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461章、龙之怒(下)!

第461章、龙之怒(下)!

    第461章、龙之怒(下)!

    看到龙王发怒,唐装老人心里暗爽,却碘着脸陪笑着说道:“龙王,这件事情和其它人没有关系。是因为兰亭命案的事件过于恶劣,军部要求严查到底,我们才会壮着胆子找来的———我也是出自龙息,即便有心想帮离隐瞒。可是,当时现场有不少目击者——-所以,还是请离陪我们走一趟吧。我以自己的人格担保,她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如果有什么事,我也会提前赶来和龙王打声招呼的。”

    “人格?你凭什么和我谈人格?你也是我从龙息里面赶出去的弃徒,有什么人格?”龙王不客气的呵斥道,根本就不顾忌对方的脸面。

    唐装老人也怒了,阴沉着脸说道:“龙王,你也不要倚老卖老。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龙王吗?也不看看你自己——-你瘫痪多年,这个世界早就不是以前的样子了。你现在还能做什么?谁还会听你的?国家把你养着供着,那是看在你以前的功劳上。你别不知好歹——今天我们来了,必须要把离带走。她是罪犯,自然要接受国家的法律制裁。”

    “我要是不让你带走呢?”龙王冷哼着说道。

    “龙王,你不要知法犯法。你这是徇私舞弊。”

    “屁话。如果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干女儿受到委屈都不愿意帮她说句公道话,那我就不是龙王,是禽兽——-这件事,我管定了。离不可能让你带走。还有,你现在就给皇千重打电话,我不管他想要什么,想做什么。如果他敢伤秦洛一根毫毛,我不再当他是我兄弟的儿子。他是怎么对待秦洛的,我就怎么对待他。”

    “我说过,这件事和其它人没有关系。我是兰亭纪律监察人员。我们的工作人员非正常死亡,我有权利来查明真相。这件事就是捅到天上去,我也是有理的——-难道只允许你偏袒自己的干女儿,就不允许我为自己的下属讨回一个公道?”

    “翱翔,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你吗?我就是不喜欢你的这股子酸溜溜的虚伪劲儿。难道你敢说自己所做的一切不是受人指使?你敢向天发誓吗?”

    唐装老者鄙夷的说道:“你还真是个老顽固。现在还有人会相信誓言这种东西吗?如果这东西有用的话,每天都有数不清的人被天打雷劈。我是不会给你打电话的。如果你说话有用的话,那就自己打这个电话吧。看看他是不是愿意听你的。

    “我陪你们回去。我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站在角落里的离终于出声了,杀气腾腾的说道。

    “很好。这才是龙息成员应有的觉悟。”唐装老者说道。“把她带走。”

    “我自己会走。”离冷哼。

    唐者老者身后的那几名下属早就受不了这龙王的嚣张态度,一听到动手的命令,立即就无声无息的冲了上去。

    离的眼睛一凛,右手的手指间就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嗖!

    银光闪烁间,离手持利器凶狠的扎向一名黑衣男人挥过来的拳头。

    男人一见危险,便想快速收拳。可惜为时已晚。或者说,离出招的速度远远快于他收拳的速度。

    嚓———

    刀片刺入骨肉,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漫天血水飞溅,如喷泉喷射出来的细密泉水。

    男人还没来得及痛呼出声,离已经把匕首从他手掌上抽离。然后一脚踢出,对方闷哼一声,人便离地飞出,重重地跌在了院子里的石板上。

    离没有片刻停留,一脚踢出后,便挥刀后刺。

    喀嚓——

    布料撕裂的声音传来,那利刃仿佛长了眼睛似的,再次划破了一个黑衣人的胸膛。衣服破开,红白相间的皮肉也跟着翻滚出来。

    一息之间,离连伤两人。

    也就是说,那两个最快扑向离的人全部都身受重伤,失去了战斗能力。

    她的强悍实力引起了其它黑衣人的警惕,他们生怕受伤,快速的后退了回去,踌蹰着不敢上前。

    “还有谁?”离冷喝着问道。

    没有人应答。

    唐装男人冷笑着说道:“很好。非常好。我再次领教了龙息的战斗能力。不错。你们是能打。这又怎么样?你们能对付一支军队吗?我就不信了,这个世界没有道理了———”

    “道理?很好。你要道理,我就告诉你什么是道理。”龙王大笑。“看来,我当真沉寂的太久了。以前趴在地上跟条狗一样的货色,现在竟然敢跑上门来来威胁我——-问我能不能对付一支军队。真是可笑之极。好吧,这是你们主动招惹的,那就不要怪老子发疯了。我生起气来,连我自己都会害怕。”

