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394章、你比我还快!

第394章、你比我还快!

    第394章、你比我还快!

    看到秦洛一脸郑重其事的样子,苏子‘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你信吗?”她看着秦洛的眼睛问道。谈起这样的话题,她的精神状态也好了些。不会在说话时候打呵欠犯困了。

    “不信。”秦洛说道。接着,又苦笑了起来:“尝试了无数种办法,都没有什么效果。听到这样的传闻,虽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可还是忍不住想去尝试一下——-就像有人说喝自己的尿液可以青春永驻一样,这原本是没有任何依据的事情,可是,却真的有很多人去尝试。这应该属于病急乱投医——我们是医生,却同样会犯这样的错误。”

    “无意间在一本书中看到这样的介绍,让我笑了半天。就像是我看过的武侠小说中写的——-只要男女在一起就能够提高功力一般的荒诞搞笑。虽然我把它当做了笑话,可是——-这样的想法却时不时的会浮现在脑海。”

    秦洛扯了条毛巾帮苏子擦拭着她光洁如玉的小脚,然后抬起头看着她,问道:“既然我们都有这样的疑问,那就让这个疑团解开如何?”

    “我有拒绝的理由吗?”苏子避开秦洛的眼睛,轻声说道。“女人应该矜持。可是——这可恶的传说却让人根本无力反抗。”

    秦洛把苏子从轮椅上抱起来,说道:“无力反抗,那就享受吧。或许,真的有可能治好了病。”

    苏子依偎在秦洛的怀里,伸手抓着他胸口的衣服,像是一只倦缩慵懒的小猫。她的身体轻灵如絮,抱在怀里几乎没有任何重量。

    单薄的身体在嗖嗖发抖,不知道是因为秦洛把她从一直依赖着的毛毯上抱出来让她感觉到寒冷,还是因为她过于紧张。

    即便内心再过强大的女人,在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时,都会有一些过激的反应。

    女儿家的闺房就在隔壁,秦洛虽然没有来过,却轻车熟路,直接抱着苏子到了那挂着紫色流苏,铺着鹅黄色锦被的床塌上。

    被秦洛放在床上的苏子眼眸紧闭,白袍包裹的酥胸激烈的起伏着,樱桃小口吹气如兰,有着一股醉人的沁香味道。秦洛呼进来的原本过于苍白的脸色现在也是艳若桃花,霞飞双颊。

    此情此景,做为一个正常男人,必然会生出一些猥亵的反应。

    做为一个不算太正常的男人,秦洛同学仍然看的食指大动。

    什么功名利禄拯救中医的思想全抛下,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叉叉。

    他俯下身体,想去亲吻苏子的额头、眉毛、嘴巴以及起了一层小粉红疙瘩的脖颈——

    可是,他的大嘴都快要靠近的时候,却怎么也亲不下去。

    再次尝试,仍然没能亲下去。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心里总觉得有些怪异——

    “我们是第二次见面,对吗?”苏子突然间睁开眼睛,问道。

    “是啊。我还真不是一个随便的人。”秦洛苦笑着说道。

    他有些佩服那些第一次见面就上床的食色男女了。

    苏子实在太聪明了。只是一句话就点出了自己的心结所在。

    难怪他觉得有点儿怪怪的,原来是他过不了自己这关。因为他觉得才和这个见过两次面的女人上床实在是有些过于——-猴急。

    “我说出自己的心理话,你会不会觉得我轻贱?”苏子说道。

    “什么?”秦洛茫然的问。

    “我真的真的很不愿意——-再像个废人一样坐在轮椅上。从六岁时开始,一直到现在的二十二岁。我已经在轮椅上坐了十六年,我真的不想再坐下去了。有时候我甚至想,只要谁能解救我——无论用什么极端的方法都可以。我都愿意接受。我就是想让这病快些离开,让自己能够站起来——-”苏子声音淡漠的说道,没有激动,也没有眼泪。像是在说着一件和她不相干的事情。

    可是,她的声音里却有怨气。一种对上天给予她的这种怪异的难以根治的疾病的怨气。

    只要是病人,都会或多或少的生出怨气。有的是责怪自己之前没有好好保护身体,有的是怨恨命运让自己那么倒霉——-

    以前,苏子从来都没有表现出这些。她像是认命一般安静的坐在轮椅上,不哭不闹,也不喧嚣。

    可是,这一刻,她终于放下了这十六年的伪装,发泄出了自己十六年轮椅生活的仇和恨。

    “不一定能好。”秦洛柔声说道。

    “我知道。”苏子说道。“我甚至都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不,应该说——-我心里有很大很大的期待。可是我害怕失望,所以我在不断的告诉自己——-这种方法太荒谬,我不应该心存太多的希望。这样的话,以后的失落感是不是就会淡一些?”

