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403章、背后有鬼(上)!

第403章、背后有鬼(上)!

    第403章、背后有鬼(上)!

    秦洛确实已经得到了消息。

    陪着苏子睡了一个舒服惬意的午觉,起床后正在用针灸帮她针灸小腿穴位呢,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就突兀的响了起来。

    秦洛看到来电显示的是欧阳霖的号码,心里觉得有些奇怪。

    因为自从欧阳霖遭遇挫折和下跪的耻辱后,便很少再在人前讲话,更不会主动和某人联系。如果有什么事,也是秦洛主动给他打电话。

    这么长时间以来,还是他第一次主动打来电话。

    “怎么样?”秦洛问道。

    “有人袭击我们。”欧阳霖的声音很冷,有一股肃杀的味道。

    “谁?”秦洛脸色一沉,赶紧把银针从苏子小腿上拔了出来,专心接听欧阳霖的电话。

    “一群韩国人。他们头上扎着印有国旗的带子,手持凶器——”欧阳霖说道。

    “有没有人受伤?”秦洛着急的问道。

    “翻译受伤了。不知道伤情。”顿了顿,欧阳霖又说道:“我们的人回去反击了,他们应该不是对手。有不少媒体在旁边拍照。”

    秦洛暗吸一口冷气,声音也变的阴阴的,狠声说道:“先自保,不要让自己受伤。然后等待警察过去。我立即和大使馆联系。他们会想出解决办法的。你们现在在哪儿?”

    “我们在杨桃。”欧阳霖看了看,又说道:“已经结束了。”

    “——-”

    秦洛想,看来这次的袭击事件是几个热血青年的报复。这此人并不具备十分强大的攻击能力。

    只是,这股郁闷之气总是要想办法发泄一番的。

    争不过就打,他们以为现在的华夏还是百年以前的国家吗?

    士不可杀,更不可辱。

    华夏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警察来了。”欧阳霖又说道。

    “嗯。”秦洛说道。“不要反抗,跟他们走。”

    “明白。”欧阳霖说道,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电话刚刚断线,手机就再一次响了起来。这一次,打来电话的是一个陌生号码。

    “你好,秦洛先生吗?”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男人说的是标准的华夏语,属于燕京那一块的腔调。

    “你是?”秦洛问道。

    “我是驻韩大使馆的事务官李源朝。”男人说道。“我是来向你道歉的。今天的事情你一定知道了吗?实在是对不起了。”

    “我之前给你们的工作人员打过招呼,请你们务必帮忙保护好那些医生。”秦洛语气不快的说道:“为什么你们没有出现?”

    “秦先生,请不要误会。我就是为此事给你打来电话解释的。”李源朝说道。“我们的工作人员一直在后面保护着他们。只是这件事确实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过于突然,我们的工作人员没能及时出去阻止。等到双方接触打起架后,我们的工作人员再过去就不太合适了——-而且,我们的人也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为什么不合适?”秦洛问道。

    “毕竟这是韩国,我们的大使馆工作人员跑过去帮忙殴打韩国民众,会引起外交上的纠纷——而且,有不少媒体记者在旁边拍照。这个时候出去确实不太方便。”

    秦洛心里很郁闷,有种被骗的感觉。可是别人不愿意出手,他也不好过于指责什么。毕竟,外交无小事,他一个小医生也没办法对着大使馆指手划脚。

    “我希望你们能尽得起职责,保护好自己国家的民众。”秦洛说道。他努力的压抑着心中的愤怒,可是说的话还是有些犀利,带有一丝指责和攻击的味道。

    “自然。那是我们的责任。”李源朝也不生气,笑呵呵的说道。“我们一定会为我们的国民讨回公道的,我们不允许自己国家的国民受到这样的暴力伤害。大使馆已经正式向韩国政府发布照会,让他们严惩凶手,给我们国家和人民一个交代。”

    秦洛心里微惊。

    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只是想着要保证自己人不受伤害。可是,这些天生的政治家却敏锐的嗅觉到其它的味道,他们一定会将利益最大化,根据这次事件索取到自己所要的东西。

    只是,无论如何,保护民众的安全才是首要任务啊。

    “你们现在准备怎么办?”秦洛问道。

    “我们在等待韩国方面的答复。”李源朝笑着说道。“在此之前,请你们务必保持冷静。”

    “我知道怎么做。”秦洛说道。

    “秦先生,下次回到燕京,帮我向九九小姐问好。”李源朝突然间说道。

    秦洛一愣,然后说道:“我会的。”

