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466章、我就很特别!

第466章、我就很特别!

    第466章、我就很特别!

    是医生?还是律师?

    秦洛骄傲的笑了起来,说道:“我是医生,一名中医。所有的华夏人都能够帮我证明这一点儿。”

    “当然,如果你不相信自己国家的人民,你也可以去我们的友邦韩国去问问。他们也会向你证明这个事实。”

    秦洛想,或许韩国人比华夏人更清楚,那个秦洛是个医生。当然,更是个流氓。

    张莫伸手揉了揉鼻子,这是他的一个小习惯,可以缓解激动情绪舒解压力。说道:“既然知道你是医生,就应该以科学的角度来解释问题。你也验过尸,知道死者所受的伤害完全是由离造成的。他是被离打伤致死的,这是最简单的事实。”

    “不能这样来给人判罪。”秦洛说道。“一个女人喜欢上一个男人,三年之后,她和那个男人结婚了。这能证明什么?”

    “证明什么?证明她爱那个男人?”张莫更迷茫了。他都不明白秦洛怎么会突然间举出这样的例子。这件案子和男人女人之间的恋爱有什么关系?

    “什么也证明不了。也许,在这三年之内,女人和男人分手,然后遇到了另外一个男人。她和第二个男人相爱,同居,甚至还生过一个小孩儿。可是,因为父母的反对或者其它的因素,她最终嫁给了第一个男人——-在这个过程中,她的心早已经在第二个男人身上。难道这个时候我们还能说,她是因为喜欢第一个男人才和她结婚的吗?”

    张莫快要抓狂了,说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举这例子有什么企图?”

    “我是想告诉你,任何事情都不能只看故事的开端和结果,还要注重过程。在程建军被送到医院的过程中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你怎么可以完全忽略,一口就咬定离是凶手?”

    秦洛看了一眼离,心想,虽然她长得很像凶手,也确实就是凶手,可是这样武断的判定不是太欺负人了吗?

    “又来这一招。你到底是律师还是医生?你这完全是狡辩。”张莫指着秦洛骂道。

    “你是法官吗?”秦洛问道。

    “不是。”

    “我知道你不是法官。所以,我没必要回答你这个无聊的问题。”秦洛含蓄的笑着,说道。“而且,你也没权利问我这样的问题。”

    “你——-”

    “我说的都是事实。”秦洛说道。“真理越辨越明。只有歪理才纠缠不清。”

    张莫转身对郑撼说道:“郑处长,你也看到了。我没办法和这个人沟通——他完全是胡搅蛮缠嘛。这怎么谈?这怎么谈?”

    郑撼看了秦洛一眼,说道:“你们的事,我不管。我只关心你们验尸后的最终结果是什么。”

    秦洛看了离一眼,说道:“我的结果是,离只需要承担她打伤程建军这一部份的责任就好。无论是把她拘留还是关她禁闭,做为一名华夏国军人,我想她不会违抗有关法令的。”

    离扫了秦洛一眼,没有反对。

    她知道秦洛是在为她说话,在帮她避重就轻。那些大家都知道,根本就没办法推托的责任,她就承担下来。大不了关两个月禁闭吃几十军棍,这对她说算不得什么问题?

    可是那后面一些纠缠不清的事情,她要坚决推掉。那可不是关禁闭打军棍那么简单,那是犯罪,要上军事法庭的。

    “后面的事情实在太过可疑,我们怀疑是有人刻意下此毒手来陷害离和龙息。我们会追查幕后主使者,也希望兰亭方面能帮忙配合。”

    “我会将你的结果向上面汇报。”郑撼说道。

    “这怎么行?郑处,他们这是逃避责任。你不能相信他。”张莫说道。

    “我相信他。”郑撼说道。“站在我个人的立场上。”

    “你——你是不是兰亭的人?你是不是程建军的朋友?”

    “我是兰亭的人。我是程建军的朋友。所以我才相信他。”郑撼说道。

    “叛徒。”张莫对郑撼的表现极为不满,说道:“这个结果不合理。我反对。”

    “你可以坚持自己的意见。”郑撼看着张莫说道:“我也会把你的结果向上面汇报。”

