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482章、阳光性感的女人!

第482章、阳光性感的女人!

    第482章、阳光性感的女人!

    燕京机场。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一个围拢在一起的小团体格外引人瞩目。

    一个身穿黑色长袍戴着墨镜的男人抱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儿,另外还有两个绝色的大美女分别伴在他的左右,一个身穿黑色套装,里面衬着白色衬衣,沉默无言,冷艳如霜。一个身穿白色套装,里面衬着黑色衬衣,顾盼含情,热情似火。

    这冰火二重天站在一起既给人强烈的视觉冲突感,又给人一种平衡美好的和谐享受。她们互相对立,又能够彼此包容。让不少路过的男人心情澎湃激动不已,体内荷尔蒙分泌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你说那男人怀里抱的女孩儿是谁生的?”

    “我猜是左边那个穿黑衣服的。你没看到嘛,她经常看那个穿黑衣服的呢——-”

    “我猜是那个穿白衣服的女儿。我觉得那个小女孩儿长得好像她——-母女花呀——-哎——-”

    “我对小孩儿没兴趣——-你说这样的一对极品女人一晚上得花多少钱啊?”

    “———-”

    秦洛没有听到周围人的议论,他抱着贝贝对站在自己右边的林浣溪说道:“要登机了。你带贝贝回去吧。”

    “好。”林浣溪点头说道,伸手要把贝贝从秦洛怀里接过来。

    “爸爸,我舍不得你。”贝贝搂着秦洛的脖子说道。

    秦洛在她的额头亲了亲,笑着说道:“我也舍不得你们。”

    “其实妈妈也舍不得你。只是她不好意思说出来。”贝贝指着林浣溪说道。

    秦洛笑眯眯的看着林浣溪,说道:“我知道。你要好好听妈妈的话。好好念书。不要贪玩——晚上不许看太晚的电视,要早些上床睡觉——”

    “啰嗦。还是妈妈好。从来都不对我说这些。”贝贝撅着小嘴不耐烦的说道。

    “是吗?她都对你说什么?”秦洛疑惑的问道。他长期在外忙活,都忽略了贝贝的教育问题。要是她一不小心成了一个小女流氓,姑姑回来后可怎么给她交代啊?

    “她都是先把电视机关掉,然后指着房间对我说要睡觉了。”贝贝缩在秦洛怀里,小声说道。

    听到贝贝的话,秦洛的脑袋里情不自禁的浮现出这样的画面:贝贝像只小狗熊似的窝在沙发里看《猫和老鼠》,正看的入神时,电视机突然间黑屏。穿着睡衣的林浣溪站在身后,冷声说道‘睡觉了’。于是,贝贝就不得不从沙发里爬起来上楼睡觉———

    一物降一物。林浣溪虽然极其疼爱贝贝,但是贝贝却很是惧怕她。严格意义上来讲,林浣溪还是有成为一个好妈妈的潜质的。

    “妈妈是为你好。你要乖乖听话。”秦洛捏了捏贝贝胖乎乎的小脸,然后把她放在林浣溪怀里,笑着说道。

    “我知道啦。”贝贝立即就叛变了。一脸喜悦的搂着林浣溪的脖子,把小脸贴在她的脸上,说道:“我最喜欢和妈妈在一起了。”

    “———”

    林浣溪抱着贝贝走到厉倾城面前,主动开口说道:“秦洛不懂外语,出门在外,麻烦你帮我好好照顾他。”

    厉倾城笑着点头,说道:“你放心吧。我会的。”

    “谢谢。”

    “不用客气。”

    两个一直都知道对方的存在,却又极力的避免见面的怨家对头在进行进过简单的对话后,不再言语,眼神也只是匆匆对视便立即分开。

    “我回去了。”林浣溪对秦洛说道。

    “好。开车小心些。我很快就回来了。”秦洛嘱咐着说道。

    “爸爸,早些回来哦。我每天会想你的。”贝贝趴在林浣溪怀里对着秦洛挥手。

    “好。”秦洛用力的点头。

    等到林浣溪的身影消失在机场大厅,厉倾城搂住秦洛的手臂,狠狠的在他的腰间掐了一记。

    秦洛闷声痛呼,说道:“你在干什么?我又没惹你。”

    “她惹我了。”厉倾城笑眯眯的说道。

    “她怎么惹你了?”秦洛一脸茫然。“你们刚才不是谈得好好的吗?”

    “你是不懂还是装作不懂?”厉倾城怒道。“她抱着孩子跑到我面前来,说让我帮她好好照顾你。难道这意思你不明白吗?她是在告诉我,这男人是她的,我就算是对你好,也是在帮她照顾——-她在向我挑战,在向我宣告你是属于她的。”

    “有这么复杂?”秦洛瞪大了眼睛。这两个女人短短几句话间就已经战斗过一次了?自己怎么就一点儿也没有看出来呢?

