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459章、我是军师!
    第459章、我是军师!

    两个猛男站在背后持枪瞄准,两个虎人分做两边扑来。一左一右,想要去拘拿秦洛的肩膀。

    “等等。”秦洛喊道。“我答应过来配合调查,但是并不表示我愿意接受刑罚。”

    想要严刑逼供?没门。秦洛的身子骨弱,他怕自己一不小心就给招了。

    有本事你们使用美人计。我要是主动认输,我把秦字倒着写。

    “哼哼。”那个穿着军绿制服的女人冷笑,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我不管这是什么地方。你可以尝试着用刑,我也会尝试着反抗。”秦洛说道。他愿意跟来石岭,是表明了他们的态度。但是,他不愿意接受用刑,这也是他要表现出来的态度。

    他愿意过来配合调查,是因为他坦然。

    他不愿意接受刑审,是因为他无罪。

    这些细节,都是后面扯嘴皮子官司时使用到的。

    “这是石岭,有个外号叫做鬼渊。这地儿建了快五十年了,进来的人,还从来没有一个能够完整的走出去的。死在我手上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平均下来,每年搭在我手里的都会有两条人命。你也不会例外。”女人一脸得意的说道,并不为自己在这样的地方工作而感到恐惧,反而内心很是为此感到骄傲满足。

    “和他那么多废话做什么?直接绑了用刑。”秃头男人不耐烦的说道。“这大冷的天,我还要回去睡觉呢。”

    唇角长痣的媒婆男人笑呵呵的看着秦洛,说道:“秦洛,刚才在外面的时候,郑撼的话你也听到了。他的人死了,他要一个结果,我也需要给他一个结果。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所以,如果我让你这样活蹦乱跳的离开,那就是我们三个工作的失职。要不,你就委屈委屈?”

    “我从来不委屈自己。”秦洛笑着摇头。“要不,你们三人委屈委屈?”

    “妈的。拿下。”秃头男人怒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厉声喝道。

    那四名身穿制服的男人得到命令,一下子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冲向秦洛,把他围拢在一个小圈子里面。四个人,八只手同时伸向秦洛的身体。

    秦洛的身体连连后退几步,接着突然间向前跨了两步,一拳打在第一个制服男人的鼻粱上,那个男人惨呼一声,便捂着鼻子蹲在了地上。鲜血从手指的缝隙间流溢,还带着温热腥臭的气息。

    秦洛出拳迅猛,角度刁钻,一拳击中目标后,他甚至能够感觉到骨头碎裂的声音。原本应该是高挑的凸起,在他一拳头砸下去后,把那块凸起部位给打平了。

    来不及细细体会这种异样的快感,他已经双手护头,避免其它人的攻击落在自己的脸上或者太阳穴等紧要位置。打脸伤及形象,打到死穴伤及性命,都不是他愿意接受的结果。

    另外三人拳打脚踢,秦洛犹如大海中正在经历暴风雨摧残的一只小小船儿。摇摇晃晃,左支右绌,却就是不覆不沉

    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连挡几十次攻击后,秦洛再次出脚。

    他的身体猛地蹲下,双掌撑地,两腿闪电般踢出。一连六脚,招招皆能命中目标。那三个身穿军绿制服的男人小腿受伤站立不稳,纷纷踉跄后退。

    秦洛乘胜追击,冲到正前方的一个男人身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把他的身体给拖拽到自己面前,然后拳头跟不要钱似的,一个劲儿的往他脸上招呼。

    直到对方五官变形,眼睛紧闭,一幅不知死活的模样时,秦洛才停止了这种很野蛮暴力的行径。

    他一松手,那男人便‘砰’的一声倒地。

    这下子,房间里的保镖四去其二,还有两个男人目露凶光的围着他转圈圈,却不肯轻易上前。

    “你们还打不打?“秦洛笑着问道。总这么转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给我上。”媒婆男人催促道。下属的表现让他觉得很是丢脸。

    上司有令,小喽喽哪敢不从。两人对视一眼,咬牙便冲了上去。

    横的怕愣的,愣的就怕不要命的。他们完全是一幅有去无回只攻不守的拼命打法,这样反而给秦洛制造了些麻烦。

    秦洛连续后退几步,一直退到他刚才所坐的椅子旁边。

    看着那两个货闭着眼睛挥着拳头往前冲的架势,他提起那把椅子就抡了出去。

    哐——-

    一声巨响后,两人被他给打飞了出去。

    霹雳啪啦——

    一阵连环响声传来,那两人的身体撞翻了用来审训的桌椅。人体和倒下来的桌子在宽敞的房间地板一阵滑落,这才重重的撞在石壁上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那三个负责审训的人早已经躲开。

    媒婆男没想到秦洛如此凶猛,伸手入怀掏出一枚黄金色的钮扣,重重的按了下去。

    咔——咔——-

    房间的警报器传来刺耳的响声。很快的,这间原本密封的铁门自动打开,一群身穿作战服头戴防护罩手持冲锋枪的特战人员冲了进来。

    “别动。举起手来。”那些特战人员大声吆喝着,枪口瞄准了站在大厅中央的秦洛。

    秦洛顺从的举起了双手。他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子弹啊。他再能打,也打不过这七八九十——二十几号人吧?

