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437章、总比那些没有的好!

第437章、总比那些没有的好!

    第437章、总比那些没有的好!

    “又要出去了?”候卫东送秦洛出门的时候,笑呵呵的问道。

    “是啊。天生劳累的命。”秦洛耸耸肩膀,说道。

    “不要抱怨了。别人倒是想取代你的位置,可还没机会呢。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部长把这些艰难的事情交给你,也是对你抱着极大的信任。他知道你能行。”

    “说好听的话容易,做好看的事就太难了。”秦洛说道。“这一次,我是真没有信心。欧盟封锁了多年的中医药,我怎么能过去打开突破口呢?”

    秦洛苦笑,说道:“我只是一个医生。不是美国总统。”

    候卫东劝道:“不要小看自己。或许,美国总统做不到的事情,你能做到呢。我和部长的看法一样。如果从这个国家选派一个人去欧盟的话,你就是那个最合适的人选。”

    “这就是盲目崇拜了。”秦洛开玩笑的说道。“我连他们的语言都不懂,如何和他们沟通?”

    “你不懂韩语。但是,你就和他们沟通的很好啊。”候卫东大笑着说道。

    “———”秦洛想,这也算沟通的很好吗?如果现在在韩国做个问卷调查,恐怕十个人中有九个会希望自己喝水噎死吃饭撑死走路被车撞死做*爱精尽而死——还有一个会直接冲上来决斗吧。

    “你还没学开车?”候卫东看着秦洛站在门口招出租车,问道。

    “没有。哪有时间?”秦洛问道。

    “你等等。我派车送你。”候卫东说着就要拨打电话。

    “不用了。我习惯坐出租车。”秦洛拒绝着说道。

    和候卫东道别,秦洛钻进出租车,说道:“师父,去兰亭疗养院。”

    “去哪儿?进不去啊。”司机为难的说道。

    “没关系。我有朋友在里面。”秦洛笑着说道。“你把我放在外面就行了。”

    “好的。”司机答应着,这才发动了车子。

    兰亭疗养院是位于兰亭山山脚的一座七星级高级疗养院,兰亭山一直由燕京的王牌军第三十八军团驻守,所以又属于军事禁区,普通人难以越雷池一步。

    兰亭疗养院主要面对的对象是军政高干,一些退休老干部也都喜欢在兰亭山休养身体。

    凌笑这个不属于任何系统的小丫头能够住进这里面,足以证明了凌家的实力背景。

    车子开到兰亭山外围,就被由军人守护的关卡给拦截住了。

    司机摊摊手,说道:“小兄弟,没办法往前开了。”

    “没关系。”秦洛付了车资,然后推门下车。

    他走到持枪站在关卡前的军人面前,说道:“你好,我来看望朋友。”

    “有通行证吗?”军人敬了个礼,礼貌的问道。

    “这个———”秦洛说道:“暂时没有。”

    “抱歉。没有通行证的话,你不能进去。”军人说道。

    一辆最新款的银色奔驰银翼跑车在秦洛身边停了下来,宁碎碎摘上眼镜,笑着对秦洛说道:“秦大哥,你怎么来这么快?”

    一段时间没见,宁碎碎明显消瘦憔悴了不少。不过见到秦洛,她的脸上还是难得的出现了笑容。

    秦洛的手机在韩国遭遇枪击的时候丢失在大海里,还没回来的时候就让林浣溪帮忙把号码补回来。因为一些私人关系,甚至连手机里面那些丢失的号码也都拿回来了。

    手机是林浣溪帮他买的,一款比较时尚的诺基亚N8。对于这种完全靠触摸操纵的机器,秦洛有些不是很适应。不过,既然买回来了,他还是会继续用下去的。

    秦洛事先和宁碎碎通过电话,这才知道凌笑已经转院。从之前的第一附属医院转到现在的兰亭疗养院。

    兰亭疗养院有着国内外最先进的仪器和最高明的医生,对她的康复治疗也更有效果。

    “我离的近一些。”秦洛笑着说道。他和宁碎碎约好在这儿见面,因为他离这边稍近,所以就先一步到达。宁碎碎要从学校开车过来,就慢了一些。

    “上车吧。我带你去看笑笑。”宁碎碎说道。她取出一张表面上印有国徽的证件递出去,军人接过去看了一眼,挥手放行。

    “现在情况怎么样?”秦洛坐在副驾驶室上,看着宁碎碎问道。

    “和你走的时候一样。没有任何好转。”宁碎碎声音低沉的说道。“请了很多专家过来检查,也检验了她的各项身体机能———就和醉酒时的情况一样。可是,就是没办法起来。久睡不醒。他们知道她是中毒了,却不知道她中的到底是什么毒。管绪——-真是个禽兽,他害了笑笑一辈子。”

