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450章、我呸你一脸果汁!

第450章、我呸你一脸果汁!

    第450章、我呸你一脸果汁!

    秦洛知道龙王问的是他和太子发生冲突的事情。即便他不用主动说出来,以龙王的情报收集网,也很容易就能够得到兰亭里面发生的事故内幕。

    记得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在这个国家,没有什么事情能够瞒得过龙息。

    离站在旁边,面无表情的看着秦洛。但是她眨巴着的大眼睛让人知晓,她心里对这件事情也是很好奇的。

    秦洛没想隐瞒,也没必要隐瞒。

    他笑了笑,说道:“之前我也想不明白他怎么会找上了我。后来,有人告诉我,说他是因为嫉妒。”

    “哦?嫉妒?”龙王的声音平静,脸上也不见任何表情。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他嫉妒你什么?”

    “嫉妒我有龙王做师父。他没有。”秦洛小小的拍了一下龙王的马屁。

    龙王一愣,然后大笑,说道:“不错。他是因为嫉妒。”

    “拍马屁。”离在旁边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她的嘴巴红红的小小的,竟然就已经把那只大苹果给吞下肚里。

    秦洛笑眯眯的看着她,说道:“我说的是事实。”

    龙王说道:“秦洛说的是事实。至少,他们两人之间让我选择,我选秦洛。”

    秦洛没想到龙王会这么旗帜鲜明的支持自己,说道:“师父,听说他的父亲和你很有些渊源?”

    龙王笑着说道:“王家那妮子给你说了我不少坏话吧?”

    “一点点。”秦洛应道。

    “很好。在某些方面,你这做徒弟的比我这师父要强多了。”龙王叹了口气。“不错,我和他父亲是很好的朋友。我们俩人是师兄弟,共同携手创造了龙息——-如果那个丫头还告诉了你其它的什么事情,那么,她说的也是真的。”

    秦洛笑笑,没有揭穿。想来,龙王是不好意思当着离的面承认自己和人抢女人失败的事情。

    “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师父同意他进入龙息,”

    “他是个人才。而且,他像他父亲一样,有股子拧劲儿。如果他能够在龙息里面深造出来,他必然是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人物。严格意义上来讲,他和你很像。你们都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人才,只不过,你表现在医术上,而他表现在——军事才能上面。”

    “既然他这么优秀,为什么后来又把他给赶了出去?这样的话,师父岂不是要担当骂名?”

    离的眼睛一凛,手里的匕首嗖嗖的转着,闷声说道:“谁敢骂?”

    “当然不是我。”秦洛赶紧解释。这女人的性子一点儿都没有改变,一言不合就要甩刀子的模样。怎么说——他们也算是关系密切的朋友了嘛?

    自己连最隐私的宝贝都给她看了,她还这么无情无义。真是让人难过呢。

    “离,不要冲动。”龙王说道。“天下人骂我,你如何堵的住这天下人之口?”

    “不可能。”离肯定的说道。“骂义父的只是少数心怀不轨的宵小之辈。真正识大理明大义的,是不可能骂义父的。”

    秦洛看着离,说道:“我不如你。”

    “什么?”

    “你拍马屁的功夫比我好多了。”

    “我说的是事实。”离怒视着秦洛,说道。

    “你们俩个不要吵了。”龙王劝道。

    两人对视一眼,不再吱声。

    “大丈夫行事,有所为,有所不为。我觉得正确的事情,就会做。当年,我把故人之子驱逐出龙息,引起骇然大波。所有人都认为我是存心报复,故意让死者丢丑——-但是,我当真是那样的人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直接拒绝他加入龙息了。”

    “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秦洛说道。以龙王的智慧,不可能提前预想不到他这么做的后果。但是,他仍然这么做了,必然有其不得已的苦衷。

    “我刚才说过,你们俩人其实很相似。聪明,有才干。堪当大任。而且,你们俩还有一个最大的优点:贪婪。”

    “———”

    看到秦洛憋红了脸不说话,龙王再次大笑,说道:“不要误会。此贪婪非贬义词,而是称赞。人心不足蛇吞象——人活一世,就要像蛇一样,能够有吞象之心。此为贪心。有此贪心,方能成就大事大业。”

    “有些人贪色,那就不好了。”离在旁边补充了一句。

    “———”秦洛恨的牙痒痒,很想往她那被皮裤包裹的小屁股上狠狠的煽几巴掌。

    你一不懂七情六欲的小屁孩儿,知道什么叫贪色吗?

    像我这样具备偶像气质的实力派男人,想要女人的话,勾勾手指头,她们不就来了?再点点头,她们不就躺下了?

