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480章、哪个老东西骂我?

第480章、哪个老东西骂我?

    第480章、哪个老东西骂我?

    车子驶到仇烟媚住的别墅门口时,一辆银色的宝马迎面开来。

    宝马车的车窗打开,坐在驾驶室上的男人看向这边,脸上带着不无讨好的笑意。显然,他知道这辆车子的主人是谁。

    仇烟媚并没有放下车窗和男人打招呼的意思,而是转过脸看向秦洛,笑着说道:“你和仇仲谋的事情我没办法插手。你也知道——-在仇家,他有着独立自主的权利。我只能劝阻,无权干涉。请你不要误会这和我们有关。他所做的蠢事,由他自己来埋单。”

    “我知道。”秦洛笑着点头。“放心吧。我不会傻到以为那种小伎俩会是你使出来的。”

    “那我应该是使出什么招数的女人?”仇烟媚轻笑着问道,眉目如画。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动则已,一动伤人。”秦洛坦承的评价道。“你和她很像。”

    仇烟媚笑眼如弯月,说道:“你这么了解她?”

    “是她愿意让我了解的。至少,在我面前,她没有隐瞒。”秦洛笑着说道。

    “看来今天找你过来还真是一件正确的事情。”仇烟媚说道。“当然,每次找你过来都是一件非常正确的事情。秦洛,有时候我会很庆幸有你这样一个朋友。假如你也当我是朋友的话。”

    “我是医生,救病治人是我的职责。你不用这么客气。”秦洛笑着说道。

    “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仇烟媚眯着眼睛笑着,说道:“这个问题可能有些不好回答。”

    “我可以不回答吧?”秦洛问道。

    “可以。”仇烟媚说道:“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诚实回答。就当是满足一个老女人的好奇心理吧。”

    “好。你问吧。”

    仇烟媚漂亮的眸子盯着秦洛同样修长清澈的眼睛,说道:“如果她不让你给爷爷治病,而我却希望你给爷爷治病——-你治,还是不治?”

    “她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秦洛立即就回答着说道。他了解厉倾城,所以清楚她的性格。她会仇恨一个人,但是她不会要求别人也去跟着仇恨这个人。这是一个给予多出索取,不会给人带来任何压力的女人。

    秦洛确定,她不会对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甚至,她不会做出任何干涉自己生活的事情。

    “我说过,这只是一个女人的猜测和好奇。”仇烟媚说道。“你知道,我对她很好奇。像很多影视作品中表演的那样,我应该恨她的。可是,我不恨她。一点儿都不恨。相反,我很欣赏她。如果我处于她那样的环境,我一定不如她做的那么好。”

    “你也是个很优秀的女人。”秦洛衷心的赞赏道。

    “那你告诉我,如果有两个同样优秀的女人向你提出相反的要求,你应该如何做出选择?”仇烟媚不肯放弃,她像是很急于知道那个问题的答案。

    秦洛认真的想了想,说道:“不救。”

    “为什么?治病救人不是你的职责吗?”仇烟媚并没有因为秦洛的选择而气愤,仍然脸带笑意的说道。

    “没什么原因。我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秦洛坦承的说道。“如果非要给你一个答案的话,就是因为——因为她是厉倾城。”

    仇烟媚苦笑,说道:“早知道就不问这个愚蠢的问题了。”

    “希望这个回答不会让你失望。”

    “我确实很失望。”

    “———”

    “不过我喜欢你的坦白。”仇烟媚大笑。“秦洛,你真是一个有意思的男人。和我接触的所有男人都不一样。”

    “———”

    看到秦洛只是一脸微羞的笑着,却不正面回应自己的问题,仇烟媚笑着说道:“走吧。老爷子在书房等你。”

    “好的。”秦洛答应着,然后推开车门下车。

    仇烟媚带着秦洛来到仇老爷子的书房门口时,仇老爷子竟然伏在桌子上用毛笔练习写大字。他的姿势很工整,表情很认真,只是写出来的字实在不堪入目。

    说实话,秦洛闭着眼睛都会比他写的要好看一些。

    不过,让秦洛欣慰的是,他的脸色要比上次见面要好上许多。看来自己的药物治疗和食疗调养还是很有效果的。像这种精神方面的疾病,如果不是受到大喜大悲的刺激的话,那就是因为人体内缺乏某种元素。只需要补全了这种元素,精、气、神好了,这精神病也就好了。

