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445章、我也讨厌别人和我笑的一样!

第445章、我也讨厌别人和我笑的一样!

    第445章、我也讨厌别人和我笑的一样!

    蔡联终于放下了那只右手。在举在半空中的时候,他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那只手不是自己的,是别人的。至少,要听从别人的指令才能行事。

    等到把手放下来后,他的思维也变的灵敏起来,身体也不再僵硬。

    听到王九九讥讽的话后,冷笑着说道:“是太子不喜欢和女人一般见识。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啪!

    王九九一耳光抽过去,把蔡联的脸给打了个正着。在他那白白的嫩嫩的胖乎乎的跟发了酵的大面团似的大脸上留下一道紫红色的清晰掌印。

    蔡联懵了。

    郑存景懵了。

    秦洛也懵了。

    所有人都懵了。

    这姑奶奶又闹的是那一出?怎么能说打就打呢?至少——至少要先和人打声招呼啊?

    “是你说的,你们不会和一个小女人一般见识。”王九九笑嘻嘻的说道。“那我打完你的左脸,是不是还可以继续打你的右脸?”

    “王九九,我*操*你妈。”蔡联终于发飚了。这一次,他忘记了什么公子太子王子小子什么的,完全是依靠本能去行事。

    他怒吼一声,然后一拳向王九九脸上砸了过去。什么王家小公主,先狠揍一顿再说。

    秦洛动了。

    身体一窜,一下子钻到王九九面前。把王九九的身体给挡在后面,然后一只手去接蔡联的拳头,另外一只手握成拳头直捣黄龙袭击蔡联的胸口。

    噔噔噔——-

    胖子的身体连退三步。

    不过,这不是被秦洛打出去的,而是后面有人大力拉扯,硬生生的把他肥胖的身体给拽出去,躲开了秦洛这闪雷一击。

    此时,是太子站在他刚才站立的位置。

    他没出手,双手藏后,身材挺拔的站在哪儿,一脸平静的和秦洛对视着。

    秦洛也没有继续攻击,他只是脸色诧异的看着太子。

    没想到,这个文文弱弱看起来跟快要嗝屁的家伙竟然身手不凡。

    因为他的动作太快,在场众人可能还不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秦洛和蔡联是非常清楚的。

    在蔡联愤怒挥出去的那一拳被秦洛轻飘飘的接住,胸口感觉到有压迫感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间被一股力道往后猛拽,仿佛把他给腾空扯起来似的。于是,他后退几步,也化解了秦洛那一拳的攻击。

    做这个动作并不难,但是,当时太子离蔡联所在的位置足有两米。如果再把这个距离也算上,就足够的让人震惊了。

    “我说过,这一局打成平手。你们可以离开了。”太子声音平静的说道。

    他说话的时候没有看着原本应该是主事人的王九九,而是秦洛。他知道,这个一直站在王九九身后没怎么发言的男人才有决定权。

    “我需要一个答案。”秦洛说道。

    “有很多事情,没有答案。”太子像是知道秦洛要问什么问题似的,一口回绝。

    “我们以前没有见过面?”秦洛还是问出来了。

    “没有。”

    “我没有招惹过你?”

    “没有。”

    “那你为什么送给一个第一次见面素无纠葛的陌生人如此大礼?凭什么?因为你是太子?因为你觉得整个燕京只有你说话才有份量,只有你才能欺负别人,别人只有被欺负的份?”

    秦洛这番话大半是抄袭太子的,刚才他质问王九九时,也是如此的犀利有力。

    太子沉默了。

    主子沉默,便是奴才们出来表现的时候。

    郑存景向秦洛这边走过来,突然想起这货的恐怖身手后,又赶紧停了下来,往偏离轨道的位置站了站,于是,他的位置就有些怪异。不是直面秦洛,而是站在他的侧脸处。

    这样,就让他的气势大减,说话的份量也减轻不少。更像是影视剧里面卖力表演的一个丑角。

    “谁送你大礼了?你以为你是谁?太子会把你这种小人物放在眼里吗?你们在王家小公主的带领下找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借口兴师动众的来问罪——-难道你们不觉得欺人太甚吗?看来,是应该找兰亭的违纪处来处理这件事情了。和你们这些人说不清楚,想必军部会秉公处理此事——”

    郑存景还算聪明,知道死死的咬住他们和之前雷耀阳的事件没有关系。那是事情的起因,也是判定责任方的关键。

    这也是秦洛最头痛的。因为他没有证据证明这一切都是太子所主使的。以雷耀阳那两面派的人品以及他和王九九的关系,他的证词是会被完全忽略的。

    秦洛没有理会郑存景,而是看向太子,说道:“你很聪明,我也不是太笨。有些东西,大家都心知肚明。看的出来,你是个很骄傲的人——我只需要一个答案。一个以后——-我们可以真正成为对手或者敌人的答案。你不敢吗?只能像个宵小之徒一样躲在后面放暗箭,使用这些根本就派不上什么用场的阴谋诡计?”

