他的态度,却没有表现在脸上。

    他又为这三人介绍了厉倾城、苏灿和戈尔,众人做了一番认识后,张博说道:“秦先生,酒店已经订好了,饭店也订好了,咱们是先回房稍做休息还是先去吃饭?”

    秦洛看向厉倾城,厉倾城说道:“先去吃饭吧。”

    从这一问一答中,张博赵子龙等人立即就开始重新定位厉倾城的角色。他们再也不会忽略她,认为她只是一个跟随而来帮忙的小助手了。

    “车子已经等在外面了。我们过去吧。”赵子龙笑呵呵的说道。

    “还能顺便领略一下巴黎夜景。”张博笑着说道。上前要从苏灿手里抢包,苏灿怎么也不肯放手。

    “麻烦你们了。”秦洛客气的说道。不在乎他的人,他也不在乎。但是,无微不至关照他的人,他却是想要加倍报答的。巴不得每个人都生一场大病,然后他妙手施春救人于危难之间———-

    呸呸呸——-这什么恶毒的想法啊?

    不像伦敦曾经被1666年伦敦大火所摧毁,也不像里斯本曾经被1755年里斯本地震摧毁,巴黎在自中世纪以来的发展中,一面保留了过去的印记,甚至是历史最悠久的某些街道的布局,一面形成了统一的风格,并且实现了现代化的基础设施。

    所以,巴黎有两个称号:浪漫之都和时尚之都。它像是中世纪古典婉约的盛装公主,又像是二十一世纪穿着香奈尔,戴着梵克雅宝的钻饰,挎着GUCCI或者LV包包的都市名媛。

    无论你有着怎样的情怀和品味拥着怎样的理想而来,它总是不会让你失望。

    “怎么样?巴黎很漂亮吧?”在一辆标志加长款房车里,赵子龙笑着问道。

    “是啊。”秦洛通过窗口看着外面灯火阑珊处的繁华美景,点头说道。

    “可惜啊。这是别人的地方。我们只是过客。”张博感叹着说道。

    他这句话一语双关,既说了他们这些漂泊在外的异乡人的无奈,也点出了此时中医药在欧洲即将被驱逐出去的困境。

    这个国家是别人的,规矩也是别人来定的。他们随手划下一条线,那条线可能就是你一辈子都难以逾越的鸿沟。

    秦洛来巴黎的目的,就是要让那条线往后退一些,再退一些,直到退入城市的心脏,直到中医药能够进入这座城市,然后生根,发芽,成长。十年,百年,数百年,结出硕硕果实。

    “之前有努力过吗?”厉倾城问道。

    “怎么会没有?”赵子龙苦笑。他是个直爽人,说话也比较粗谷。“我们这些外国商人纳的税不少,但却是后娘养的——一条条规定一条条法律都是针对我们制定的,把我们给限制的死死的。想做点儿事,就得花钱。就拿我的公司来说吧,为了产品能够通过欧盟GMP认证,投入的钱都不只两千万——-其中跑关系用掉了一半。那些孙子,拿了钱不办事。转过脸和你公事公办,你都拿他们没辙———”

    “现在通过GMP论正了吗?”厉倾城问道。

    “通过了。”赵子龙笑笑:“算是钱花够了,也花到重要地方了。所以就通过了。能不能通过,还不是他们一句话的事?”

    “那其它的在欧医药企业为什么不这样做?”厉倾城问道。

    “贵啊。投入高啊。”赵子龙连连叫苦。“一家企业的中药如果按照《传统植物药注册程序指令》的规定注册,注册费大约需要80万元华夏币,要通过欧盟GMP认证,生产设备等硬件投资需要400万元华夏币以上,而培训、专家指导等软件投资还需要400万元左右。我说了,这都是明面上的开销。还有一笔隐私开销——-这才是抽人血的啊。我现在想着都心痛的不得了。有几家企业能够承受得了?这样子干了,还能不能赚钱了?赚不到钱,最终不还是得倒闭?”

    负责开车的张博接话说道:“根据他们的规定,提供产品在欧盟市场具有15年使用历史的证明很难。一些在华夏药典记载超过15年、不含毒性药材、现仍然广泛应用的经典中成药,如六味地黄丸、乌鸡白凤丸等,早在1995年之前就已经进入欧盟市场。可是,连同仁堂这样的百年老店也难以提供在欧盟各国市场具有15年使用历史的证明。这是死规定,就是拿钱也很难摆平。”

    “意思是说,我们已经退无可退?”厉倾城笑着问道。

    “对。只能让他们的规定退步。”张博说道。

    “你觉得可能吗?”厉倾城转过脸看着坐在旁边沉默无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秦洛,问道。

    “这和可能不可能没有关系。必须要这么做。”秦洛说道。“总要给中医药寻找一线生机才行。”

    “你准备从哪儿着手?”厉倾城笑着说道。

    “没想好。”

    “你们有什么建议?”厉倾城又问张博赵子龙等人。

    只要是男人,总是喜欢追逐漂亮女人的。张博和赵子龙虽然心里怀疑厉倾城和秦洛关系非浅,但是,看几眼说说话总归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我们的建议没用。”赵子龙说道。“有用的话,我们早就试过了。我来巴黎七年,这七年来国家也派了不少人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直到现在,问题仍然没有解决。”

    意思就是说,一切从零开始。

    吃饭的地点选择在一家法国餐厅,用赵子龙的话来说就是:入乡随俗。别人都说法国菜是世界上最高级的菜。它的口感之细腻、酱料之美味、餐具摆设之华美,简直可称之为一种艺术。你认同,你得知道它为什么好吃。你不认同,你也得知道它为什么不好吃。

    秦洛喜吃华夏菜,但是客随主便,别人请吃这个,他就没有出声反对。他不是个多么懂得生活品质的人,不知道如何切出适合咀嚼的牛肉块也喝不出红酒的产地和年份。对他来说只要是口感好和吃饱就行了。

    倒是厉倾城见多识广,人后像荡妇,人前又像个贵妇。她往哪儿一坐,餐桌上的礼仪高贵优雅,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吃惯了法国大餐的时尚名媛。

    饭桌上,大家相谈甚欢。赵子龙和张博不时举杯邀饮,秦洛酒量不济,一杯红酒下去就有些头晕脑胀,倒是厉倾城战斗力强,屡战不败。

    武勇秀独自吃着自己那份牛排,即不说话,也不喝酒,像是一个局外人一般。

    酒足饭饱,秦洛问道:“明天有什么安排?”

    “游水玩山了。秦先生和厉小姐远来巴黎,总要领略一番这儿的风土人情才是。”武勇秀终于开腔说话了。只是这回答的内容实在让人心里不喜。

    “暂时没有时间。”秦洛笑着说道。“还是先办正事要紧。”

    “秦先生。你认为这事能办成吗?”武勇秀讥讽的说道:“派你过来,是他们病急乱投医。你若当真以为自己能够有回天之术,那就错了。做做样子就行了。和前面的几拨人一样,四处转转玩玩,埃菲尔铁塔前面拍张照,凯旋门口留个影,然后再去LV品牌店门口排队买上一打包包回去送人———-回去就说没救了。他们能把你怎么着?何必要自找麻烦呢?”

    (PS:大家要养成投红票的好习惯。我会努力把法国之行写的精彩好看的。如果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或者说在法国想看到什么样的剧情,也可以在书评区留言。我会考核是否选用。当然,拒付稿费。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