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382章、看得见的裂痕!

第382章、看得见的裂痕!

    第382章、看得见的裂痕!

    秦洛正搂着林浣溪软绵绵的身体睡的正香时,被电话铃声给吵醒了。

    秦洛按开点灯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闹钟时针指向‘五’的时候,有种骂娘的冲动。

    谁闲着无事,这么早打来电话啊?人家回来一次容易吗?夫妻俩成功的做点儿事情容易吗?

    那些人怎么就不能理解别人的心情呢?真讨厌。

    不过电话的声音越来越急促,在这寂静的夜晚越来越刺耳,把林浣溪也给吵醒了,问他怎么不接电话时,他就不得不从被窝里爬起来了。

    “喂。”秦洛喊道。这个时候,他实在没有好心情。

    “秦洛。出事了。”话筒里响起明浩的声音。

    “出什么事了?”秦洛问道。

    “李令西死了。”明浩说道。

    “谁?”

    “李令西。”

    “他是——-他死了?怎么死的?”秦洛猛一激灵。他迷迷糊糊的脑袋终于想起来李令西是何方人物了。

    这个关键人物,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死掉呢?

    他昨天提出胡宗庆有可能是蓄意杀人的结论后,明浩便带着这个结果去和厅里的人商量讨论,要进一步的给这件事情定性。如果秦洛的推论被认可的话,就要请公安部门介入了。

    可是,卫生厅和公安部门还没来得及进一步做出动作时,李令西就死了。

    这件事情,是不是太蹊跷了?早不死晚不死的,怎么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死了?

    “醉驾。”明浩回答道。

    “醉驾?”秦洛瞪大了眼睛。也是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昨天吃晚饭的时候,他和李令西还碰过面。那个时候,他和管绪那群人在一起。“我们昨天见过面。还在同一家菜馆吃饭。”

    “我知道。”明浩说道。“据说他昨天向一个女孩子表白,被女孩子拒绝后,就喝了不少酒。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才导致了这起事故——”

    “现在怎么办?”秦洛问道。

    “唉,我也没有办法。我把你推论出来的结果带回厅里请大家研究,大家都非常重视,才刚刚讨论出结果,准备请公安部门介入,今天就拘捕他们——没想到出了这种事儿。”明浩叹着气说道。

    “是你们的办事效率太低了。”秦洛说道。如果当时他刚刚推断出结果的时候,警方就过去把李令西和管绪拘捕,可能事情就不会发展成这样了。

    “老弟啊,你不是官场中人,不知道里面的门门道道。这么重要的事情,肯定是要由厅里的几位头头共同讨论研究的。如果我一个人就拍板,以后的工作会很难做——-还有,几位副厅长的想法也不一致——-唉,算了,我也不和你诉苦了。这件事情我们也确实是有责任的。”明浩说道。

    秦洛也知道,明浩刚刚进入卫生厅,如果太独断的话,肯定会引起其它人的不满。也没有追究他责任的意思,问道:“管绪呢?”

    “他是最后和死者接触的人,现在被警方控制,正在接受调查。”明浩说道。

    “事情越来越糟糕了。”秦洛无奈的说道。

    “是啊。”明浩说道。

    “我感觉事情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每一步都像是被人设计好的。”

    “更郁闷的是,他们总是走在我们的前面。”明浩说道。“我去看看警方那边有没有什么结果。现在,我们没有任何头绪。只能把希望放在他们那边了。”

    “有什么消息给我电话。”秦洛说道。

    “好的。你还睡得着?”

    “睡不着。抱着老婆聊聊天。”秦洛说道。

    “——-”

    ———-

    ———-

    “你的真名叫做管绪?那么为什么在投资名医堂的时候用单行书这个假名呢?”一个圆脸警官拿着手里的几份资料,出声问道。

    “因为家父的一些事情,我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我的身份。圈子里的朋友大多都是这么做——这个有什么问题吗?”管绪声音平静的问道,脸上却有悲戚的成份。显然,他也在忧伤朋友的突然死亡。

    警官知道他说的是实情,那些太子党们为了保持低调,在投资一些产业的时候,都会用化名。甚至,他们根本就不出面,而是让一些信得过的人站在台前。所以,管绪这么做也并不让人觉得奇怪。

    “你和死者见面的时间是几点?”

    管绪想了想,说道:“大概是凌晨二点多钟吧。”

    “为什么那么晚了,你还让他独自开车离开呢?而且,是在知道他喝了那么多酒的情况下?”

