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454章、女骑士!
    第454章、女骑士!

    一个人长的难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不知道自己难看。如凤姐。如芙蓉姐姐。如仙花姐姐。如水仙姐姐狗尾巴草姐姐。

    一个人做的东西难吃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精心调配出来的食物是毒药。如王九九的母亲。

    相反,她觉得做为一名热情好客的女主人,应该积极主动的帮客人布菜。

    于是,秦洛的碗里就总是堆着跟小山一样高的让人吃的想呕的排骨啊猪脚啊鸡尾虾一类的高蛋白食物。

    更痛苦的是,秦洛抱着必死的决心一边往嘴里喂食物,一边还得昧着良心回答张仪伊各种各样的问题。

    “这虾好吃吧?我做的。”

    “嗯——-”秦洛嘴里满是食物,只能含糊的回答着说道。

    “这糖醋排骨怎么样?会不会太甜了些?我知道你是南方人,还特意多加了两勺糖——-”

    “嗯嗯——-”秦洛含着泪水点头。那岂止是甜了一些啊,是甜了‘太多太多’。真不知道她所说的多加两勺之前已经放了多少勺,更不知道她们家的勺子是装六两还是能装一斤——-

    你喝过纯蜂蜜吗?对,就那个味。

    “这青菜也不错吧?我炒的呢。”

    “嗯———

    “这女人漂亮吗?我生的。”张仪伊指着王九九问道。

    “嗯———嗯?”秦洛瞪大了眼睛。

    “张仪伊,你在乱说些什么呢?”王九九大怒。“你刚才在厨房里答应过我什么?”

    “答应过不把你思春的事说出去?”张仪伊摆手,说道:“你当小秦是傻瓜啊?就你那幅花痴表情,还用我帮忙隐瞒?傻瓜都能看的出来。”

    “你——-是不是又想吵架了?”王九九没有去看秦洛的眼睛,只是一味的盯着她的母亲张仪伊。

    她很年轻。所以她很勇敢。

    因为真爱,所以追求。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没有一个女孩子的羞涩和矜持。自己的母亲当着秦洛的面赤裸裸的把两人的事情给当众提出来,让她有些不好意思,所以也就下意思的想要躲避。

    而最好的躲避方法,也就是和张仪伊吵架。让她没办法继续这个话题。

    “打架都不怕,我会怕吵架?”张仪伊反驳道。“我也就是问问小秦而已。小秦啊,你觉得九九这丫头怎么样?”

    “嗯。挺好。”秦洛不得不硬着头皮回答。

    “是吧?我生的。”张仪伊得意洋洋的说道,好像能生下王九九这样一个女儿是她这辈子做过最值得炫耀的事情。“我也觉得她挺好的。人长的漂亮,性格又好,温柔善良,端庄娴淑——身体也不错。怎么说来着,应该凸的地方凸,应该翘的地方翘——-公平点来说,我是她亲妈,整天和她住在一起,都没办法给这孩子挑出什么毛病。小秦,你说对吧?”

    “对。”秦洛再次点头。

    “你也认为是这样?”

    “认为。”秦洛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想转移话题,说道:“今天的可乐鸡翅很好吃。外焦里嫩,入口就化。而且,可乐的味道和鸡肉的香气合二为一——-哈哈,很不错。阿姨的厨艺越来越好了。”

    “是吗?”张仪伊高兴的说道:“那你把王九九给娶了,我天天做给你吃?”

    “————”

    秦洛很想煽脸。

    自己绕了半天,竟然被张仪伊一句话给拍回原地。而且,还硬生生的帮她找到了一个最合适的问出来的借口。

    餐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凝固了。

    张仪伊处心积虑的问出这句话后,便不再说话,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秦洛。

    王九九低头用筷子挑着碗里的米粒,一脸认真,像是一颗颗的要把它们的数量给查个清清楚楚似的。

    秦洛慢慢咀嚼着嘴里的食物,他的眼睛看着王九九,又像是在看着她手里不断挑起又落下的筷子。

    “怎么?不愿意?张仪伊等了一阵子,没有得到想要的答复。最先没有了耐心,再次出声问道。

    秦洛把食物吞咽下去,喝了口温开水后,这才说道:“不是不愿意。而是不能。”

