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384章、众叛亲离(中)!

第384章、众叛亲离(中)!

    第384章、众叛亲离(中)!

    名医堂义诊死亡事件有越炒越烈的架势,不仅仅是报纸和电视广播媒体对此事进行了专题报道,不少网站还开辟了你是否支持废除中医的网络投票。

    虽然网民的爱国热情还很高涨,投反对票的人要远远高于投支持票的人。但是,那数十万点击支持废除中医的数据还是让人觉得触目惊心。

    这可是针对华夏国人的投票,自己国家内都有这么多人赞成废除中医,足见中医让人失望到什么境地了。

    这团阴影越聚越大,笼罩在每一个热爱中医信任中医的人头顶上。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后面拨弄着,把事件推向他们所想要的局面。

    因为有贝贝的童言童语,一家人才没有受这件事情的影响,吃了一顿愉悦的早餐。

    饭后,贝贝要被佣人送到幼儿园。林浣溪去忙中医公会的事情。秦洛和明浩联系了之后,赶到了警察局和他碰面。

    “事情有些棘手啊。”负责此次案件的刑侦一处处长李小刚说道。他捧着一只保温杯,不时的吸一口水润嗓子。“我们也觉得这些事情过于巧合,我们也怀疑管绪和这件事情有关系。可是,我们找不到任何证据啊。”

    “事情的脉络已经很清楚了,死者求爱不成,所以多喝了几杯。又因为不习惯住在朋友家,所以在凌晨开车返回——-燕京每年都会出现数千例由醉驾而导致的车祸事件,这种事情也并不让人觉得奇怪。法医解剖了死者的胃部,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物质。倒是酒精度严重超标——-”

    听了李小刚处长对案情的分析,明浩转过脸看向秦洛,问道:“你怎么看?”

    “侦办案子你们才是专家。我哪里懂得这些?”秦洛苦笑着说道。好像这次的事情绕进了一个死胡同。就算大家怀疑管绪和这件案子有关系,可是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是犯罪者。

    如果当真是他下手的话,那他一定把所有的步骤都考虑周全了,没有留下任何破绽。甚至,他连朋友求爱的这种事情都利用上了。

    这个人的智慧,想想都让人觉得心寒。

    再说,他有什么动机要向自己的朋友动手呢?昨天晚上他们还一起吃饭,关系应该相处的很不错才对。

    难道,李令西发现了什么内幕?这才是导致他车祸死亡的真相?

    现在看来,能够找到管绪的犯罪动机才是首要事情。

    秦洛和明浩走到警局大院的停车场时,看到管绪、凌陨、凌笑、宁碎碎等人候在大门口,正有几辆黑色的奥迪车缓缓驶来。

    车未停稳,管绪便已经率先迎了上去。凌笑和宁碎碎也快步跟了上去,倒是和秦洛没有什么交际的凌陨反应稍慢,还回过头来朝着秦洛这边看了一眼。

    “李令西的父亲之前在部委里面工作,几年前下放到明海做市长。”明浩在旁边解释着说道。

    秦洛看到宁碎碎小脸憔悴的样子,知道她一定非常伤心。有心和她说几句安慰话,但是自己显然不是他们这个圈子里欢迎的人物,所以,他也知趣的没有上去凑热闹。

    “李令西也是死的冤枉。”秦洛感叹着说道。“我和他有过接触,他的脾气暴躁易怒,容易冲动。这样的人,城府深不到哪儿去。也坏不到哪儿去。”

    “是啊。”明浩点头。“可惜了。”

    “我去中医公会处理些事情。你也赶紧想办法处理名医堂的事情吧。这件事情不能再拖了。”秦洛说道。

    “我明白。死者家属的赔偿问题已经谈好了,条件虽然苛刻了些,我想管绪那边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现在要想办法平息的是媒体的炒作问题——”明浩说道。

    秦洛乘坐的出租车还行驶在前往中医公会的路途当中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来电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

    “秦洛吗?”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沉闷的声音。

    “是我。”秦洛说道。

    “我要见你。”男人直截了当的提出自己的要求。

    秦洛看了眼窗外,说道:“我在京华大厦下面的咖啡馆等你。”

    “好。”男人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秦洛收了手机,对司机说道:“师父,就在这儿停吧。”

