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385章、众叛亲离(下)!

第385章、众叛亲离(下)!

    第385章、众叛亲离(下)!

    “不要。不要——-”

    管绪惊呼着从沙发上坐起来,这才发现他刚才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伸手摸了一把额头,沾了一手湿淋淋的黏稠汗渍。

    在梦中,他被一群身穿白大褂戴着白色帽子的人追赶着,他看不清楚他们的脸,只看到一双双冷漠麻木的眼睛和用来呼吸的嘴巴——-他们手里举着大号的注射器,里面盛满如鲜血一般腥红的液体。他们想要把那种液体注射进自己的身体——-

    仅仅是梦吗?

    管绪的脑袋又开始痛起来,仿佛有人在用锥子一下又一下的戳着他的头骨一般。

    疼痛让他有些发狂,却还要拼命的忍受。胡乱的揉*搓着头发,直到它们凌乱如鸡窝状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一束亮光射来,外面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音。

    管绪知道是凌笑来了,这个丫头从来都不会拒绝自己的要求。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他按开大厅的灯,走到镜子前用双手梳理着头发。直到自己的形象又恢复到之前那般的斯文儒雅,没有一处不顺眼的状态时,这才快步往院子里走过去。

    管绪输入密码,电子感应大门便自动向两边收拢。凌笑的跑车驶进来后,大门才再次合上。

    “管大哥。”凌笑从车子下来,深情的看着管绪说道。

    “心里有些难受,想找个人说会儿话。”管绪苦笑着说道。“你哥哥不喜欢说话,以前都是令西陪我——-现在令西不在了,想找个人说话都没有。就想到了你——”

    看到管绪像个无助的孩子般解释着找自己过来的理由,凌笑难过的肝都痛了。她走上前,搂着管绪的腰说道:“管大哥,以后,就由我陪你说话。只要你不嫌我烦就好——-你什么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就什么时候过来。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的——-一定不会。”

    管绪搂着凌笑纤瘦却极具诱惑力的身体,静默不语。

    凌笑被自己深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搂抱着,心头是满满的温馨和幸福。

    以前她总喜欢唧唧碴碴的说个不停,只要清醒着,就有说不完的话。因为这个,没少被宁碎碎抱怨。

    可是,直到此时此刻,她才终于体会到了‘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境界。

    “进去吧。外面冷。”管绪在她耳边说道。

    “嗯。”凌笑乖巧的点头。却一刻也不愿意离开管绪的怀抱,主动伸手搂着管绪的手臂。

    进了大厅,管绪把门关上,问道:“想喝些什么?”

    “你想喝些什么?我去准备。”凌笑笑着说道。

    “我去吧。你是客人。”管绪笑着说道。

    “我才不是客人呢。也不要你把我当做客人。”凌笑不满的说道。“反正你家里我也熟,你喝什么?”

    “红茶吧。会不会很麻烦?”管绪笑着问道。

    “不麻烦。煮咖啡都行。”凌笑笑着说道。然后脚步欢快的跑到厨房去准备。

    不一会儿,凌笑便端着两杯热气腾腾的红茶过来。

    “谢谢。”管绪笑着说道。接过红茶抿了一口,称赞道:“口感不错。笑笑的手艺很好。不过——要是加一点儿奶就更好了。”

    “回国这么久了,你的口味还没变呢?你等等。我去拿。”凌笑从沙发上跳起来,跑到冰柜里面去取牛奶。

    等到凌笑往管绪的杯子里添加了些牛奶后,满脸期待的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再加些糖?”

    “非常完美。”管绪仔细的品味了一番,看着凌笑说道。

    “真的?”凌笑乐的不行。

    “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管绪说道。把手里的杯子递给凌笑。

    凌笑脸一红,虽然觉得喝管绪的杯子有些过于亲密,但是——-这不正是自己所期待的吗?

    自己这个小妖精等了多少年啊,这才有机会吃上一口唐僧肉,怎么也不能浪费掉啊。

    凌笑接过杯子,小心抿了一口,说道:“嗯。确实好喝。我都有些佩服我自己啦。”

    “好喝就多喝一点儿。”管绪说道。他脸上的笑容温柔体贴,像是世间最完美的情人。

    凌笑哪里能受得了他这样的蛊惑,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困了一天。好好休息一会儿吧。”管绪接过凌笑手里的杯子,笑着说道。

    “我不——”凌笑原本想说自己不困的,这才几点啊,怎么会困呢?她还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对他说,她还想今天晚上表白,好趁他内心虚弱的时候一举把他拿下——

    可是,突然间就觉得自己的脑袋晕沉沉的,眼皮也越来越沉,根本就抬不起来。

    嘭!