    “我挽留过,可是他执意要离开。他说不习惯住在别人的地方。圈子里的朋友都知道,李令西确实有这样的习惯,他从来不在外面留宿——-这些信息你容易就可以调查出来。他是个成年人,而且当时看起来他还很清醒——-我现在也后悔为什么没有把他留下来。”管绪揉了揉头发,声音沙哑的说道。

    “你们的名医堂刚刚出现了义诊死人事故,而出现事故的主要医生胡宗庆却离奇失踪,现在,主要的负责人李令西又出现车祸——-这会不会太巧合了些?”警官眼神锐利的盯着管绪的脸,问道。

    “是啊。如果有选择的话,我更希望令西还活着,他能够和我一起承担这后果。”管绪从怀里掏出一根烟点燃,深深的抽了一口。

    负责审训的两个警官互相对视一眼,换做那个戴着眼镜,身材偏瘦的警官来问问题。

    “管先生,你知道胡宗庆的下落吗?”

    “不知道。我也想找到他。”

    “我们手头上有份资料,看到李令西才是名医堂的法人代表——为什么你是投资者,他却是企业负责人?”

    “他是我兄弟,我并不把他当做外人。而且,我是一名科研工作者,对企业管理并不精通。他原本就有自己的公司,对这一块儿就比较熟悉。”

    “那就是说,名医堂出现义诊死人事件,也应该由他负责?”

    “我会承担我应该承担的责任。”

    “我们怀疑你和这件案子有关系。所以——”

    管绪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两个警官,嘴角浮起一抹讥讽的笑意,说道:“如果有证据的话,你们现在就可以抓我。如果没有证据的话,我希望我们的谈话到此结束。我的朋友死了,我要去帮他处理后事。”

    ————

    ———-

    嘎!

    深绿色的军用吉普一个紧急刹车,然后便稳稳的停在了警察局的门口。守门的保安正想上去训斥这个嚣张的家伙时,看到前面的军牌,便又知趣的退了回去。

    凌陨一脚踢开车门,然后快步往院子里跑过去。

    刚刚跑到大厅,就看到凌笑和宁碎碎两人坐在候客区的椅子上,小脸梨花带雨的,显然,她们刚刚哭过。

    看到凌陨过来,两人的眼泪又一次流了出来。多年的伙伴突然间少了一个,刚才还在一起吃饭的人就这么没了,她们都没办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特别是宁碎碎,想起自己刚刚拒绝的男人转眼间就这么死了,那种深沉的愧疚和自责让她的心在滴血。

    而且,警察给出的结果是醉驾。也就是说,他是因为被自己拒绝了才喝那么多酒的,因为喝了那么多酒才出现车祸——是不是自己间接的害死了他?

    “令西呢?他怎么样了?”凌陨不确定的问道。虽然他已经在电话中知道了答案,可是,他还是想要再问一遍。

    “他已经不在了。”凌笑站起来扑到哥哥的怀里痛哭出声。“我们去看过他,好惨啊,脑袋——脑袋——”

    凌笑实在没办法形容李令西的那种惨状,整个脑袋都撞碎了,身体也被烧焦了。如果不是看到他被撞毁的车以及警察再次确定了他的身份,她们都没办法确定那就是李令西。

    “他现在在哪儿?”凌陨问道。

    “在停尸间。那些警察说怀疑令西是他杀,所以,没有把尸体送到医院太平间——”凌笑哭哭啼啼的回答着哥哥的问题。

    凌陨扫了一眼,问道:“管绪呢?”

    “管大哥被警察带去问话了。”凌笑说道。“我们刚刚做完口供出来。还在这儿等他呢。警察好像怀疑这件事和管大哥有关系,太可恨了——”

    凌陨打开手机,看着李令西给自己拨的电话时间,想着他们最后的通话内容,他的心里一团乱麻。

    “凌陨,你信管绪吗?”

    “信。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我也信。我再信他一次。他说明天和我谈。我就等着明天和他好好谈谈。”

    ———-

    他之前一直叫管绪为‘管少’,为什么今天晚上会直接称呼他的名字?

    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说明天要和管少谈谈,他们要谈的事情是什么?

    哐!

    凌陨一拳头砸在墙上,心里有头魔鬼在胡乱折腾着,让他有种想要发泄一番的冲动。

    “哥。你怎么了?哥,你要冷静——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啊。”凌笑看到哥哥突然间伸手打墙,担心的喊道。

    “我没事。”凌陨脸色铁青的说道。

    (PS:八万朋友的收藏竟然没有凑到五千红票,老柳受了点打击啊。虽然红票没过五千,依然实现诺言,第三章送到。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