    “我想秦先生现在一定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就不打扰了。我晚些时候会亲自登门拜访。”李源朝客气的说道。

    “好的。”秦洛说道。难怪人家说,燕京的水深着呢,拔起萝卜连着坑,谁也不清楚对方的底牌。

    既然李源朝提起王九九,说明他和王家的关系非同一般了。

    挂断电话,看到苏子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秦洛说道:“鬼医派被人袭击。”

    “现在情况怎么样?”苏子平静的问道,她已经在秦洛接电话的时候听到了事情的大概。

    “现在局势还不明朗,等着对方先出牌吧。”秦洛冷笑。“他们自然会推卸责任的。这是他们最擅长的事情。”

    “你呢?你要怎么做?”苏子轻笑出声,伸手拉着秦洛的大手。

    被她冰凉滑腻的小手一拉,秦洛立即觉得内心的戾气消释了不少。

    “我知道,他们不服。”秦洛说道。“那就直到他们服气好了。”

    苏子正要说话,屋子里却响起了门铃声。

    “看来,他们已经来了。”秦洛眯着眼睛说道:“我出去看看。”

    秦洛打开房间门的时候,只有许东林一个人站在门口。

    他脸上一直带着的笑容消失了,一脸平静的看着秦洛,说道:“我能进去说话吗?”

    “请进。”秦洛说道,侧身让到一边。

    “我想,今天发生的事件你已经知道了吧?”许东林说道。

    “是的。”秦洛点头。

    “我真的为这样的事情感到遗憾。”许东林一脸愧疚的说道。“有些人,实在是太冲动太失礼了。”

    “确实。这是野人才能干出来的事情。”秦洛赞同的说道。“当街打人,而且打的是来韩国比赛的国际友人,这实在不是文明人能够干得出来的事情。”

    “秦洛,请不要激动。”许东林看着秦洛说道。“这件事情,双方都有错误。我此时赶来,就是要和你商量这件事情的处理结果。毕竟,这对我们来说都不是光彩的事情。”

    “双方都有错误?”秦洛笑着问道:“我很想知道,我们代表团的医生错在了什么地方?只是因为他们战胜了你们的医生,所以理应遭到你们心有不甘的报复?”

    “我想,事情的真相你可能还不是很清楚。”许东林也不生气,一脸认真的说道:“那些韩国青年也只是热血了一些,他们受媒体蒙蔽,以为华夏医生是靠作弊手段取胜,这才才组织了几个人上前抗议——-只是这抗议却遭来殴打,十一名青年全部住院,还有一人眼珠破裂,有可能遭遇失明的危险——-这对我们来说,简直是场灾难。”

    “我得到的可不是这样的版本。”秦洛据理力争道:“我们的团员去挑战你们的一名医生,在走出院子的时候,遭遇一群暴徒的袭击——-那群暴徒头扎印有韩国国旗的绸带,手持凶器,冲上来对我们代表团的成员大打出手——-只是他们忽略了一个问题。我们的代表团成员不仅仅医术高明,还大多精通武术。”

    秦洛冷眼看着许东林,说道:“难道你们韩国的法律是这样规定的?挨打的人不能够出手还击?一旦还击,责任就全在还击人的身上?还是说,我们华夏国人命贱,应该对你们做到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我想,你曲解了这次事件的原因。”许东林笑着说道。“媒体记者拍下了大量的照片。那些照片记录了事件的真相。”

    “媒体是谁的媒体?”秦洛问道。“他们会替谁说话?”

    “良知才是他们信守的真谛。他们为事实说话。”

    “你信吗?”

    “不信。”许东林摇头。“但是,那些民众看到照片后会相信的。”

    “意思是说,你们不会为这件事情承担责任了?”秦洛简单直白的问道。

    “我们是一个愿意承担责任的国家。但是,我们承担的必须是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许东林说道。“这次事件,原本就和我们没有关系。而且,从受伤人数和事件起因来说——-我们才是受害者。我承认,那些年轻人是过于冲动了,可是,仅仅因为这样,就导致你们把他们打伤打残——-这太残忍了。”

    话说至此,已经很清晰明白了。

    两人便不再说话,眼神在空中交流碰撞着。

    “许缚先生是怎么看待这次事件的?”秦洛问道。

    “他不知道这件事情。”许东林说道。“爷爷年龄大了,不宜操劳。”

    “那可就糟糕了。”秦洛遗憾的说道。“我来韩国,主要目的就是挑战他的。他难道老的连针都拿不起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