    她的身体一软,便倒在了沙发上。

    管绪看着她昏迷的身体,沉默不语。

    良久,管绪才再次动了起来。

    他把已经凉透了的茶杯放在面前的茶几上,然后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管少?”话筒里传来一个男人浑厚沉稳的声音。

    “凌陨,是我。”管绪轻声说道。“还没睡吗?”

    “没有。在想些事情。”凌陨说道。

    “嗯。累了一天,早些休息。”管绪说道。

    “管少有事?”凌陨敏锐的感觉到管绪的情绪有些不对,出声问道。

    “也没什么事儿。”管绪轻声笑了起来。“笑笑在我这边。心情不好,就陪我多喝了几杯酒——-现在已经醉倒了。你不要担心。”

    “———”

    电话无声了,凌陨沉默了。仿佛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一般。

    可是,管绪明显的听到电话那边的钟表滴滴滴的转动声音。

    “是你,对不对?”凌陨终于再次说话了。声音依然那么平静,可是却让人感觉到他声音冷静下面掩饰的疯狂,就像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管绪说道。

    “是你对不对?是你杀了令西。”凌陨追问着说道。

    “为何要执着这个问题呢?他知道了一些不应该知道的事情,所以,他只能提前退场。不过,我会想念他的。可是你原本不应该参与进来——-我们仍然可以做朋友。”管绪说道。

    “令西死之前,你是不是也对他说过这些话?”

    “你觉得讽刺有意义吗?这是最无力的反击。改变不了任何事情。”管绪轻声笑道。

    “你为什么要杀他?”

    “我已经解释过了。”管绪有些不耐烦了。“凌陨,我打电话不是要和你讨论这个问题的。我知道你偷偷找过秦洛,你明明知道我很讨厌他。算了,事情已经过去了———我想说的是,以后,你保持安静就好。无论还愿不愿意和我做朋友,请你务必保持安静。为了你的妹妹想想,好吗?”

    “早些休息吧。晚安。”管绪说道。准备挂断电话。

    “等等。”凌陨说道。

    “还有什么事吗?做为多年的朋友,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声,不要报警。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的事情。包括清醒过来的凌笑。我在她身上种了毒,就像我在令西的身体里面植入了大量不会留下任何杂质的酒精一样——-除了我,没有人能够解得了。”

    “只要你不伤害凌笑,我不会报警的。”凌陨说道。“我只是想对你说一句话。”

    “什么?”

    “管绪,我操*你*妈。”凌陨用尽全身的力气嘶吼。

    ————

    ————

    秦洛正抱着贝贝看《猫和老鼠》的时候,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爸爸,你又要出去了吗?”贝贝转过头问道。自从上次林浣溪对管绪说贝贝是他们的女儿后,贝贝就习惯性的叫秦洛爸爸,林浣溪妈妈。

    “不出去。”秦洛笑着说道。接过电话,却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你好,哪位?”秦洛问道。

    “大哥哥,我是碎碎。”话筒里传来一个柔软的女孩儿声音。

    “碎碎,怎么是你?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秦洛惊讶的问道。

    “我从凌陨哪儿拿到的。”宁碎碎说道。“大哥哥,我好难受。”

    “我明白。令西的事情我听说了。”秦洛安慰着说道。“今天下午看到你,本来想上去和你说几句话的。但是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就没有过去。”

    “是我害死了令西。他是因为我才喝那么多的酒——”

    “不是的。你不要再责怪自己了。这件事情可能根本就和你没有关系。”秦洛安慰着说道。

    突然,他心思一动,问道:“凌陨没和你说干什么吗?”

    “没有。”宁碎碎说道。“他刚才给我打电话,给了你的号码。说我应该和你谈谈。”

    “你现在有没有和凌笑在一起?”秦洛的脸色唰地一下子变了,一脸凝重的问道。

    “之前她在我们家。后来她接了一个电话出去,我们就分开了。”宁碎碎说道。

    “你知道是谁给她打电话的吗?”

    “可能是管绪吧。”宁碎碎说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接到电话还急急忙忙的跑出去,只有管绪才对她有这样的魔力。”

    “你知道管绪住在哪儿吗?”秦洛问道。

    “知道。”宁碎碎说道。

    “你现在过来接我。我们去找凌笑。”秦洛说道。

    (PS:其实我很同情凌笑。以及现实中和她一样瞎了自己狗眼的女孩子。唉,没办法,不是每个男人都像我这般对爱情忠贞不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