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453章、你又不是我妈!

第453章、你又不是我妈!

    第453章、你又不是我妈!

    “他不会死吧?”秦洛担心的问道。好不容易才抓到了一个凶手。如果被离这暴力LOLI三两下给折腾死了的话,实在是太浪费了。

    他还准备从这个家伙嘴里套出一些话呢。毕竟,他要知道到底是谁和自己有这样的深仇大恨,竟然派杀手千里迢迢的来狙杀自己,一幅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

    “这种事情,我比你专业。”离冷声说道。扫了一眼蹲在地上狂吐干呕的安左赫,说道:“我只是切掉了他的牙齿,他还能正常说话。假如他会说话的话。”

    “你为什么杀我?”秦洛蹲下身体,盯着杀手问道。

    安左赫眼神凌厉的扫了他一眼,又忙着呕吐起来。

    秦洛笑笑,站起身问道:“现在怎么办?”

    他很希望能够捉拿杀手,但是当真捉拿了,却又没有办法解决他。他在燕京没有自己的独立住所,连用刑审训的场地都没有。

    总不能带着他去林家公寓吧?

    秦洛想,是时候买一套房子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你带走。”离说道。

    “我带到哪儿去?”秦洛苦笑。

    “那就由我带走。”离说道。“我会帮你从他嘴里找到你想要的答案。”

    “谢谢。”秦洛感激的说道。和离在一起,他就安份的做一个不用思考的小男人。什么问题她都能帮你解决了。

    离没有理会秦洛真情流露的道谢,一把拉起安左赫的衣领,然后拖着他往悍马车走过去。

    秦洛已经习惯了离的这番作派,耸耸肩膀,也跟了上去。

    离从腰间抽出一把银制的军用手铐,把安左赫给拷在副驾驶室。

    然后她钻进主驾驶室,发动车子就要离开。

    “我还没上车呢。”秦洛急声喊道。

    “难道你想让我送你去和别的女人约会?”离扫了他一眼,说道。

    “这——-我怎么办?”秦洛傻眼了。他怎么觉得——离说话的语气怪怪的?

    “那是你的问题。”

    离一踩油门,悍马车便行驶起来。

    “给你一个建议。”离的声音从远处的车子里传来,听在耳朵里清冷清冷的。“三分钟之内离开。不然,警察会来请你喝茶。”

    秦洛扫了眼四周,见到那些从身边匆忙逃离的车辆,知道肯定会有人打电话报警。

    他知道在肇事现场是很难等到车的,别人不可能在这儿等车。他往前跑了一段,离开了激战现场后,这才拦截了一辆出租车回城。

    秦洛不是第一次来军区大院,但是每一次来都会被门口那些挺拔威武的警卫给挡在外面。

    他给王九九打了电话后,王九九很快就跑了出来。

    在家里的王九九换了一身休闲装扮,一套白色的休闲运动服,让她整个人显得简约朴素,扎着马尾,让她精致的瓜子脸更显娇羞可爱。脚上是一双兔子头的棉绒拖鞋,一幅居家小女人模样。

    她拉着秦洛走到门岗,对里面值班的一个中年男人说道:“李大哥,这是我朋友。以后他过来的时候,你就直接让他进来吧。回头我会帮他办一下手续的。”

    中年男人惊慌失措的站起来,碘着脸陪笑,说道:“王小姐,我会记住的。以后这位先生来,尽管进去就是了。手续什么的就不用了。王小姐担保的人,哪会有什么问题?”

    “手续还是要的。大院里并不是住着我们一家,也不能让你为难嘛。”王九九笑着说道。

    “是是。王小姐通情达理。理解我们这些基层工作人员的难处。”男人搓着手笑着,说道。

    军人有着特殊的性格,经历过血火的粹炼,即便他们在奉承讨好别人的时候,也有些含蓄腼腆。

    他们知道应该挺直脊梁,可是一种强大的社会惯性却强迫着他们弯下身躯。

    此非人之过。

    “走吧。”王九九亲昵的上前挽着秦洛的手腕。动作自然大方,像是晚辈搂长辈,不像是故意吃人豆腐的样子。秦洛即便想抗拒这样的亲密,都没办法找到一个合适的借口。

    “等很久了吗?”秦洛问道。

    “去见了爷爷一面,和他谈了一些事情。也是刚刚回来。”王九九说道。“倒是张仪伊等的急了,一回来就催我给你打电话。像是怕你又要跑了似的。”

    “怎么会?有好吃的,怎么能跑?”秦洛笑着说道。

    “你说的是心理话?”王九九狡黠的笑着。“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哦。张仪伊的厨艺一直没地方发挥,知道你要来吃晚饭,她都准备了一下午——”

    “你妈在做饭?”秦洛的眼睛瞪的圆圆的,双脚有种迈不开步的感觉。

    “现在反悔可就晚了。”王九九大笑着点头。

    秦洛欲哭无泪。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长的这么水灵的女人,做出来那么好看的食物,吃起来会是——-让人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呢?

