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462章、放人!
    第462章、放人!

    啊——-

    秃头男人惨叫着倒在地上,皮鞋上被打出一个血洞,腥红的血水正从哪儿渗露出来。

    军师虽然枪下留人,没有取了他的性命。但是,仍然存有立威的意思,子弹打出去后便见血了。

    “你不觉得你们龙息的人太过份了吗?”媒婆男怒声喝道。随着他面部肌肉的抽动,黑痣上的毛发也跟着抖动。看起来没有威势,反而给人滑稽的感觉。

    “你现在知道我是龙息的了?”军师笑着问道。

    “龙息的队长兼大脑,大名鼎鼎的军师,怎么可能不认识?”媒婆男人不得不戳穿对方的身份。很多事情其实很简单,如果你不说出他的身份,对方就会装疯卖傻,肆意妄为。但是,如果亮明他的身份后,他行起事来就不得不有所顾忌。

    “既然你知道我是龙息,你就应该明白,我只习惯和死人说话。”军师虽然戴着防护头盔,让人看不清楚她此时的面部表情。但是,从那头盔的转移弧线可以猜测到,她此时的视线正投放在谁的身上。

    “活人都是危险的。我不介意你们挑衅,然后我把你们变成安全的死人。”军师声音严厉,又充满了无能不能的霸气。

    听到她的话后,只会给人两种极端的感受。一种是愤怒,觉得她过于嚣张狂妄,忍不住的想要上去和她理论一番。另外一种就是寒冷。因为听到这句话的人真的清楚,她确实会这么干。

    让人又恨又怕,大概说的就是这种人物。

    军师指了指秦洛,说道:“让我把他带走。或者说,我陪他一起留下来。你们自己选。”

    “你这是强人所难了。”媒婆男显然没办法做出决定。他得到的命令是留下秦洛,但是,他又没办法反抗军师。

    ——-龙息的人怎么就这么讨厌呢?像座大山一样的压在众多兵种之上,而且还无处不在。

    “这是你需要考虑的问题。”军师说道。她看向站在一边的秦洛,问道:“你有什么意见”

    “你拿着枪,我听你的。”秦洛笑着说道。

    “那好。我们走。”军师说道。她用枪头隔空点了点媒婆男,说道:“在你做出选择之前,一定要慎重考虑。你不是获利的那个人,你和我们一样,也是棋子。你也不如我们,如果有需要,你要被推出去背黑锅。这是你们这类人的命运。”

    媒婆男嘴角抽筋似的笑了笑,没有回答。

    “麻烦叶队长送我们出去。”军师笑着说道。

    特战队长无奈,只得屈辱的担任人质,走在前面为两个企图走出石岭的迷途羔羊带路。

    一群特战队员紧随其后,持枪警戒。

    密室里,只剩下媒婆男,处于绝*经期的老女人和倒在地上呻吟的秃头。

    “现在怎么办?”媒婆男问道。

    “怎么办?赶紧给我叫医生。”秃头气愤的喊道。遇到这样的两个无视你死活的同伴,实在是人生一大悲剧。

    “死不了。”老女人不耐的说道。

    媒婆男在三人中级别最高,也是这次事件的负责人。站在他的立场,终究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同事出现什么事故。

    于是,他用对讲机唤叫了医生。

    “现在怎么办?”他再次出声问道。

    “你是负责人。我们听你的。”秃头坐在地上唉嚎,出声说道。

    “当时我要开枪杀人的时候,你不同意。现在——-嘿嘿,我可不敢再乱出主意。要是你再拿枪顶在老娘的脑袋上,我还要不要命了?还要不要脸了?”老女人冷嘲热讽的说道。

    媒婆男叹了口气,说道:“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对友。”

    “你怎么说话呢?”女人怒了。

    媒婆男懒得再理会这两个只知道窝里斗的家伙,冷哼一声,大步走出了房间。

    “你不怕?”军师看着秦洛问道。

    “不怕。”秦洛说道。

    “为什么?”