    “会好的。”秦洛轻轻叹息一声,安慰着说道。

    以前每天见到这个女孩子的时候,都会感觉很温柔、犹如轻风拂面。也很健康,像是无忧无虑,从来不会受到不良情绪或者事件的影响。

    但是前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让她大受打击,而且直到现在最好的朋友还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让她的脸上也蒙上了一层阴影,整个人像是大病初愈一般,一给人一种无精打采的感觉。

    或者说,她失去了原有的光彩,只剩余一具移动的躯壳。

    兰亭疗养院采用的是外紧内松的守护方式,外面戒备森严,里面却很少见到军人或者保镖的影子。兰亭山的风景奇诡秀丽,山石湖泊,虫鱼唱和,实在是一修身养性的绝佳之所。

    宁碎碎在疗养院专用的停车场泊好这辆价值不好的豪车,然后带着秦洛穿过一条又一条的拱桥,向后院的欧式城堡建筑一样的小楼走去。

    在门岗处验证了身份,宁碎碎带着秦洛上了二楼,然后在最东边的一间房间门口停了下来,说道:“笑笑就住在这儿。”

    宁碎碎轻轻的敲了敲门,一个雍容艳丽的中年女人打开房门。从面相上可以看到,她和凌笑有几分相似。脸上略带疲惫,眼窝微黑,表明她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好好休息了。

    “碎碎,你来了。”女人拉着宁碎碎的手说道。显得和她极为熟悉。“这位先生是?”

    “他是秦洛。我和笑笑的朋友。他也是高明的医生。来看看笑笑的病情。”宁碎碎解释着说道。

    “秦先生请。”中年女人对着秦洛道谢,却并不为宁碎碎介绍的医生身份所惊喜。她们希望了太多次,也失望了太多次。在没有看到效果以前,没有什么人能够再调动他们的好奇心。

    这是一套宽大豪华的套房,足有两百平方左右。靠近窗口位置有一张大床,凌笑就躺在床上。大床旁边是一些崭新的仪器和一张用来放置杂物的小方桌。

    大厅里还有用来待客的沙发和茶几,旁边还有几道小门。有独立的厨房、卫生间和陪护人员的住宿房间,所有东西都为病人家属考虑周全。

    秦洛走到大床边,看着仍然熟睡的凌笑,以及正在朝她身体里面输送的营养液袋,心里也有些同情和怜惜。

    她没做错什么,只是爱错了人。却要承受这样的磨难和痛苦。

    管绪,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为什么直到最后一刻都不肯给凌笑解药?

    就算没有爱情,也应该有相处已久的感情吧?

    秦洛从被窝里抽出凌笑的手,帮她把了把脉后,说道:“我用银针帮她试试,看看刺激她的痛穴有没有唤醒作用。”

    ———-

    ———-

    王九九身穿浅灰色的瑜珈裤,灰色的V型领T恤,正窝在沙发上看报纸。她的耳朵上赛着耳朵,手指间捏着一根牙签,正用牙签往嘴里挑送果盘里洗干净的樱桃。

    “九九。”张仪伊脸上贴着黄瓜片,手里捧着一大盒哈根达斯冰淇淋,坐在王九九身边喊道。

    王九九像是没有听到母亲的召唤似的,仍然专注的在看着手里的报纸。

    张仪伊怒了,一把扯掉王九九耳朵上的耳机,大声喊道:“王——九——-九。”

    “干吗?”王九九吓了一跳。她瞪着像是正处于更年期状态的母亲,说道:“张仪伊,你吃冰淇淋撑到了?干吗突然这么大声喊人家的名字?”

    “我不喊这么大声你听的到吗?”张仪伊把因为她大声说话抽动面部肌肉致使脱落掉在身上的黄瓜片又捡起来贴到脸上,说道:“你老娘有事问你呢。”

    “什么事?”王九九敷衍的问道,又低头去看报纸。

    “我女婿回来了吧?”张仪伊一脸激动的问道。

    “你女婿?谁是你女婿?”王九九一愣,问道。

    “少装蒜了。当然是秦洛。不然,谁还有资格做我张仪伊的女婿?”张仪伊一脸骄傲的说道。

    “他什么时候成你女婿了?”王九九嗤之以鼻的说道。

    “从老娘把你这颗蛋生下来的时候,他就注定是我女婿。”张仪伊说道。“好威风哦。看的老娘都心痒痒呢。老娘要是没嫁人——-”

    “行啦行啦。你女儿都要嫁人了,你不嫁人干什么?”王九九打断她老妈的习惯性发*春,说道。

    张仪伊一巴掌拍在女儿腿上,骂道:“你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我老了吗?我偏不好我偏不老。气死你。”

    “切。是谁上次说自己胸部下垂来着。”王九九不屑一顾的说道。

    张仪伊用力的挺了挺自己饱满圆润的酥胸,鄙夷着说道:“下垂又怎么了?总比那些没有的好。”

    (PS:第二章送到。虽然晚了些,至少证明没有偷懒啊。求张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