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463章、做事要好看!

第463章、做事要好看!

    第463章、做事要好看!

    震撼!

    所有人都被这个霸道男人的霸道行为给震撼住了。

    他从高空中跃下,如天神降临。他形象粗狂,身材威武,像是宋岳重生,又似张飞关羽,于千军万马间取敌人首级,如探囊取物。

    三句‘放人’,三记耳光。每一声都如雷灌耳,每一记都是雷霆万钧,他先声夺人,气势如虹,不给人任何解释的机会,活活的就把人给抽晕了过去。

    你还见过比这更霸道的男人吗?

    在场那么多人,那么多男人,那么多持枪操戈的铁血男军人,他们眼睁睁的目睹着这一幕。在龙王对媒婆男施暴的过程中,竟然无动于衷。

    不,是他们不知道如何做出反应才好。

    沉默。

    只有死一般的沉默。

    “他就是龙王。”在人群的后面,一个黑衣男人脸色铁青的问道。

    “不错。他就是龙王。”郑撼盯着龙王所在的方向,眼睛眨也不眨的说道。

    有的人,即便他瘸着双腿拄着拐杖,他仍然是人群中的焦点。没有人能够抢走他的风头,就是国际上最有名的天皇巨星也不例外。

    “我们的任务——-”男人叹了口气。“恐怕要失败了。”

    “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郑撼说道。“兰亭怀疑秦洛涉及程建军被人殴打死亡事件,我们负责将犯罪嫌疑人带回审训。这就是我们的任务。”

    “可是——我们还没有帮建军报仇。”

    “没有可是。”郑撼不耐烦的说道。伸手入怀,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想用火机点燃,像是怕惊到了不远处的龙王似的,又停下了准备点火的动作,重新把嘴里的香烟抽出来塞进了口袋里。

    “等到我们知道了真正的仇人,再想着报仇的事情吧。总会有机会的。”

    “是。”男人有瞬间恍神,答应着说道。

    龙王像是正处于癫狂状态,没有理会昏倒在他脚下的媒婆男,也没有问候站在他身边的秦洛和军师,而是转过身面对着站在他面前的无数沉默的军人,大声吼道:“放人。”

    哗啦啦——-

    被他的威势所迫,情不自禁的,所有人都退后一步。

    这情景,颇有些张翼德一吼吓退百万敌军的风范——

    “这——事情都是可以商量的。”老女人结结巴巴的说道。

    秃头中枪入院,媒婆男被龙王抽至昏迷,石岭三禽只剩余她一个人。虽然内心紧张无比,却不得不站出来承担龙王的怒火。

    “没有商量。立即——放人。”龙王瞪着铜铃般的大眼说道。他单只手拄拐支撑着身体,然后另外一只手举着拐杖指着面前的众多军人,说道:“让他们回去。我不管是谁命令他们站到这儿的,但是现在——立即让他们回去。”

    “龙王放着龙息的那一摊子事不管,难道要管我们石岭的事情吗?”人群从两边分开,一个身材微肥,戴着眼镜的男人走了出来。

    他是一个极有胆识的男人,在别人恨不得远远逃离的时候,他龙行虎步的走到龙王面前站定,豪不示弱的和他对视着。

    “你是谁?”龙王问道。

    “蔡行正。小人物一个,龙王自然是没有听说过的。”男人嘲讽着说道。不知道他是在嘲讽龙王的狂妄自大,还是自嘲自己的身份卑微。

    “不错。我没听过。”龙王很不给面子的说道。他指着面前众多的军人,问道:“是你命令他们站到这儿来的?”

    “不错。他们在执行紧急军务。”中年男人坦率的点头。“我们接到报警,有一群不法份子想要劫持兰亭重犯离开——龙王,不会是你吧?”

    “他们是军人。不是炮灰。你明不明白?”龙王眼神灼灼的盯着面前的眼镜男人,问道。

    “他们可以死,但是他要死在战场上。死在敌人的炮火和刺刀下面。不是死在华夏国内,死在这儿。”

    “我当然知道他们是军人。他们还是我手下的兵呢。但是,他们也是国家的兵,在有人违法犯纪的时候——”

    哐——

    龙王没有给他说完这句话的机会。

    他举起了拐杖,然后毫无预兆的朝着蔡行正的脑门子上砸了过去。

    蔡行正行伍出身,反应也算是敏捷。在他发现龙王的动作时,便举起手臂来招架。

    可惜,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手臂再硬,也不够劲。

    喀嚓——

    这是胳膊被打折的声音。

    砰——

    这是拐杖继续下落,敲击在蔡行正脑袋上的声音。

    蔡行正闷哼一声,然后很干脆的跌倒在地上,和媒婆男躺成了一排。

    “军人之耻。”龙王不解恨的骂道。

    “———”

    刚一入场,便连伤两人。

    再也没有人敢拦截,再也没有人想解释,再也没有人——-跑到龙王面前来装逼。因为前面已经有几个傻逼用自己的亲身体验来给他们做了很好的表率。

    龙王不吃那一套。你要战,我便把你干趴下。

    这是,龙之法则!