    难道说,美丽的东西都是有毒的?

    进了小院,王九九对着屋里喊道:“张仪伊,秦老师来了。”

    “哎。”张仪伊应了一声。接着又骂道:“死孩子,你叫我一声妈会死啊?之前都说好了的,你得在外人面前给我面子。”

    声音由远及近,接着,张仪伊便汲着拖鞋跑到了门口。她身上穿着和王九九同款的白色运动衣,只是却穿出另外一种风格一种味道。

    王九九穿起来是青春时尚,彰显活力。因为她的身体高挑消瘦,所以衣服就显得有些空荡荡的。而张仪伊个头不及女儿高挑,身体却是丰谀有致,把衣服给撑的满满的。特别是胸口部位,随着她的快速走动而颤巍巍的跳动——-

    秦洛赶紧转移了视线,主动和张仪伊打招呼,说道:“伯—-母好。”

    他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这个女人。

    他是王九九的老师,应该算是和张仪伊一个辈份的人。称她为大姐吧,王九九肯定不同意。

    可是,称她为伯母,秦洛又觉得有些怪怪的。就像是男朋友上门见女方家长似的感觉。

    “好好好。”张仪伊笑的合不拢嘴。“小秦啊,不要这么客气嘛。叫我阿姨就好了,叫什么伯母嘛,把人都叫老了。你觉得我老吗?——-呵呵,有段日子没有见了吧?我还以为你嫌阿姨做的菜难吃,不愿意来家里吃饭呢。”

    秦洛苦笑,说道:“怎么会?阿姨做的饭——还是很好吃的。”

    很多时候,人不得不昧着良心说假话。

    “是吗?你也这么认为?”张仪伊眼睛一亮,像是得到了莫大的夸奖似的,呵呵大笑着说道。“王九九那死丫头整天说我做菜难吃,把客人都吓的不敢上门。怎么可能嘛?这每道菜都是我从食谱上学来的,而且还经过我的改良加工——-”

    “坏就坏在这改良加工上。”王九九接道。

    “死丫头,你懂什么?”张仪伊白了王九九一眼,殷勤的上前帮秦洛递上拖鞋,说道:“吃过的人都说好,就是你嘴刁。以后你就是叫我亲妈我也不给你做饭吃——-来,小秦,进来坐。”

    秦洛换了拖鞋,走进客厅的沙发坐下。

    王九九知道秦洛喜欢喝茶,就跑过去给秦洛泡茶。张仪伊一屁股坐在秦洛身边,笑眯眯的打量着他。

    秦洛被这色眯眯的眼睛瞪着,有种坐立难安的感觉。想主动说话,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都是一家人,不要害羞嘛。”张仪伊看出秦洛的窘迫,笑呵呵的安慰着说道。

    “怎么会?”秦洛干笑着说道。

    “不过我就喜欢看你害羞的样子。”

    “———”

    王九九恰好端着茶杯过来,听到她妈的话,怒道:“张仪伊,你不要这么色好不好?”

    “我怎么色了?我怎么色了?我看看我女婿有什么错?倒是你——-整天想着把人家给就地正法了。做梦还喊着别人的名字。明明抱的是你老娘我,还在人家身上乱摸——”张仪伊反击道。

    王九九粉脸唰地一下子红了,偷瞄了秦洛一眼,说道:“秦老师,你喝茶。”

    然后对着张仪伊勾了勾手指头,说道:“张仪伊,过来,我有话要和你谈。”

    “切。谁怕谁啊?”张仪伊也从沙发上跳起来。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一脸亲切和蔼的笑,对秦洛说道:“小秦啊,你坐着喝茶。桌子上有水果,喜欢吃什么自己拿——抽不抽烟?抽烟的话——哦,我们家没烟,都被我烧了。”

    “———-”

    秦洛尴尬的点头,张仪伊和王九九娘俩前后脚进了厨房。

    “张仪伊,你怎么能把那种事说出去?你信不信我跟你急?”

    “你能说我色,我就不能说你色?”

    “问题是,你本来就色。”

    “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

    “是事实你也不应该说出来。”

    “你这不是让我骗人吗?”

    “你不整天也教我骗人吗?”

    “我是你妈,所以我才有资格教你骗人。你又不是我妈,你凭什么教我骗人?”张仪伊得意洋洋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