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410章、你也是病人!

第410章、你也是病人!

    第410章、你也是病人!

    这是一场倍受瞩目的比赛。

    这已经不是两个顶级医术从业者的比赛,而是两个国家的尊严和荣誉之争。

    华夏和韩国都是传统医学的传承者,因为一些历史原因,两国的医林界经常会发生一些口角之争。随着韩国将《东医宝鉴》申遗的事件,这番斗争进入了一个小高潮。

    不过,无论争的多么激烈,也只是双方过过嘴瘾而已。

    这一次,却是双方各派精英上台前赤膊战斗了。

    许东林的消息一经媒体发布,便引起了骇然大波。

    许缚,医圣后人,韩国传统医术界泰山北斗一般的人物,受民众尊重的老神仙、传统医学的守护神——他竟然要接受一个狂妄小子的挑战?

    他们为许缚不值。认为许缚是中了别人的激将法。

    在韩国很有头脸的人物打来电话,对许缚说:许老,你是什么样的人物?他们是什么样的人物?你和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作甚?

    有人逮住许东林劝慰道:东林哥,回去好好劝劝咱们的老祖宗。他和一个不知名的小子比个什么劲儿啊?凭白的让人沾了他的光借了他的名气。

    可是,无论别人怎么说怎么劝,许缚和许东林爷孙俩都铁了心似的,要和这个叫秦洛的家伙一决高低。

    秦洛,他是谁?

    这个在华夏如日中天,名字如雷贯耳的男人,在韩国却鲜为人知。

    他们不清楚秦洛的能量和能力,只是以为他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家伙。

    《许缚VS秦洛,你认为谁能赢》,一份名为《韩国快报》的报纸为国民解了困惑。在这份报纸里面,他们详细的列举了双方的各项优势,并且进行了详细的对比。

    虽然最后的对比结果是许缚老先生险胜,可是,也正是这份报纸让韩国人知道,原来这个叫秦洛的小子还是有几把刷子的。

    中医世家出身,绝迹百年的太乙神针传人,针王王修身的关门弟子,据说他还曾经击败了自己的师父,华夏中医公会的缔造者,数十万华夏中医的精神领袖——-英雄少年,天纵奇才,确实是一个强有力的挑战者。

    可是,他太年轻了。

    年轻,便证明他所知有限。不知,则不会。不会,则必输。

    这是他们认为秦洛一定会输给许缚的理由。

    甚至,一些赌博集团还根据这场比赛设立了赌盘。押许缚胜者的赔率是一赔一点三,押秦洛胜者的赔率是一赔两点六。秦洛的赔率是许缚的两倍。

    可是,许缚不这么想。他对自己这位年轻的对手给予了充分的尊重。

    天色微亮,暧风微拂。整个世界都一片静谧,仿佛能够听到不远处浪花拍岸的声音。

    现在正是大梦正眠的美好时辰,可是,靠近海边的一幢小院里,却亮起了灯光。

    大门打开,一个身穿素白韩服,脚着软靴的老人候在门口。站在他旁边的,是一位身穿黑色西装,俊俏如宝玉的许东林。

    “爷爷,你回去吧。我在门口接着就是。”许东林劝道。爷爷一大清早的就起床沐浴更衣,换上薪新的韩服,为的就是迎接一个不知名的小子。这实在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东林,我对你说过。无论任何时候,都要给自己的对手足够的尊重。”许缚说道。“他是我的对手。我理应出门迎接。”

    “爷爷,我只是不明白,今天下午韩国和华夏的斗医大赛就要正式开始了。为什么你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见他。”许东林说道。

    “比赛一旦开始,那就是真正的对手了。”许缚虽然须发皆白,但是肤色红润,腰杆笔直。这大清早的起床,竟然也豪无倦意。传统医学养生之道,是人体最大的奥秘,一旦掌握,便能够从中获取莫大的能量。