    “仇老。”秦洛恭敬的和老爷子打招呼。

    “嗯。秦洛,你来啦。”老爷子放下毛笔,对着秦洛点了点头。虽然这老头儿发病的时候是一个天真可爱的老顽童,但是正常的时候还是非常严肃古板的。

    这个时候,秦洛可不敢装疯扮傻的冲过去,故作亲热的拍着他的肩膀说道:老仇别怕,我来帮你打蓝眼睛妖怪。

    直到这时,秦洛才想起来,这次过来,没有见到蓝眼睛妖怪。想必他已经离开回国了吧。无论如何,他也是精神疾病方面的权威专家,用日进斗金来形容也不夸张。可是,他却被仇烟媚留下来那么长时间,还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爷爷,你们聊。我去给你们泡茶。”仇烟媚笑着说道,邀请秦洛在沙发上坐下。

    “去忙自己的事情吧。我自己煮茶。”仇老爷子挥手说道。显然,他要和秦洛谈的事情并不想让仇烟媚听到。

    等到仇烟媚离开,仇老爷子也坐到沙发上,看着秦洛说道:“你一定好奇我为什么在没有发病的时候让烟媚请你过来吧?”

    “是的。”秦洛笑着说道。“不过仇老的精神看起来不错。”

    “还是会发病。就是间隔的时间久一些而已———当然,这些我不知道,是烟媚告诉我的。”

    “只要仇老继续吃我开的药方,然后按照那个食谱进食,一定会痊愈的。”秦洛劝慰道。

    “我知道。我相信你的医术。”仇老爷子说道。“烟媚给我讲过你的事迹,我很欣慰能看到你这样优秀的年轻人。”

    “仇姐过奖了。我只是做我应该做的事情。”秦洛笑着说道。

    “嗯。说的不错。人活着就应该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老爷子称赞道。“秦洛,我找你来不是要了解我的病情,而是我想了解厉倾城。”

    秦洛苦笑。他一直都不愿意参与进仇家的家事,没想到还是被仇老爷子给盯上了。

    “仇老想了解什么?”秦洛问道。

    “她对我的看法。她对仇家的看法。”仇老爷子埋首泡茶,头也不抬的说道。

    秦洛笑着说道:“老爷子,你这个问题可就问错人了。我虽然和倾城是朋友——-可是我们从来都不过问彼此的家事。她对你有什么看法对仇家有什么看法,她不会告诉我,我也不可能知道。甚至,我都不知道她和你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秦洛这句话说的是半真半假。真的是厉倾城确实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谈过自己的身世问题。她就像是个孤儿一般,独自在外面飘泊打拼着。连春节的时候,她也一个人留守燕京负责金蛹养肌粉新的一年拓展计划。

    假的是,他不是不知道厉倾城和仇家的关系。通过和仇烟媚的多次谈话,他已经能够猜测到一些。

    可是,他觉得这件事情是厉倾城的私事,以她的能力,她完全能够处理好。不需要自己在里面指指点点或者偏向那一方。

    天下事,唯独感情不可勉强。无论是亲情还是爱情,都一样。

    仇老爷子手法熟练的给秦洛和自己斟茶,他来自南国,对功夫茶侵淫极深,看起来很是有些年头的喝茶煮茶经验。

    良久,他才声音闷闷的说道:“如果她认我,她就是我孙女。”

    秦洛故作惊讶的样子,说道:“难道仇姐和厉倾城是姐妹?”

    “不错。”仇老爷子好像不太愿意面对这个问题似的,声音敷衍的说道。

    儿子欠下的情债,却让他这个做老子的来擦屁股。想必他心里是有些不自在的。

    秦洛笑着说道:“认识倾城很久,没想到她还有这样的家世。只是———仇老把我找过来,就是为了问这个?”

    “帮我带个信。”仇老爷子说道:“仇家的大门对她敞开。”

    “好的。我一定把这句话带给她。”秦洛答应道。反正也是一句话的事,无论厉倾城愿不愿意回来,听听又不会失了贞操。

    “谢谢。”仇老爷子说道。

    “仇老客气了。”秦洛说道。“我也很希望———哈哈,希望倾城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

    至于正确的选择是什么,鬼才知道。

    “秦洛啊,要不你也别等到以后带话了。这样,你现在就给她打个电话,我也想听听她的声音。”仇老爷子说道。

    秦洛想了想,说道:“好吧。我试试。”

    秦洛掏出手机拨了厉倾城的电话,很快就被人接通,话筒里传来厉倾城娇滴滴的声音,说道:“亲爱的,刚刚才离开呢,这就开始想我了?我不是答应你了嘛,去了巴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秦洛没想到厉倾城本性使然,又来了这么一出调情戏,正准备出声阻止厉倾城的时候,坐在旁边偷听的仇老爷子已经阴沉下脸,冷声喝道:“贱人。和她妈一样。”

    厉倾城耳尖,在电话里问道:“是谁?哪个老东西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