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422章、是撒旦?还是天使?

第422章、是撒旦?还是天使?

    第422章、是撒旦?还是天使?

    秦洛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米紫安,更没想到她会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

    不过,现在不是闲话家常的时候。他看着米紫安问道:“你能翻译?”

    “废话。不然那些韩语歌是你帮我唱的?”米紫安不客气的反驳道。

    韩语歌?秦洛哪里知道米紫安唱过些什么歌啊。

    “那好。你告诉他,如果他现在让人挪动自己的妻子,他的妻子有生命危险,肚子中的儿子也是一样——”

    “这么严重?”米紫安一愣,不确定的问道。

    “是的。胎盘早剥,而且子宫有大出血症状——等到他们这样把她抬到医院,估计一个都救不回来。”秦洛肯定的说道。

    如果是其它医生这么告诉她,米紫安肯定不会相信。但是,做为一名被秦洛成功治愈的患者,她却相信这种事实的可能性。

    她没有犹豫,赶紧把秦洛的话转达给了孕妇的丈夫。

    她果然具备韩语功底,说的流畅自然,丝毫不见有阻碍。

    听了米紫安的话,孕妇的丈夫着急了,扑通一声跪倒在了秦洛面前,请他帮忙拯救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秦洛仍然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但是,他知道他应该会说些什么。

    他对米紫安说道:“告诉他,我会努力帮忙的。”

    说着,他便蹲下身体去查看孕妇的情况。

    他从袖子里取出那根一直用来防身的银针,伸出手对米紫安说道:“吐口口水。”

    “什么?”米紫安愣住了。

    “吐口口水。快点儿。”秦洛说道。

    米紫安来不及多想,赶紧在秦洛的手心吐了一口唾沫。

    秦洛把银针在口水里消了毒,然后赶紧扎向孕妇手腕上的穴位。

    一针下去,孕妇下体的流血量确实有所减缓。可是,却没办法立即停止。

    秦洛把了把脉,说道:“不行了。没办法止血。孩子快要出生了,必须要立即接生——-谁会接生?”

    没有人应答。

    “没有人会接生吗?”秦洛再次喊道。

    “你不就是医生吗?难道你不会接生?”有人质疑地说道。

    秦洛脸一红,说道:“那好。我来接生。”

    对秦洛来说,接生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只是这是他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所以,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如果现场有其它的产科医生或者护士,他自然不用亲自上阵。如果没有——-没有他就只能亲力亲为了。

    他扫了眼四周,说道:“你们全部都转过身去,围成一个人墙——-对。转过身去,围成一个圆圈。不要偷看。”

    秦洛说着,又把孕妇丈夫的手塞进孕妇手心里,说道:“让她抓着,给她安全感。无论如何都不能松开。”

    其实,这不是为了给孕妇安全感,而是为了给孕妇呆会儿用力时的一个支撑点。随便丢根树枝啊石头啊什么的都行,只要让她手里有抓的东西就成了——-只是刚才这家伙认为自己是阴谋陷害他的妻子,让秦洛心里实在是有些不爽快。

    你让我不爽快,我就让你不痛苦。不得不说,这男人的心胸并不像他时常表现出来的那么宽厚仁慈,心怀天下。

    给他一点儿小小的教训,也是理所当然的。甚至,这男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受到过教训。

    “现在怎么办?”米紫安问道。

    “有没有剪刀?”秦洛问道。

    “有的。”米紫安说道。一边说,一边从随身带的大包里翻出一个银色小剪刀。

    她带剪刀干什么?秦洛想不明白这个问题。就像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女人出门都要带那么大的包包一样。

    “把她的裤子剪开。”

    “———”

    “快点儿。”秦洛催促道。

    米紫安凶狠的瞪了秦洛一眼,然后跪在地上,抓住孕妇那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内裤,小心翼翼的撕剪起来。

    她洁白如玉的小手很快就被鲜血染红,脑袋一阵阵的晕旋。有种恶心干呕的感觉。

    她怕血。

    可是,她明白自己这个时候千万千万不能晕倒—-

    她努力的强撑着,紧紧的咬紧牙关,像是跟谁有仇似的,努目圆睁,终于把孕妇的内裤给剪开了,然后问道:“现在怎么办?”