    没有心情欣赏那些金发碧眼穿着英格兰传统服饰的美女侍者,秦洛选择了角落的位置坐定,点了杯红茶后,便坐在哪儿安静的等待着。

    他不明白,为何这个人会给自己打来电话?不过,这是个好想象。

    或许,他知道一些什么事情。

    不久,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便走了进来。

    他没有理会那几个侍者的热情招待,扫了一眼咖啡馆内的环境后,便大步往秦洛这边走过来。

    “要喝点儿什么?”秦洛把餐牌推开凌陨面前。

    “不用。”凌陨说道。

    “我没想到你会找我。”秦洛说道。

    “我想知道真相。你们恰好在寻找真相。”凌陨说道。

    “你也怀疑管绪?”秦洛笑着问道。

    “我只是需要一个答案。”凌陨浓密的眉毛拧在一起,脸上却没有多余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他此时的心情。

    “如果事情真是他做的呢?”秦洛问道。

    “那时候再说。”凌陨说道。

    “好吧。有什么消息要告诉我?你没有跟着接待李令西的父母,却偷偷跑来和我汇合——-肯定不是只想知道消息这么简单。”

    “今天凌晨两点四十六分,李令西给我打过电话。他问我信不信管绪,我说信。他说他也信,明天要和他好好谈谈——两点五十九分的时候,发生车祸。”凌陨把自己心里一直纠结无法释怀的话说给了秦洛听。

    “他有说要和管绪谈什么事吗?”秦洛问道。

    “没有。”

    “看来,他肯定知道了管绪的什么秘密。”秦洛说道。

    “这只是你的个人猜测。”凌陨说道。

    “如果你没有这样的猜测,你会特意赶过来告诉我这句话?”秦洛讥讽的说道。

    “——我们是多年的朋友,我不相信他会做这样的事情。我更不希望自己被欺骗。所以,我把这些事情告诉你,请你帮我找到答案。”凌陨说道。“如果是我误会了他,他仍然是我的兄弟,我向他道歉。如果——如果是他的话,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秦洛端着面前的红茶,看着凌陨问道:“为什么不把这些情况告诉警察?”

    “你比警察更可靠一些。”凌陨说道。

    他站起身,和来的时候一样,挺直着脊梁,昂首向外面走去。

    秦洛看着他离开时的背影发了一阵子呆,然后轻轻叹息。

    连那么好的朋友都愿意放弃,他到底想要些什么?

    ———-

    ———-

    管绪推开房间门,正准备开灯的时候,闻到屋子里有一股烟味。

    “谁?”管绪伸手摸向自己的怀里。

    “是我。”一个男人用英语回答道。

    ‘啪’的一声脆响,客厅的灯亮了,一个大胡子坐在沙发上对他微笑。

    “我说过,在我没有通知的时候,你不要到我这儿来。”管绪气愤的说道。“特别是在这个关键时刻。”

    “可是我觉得很有必要来见你。”大胡子笑着说道。他一直用英语和管绪对话,两人对答如流,根本就不会有语言上的障碍。

    “发生了什么事?”管绪把西装外套脱了,坐在大胡子的对面问道。

    “你亲密的朋友凌陪去见了那个人。在今天下午的时候。”大胡子语带讽刺的说道。“连他也要背叛你了吗?”

    管绪心里一惊。看来,自己的那番解释并不能打消凌陨对自己的怀疑。而且,他竟然选择了最极端的方式。

    “这算是背叛吗?我又何偿不是在利用他们?”管绪冷笑着说道。

    “是啊。你们华夏人的友谊真是奇怪。”大胡子大笑着说道。“他知道些什么吗?要不要把他做掉?”

    “你疯了?他是军人。”管绪呵斥道。“而且,他是军官。”

    大胡子不屑的撇撇嘴,说道:“那又怎么样?难道你还有更好的办法?”

    “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你不要插手。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请不要过来烦我。”管绪说道。

    大胡子从沙发上站起来,说道:“管,在任务即将完成的时刻,你最好要小心谨慎一些。千万不要耍什么滑头。你应该知道,你这辈子都别想脱离组织。”

    “还有什么事吗?”管绪脸色不善的问道。

    “祝你好运。”大胡子笑了笑,从后门离开。

    管绪的身体躺在沙发上,用力的揉着太阳穴位的部位。听到这个坏消息后,他的脑袋痛的厉害。

    想了想,他从沙发上坐起来,从桌子上抓过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凌笑吗?现在有没有空?能不能过来陪我说说话?”

    (ps:大家放心吧,管绪会死的很非主流。今天只有两更了,有点累。有红票的帮忙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