    “因为我知道你会来。”秦洛笑着说道。

    如果没有龙息的庇护,秦洛是不可能跟着郑撼来石岭的。

    秦洛是龙王的主治医生,为了保障秦洛或者说保障龙王的病情能够得到及时有序的治疗,离送给了秦洛一只报警设置。

    那是一颗小小的钮扣,在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只需要用力的挤压钮扣,龙息的所有成员都能够收到信号。

    这原本是龙息内部成员通用的救援装备,但是却投放在秦洛这个外来者的身上。

    在王九九的跑车被拦截停下后,秦洛还没有准备使用它。毕竟,恩情这种东西就像是找朋友借钱,借一次少一次。最后有事再有求于人的时候,或许朋友会闭门不见或者谎称没钱。

    直到那些人胆敢和王九九动手后,秦洛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不是调查也不是审训,这是报复。他们来真格的了。

    于是,秦洛便在车里触发了报警装置。

    很快的,报警装置便震动起来。那是有人在给秦洛做出回应。

    秦洛安心了。因为他知道,龙息的人就在附近。

    越是接触到龙息,就越是能够体会龙息的强大。秦洛不知道这个国家有没有事情是他们没办法办到的,但是,他知道,他们一定能够想办法解救自己。

    这也是他阻止王九九过于激动,平静的跟着郑撼来到石岭的原因。

    即便王九九的车子在出城公路上被卡住,阻止她跟着出城的时候,他仍然坚信,龙息的人会跟来。

    因为没有人能够阻止龙息。

    果然,龙息的人没有让他失望。龙息确实来人了,而且是被离极为推崇的军师。

    秦洛没见过军师,不知道她是大是小是美是丑,但是,却从离的口中多次听说过她的名字。

    听声音,她不老。但是,和离一样,同样是一个久经世事的沧桑女人。

    她们有着难以向人诉说的故事,她们走的是另外一条道路。一种不是普通人愿意经历普通女人能够想象的人生。

    军师笑了。声音变的悦耳起来,说道:“做为一个男人,难道你不愿意告诉我,应该如何应付眼前的局面吗?”

    “我知道我的回答一定会让你失望。”秦洛无奈的耸耸肩膀,说道:“但是,我们现在能做的,好像只有等待。”

    不错。

    在这幢小楼的外面,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

    一纵纵,一排排。数也数不清楚。

    他们身穿军绿色的制服,身材高大,表情严肃,沉默无声的站在哪儿。如苍竹如青松如古塔如大佛,不怒不笑,却声势惊人。

    秦洛能够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人能够从石岭走出去了。这不仅仅是个高级疗养院,恐怖的刑审室,而且还是个驻军基地。

    这些都是华夏国最优秀的军人。他们能做什么?

    龙息再强,军师再强,难道能够把他们全给杀光吗?

    不敢。也不能。

    无它。那是同胞。

    “我想了想。还是不能让你们走。”媒婆男人从后面走了过来。他笑着说道:“我怕龙息。也怕军师。我不是利益的获得者,甚至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我也没有退路了。那就把事情做的漂亮一些吧。以后,别人提到我石岭毒狼的时候,也会坚一坚大拇指。”

    “我问你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军师说道。“你知道你千方百计想要拦下来的人,他是什么人吗?”

    “秦洛。”媒婆男说道。他自然知道秦洛的名字。

    “他是英雄。”军师说道。“我们是军人,所以我们在保家卫国守护边疆。可是,他做的事情并不比我们少,也不比我们差。只是使用的是另外一种方式而已。不暴力,却同样危险。”

    “你告诉我这些没用。”媒婆男拒绝接受这样的信息。这些,他都知道。

    “有用。”军师说道。“他大胜韩医,扬我国威,获得无数的民众支持。他归国之日,举国欢庆,万人去机场迎接——他获得这样的一切,完全是靠他的努力得来的。他是个好人。”

    军人看着媒婆男,问道:“你为什么要杀一个好人?”

    好人这么好,好人这么少,你为什么还要杀掉一个好人?

