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464章、验尸!
    第464章、验尸!

    皇千重再次愧疚的点头,说道:“是千重考虑不足,给您惹麻烦了。”

    “也不能算是麻烦。只是需要一个借口。一个能够拿出来说话的借口。你这件事做的不够漂亮,却也没有破绽。可是龙王——他做的事情即不漂亮,还有太多破绽。他的威风耍够了,我找他要个解释总是应该的吧?”

    “您要出面?”

    “我不出声,你就要载进去了。”老人叹息着说道。“时代不同了。没有冲锋陷阵的勇士,只有旁观望风的墙头草。这件事直到现在,大家都还保持沉默。他们就是在观望我的态度。我不表态,很多人会当做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

    “有劳您了。”皇千重感激的说道。

    老人摆了摆手,说道:“每次写字前,我都会在心里打好腹稿,怎么样把这一横一竖给写的漂亮了才会着墨。以后行事——-好好琢磨琢磨吧。这个‘斗’字,有些人写了一辈子都没有写的漂亮。不可操之过急。”

    “是。”皇千重躬身道谢。

    “去吧。”老人摆手。“先把蔡家的人给安抚下来。现在还不是他们闹的时候。还有——”

    老人看了一眼皇千重,说道:“下次,就不要自作聪明,把他给带我这儿来了。你这是给我示威呢,还是在将我的军?”

    “是。我明白了。”皇千重的身体起了一身冷汗,弯腰答应着。

    ———-

    ———-

    秦洛朦胧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有一道黑影站在自己面前。

    “警惕心太弱。如果我是杀手,你就死了。”黑影说道。

    秦洛苦笑,说道:“离,这是龙息。难道有杀手可以混进这里面来动手杀人?”

    昨天晚上被龙王救回来后,秦洛便没有回去。给林浣溪通了电话后,便留宿在疗养院里。以前他给龙王针灸脱力后,就住在这个房间。

    “军师可以。我也可以。”离很肯定的说道。

    “———”

    秦洛苦笑,说道:“人活着除了工作,还要学会享受。我累了一天一夜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睡觉。还要时刻提防着有人来暗杀——这日子还怎么过啊?离,你也不要整天板着一张脸。应该开心的时候,就要开心的笑一笑。”

    “我不会笑。还有,这个世界没有绝对安全的地方。自己醒着,才是安全的。”

    “———”

    秦洛觉得没办法和离在这种问题上沟通,说道:“对了,整天听你提军师。军师呢?”

    “执行任务去了。”

    “执行任务?”秦洛诧异的说道。“昨天晚上还在,怎么又出去执行任务去了?”

    秦洛和军师第一次见面,却没机会一睹其庐山真面目。她穿着特战服戴着防护面罩出现,一直都没有卸下装备。在秦洛陪着龙王上车后,她也没有跟着,而是独自消失在黑暗中。这些女人都像是古代的独行侠似的,来无影去无踪,为国为民,奉献青春。

    下次见面或许还没办法认出谁是军师。没机会向她说声感谢,秦洛心里隐隐有些遗憾。

    离没有回答秦洛的问题,而是看着秦洛问道:“你知道大头吗?

    “大头?”秦洛想了想,说道:“记得。他怎么样了?”

    秦洛在首都医科大学当老师的时候,一个表情木讷的男孩儿扶着他的父亲来治病。秦洛治好了那个身体藏满了毒素的老人,也收获了父子俩的感激。在他们去林家别墅里道谢的时候,被离发现了大头的速度潜能,然后被带进了龙息接受培训。

    “昨天,他正式加入了龙息。”离说道。

    秦洛不知道龙息的考核到底有多么严格,但是,大头能够加入龙息,还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

    因为这次机缘,大头的一生便因此改变。秦洛也由衷的为他感到高兴。

    “替我说声恭喜。”秦洛笑着说道。

    “他这次陪军师一起出去执行任务。军师很看重他,觉得他是一个可以全面发展的成员。”

    “全面发展?”

    “军师是我们的队长,也是龙息的大脑。她能够独立执行任务,也能够为龙息制定作战计划。这就是全面发展。”

    “真看不出来。”秦洛笑着说道。一大清早的就听到这样的好消息,他的心情也愉悦起来。昨天的那些不好的情绪也给冲淡了不少。

    “你可以起床了。”离说道。她的跳跃性思维极快,而且绝不多说一句废话。往往从这个话题跳到另外一个话题没有任何语言做铺垫,直来直往。

    秦洛想,或许这是龙息成员的特性。当初他看到大头的时候,也觉得他是个沉默寡言却很实诚的人。果然,他现在得到了龙息成员的认可。

    “现在几点了?”秦洛瞟了向墙上的挂钟,说道:“才八点?”