    可是,我那么做了吗?没有。

    这样的男人,能叫贪色?

    龙王都懒得理会两人的打情骂俏了,接着说道:“秦洛贪,贪的是民众之心。这点,我赞成。他贪,贪的是国之利器。这点,我坚决不赞成。如果一个军人野心膨胀的话,于国于民都不是好事。所以,为了避免龙息落于他手。我就把他给赶了出去。”

    “为什么不解释呢?”秦洛问道。

    龙王发出悠长叹息,良久,才说道:“他的父亲,是我兄弟。”

    如果龙王把驱逐太子的原因说出去,上面肯定会对他百般提防。以后,他可能寸步难行。

    但是,龙王没有这么做。因为,那个死去的男人,曾经和他并肩战斗曾经用身体帮他挡子弹——他死了,可情谊永存。

    而太子很显然明白龙王的心思,于是,他率先出击,燕京便有了龙王打击报复故人之子的传闻。

    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好人不长命,坏蛋活千年的道理。好人心存善念和感恩之心,坏人只求结果不问过程。

    坏人,天生就比好人占优势。

    说话的间隙,秦洛就已经帮龙王把脉完毕。说道:“师父,明天我来帮你疏通腿部经脉。你仍然按照之前我给你开的方子服药,继续让人帮你按摩全身肌肉。”

    “为什么不是今天?”离在旁边问道。

    “因为我还没准备好。”秦洛说道。

    “要准备什么?”

    “准备躺上一天。”秦洛苦笑着说道。针灸龙王的腿部,必然需要找到‘入神之境’。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必然会脱力晕倒。

    他今天很忙,不适合晕倒。明天抽空再晕。

    离显然想到了秦洛晕倒后的一些不方便事谊,毕竟,两人都有过无比尴尬的经历。瞪了秦洛一眼后,便不再说话。

    约好了晚上去九九家吃饭,秦洛便向龙王告辞。

    坐在离的悍马车上,飞扬的车速仍然让他的脑袋有点儿晕眩,可是心里却是很亲切舒适的。

    以前,每次来给龙王看病时,都是离过去接他。回去的时候,也是离开车送他——他们经历了刚开始的不友好,后面的敌视和暧昧,已经建立起一种另类的朋友关系。

    “什么时候回来的?”秦洛问道。

    “昨天。”

    “没想到这次回来能够看到你。”秦洛笑着说道。

    “我也没想到回来后又要帮你收拾烂摊子。”

    “收拾烂摊子?”秦洛不解。

    “你以为兰亭那边就那么好说话?兰亭还有一个名字,叫做老干部休养所。那里面的水深着呢。”离说道。

    秦洛摸了摸鼻子,说道:“我以为是王家在后面操作呢。原来你们也参与进来了。”

    “你可以把我们当做旁观者,别人不会。”离用眼角的余光瞟着秦洛,说道:“你是义父的徒弟。谁想动你,都要考虑到这一层关系。”

    秦洛笑着说道:“原来我不知不觉间,就为自己找了这么一座大靠山。”

    “不是不知不觉。是你处心积虑。”

    “———”

    秦洛看着离,说道:“你不说实话是不是会憋得很难受?”

    “是的。”离点头。

    “你说出来就会让别人很难受。”

    “那是你的问题。”

    “———”

    车厢里沉默了一会儿,离一手握方向盘,另外一只手打开储存箱,摸出一个铜制的盒子递给秦洛。

    “还给我带了礼物?”秦洛大喜着接过盒子,问道:“里面是什么?”

    这女人,越来越像个女人了。

    “礼物。”

    “———-”秦洛知道自己问也白问,说话的时候,已经打开了盒盖。

    然后,他看到盒子里面装满了密密麻麻如蚯蚓般的金色小虫。一眼看上去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像是一盒子的虫蛆。但是,秦洛却是欣喜若狂。

    “金蛹?你在哪儿找到的?”秦洛惊喜的问道。他的金蛹养肌粉早就用光了,可惜却一直没有机会去云滇寻找金蛹回来配药。没想到离却把这事记在了心里,给他带了一盒子回来。

    “恰好看到。应该是你要找的东西吧?”离说道。

    “是的。这就是金蛹。配药用的。”秦洛点头。他感激的看着离,说道:“下次你的背上或者屁股上受伤,尽管来找我。保证药到疤除。”

    离的嘴唇动了动,终于还是没能忍住,说道:“我呸你一脸果汁。”

    (PS:岳母住院动手术,不得不守在旁边忙活。我得空就会码字。很抱歉。也很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