    “让她向下用力。”秦洛看着孕妇说道。

    米紫安点了点头,在孕妇的耳边说着些什么。

    孕妇得到了医生的命令,然后开始拼命的往下使力。

    “啊啊啊——-”孕妇用力的叫道。

    “嗯———”孕妇的丈夫也跟着闷哼出声。没办法,她妻子在用力的时候,正狠狠的捏着自己的手,指甲把他的皮肉都给刺破了。

    “再用力。”米紫安趴在旁边打气。

    “啊啊啊——-”

    “嗯———”

    “啊啊啊——-”

    “啊———”孕妇的丈夫承受不了这种痛苦了,也跟着妻子的节奏大声尖叫起来。

    秦洛一边用银针帮孕妇止血,避免她在这个关键时刻血崩,一边趴下身子看了看,说道:“看到脑袋了。继续用力——-使劲儿用力——-”

    米紫安赶紧把秦洛的话翻译给了孕妇,孕妇再次啊啊啊的用力,孕妇的丈夫也跟着啊啊的惨叫。

    “脑袋快要出来了——-”秦洛惊喜的喊道。他这么喊不要紧,扮做人墙阻止其它人过来围观的家伙一下子全都转过头来偷瞄。

    “快转过去。不要偷看。”秦洛喊道。“继续用力。让她继续用力。”

    “啊啊啊——-”

    “啊——-”

    “啊啊啊——-”

    “啊———”

    ————

    随着孕妇一声凄厉又像是解脱般的长吼声,婴儿终于安全落地,准确的落在秦洛的手心。

    秦洛看了看,一下子愣了。

    婴儿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啼哭。

    糟糕。

    秦洛的心‘咯噔’一下子,像是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一般。难道婴儿——

    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故?难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吗?程序没什么不对啊?

    其它人也都愣住了,呆若木鸡的看着秦洛手里的小家伙。

    “喂——”秦洛摇了摇婴儿,喊道。

    呀——-

    刚才满身鲜血一动也不动的婴儿一下子咧开小嘴哭了起来,清脆的叫声惹来了众人开怀的笑声。

    秦洛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没事了。”

    “谢谢。谢谢你。”孕妇的丈夫虽然痛得死去活来,跟自己也生了一胎一样,但是这个时候,仍然满脸喜悦的趴在地上要给秦洛磕头。

    “不用谢。”秦洛说道。他听的次数多了,也知道他说的是‘谢谢’的意思。“快把脐带剪了吧。”

    男人从米紫安手里接过剪刀,然后喀嚓一声剪了下去。

    秦洛把婴儿放在男人手里,说道:“好了。孩子安全了。大人还很危险——快打电话叫救护车吧。不要用抬的,那种方式有可能让大人的伤口撕裂。记住,在医生做手术前,千万不要拔掉她手腕上的那根银针。”

    米紫安把秦洛的话翻译给孕妇丈夫,男人感激的说道:“好的。我会的。我会的。谢谢。帮我谢谢秦洛先生,真的太感谢他了。也谢谢你小姐——-”

    男人答应着,然后赶紧打电话呼叫救护车。电话刚刚拨通,救护车便已经呼啸而来。原来在秦洛这边忙活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人打过电话了。

    等到孕妇上了救护车,秦洛才转过脸看着米紫安,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参加一个活动。”米紫安说道。其实她是在首尔参加亚洲年度音乐盛典的。只是听说秦洛在济州岛这边和人比赛,她便偷空跑了过来。

    没想到却在这里相遇,而且还是在这样一个奇怪的场合——-

    “还真是巧。”秦洛说道。他看着米紫安的脸,说道:“别动。”

    “怎么了?”

    “你的脸上有血迹。可能是刚才剪脐带喷出来的。”秦洛伸手要帮她擦拭。

    血迹?

    米紫安用手抹了一把,然后看着自己腥红的双手,眼睛一黑,很干脆的就晕了过去。

    “哎——哎——-”秦洛一把搂住她,出声喊道。

    可是,她并没苏醒的架势。

    “她晕倒了。”秦洛苦笑着对坐在轮椅上看过来的苏子说道。

    现在,他有些为难了。

    这边有两个行动不便的女人,他要如何把她们同时给带回去?

    苏子笑了笑,说道:“我早就看出来了,她晕血。没想到她能坚持下来。这很椅子很宽敞,你可以把她抱上来和我一起坐。”

    秦洛想了想,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得把她也丢在轮椅上,然后同时推着两个人向酒店走去。

    人群后面,一个脖子上挂着相机的男人看着秦洛远去的背影,一脸迷惑的模样。

    “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昨天的表现像撒旦,今天救人的时候又像是个天使——-是撒旦?还是天使?看来,这篇稿子发出去一定会很有争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