    “好人?”媒婆男愣住了。好多年了,他没有听到过这两个字眼了。

    在这个社会上活着,只有人告诉他男人女人穷人贵人有利益的人没利益的人有利用价值的人没利用价值的人——-,但是,从来没有人这么认真的告诉他:这是个好人。你不能杀一个好人。

    “我承认他是好人。”媒婆男终于被说动了。“但是,这和我所要做的事情没有冲突。”

    军师不再说话,一股凌厉的杀意从她身体四周弥漫开来。

    显然,她生气了。..

    “你以为凭他们就能拦住我?”军师声音平静的说道。

    “不。”媒婆男摇头。“他们是来拦你的,但不是来拦下你的。”

    意思很明显。这群人,都是炮灰。都是他们送过来给你打给你杀的炮灰。

    是的,任何一个国家,都会有一群这种自私自利灭绝人性的疯子。

    嗖—-嗖——-

    一道强光从高空打过来,把整个世界照的亮如白昼。

    然后,那亮光越来越近,接着便在天空中停留。是一架军用的小型直升飞机。

    嗒——

    飞机上有人丢下来绳梯,然后一个黑衣黑裤的女人抓着绳梯快速滑落。三秒钟不到,便已经从高空中跃到了地上。

    再然后,又有一个身体敏捷的男人跳下来。秦洛认识他,那是守护龙王的卫队队长乔木。

    当第三个人出现时,秦洛简直没办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即便站在高空上的直升飞机上,他的身形也是如此的高大威武,如此的让人仰视。

    他的长发被劲风吹散,好久没刮的胡子让他看起来不怒自威。

    他下来的方式也是如此的霸道,如此的让人膛目结舌。

    他没有伸手去抓绳梯,像只大鹏似的,直直的从机舱跃了下去。

    跃在一半的时候,他伸手去抓了一把绳梯,这样的举动促使那悬在空中准备飞走的飞机也跟着往下坠了一下。

    这一抓让他缓冲了一下速度后,就这么直直的从足有十几米的高空跳跃下来。

    乔木瞄准时机,把手里握的两根拐杖往空中丢了出去。

    于是,那拐杖挟带着风声飞向那个男人。

    他双手一伸抓住拐杖,然后两手一合,再次分开。左右两次手便各有一只拐杖了。

    身体快速的坠落,只听‘咚’的一声脆响,他手里的拐杖便和地上的石头地板磕出耀眼的火花。

    拐杖点在地上的反弹之力让他的身体再次拔高,他像是能够乘风漫步似的,人在空中的时候,竟然能够调换方向,轰隆隆的就飞向秦洛所在的方向。

    秦洛看的傻眼了。

    所有人都看的傻眼了。

    这才是高手。这才是真正的高手。

    侠之大者,就应该是——-能在空中飞来飞去。

    龙王身体站定。看了眼秦洛,看了眼秦洛身边的军师。然后把视线放在了媒婆男人身上,说道:“放人。”

    “我——-”煤婆男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办法说话了。刚才的坚持和固执一扫而光,双腿哆嗦几欲跌倒。

    啪!

    龙王一耳光煽在媒婆男的脸上,直直的把他给打飞了出去。

    离和乔母快速向前,又把媒婆男给拖了过来。

    “放人。”龙王再次说道。声音不大,却让人如雷灌耳。

    “我——我要打电话——问——”直到这个时候,媒婆男竟然还没有昏倒。即便他的一边脸已经肿的跟发酵过的面粉团似的。

    啪!

    龙王又是一耳光煽过去。

    这一次,媒婆男的另外一边脸也快速肿了起来。

    “我——-我——-”媒婆男想说话,可是因为脸颊肿起来了,很严重的影响了他的语言表达能力。这样,让人没办法分清他到底是答应了还是不答应。

    啪!

    龙王根本就不给他解释的机会,又一巴掌煽过去之后,才再次说道:“放人。”

    可惜,没人能够给他答案了。

    三巴掌下去,媒婆男很干脆的昏死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