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386章、我们自己做主!

第386章、我们自己做主!

    第386章、我们自己做主!

    “你是说——管绪劫持了凌笑?”宁碎碎瞪大眼睛问道。原本就哭的红肿的眼睛

    变的更大更圆,水汪汪的,像是一颗大号的黑宝石。

    “是的。”秦洛肯定的回答道。看着她一脸诧异的表情,心想,大概连她也不相信管绪是那样的人吧?

    秦洛认真的想了想,如果没有林浣溪这个因素,自己第一次和管绪见面,也有可能被他的虚伪面具给欺骗。因为他实在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这种魅力不仅仅是针对女人,还包括和他接触过的男人。

    这也是他身边有那么多铁杆朋友的原因。李令西直到死亡的那一刻,或许还不知道害死自己的人是自己最信任最崇拜的人吧?

    “怎么可能?”宁碎碎一边驾驶着自己的银翼奔驰跑车往管绪家赶,一边说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凌笑从小就喜欢他,把他当做天一样的对待着——-他想要什么都能要到。为什么他要绑架凌笑?”

    “因为他要控制凌陨。”秦洛耐心的解释着说道。“今天下午凌陨找过我,他怀疑李令西的死和管绪有关系。不然的话,为何凌陨特意给你打电话,把我的号码告诉你?”

    宁碎碎皱着眉头,说道:“管绪为什么这么做?李令西凌陨他们对他那么好——他们都把他当做朋友。他为什么要杀他们呢?”

    “总是有理由的。”秦洛说道。“只是我们暂时不知道是什么理由而已。说不定很快就知道了。”

    “我还是没办法相信。”宁碎碎说道。“也不希望这是事实。太恐怖了。”

    秦洛苦笑。

    当初他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他理解宁碎碎的感受。当他知道绑架贝贝的人是秦铭的时候,也是难以置信不愿意接受。

    可是。事实就是事实。

    或许女人比较单纯善良一些,她们感性用事,容易受自己的情感所操纵。但是,秦洛知道,凌陨这样的人物绝对不会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也就是说,他给宁碎碎打这个电话,一定有他的动机。

    管绪用凌笑来威胁凌陨,自然是希望他安份守已。他打电话给宁碎碎,也就是在间接的向自己求救。

    如果自己能这个都看不明白,那就实在太愚蠢了些。

    “你再打一次凌笑的电话。”秦洛对宁碎碎说道。

    宁碎碎再次拨打了一遍,电话里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区。

    “刚才只是无人接听,现在不在服务区——看来他失去耐心了。”秦洛说道。

    想起凌笑可能有危险,宁碎碎再次猛踩油门,把这银色的跑车给开的仿佛要飞起来一般。

    跑车开到管绪的别墅门口,宁碎碎跳下车按响了门铃。

    管绪通过屋内的监视系统看到来的是宁碎碎和秦洛后,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打开了大门让他们进来。

    “管大哥,凌笑在你这儿吗?我打她的电话没人接听。我很着急。”宁碎碎盯着管绪的脸,想辨别他是否真的是秦洛所说的坏人。

    “在的。”管绪坦白的说道。“她喝多了酒,睡着了。”

    接着,视线又转移到了秦洛身上,笑着说道:“秦先生大驾光临,倒是让人很意外。”

    “正陪着碎碎在外面吃饭。她找不着凌笑心里着急,就拉我进来看看。”秦洛笑着说道。

    “请进来坐吧。”管绪让开身体,对着秦洛和宁碎碎发出邀请。

    宁碎碎一进客厅,就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熟睡的凌笑,快步走了过去,问道:“笑笑怎么了?她没事吧?”

    “没事。只是喝醉了。”管绪笑着说道。

    宁碎碎嗅了嗅鼻子,果然闻到凌笑呼吸的气体里有着浓浓的酒气。说道:“怎么又喝那么多酒啊?管大哥,我能带笑笑回去休息吗?”

    “恐怕不行。”管绪笑着摇头。

    “为什么?”

    “因为只有我这儿才有解酒药。”管绪说道。

    “解酒药?我家里也有啊。”宁碎碎看向秦洛,说道。

    “你家里的解酒药解不了凌笑的醉酒。”管绪说道。“她必须留在我这儿才行。如果隔一个钟头我还没有给她喂解药的的话,她就很可能会出现一些状况。”

    “什么状况?”

    “变成植物人。”管绪说道。“只要超过一个钟头的限定时间,她以后就很难再起来了。”

    “——-”

    宁碎碎不可思议的看着管绪,说道:“果然是你。秦大哥说的都是真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对自己身边的人下手?”

    她想嘶吼。想愤怒的发泄。想质问。可是她发现,她连做这些事情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让她单薄的身体有些难以承受。

    管绪苦笑,说道:“如果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也不会出现这么多的问题。我们还是朋友。和以前一样。可惜,你们都知道了。”

    “你到底想要些什么?”秦洛看着管绪问道。他真的很好奇。这个男人做这么多事情,他的目的是什么?