    郑存景眼里神光一闪,但是嘴上仍然保持沉默。

    “爱一个人,应该让他知道。恨一个人,也应该让他知道——-”秦洛突然觉得这句话有些过于暧昧,赶紧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恨一个人,就光明正大的告诉他。如果你足够自信的话,就坦白的告诉他——-接受他的愤怒和有可能的报复。要是我,我就这么做。”

    “那么,你呢?”太子问道。

    “我?”秦洛愣了愣,问道:“我怎么了?”

    “你恨我吗?”

    “恨。”秦洛说道。“我恨你。”

    他本来想在后面补充道:我恨你。恨你恨你恨你恨你——-睡着时恨你醒来后恨你吃饭时恨你尿尿时恨你每一天恨你每一时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恨你,我的人生就是恨你——

    但是他怕这样会引起王九九和宁碎碎这两个小姑娘的误会,以为他被台湾某个著名的言情大师灵魂附体。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理由?”

    “因为你莫名其妙的敌意。”秦洛说道。想了想,又说道:“我还讨厌别人和我笑的一样。”

    “———”

    “现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秦洛说道。“看来,你终究是不如我的。”

    “我也恨你。”太子说道。“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吗?你这人实在讨厌的很。”

    “没有。”秦洛摇头。“倒是一直有人觉得我很可爱。”

    秦洛很是得意自豪的说道:“上次我从韩国回来的时候,近万人去机场接机呢——-场面很壮观,还有警察给我敬礼——-我手机里面下载了那段视频,你要不要看看?你也可以谷歌一下我的名字,提到我的网页有六百五十万——-不对,这是昨天的数字。估计现在应该有七百万了。”

    这是迄今为止,秦洛最为得意自豪的一幕。就像谁家的孩子上了CCAV一样,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让自己家的父母亲朋以及亲戚家的亲戚全都知道——

    只要有机会,秦洛都想给别人讲一讲这件事情。

    没想到,太子竟然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很风光。可是,那又怎么样?难道你不知道,民众是最健忘的吗?他们更关心茶米油盐的价格,肉价是否又上涨——-他们很快就会忘记你所做的一切。他们能够把你捧的很高很高,也能够把你摔的很惨很惨——-”

    “那我就不断的做出能够让他们记住的事情。”秦洛笑着说道。

    “这样很累。”

    “人生无趣,总要做些事情来充实一下。”秦洛笑着说道。“或许,你觉得躲在这小楼里面想出几个自以为天下无双天衣无缝的阴谋诡计来害害人,人生就很充实了,内心能够得到无限的满足。但是,我和你不一样。我想要的是民众的呼声粉众的掌声,我想要的是——青史留名。我觉得这样才充实。”

    “青史留名?”太子笑了起来。先是牵扯脸皮无声的笑,接着越笑越大声变成肆无忌惮的狂笑。“弱智。”

    秦洛怒了,说道:“你可以不赞成我的想法,但你不能贬低攻击别人做出的选择。这是最基础的尊重问题。”

    太子点了点头,说道:“以前,我和你一样。”

    “现在呢?”

    “现在才发现,这种想法是极不现实的。”

    “因为我有这种想法,所以你恨我?”秦洛笑着问道。

    “不。”太子否认。“因为,我不能成功的事情,你却可能会成功。”

    “这对我不公平。”秦洛心里苦笑。这是什么人啊?只听说女人喜欢吃醋,这男人的醋意也实在是太大了些吧?

    “公平?他们又何曾对我公平过?”太子脸色狰狞的说道。“还有,你有一句话说的很好。”

    “什么?”秦洛问道。

    “我也讨厌别人和我笑的一样。”

    “没想到我们还有共同的忌讳呢。”秦洛笑着说道。“不管如何,你缺少一个道歉。”

    (PS:回家路上,看到一老头抓着一极品小妹妹的手讲姻缘。我决定了,等我老了也干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