    看到秦洛被制服了,石岭三禽这才放下心来。那个正处于更年期状态的变态老女人把手里握的手枪重新插进腰间,大步走到秦洛面前,冷笑着看向秦洛,说道:“你不是很能打吗?再打啊?再打啊?”

    啪!

    秦洛一耳光煽在她的脸上。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他这一巴掌还真是没有手下留情,出手又快又重,在老女人那如橘子皮一般的老脸上留下一道紫红色的手指印。在这房间里过于明亮的高度灯光照耀下,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你让我打的。”秦洛笑眯眯的说道。

    老女人懵了。

    秃头男懵了。

    媒婆男人也懵了。

    他们都没有想到,秦洛在那么多支枪口的瞄准下还敢出手伤人。

    良久。老女人终于反应了过来。

    她伸手摸了摸脸部火辣辣的位置,声音嘶哑的喊道:“杀了他。开枪杀了他。”

    “不要。”媒婆男人喊道。

    “杀了他。把他打成肉泥。”老女人厉声叫道。“责任算我的。”

    “不行。我们的程序还没有走完。”

    “不用走完了。反正结果都是一样。如果有什么事。我会向上面交代的。”

    “不行。这件事情由我全权负责,我不允许出现一点差错——-”

    “这不是差错——-狗*娘养的,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老娘被人打?”

    “那只是意外——反正结果都是一样。反正他也是死。为什么不能让他晚些再死?”

    “我就让他现在死。我要让他现在死。”女人状若疯狂的吼道。她像是突然间想起什么似的,从腰间拔出手枪,举枪就要朝秦洛射击。

    媒婆男眼见不妙,一个健步冲上去,一下子把她给扑倒在地上。

    于是,两人在地上翻滚着,纠缠着,争夺那支手枪的使用权。

    砰!

    一颗子弹打在地板上,把大理石的地板给崩的火花四溅。

    两人这才惊醒过来,一起转头看向站在他们面前开枪的秃头男人。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俩还有心思玩这个?”土头男人满脸愤怒的说道。

    媒婆男也觉得不妥,从那老女人身上爬起来,讪笑着说道:“他暂时不能死。”

    “他必须死。”老女人也从地上爬了起来,整了整身上的军装,一脸阴狠的盯着秦洛说道。像是一只受伤的疯狗。

    唰!

    媒婆男闪电般掏枪,用枪指着老女人的脑袋,说道:“我说,这儿要听我的。”

    “怎么?狼老大今天要立威吗?”女人嘎嘎冷笑。“来吧。开枪啊。我倒是要看看,狼老大有没有这么大的手笔。”

    “老易,你这是做什么?大家一口锅里扒食,用得着这么对自己的伙伴吗?”秃头男人皱眉说道。“而且,你我身上还都肩负着任务呢。可别让那小家伙笑话。”

    “老壳。不是我不讲道义,是这疯女人想破坏我的计划。上面说了,每一个步骤都要执行到位,一点儿都不能出现差错。如果出了问题,我不好过。但是,我丑话说在前头。谁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他过。”

    “先把枪放下来说话吧。”秃头说道。“这样实在太不像话了。我想,她不会再冲动干出些傻事了。”

    “呵——”特战部队里,传来一声悠长响亮的呵欠声。

    “虽然我觉得你们的表演很精彩———可是,你们到底有完没完啊?还真是浪费时间。”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你是谁?”站在前排的这支作战小队的队长寒声问道。说话的时候,他的枪口已经转移了目标,瞄准了站在他身边发出声音的家伙。

    “我是军师。”那人说道。

    防护罩里看不到人脸,但是,很明显的听出来,这是一个成熟妩媚的女人声音。

    (PS:因为人还在外地,所以更新量让我实在愧疚。连在章节后面PS的勇气都没有了。但是,今天是平安夜,祝兄弟们还有那些千娇百媚的小美女们一生平安。很诚心的祝福,希望你们能够接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