    “以后你就知道了。”管绪说道。

    “都到了这一步,你以为还能隐瞒很久吗?”秦洛冷笑着说道。这个外表俊朗的家伙做的都是一些人神共愤的事情,秦洛对他实在没有任何好感。

    “至少,这个消息不会从我嘴里说出去。”管绪大大咧咧的走到沙发边坐下,说道:“你们准备怎么办?是守在这边,还是回去休息?”

    “你想怎么办?你想把凌笑怎么办?”宁碎碎怒声说道。

    “我没想怎么办。”管绪指着熟睡如婴儿的凌笑,说道:“你看。她睡的那么香,我什么都没有对她做过。”

    “你要绑她到什么时候?”宁碎碎搂着凌笑说道。

    管绪看了眼秦洛,说道:“当我认为自己的安全受到保障时。”

    秦洛走过去握住凌笑的手,伸出两根手指头切在她的脉博上。

    脉相平衡,脉博跳跃有力。没有任何问题,真的和醉酒的人一模一样。

    “怎么样?”宁碎碎看着秦洛问道。

    “没什么问题。”秦洛说道。

    “我们带笑笑走。我看他能把我们怎么样。”宁碎碎抱着凌笑说道。

    秦洛苦笑,说道:“就是因为我查不到任何问题,才证明凌笑确实有问题。她的精神状态很好,脉博很亢奋,这种情况下,原本是不应该睡着的——-可是她这个时候却睡着了。证明他确实对他下过药。”

    “精彩。”管绪拍手说道。“你确实是一个很高明的医生。可是你救不了中医。”

    “你凭什么这么确定?”秦洛笑着说道。突然,他猛地往管绪扑了过去。

    擒贼先擒王。他想把管绪给控制住,然后用他来交换能够唤醒凌笑的解药。

    没想到,秦洛这一扑成空。

    管绪像是预感到秦洛的动作似的,双脚在地上一镫,人便翻了个跟头,从沙发上翻到沙发背面去了。让秦洛大为意外的是,他竟然也和自己一样身怀绝技。

    ——-流氓会武术,菜刀也挡不住啊。

    当秦洛摸出怀里的小黑对准管绪的时候,管绪手里也同样有一支枪对准秦洛的脑袋。

    “一命换一命,你换吗?”管绪笑着问道。“如果我是你,我不换。”

    “我和你的选择一样。我也不换。”秦洛点了点头。“太不值了。”

    “不错。我这种无亲无友冷血无情的孤家寡人死不足惜。你有家人有朋友,还有浣溪——-何必陪着我一起死?”管绪苦口婆心的劝道。“如果我是你,立即离开这里回去睡觉。”

    “好吧。那我回去睡觉。”秦洛爽快的答应了。

    “不送。”管绪说道。

    “NO!NO!他不能走。”大胡子从别墅的后门走了进来,说道:“屋子里的人都可以走,就是他不能走。”

    管绪冷冷的盯着大胡子,说道:“我说过,如果没有我的召唤你不要过来。难道你忘记了吗?”

    “难道你也忘记了吗?你是执行组的主官,而我是监督组的——我们并没有从属关系。我也没必要听你的话。这个关键时刻,我怎么能放心的把事情的收尾工作交给一个华夏人呢?”大胡子笑呵呵的看着秦洛,像是看着一只可爱的小动物。“我想,把他做掉的话,我们的任务会更加顺利一些。亲爱的管,你觉得呢?”

    “我没意见。”管绪强忍着怒气说道。“可是,那样的话,我们如何脱身?之前所做的一切,他们都不会找到任何证据——-我们可以大方得体的从他们的机场离开。如果他死了呢?”

    “他太重要了。是组织最为看重警惕的人物。只是换一种离开的方式而已。你会愿意为此牺牲的。不是吗?”大胡子笑着说道。从怀里取出手枪对准了秦洛的脑袋。

    “他说什么?”秦洛看着宁碎碎问道。

    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不会英语确实是件麻烦事。

    你可以听不懂国际友人的话,但是,你一定要听懂国外敌人的话。

    “他要杀你。”宁碎碎喊道。“小心。”

    ‘NO!NO!”秦洛一边摆手,一边喊着他唯一懂得使用的英文,以此来反对大胡子所做出的决定。

    “抱歉。这里由我做主。GOODBYE!BOY!”大胡子说着,就要扣动扳机。

    砰!

    枪声响了。

    秦洛没事儿。却是大胡子的身体‘扑通’一声砸倒在地上,眉心处出现一个汩汩流血的小洞。

    一个男人出现在门口,冷声说道:“我们的地盘,我们自己做主。”

    (PS:大家反应不要那么激烈嘛。人家说的是真的啊。我很为那些今生不能嫁给老柳的女娃娃女孩儿女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