    “那我们做吧?”秦洛说道。

    苏子点了点头。

    秦洛低下头,有些凶狠的吻上了苏子的嘴唇。

    既然你随便了,那就别怪我不是人了。

    苏子的嘴巴很香甜,那是麽麽刚才端来的一种草本制作的漱口水的效果。甚至连她呼吸出来的气体都带有这种醇香的味道。

    她的脸很白很嫩,眉毛清秀修长,脖子——-吻起来的效果也很好。

    从嘴唇至眉梢,从眉梢从脖颈。然后秦洛才解开她身上系着条软带的罩衣。

    汉服最大的好处就是脱起来方便。没有钮扣,没有拉链,更没有繁琐的前穿后穿——-秦洛只是轻轻的扯了一下带子,那白色长袍便被分开了。

    秦洛像是寻宝似的,拉开她的罩衣,再扯了下带子,分开她身上穿的厚袍,再解开一条带子,又分开一条贴身的绒衣,剥开绒衣,出现在秦洛面前的——-是一条鲜红色的肚兜。

    你知道兜兜是什么吗?

    如果不是突然间看到,解惯了女人内衣的秦洛都忘记了这种女性小物件的存在。

    现代女性大多喜欢拥有一件性感神秘的维多利亚的秘密,还有多少人会留恋古代女性必穿的那种小肚兜?

    我们偶尔见到,也是在光着屁股的婴儿身上。年轻女性也少有见到,但是她们把那种兜兜给加工改良,并且有了另外的一个名字:吊带。

    亮如蚕丝的轻薄丝绸、巧夺天工的针绣图案、简约却透露出一种古典美感的设计——-原本应该很老土的东西,看在秦洛的眼睛里竟然觉得十分性感。

    你看,男人总是喜欢追求新鲜的东西。而这之前像内衣一般普及的东西,却成了时尚品。

    “真漂亮。”秦洛出声赞道,伸出手去抚摸着那兜兜上的鸳鸯花纹。

    层层包裹下的小肚兜,像是片片荷花包拢着的莲心。粉嫩、娇艳、给人带来惊喜的感觉。

    虽然隔着层亵衣,可是苏子还是能够感觉到他的手在自己乳**房上游走的感觉。身体轻颤,然后迅速崩紧,双手环抱在胸前,呓语般的说道:“冷。”

    秦洛这才想起来,自己过于贪恋这种小肚兜的美感而忽略了苏子的感受。

    她身体畏寒,现在身上的衣服都解开了,很容易就会着凉。

    那样的话,就什么都干不了了。

    秦洛快速的解开自己的长袍,敏捷的把脚上的鞋子给踢掉,和苏子并排躺在一起,一把扯过被子盖在两人身上,说道:“这样好些了吧?”

    苏子没有应声,却是扯过被子盖住脑袋。

    秦洛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跟着就把脑袋钻了进去。这样的话,谁也看不到谁的脸,谁也不会注视对方的眼,你摸摸我我摸摸你,把能做的事情都给做了———

    一切结束后,大家就成了熟人。或者说,成了一家人。

    那个时候,你看我我看你的也不会觉得羞涩了。

    更羞涩的事情都做过了,看看还值当什么?

    秦洛在被窝里解开了苏子的亵衣,然后身体靠近,轻轻的把她搂在怀里。

    苏子的双脚不便,他不能待她像其它女人那般的随意。她不能自己调整最舒适的动作,但是秦洛却要为她考虑这些。

    苏子轻轻呻吟一声,然后便跟着娇*喘吁吁起来。

    秦洛的那双大手像是两条游鱼般,在她从来没被人亵渎过的身体敏感部位游走着。她几曾被人这么轻薄过?只能不堪的叫了起来。

    可是对她来说,呻吟也是一件极其难堪的事情。于是,她努力的想把这声音给压下来。

    但是,越是压抑,便越是觉得这快感来的强烈。

    秦洛也像是个顽童似的,在他发现苏子想咬牙坚持着不想叫出声后,恶作剧心起,或者说,变态的恶趣味呈现出来。

    他的双手从漫无目的的游走变成了有节奏的挑逗,而他在被窝的脑袋也开始动了起来,嘴巴四处游移亲吻着她赤裸着的身体。

    苏子终于控制不住了,‘啊’的一声为前奏,开始剧烈的呻吟起来。

    当秦洛轻轻的含住她胸口的凸点时,她的身体一颤,然后双手死死的搂着秦洛的脑袋,把他的脸捂在她的胸口不让他乱动。

    身体一阵颤抖,第一次的高潮就这么突然而至。

    秦洛大是惊讶,然后很有成就感的说道:“你比我还快。”

    (ps:昨天手机丢了,所有号码都丢失,郁闷的丢血。我收集几个小妹妹的号码容易吗?唉,今天努力多更一章吧。求红票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