    “当然了。”厉倾城说道。“还有,她一直站在你的右边,知道这表示什么意思吗?”

    “你不也一直站在我的左边吗?”秦洛更郁闷了。他一直觉得自己不聪明,也不笨。但是,今天的事情他怎么就完全看不懂了?

    “男左女右。”厉倾城气呼呼的说道。“你站左边,她站右边。表示你们才是正正经经的一对———我站在你左边算什么?要不表示我是你的同事,要不就表示我是你二奶——-她是正宫皇后,这么光明正大的走过来让我帮她照顾你,提的要求也合情合理,我连反击的理由都没有。这一局,我一败涂地。”

    “————”

    看到秦洛瞪大着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厉倾城嫣然一笑,说道:“不过,这才刚刚开始呢。到了法国,怎么照顾你,完全由我来决定。我就是把你给洗干净拔毛煮着吃了,她也无能为力呀。”

    “———-”

    看到这个女人笑如蜜糖却说着这种杀气腾腾的话,秦洛开始怀疑,自己带她前往欧洲的决定是否正确。

    “走吧。我们去巴黎。我们去私奔。”厉倾城搂着秦洛的手臂,大步往剪票口走过去。

    “不要这样。”秦洛想挣脱。“有人看着呢。”

    这次前往巴黎,不仅仅有秦洛和厉倾城两人,还有上次赴韩时随团的翻译苏灿。这小子是个外语通,不仅仅精通韩语、还擅长英语、法语和俄罗斯语,实在是个语言天才。

    秦洛做为赴韩参加大赛的代表,先带着两门一派的人第一拨回国。苏灿和其它的医学代表昨天回国,因为之前风头被秦洛给抢光了,所以他们回来的时候就有些低调。更不会有万人机场接机的壮观场面。

    不过,国家倒是没有忘记他们的功劳。蔡部长特别设宴招待他们,并且给了他们应得的各种福利和待遇。这次力挫韩医为国争光,大笔奖金总是不会少的。

    秦洛昨天晚上虽然没有去陪厉倾城,但也没能立即回去陪林浣溪。被蔡部长拉去参加了酒宴,又谈了一阵子话后,才得空回家。

    蔡公民问秦洛赴欧有什么可用的人选,秦洛想到苏灿,就把他要了过来。这小子也愿意跟着秦洛,刚刚从韩国回来,一天的休息时间都没有,又要远赴巴黎。

    因为在韩国的时候出现过枪击事件,差点儿把秦洛这个国宝级的人物给干掉,蔡部长实在不放心他的安全,也不知道打了谁的电话给他们要来一个保镖。

    男人干干瘦瘦的,长着一张普通的圆脸,掉在人群里能够转眼间就消失的类型。秦洛只知道他叫戈尔,其它的一无所知。他不说,秦洛也没有问。

    “怕什么?”厉倾城扫了一眼跟在后面的苏灿和戈尔,说道:“她都没意见。他们难道还有意见?”

    秦洛被厉倾城这两个‘TA’给搞的迷迷糊糊的,知道斗嘴这种事自己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也就任由她处置了。

    ————

    ————

    飞机在戴高乐机场降落停泊的时候,已经是巴黎的深夜。虽然整个世界仿佛都被那一盏盏犹如天上繁星数也数不清的灯光给点燃,可是天空依然灰蒙蒙的,空气潮湿,看起来刚刚下过一场大雨。

    “我讨厌下雨天。”厉倾城说道。

    “为什么?”秦洛问道。“女人不都是喜欢下雨天吗?觉得下雨浪漫。”

    “我觉得下雨浪费。因为它会弄脏我的新鞋子。”厉倾城说道。“再说,你觉得我是那种多愁善感的女人吗?”

    “不是。”秦洛干脆的摇头。他可从来没有见过厉倾城多愁过,善感过。敢骂自己爷爷‘老东西’的女人,还有什么事情是她不敢做的?这样的女人能算是多愁善感吗?

    她做不了捧着诗集摇着绸扇文文弱弱病如西子胜三分的林黛玉,也就是一泼辣干练精于算计的王熙凤。

    “我也觉得我不是多愁善感的女人。”厉倾城说道。“我是阳光性感的女人。”

    “———-”

    “怎么?难道你觉得我还有文青的潜质?”看到秦洛不说话,厉倾城逼问道。

    “没有。”秦洛摇头。“我也觉得你像风姐。”

    (ps:楚浪兄的打赏太疯狂了,让老柳躲在被窝偷笑半天。啊哈哈哈——-。说点儿俗气话,老柳爱钱,也缺钱。不过兄弟们还有小美女们要理性打赏。你要是官二代富二代什么的,你打赏个十万八万的我也不嫌多,老柳为民除害——全都给笑纳了。但咱们大多数都是普通人,所以,咱们就普通的打赏吧。即便不打赏,你丢几张红票上来,老柳也很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