    “为什么不能?”张仪伊步步紧逼。看的出来,为了自己女儿的幸福,她准备拼了脸面不要也要问个清楚。

    “因为我有末婚妻。”秦洛说道。他这次没有躲避,他觉得,是应该好好的和王九九谈一谈这些问题了。拖的越久,事情也会越糟糕。

    以前觉得,拒绝会伤人颜面。但是不拒绝的话,随着这样的发展趋势,以后就是伤人内腑了。

    “我知道。”张仪伊点头。“闻人家的姑娘嘛。我见过。挺漂亮的。和我们家九九有一比了——-”

    “她是另一个。”秦洛苦笑。他知道张仪伊是故意在误导话题。因为以他们家的实力背景,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情况。

    这种政治氛围颇为严重的家庭,要是不把你祖宗三代的资料给查个清清楚楚,是不会允许他们的子女和你有什么往来的——-小心驶得万年船。宁愿没有朋友,也不要被人背后捅刀子。

    “另一个?”张仪伊装作很是惊讶的表情。小嘴张的大大的,眼睛瞪的圆溜溜的,说道:“末婚妻还能有好几个?”

    “不是。牧月是小时候订的娃娃亲。长辈的意思,我们俩都没有这种继续发展的打算——-我最开始来燕京,也正是为了退婚而来。牧月——-我们现在只是朋友。我说的是另外一位———九九应该认识,林浣溪。以前在首都医科大学做老师。”

    “林浣溪?”张仪伊念了一遍这个名字。说道:“名字倒是挺好听。人怎么样?”

    “很好。”秦洛回答道。“对我很好。”

    “九九呢?”

    “很好。”

    “什么很好?”

    “什么都好。”

    “人好不好?对你好不好?”张仪伊有股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人好。对我也很好。”秦洛不得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那么,你喜欢九九吗?”

    “喜欢。”秦洛说道。这不是他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在上次的学校先进教师表彰大会的会场,他也曾当着无数师生的面这么讲过——

    王九九这样的女孩子,你有什么样的理由拒绝?

    正如张仪伊说的,她长相漂亮,心地善良,敢爱敢恨,用情至深———或许有人会认为,这样的女孩子过于主动。

    可是,人生百年,转瞬即过。这辈子错过,下辈子还是否能够遇见?

    有人愿意一生纠结,带着遗憾入土。有人却渴望瞬间激情,拥有过便已足够。

    有时候,一秒,就是一生。拥抱一秒,就能够用一生的时间去回味。

    当你老了,白发苍苍。那一生拼搏奋斗而来的官位财产对你来说还有什么意义?那如云的美女和赤裸裸的大腿对你还说还有什么诱惑?

    你最享受的,便是回忆。

    “那不就好了?你可以退一次婚,也可以退二次婚嘛。”张仪伊说道。“我不是自私,我只是王九九的母亲——”

    “我理解你的意思。”秦洛说道。“但是,这样不行。”

    “为什么不行?我女儿不如她好?”

    王九九‘嚯’地一声站了起来,拉起秦洛的手,说道:“别理她。我们出去。”

    也不管秦洛是否答应,拽着他的手就往外跑。

    张仪伊坐在位置上看着她们的背景叹息,然后轻轻摇头:“我的傻女儿。女人这一辈子,可以委屈别人,但千万不要委屈自己。你怎么就一点儿也不像你老妈呢?”

    军区大院的建筑称不得美观,但是却极为整齐。方方正正的四合小院,跟一块块的方块豆腐似的。不过,房子和房子的间距很宽。又让这些房子显得有些孤零零的,高傲而独立。

    凉风习习,星月当空。走在宽敞的演兵场上,闻着春天万物复苏时送上来的草木香气,人的心情也安静如这夜空。

    “对不起,我妈——-她就是那样。”王九九打破了两人长久以来的沉默,说道。他们俩出来走大半个钟头了,还一句话没有说过。

    “没关系。”秦洛笑笑。“她是一个母亲。做母亲的,都会有这样的想法。”

    王九九看着秦洛大笑,说道:“好像你很有代入感呢。你又不是女人。”

    “将心比心。”秦洛说道。

    王九九轻轻叹息,说道:“我知道答案。但还是忍不住期待。我想,有一天这个答案会不会被推倒?”

    接着,她转过头,看着秦洛,说道:“秦老师,你觉得我像是什么?”

    “像是什么?”秦洛一愣。

    “对。像是什么。”

    “———”秦洛不能理解王九九的意思,所以没有立即回答。

    “我像是个女骑士。”王九九自己说出了答案。“我骑白马,持利剑,踏破万里河山。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但是,怎么就叩不开你的那扇门?”

    (PS:嗯。我知道你们恨我。因为我确实可恨。当然,当我可爱的时候,还请你们好好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