    “你想做什么?”唐衣老者看到龙王癫狂的模样,紧张的问道。

    “你们不是想赶尽杀绝吗?你们不是想捉走我的徒弟和干女儿吗?那干吗不把我这老头子也一起抓走呢?反正我在你们眼里也只是个瘫痪在床的废物——来吧,把我也抓走吧。”龙王大笑着说道。

    “你这是胡搅蛮缠。这件事情原本就和你没有关系。我们为什么要抓你?我们不会冤枉好人,也绝对不会放过坏人——”

    “放屁。”龙王瞪着铜铃般的大眼骂道:“既然你们不敢抓我,那我就自己自首去吧。离,去准备准备,我们这就去石岭转转。”

    “几年没有出门,我倒是要看看,谁敢拦我。”

    ******************

    异军突起,神兵天降!

    任谁也想不到,石岭最神秘战斗力也最强的特战部队竟然被外敌入浸,并且完美的混了进去。最糟糕的是,她现在还劫持了特战部队的队长。

    那个身材和其它卫队成员一样高大的女人手里拿着一只小型的遥控器,在队长的腰间,贴着一块如口香糖般的浓缩炸弹。

    她只需要按下遥控器上的那个小红点,这炸弹便能把队长的身体炸成一百八十块或者多更数量的肉泥。

    “队长。你确定要继续用枪口指着我吗?”女人的手指头在遥控器上比划了一圈,声音慵懒的说道。

    “当然。不就是一命换一命吗?我换得起。”队长虽然惊讶于这个女人是什么时候在自己身上贴上这种还没对外使用的先进伪装炸弹的。但是,他仍然很有骨气的说道。

    啪!

    女人突然间出手,一拳头打在队长戴着防护服的胸口。

    哐—-

    一声重响传来,队长便觉得耳朵轰鸣,喉咙生腥,胸口仿佛压着一块千斤巨石,身体也有些摇摇欲坠。

    “我敢打你一拳。你敢打我一拳吗?”女人一幅稳操胜眷万事皆在其掌控之中的说道。

    “你——-”队长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扣动扳机。

    就算是临死前,那个女人也能够轻易的拉着自己陪葬。

    他是队长。他不想死。

    “不敢的话。就把枪口转移到其它方向吧。”女人劝道。“我不是怕你有胆子开枪,我是怕你不小心走火。”

    队长觉得丹田处一股热气冲向脑际,咬了咬牙,狠了狠心,终究还是决定——-把枪口偏移了位置,对准了地板。

    队长束手就擒,整支特战小队便失去了作用。

    石岭三禽中的媒婆男、秃头以及唯一的女性成员面面相觑。这是他们最倚靠的力量,也是平时用的最顺手的地方。没想到这次完全没有发挥出作用,反而成了别人手里的人质。

    她到底是怎么混进去的?连那些和他们的战友朝夕相伴那么多年的同伴都没有发觉?

    “你到底是谁?你是怎么混进来的?”老巫婆气急败坏的喊叫道。这些人怎么都没有一点儿法律意识?难道不知道伪装国家公务人员是犯法行为吗?

    “我说过。我是军师。”女人说道。“至于是怎么混进来的——-抱歉,我没兴趣回答这个愚蠢之极的问题。”

    “你——-”老巫婆气的跳脚,也无可奈何。

    “你想要什么?”媒婆男最先镇定下来,眼神灼灼的盯着军师,出声问道。“现在情况已经很明朗了。你可以开出自己的条件。”

    “我要活着。”军师说道。

    “我可以答应你。”媒婆男爽快的答应了。“你现在可以走了。我们绝对不会阻拦。”

    军师讪笑着说道:“那怎么行?这不是破坏了鬼渊的规矩吗?据说数十年来,被强迫带进来的人没有完整的走出去的。”

    “你是例外。”媒婆男笑呵呵的说道。

    “那好。既然你们这么客气的话,我再带走一个人。”军师的视线转向秦洛,说道。

    “抱歉。这不符合规矩。”媒婆男摇头。没有上面的命令,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走秦洛。

    “这样啊?”军师认真的想了想,说道:“那我也留下来陪他好了。”

    “你——-”脾气比较暴躁的秃头男怒了,说道:“你是故意找茬来了?我不管你是谁,我一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这是我的规矩。”军师咯咯笑着。“还有。不要恐吓我。你抢走了我的台词,我就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说话的时候,她抬起手里的冲锋枪就朝秃头男站立的位置射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