    “义父已经起床了。”离说道。“他要见你。”

    秦洛从被窝里爬起来,看了眼离后,说道:“我要穿衣服了。”

    “我知道。”

    “你不需要出去吗?”

    “需要我出去吗?”离反问。

    想了想,说道:“我在外面等你。”

    秦洛陪着离来到龙王住的小院时,龙王又拄着拐杖在晨练。

    秦洛不是一个喜欢搞偶像崇拜的人,他更喜欢别人把他当偶像来崇拜。但是想起龙王昨天晚上如天神一般的从高空中飞跃,掌掴媒婆男的霸道和一棍敲晕眼镜男的狠辣,体内的热血就开始沸腾。

    这才是爷们!

    男人当如此!

    龙王拄着双拐走的热汗淋漓,气喘吁吁。看到秦洛进来,他才停了下来,走向摆放在门口的竹椅。

    这张竹椅是新制的,还能闻到竹子的清香气,昨天那张旧的被他一怒之下给拍的粉碎。

    佣人送过来热毛巾,龙王自己接了过去擦脸擦手。然后把毛巾丢在托盘上,看着秦洛说道:“怎么样?昨天睡的还好吧?”

    “很安稳。要不是离跑去找我,我都起不了床。师父呢?”

    “我没睡好。”龙王坦白的说道。“现在一些鼠辈无法无天,真是太让人生气了。以我的脾气,把他们全都给拖出去毙了了事。”

    秦洛笑着安慰道:“那些小人,哪里值得师父为他们生气?你的身体刚才开始恢复,可别因为这件事受到了影响。”

    秦洛说话的时候,便已经走过去握住了龙王的手腕。他担心龙王昨天情绪过于激烈,运动量太大,会对身体有所损耗。

    “他们不应该牵扯上你。”龙王说道。“你是医生。是一个好医生。你正在做着很重要的事情。那些驻虫却不管不问,只顾忌着自己的感受和满足自己的私欲——-我绝对不许。”

    “谢谢师父。”秦洛感激的说道。

    “谢什么?你是医生,就好好的治病救人。这是你应该做的事情。我们是军人,原本应该疆场杀敌。可是很多人的本质却变了——”

    “大多数还是好的。”秦洛安慰着。

    “是啊。大多数还是好的。”龙王点头。“他们需要一个解释。”

    “解释什么?”秦洛问道。

    “解释动机。”龙王狂笑。“他们说我这是护犊子。我就是喜欢护犊子,怎么了?我不护自己的孩子,难道护着外面那些居心叵测的混蛋?”

    “———”

    “离,你告诉我,那个程建军是不是你打死的?”龙王看着离问道。

    “是我打的。不是我打死的。”离坦白的说道。

    “可是他死了。”龙王说道。“冲突过去后,要解决的仍然是这个问题。他们需要我们解释程建军的死亡事件。”

    “不是我杀的。”离说道。

    秦洛苦笑,看着离说道:“姑奶奶,我们当然知道不是你杀的。我们离开的时候,他还活蹦乱跳的呢。可是他现在确实死了——-他们既然抓着这个尾巴不放,那就证明他们相信这件事确实和我们有关系。或许,这件事情也真和我们有关系。”

    “那你说怎么办?”离怒声说道。想了想,又补充道:“我不是你姑姑。也不是你奶奶。”

    “———”

    龙王已经习惯了这一对怨家在自己面前争吵,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有点儿享受这种家的感觉。

    他摆了摆手,笑着说道:“秦洛啊,离的身手虽然好一些,但是为人处事的方式就太古板了些。一板一眼的,也没办法给那群家伙解释清楚。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

    “我要验尸。”秦洛说道。

    “验尸?”

    “是的。只要看到尸体,我才能确定,他到底是怎么死的。他的死因和我们有没有关系。”

    “要是有呢?”龙王问道。

    “有?”秦洛瞥了眼离,说道:“那也和我没关系。反正人也不是我动手打的。”

    “你——-”离的手指间又出现了刀子,一幅准备着要甩刀子扎人的冲动。

    “离。”龙王喊道。“你就陪秦洛去一趟吧。验尸。”

    “是。义父。”离瞪了秦洛一眼,答应着说道。

    (PS:第二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