    古时修道之人讲究炼丹,其实也是一种养生之道。那些丹药或许不能让他们得道成仙,但是保健身体,延长几年寿命还是有可能的。

    当然,有些别有用心的道士炼制的毒丹就另当别论了。

    沿海的小道上,射来了一束强烈的光点。

    光点快速的移动,很快就到了这幢小楼旁边。

    这是一辆黑色的面包车,车门打开,一身黑色长袍的秦洛率先跳了下车。接着从车上跳出来的是两名漂亮的小姑娘,两人撑开轮椅,秦洛拦腰把苏子从车子里面抱出来。

    苏子身边的老麽麽被秦洛给使唤出去协助木香挑战韩国各路豪杰了,苏子身边就换了两个小女孩儿来照顾。

    秦洛把苏子放在轮椅上,又接过毯子把她裹了个严实。

    “我不冷。”苏子想把盖到脖子的毯子拉开一条边角。

    “会感冒。”秦洛又把他给拉了上去。

    “真霸道。”苏子娇嗔着说道。

    秦洛笑笑没有说话,然后推着她往那亮着灯光的小楼走过去。两个白衣飘飘的小女孩儿跟在身后,这一瞬间的情景美好犹如仙境。

    “许老。”秦洛在那一老一少面前停下,礼貌的和那个老人打招呼。

    “秦洛,很高兴见到你。”老人说道。虽然他的华夏语不是很标准,腔调有些怪异,但秦洛还是能够听清楚他的咬字。

    “许老,没想到你也会华夏语。”秦洛笑着说道。

    “我许家世代学习华夏语,并且熟读四书五经,《素经》、《针谱》等古典文献。并深受其益。”许缚说道。

    秦洛一下了就对面前这老头儿大有好感。韩国医术从华夏古典知识中汲取了无数的养份。华夏人并不小气,并且以此为傲。

    可是,突然间这个自己用母乳养大的孩子恶脸相向,说你根本就不是他亲妈。

    这下子,华夏人就难以接受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华夏和韩国才在医术问题上争端无数。

    “许老当真这么认为?”

    “学习并不是一件值得羞耻的事情。”许缚点头说道。

    “可是,有很多韩国人并不这么认为。”秦洛直白的说道。

    “那是不够自信的表现。我学习了你,但是我能够比你做的更好。这才是能力。”许缚坦然应答。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那么,许老今日邀请的意思是?”

    “我想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许缚说道。“你来韩国三天,便重挫韩国医林界和韩国民心。这样的对手值得尊重,却也相当可怕。”

    “许老觉得这样做有意义吗?”秦洛笑着说道。“别人施加我们这个民族的灾难更多,可是我们依靠自己的努力硬挺了过来。现在,我也只是在做我觉得应该做的事情。站在我的立场上,这没有错。”

    “不错。”许东林接过话题,说道:“如果有机会的话,你对韩国所做的事情,我也乐意在华夏重演。”

    “你能凑足一支实力足够的队伍吗?”秦洛笑着问道。

    如果手头上只有华夏中医公会的资源,秦洛也不敢策划出这么疯狂的‘华佗计划’。但是,在他了解了两门一派的实力后,才果断决定来个釜底抽薪。官方和民间双箭齐发,一下子把这个国家的好胜之心和争端之心给打残打跨。

    他能够完美的施展出这个计划,是因为他手头有足够多实力强悍的帮手。许东林能够找到这么多的对手吗?

    如果他带队来到华夏,他的队员不仅仅没有成功,反而挑战失败——那样的话,他们不是国家之荣,而是韩国之耻。

    阴谋每个人都能用,但是阳谋却要凭借强悍的实力基础。

    “东林,不要起无端的口舌之争。”许缚劝道。“韩国的底子还是太薄太薄了。也正是因为这样,你们才要更加努力才是。”

    “是。爷爷。”许东林谦恭的答应着。

    “秦先生,这位小姐。请。”许缚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老先生先请。”几句简单的交谈,秦洛已经对这老头大有好感。

    许缚也不谦虚,率先在前面带路。然后秦洛推着苏子进入小院。许东林跟在最后面关上了院门。

    “先不忙着请你们喝茶。”许缚说道。“我许家世代相传着一件宝贝。我这老头子很想在两位远客面前卖弄一番。”

    “我们也很有兴趣呢。”苏子缩在轮椅上,笑着说道。

    许缚看了一眼苏子的腿部,说道:“一阴一阳,一水一火,当真是天作之合。这样的脉性,我平生未见。两位实在是大有缘分哪。”

    秦洛微惊,说道:“许老能够感觉到我们的脉博?”

    秦洛和苏子刚刚过来,对方根本就没有触碰过他们的手臂和身体。仅仅依靠目测,他就能准确的说出两人的身体属性,实在是高明之极。

    “济州岛属于温带气候,海风温和,并不冻人。这位小姐身穿厚衣,身裹毛毯,自然属于微寒体质。这并不难猜。”

    秦洛点了点头,问道:“那么,许老又是如何看出我属于火属性呢?”

    “你的肤质干燥,眉毛浓黑,而且眉心处聚集有煞。我们近距离说话,能够嗅闻到你的口气有火气。当然,我很早就开始关注你。无论是春夏秋冬四季,你都以一身长袍示人。越是寒冷,你的肤质和眉眼的火气越淡。所以才有此断。”

    秦洛大为钦佩,说道:“许老先生高明,中医四诊被你用的炉火纯青。”

    “学医之根本而已。”许缚正色说道。

    “不过,以我看来,许老也是百病缠身之人。”秦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