    “滚。”龙王对着面前的那群军人喊道。

    不知道谁在前面带头,然后很快的,堵在门口的人走的干干净净,像是从来没有来过一般。

    “滚。”龙王这次是对着站在他身后的那群石岭特战部队的成员说的。

    军师放开了她所劫持的特战队长,也不担心他们反戈一击。那队长脱下防护罩,对着龙王深深鞠躬后,便带着自己的小弟们落慌而逃。

    或许,龙王的大名在正规军队里面鲜为人知。但是,在特种部队里,他是神一般的人物。

    没有人知道龙王培育了多少特种军人,更没有人知道,云滇、羊城、南海、北洋等几大军区有多少特种部队的第一任长官来自龙字打头的部队。只要是出自特种部队的人,都多多少少会和他有些渊源。

    他是华夏国特种部队的创造者和奠基人,桃李天下,一呼百应。不要轻易招惹他,也不要试图激怒他。或许,你的部队领导首长队长什么的,就是龙王的徒子徒孙。

    当然,他瘫痪多年。也有不少人认为他老了。废了。

    所以,才有了今天的这场闹剧。

    “我们走。”龙王说道。

    然后他拄着拐杖走在前面,离和军师分别守护在他的左右,秦洛和乔木对视一眼,也赶紧跟了上去。

    一人闯关,万夫莫敌!

    ————

    ————

    古色古香的房间里,一个老人手持狼豪,俯在书桌上,一笔一划的写着一个‘田’字。

    老人身穿咖啡色的中山装,扣子扣的严严实实的。满头银发往后梳拢,打理的整整齐齐一丝不拘。

    他气定神闲,运笔的动作看起来悠哉随意,可是他脸上却是严谨认真,像是正在处理什么军国大事似的,不敢有丝毫的大意马虎。

    房间里还有另外两个人。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温润如玉的佳公子站在他的身后不远处,正一脸入神的欣赏着他的大作。

    在书桌的下面,却跪着一个满脸悲愤的胖子。胖子没有申怨也没有叫屈,只是不停的用脑袋磕着地板。。

    ‘田’字的最后一笔写好,老人丢下毛笔,接过佣人递过来的毛巾擦手,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地上的胖子,说道:“好了好了。不要磕了。好好的写字心情,就这么被你给破坏了。”

    胖子果然不再磕头了。只是抬起头来,满脸泪痕的看着老人,说道:“请首长为家父伸怨。”

    “伤得很严重?”老人说话的时候,正喝着一碗红枣银耳汤润口。

    “脑部受到重击。医生说——有可能变成植物人。”胖子红着眼睛说道。

    “植物人啊。”老人没有了喝汤的心情。他把瓷碗递给候在旁边的下人,说道:“他下手还是那么的不留余地。”

    “父亲一生为国为民,从不逾越。他最尊敬的人就是首长——没想到竟然遭到这种不公平的待遇,请首长一定为父亲讨回一个公道——”蔡联声音如泣的说道。石岭事件中,那个敢于直面龙王的蔡行正便是哼哈二将之一蔡联的父亲。可惜被龙王一棍子打在脑门上,医院的检查结果是脑震荡,直到现在还没有苏醒,据说有变成植物人的危险。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老人挥了挥手,说道。

    蔡联再次伏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起身离开。

    其它的下人也被赶走,当书房里只剩下老人和皇千重的时候,老人指着桌子上的那个大大的田字,说道:“觉得怎么样?”

    “气度谦和,攻守兼备。”皇千重评价道。

    老人摇了摇头,说道:“不要满脑子的斗争思想,这是要不得的。”

    “你知道我为何每次都喜欢写这个‘田’字吗?”

    “因为你姓田。”

    “还有一个原因,是田字有三横三竖组成,每一横每一竖都有不同的写法。长短、力道、意味、最重要的还是美观。写字,最重要的就是好看。没有这个前提,其它琢磨出来的东西全是白费。”老人笑着说道。

    皇千重低头受教,说道:“是。千重明白了。”

    老人点头,说道:“写字要好看,做事也要好看。这次的事情,你做的不好看啊。”

    (PS:回到老家了。网线也装好了。今天会爆发四章来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