    验尸结果告一段落,秦洛在他所检验出来的结果上签字,并且要求兰亭继续保存尸体后,这才和离一起离开。

    走出大门的时候,恰好和哼哈二将之一的郑存景碰面。

    这个瘦成排骨一般的男人对着秦洛微笑,像是一头正在HAPPY的骷髅,秦洛点了点头,两人擦肩而过。

    “太子一定还住在这里。”秦洛说道。

    “自作聪明的家伙。”离说道。

    “确实。”秦洛肯定的点头。这次太子搞出这么复杂的阵势,却让自己安全脱险,实在是有些得不偿失。

    而且,这么一搞,他把自己摆在了龙王的对立面,也让自己陷入了被动。

    兰亭如果想要追究程建军死亡事件,那么,就不可避免的要追究到太子或者太子的人身上。

    如果他们就这么放弃,又不好自圆其说,没办法给自己人一个满意的交代。

    而且,因为龙王强势复出,带来的影响力是巨大的。不仅震慑了人心,还一棍把太子身边的两条狗哼哈二将之一的蔡联父亲蔡行正给打成了植物人。

    这属于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典型案例。想必,他们现在也在暗骂太子鲁莽无能吧?

    “你们俩很像。”离说道。

    “———”

    回程的路上,离一直专注的开车,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秦洛坐在副驾驶室,也没有了说话的心思,闭目养神。

    直到车子开到城郊,即将进入市区的时候,秦洛才睁开了眼睛。

    “我们的尸检报告传上去后,就等着上面的一些人打嘴皮官司吧。想要一个结果,怕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秦洛说道。

    笑了笑,补充道:“或许,根本就没有结果。”

    “我明白。”离说道。

    “好了。我就先不回疗养院了。你回去告诉师父,让他好好休养几天,等我从欧洲回来,就开始帮他治腿。”

    “你要去欧洲?”离奇怪的问道。

    “是的。”秦洛说道。“因为兰亭事件耽搁了两天时间,他可用来支配的时间实在是太少太少了。他要在这两天之内见很多很多的人处理很多很多的事情。

    “我也要出去执行任务了。”离说道。

    “去哪儿?”

    “秘密。”

    “是欧洲吗?”

    “———”

    秦洛看着离清秀冷艳的小脸,怜惜的说道:“要保重自己。任务失败了没关系,人一定要平安无事。”

    离瞪了秦洛一眼,说道:“龙息的人不允许失败。”

    “这是规定?”秦洛气愤的问道。怎么可以有这样不人道的规定?人家美国政府还允许自己的士兵投降呢。

    他准备回头去见见龙王,和他好好争论争论这个问题。这老头,思想太僵化了。

    “不是。”离说道。

    “那是什么?”

    “是骄傲。属于龙息的骄傲。”

    “——-”

    憋了好久,秦洛说道:“对于男人来说,骄傲这东西确实很重要。人活一张脸嘛——-你一个女人跟着凑什么热闹?有几个民族英雄是女人?所以,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的活着。”

    “我记得我警告过你,不要小看女人。”

    “我也记得我嘱咐过你,不要不把自己当人。”

    “你——”

    秦洛伸手抱了抱离的身体,说道:“活着回来。”

    他做出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做出了挨揍的准备。

    或者是胸前一肘,或者是小腿中招。

    让他意外的是,离竟然没有反抗。

    更让他意外的是,离掌控的方向盘竟然在打转,车子左右两边转了转,这才恢复正常。

    秦洛打了辆车来到燕京市中心的国贸金融区,在高耸入云的环球大厦门口停了下来。

    环球大厦原本是一栋股份制的高档办公大楼,在投资公司内部发生矛盾,即将分崩离析的时候,闻人牧月恰好接任闻人家族旗下集团的所有生意。于是,她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投资巨资把这栋办公大楼买下。

    那个时候,她出的几乎是一笔天价。这笔投资引起了集团不少高层的反弹。闻人牧月将所有的意见置之高阁,一意孤行。

    果然,短短几年不到,这栋大楼的价值已经翻了几翻。

    这栋大楼没有对外出租,成了闻人家族亚洲总部的办公场地。闻人牧的其中一个办公室就在这楼大厦的十九楼。

    秦洛离开燕京去欧洲前,他必须要来见一趟闻人牧月。

    因为台湾之行的时候,他许过她一个承诺。现在是来还债的时候了。

    可是,世事并不顺利。

    秦洛进了电梯后,发现上面并没有十六楼的按钮。

    于是,他便走到大厅问负责接待的前台人员,问道:“十六楼怎么走?”

    “要走特别通道。通过专用电梯进入十六楼。”前台回答道。她上下打量着秦洛,说道:“不过,那个需要特别身份的客人才能够进入。”

    秦洛笑了笑,表情微羞的说道:“没关系。我就很特别。。”

    (PS:第四章送到。谢谢兄弟们红票和打赏的大力支持。今天写的很哈屁。嗯,如果明天红票过六千,三更。过一万,继续四更。挑衅?对,这就是挑衅。你们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