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380章、表白!
    第380章、表白!

    秦洛一直以为,如果单论外表的话,自己是没有管绪帅气有魅力的。

    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离谱。原来,他一直在欺骗自己。他高估了对手,却低估了自己。

    旁观者清,童言无忌,只有小孩子嘴里才能听到这个世界最真挚最动听的声音。

    这孩子,实在是太讨人喜欢了。

    秦洛在贝贝粉嫩粉嫩的小脸上亲了亲,笑着说道:“我和这位大叔不是很熟悉。他叫什么我也不清楚。”

    “哦。爸爸和他不熟,那我也和他不熟啦。”贝贝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

    大叔?

    管绪苦笑,我有那么老吗?

    他虽然知道这个小女孩儿是故意来贬低自己抬高秦洛,但是,他却根本没有反击的余地。

    难道他当真要和一个小不点一般见识,和她认真的辩驳一番?

    那样的话,才是真正的失策。恐怕所有的人都会觉得自己没有男人应有的胸怀和风度。

    他不仅不能生气,还要出声赞美。笑呵呵的说道:“小女孩儿真是可爱。”

    “骗人。你心里肯定觉得我特别不可爱。”贝贝不客气的揭穿道。“每次我指出老师讲的故事不对时,老师都是口头上表扬我,从来不给我戴小红花。”

    “——-”这下子秦洛真是震惊了。

    现在的小孩子都是吃什么长大的啊?怎么会这么早熟聪慧?还有幼儿园的那些老师——他们都实行的是什么教育制度?怎么能这样对待那些勇于说真话的小孩子呢?

    秦洛想,幸好把贝贝转到燕京来读书了。不然这么小就接触这样炎凉的社会现实,还不把孩子原本纯洁美好的心灵给扭曲了啊?

    宁碎碎的眼睛都笑弯了,跟一道月芽似的,走到林浣溪面前,说道:“我能摸摸她吗?这小孩儿太可爱了。”

    “贝贝,让姐姐摸摸好不好?”林浣溪对贝贝说道。

    贝贝黑溜溜的眼珠扫向秦洛,说道:“要问爸爸。我是爸爸的女儿。他让摸我就让摸。”

    于是,这一次全场的人都笑弯了腰。连站在门口迎宾的两名小姐都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被贝贝这么一抬,秦洛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有面子了。

    他对贝贝说道:“贝贝,让姐姐摸摸吧。她叫宁碎碎,是爸爸的朋友。”

    “那好吧。”贝贝主动把小脸伸到宁碎碎面前。

    宁碎碎狠狠的在她小脸上亲了几口,又揉了揉她可爱的小脸蛋,这才依依不舍的把她放开。

    “贝贝太可爱了。贝贝,下次姐姐去找你玩好不好?”宁碎碎问道。

    “好。”贝贝声音清脆的回答道。“可是你不知道我住在哪儿啊。”

    “那你告诉我你住在哪儿啊。”

    贝贝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住在哪儿。”

    “——-”

    “一点儿都不可爱。”凌笑说道。她心里虽然觉得贝贝可爱,但是,却不喜欢她对管绪说的话。在她心中,可觉得管绪要比秦洛帅气多了。

    那个讨厌的家伙,哪能和自己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管哥哥相比?

    “你才不可爱呢。我就不让你摸。”贝贝生气的说道。

    “——-”

    秦洛走到管绪面前,说道:“名医堂的事情我听说过一些。这对整个行业的伤害太大了。希望你们能够妥善的处理好。”

    “你是谁啊?我们为什么要听你吩咐?”李令西冷笑着嘲讽。“你不会认为自己是中医公会的会长,就可以命令所有的从业者吧?”

    “我没有那种意思。”秦洛说道。“我只是不想让中医受到伤害。我也希望你们能安全的度过这一关,把事情完美的处理好——-甚至我都不希望你们名医堂出任何事故——我想要一个良性发展的中医产业,而不是在互相斗争中陷入绝地。”

    “我倒是很希望名医堂出事。”李令西讥笑着说道。“有些人害怕了吧?怕跟着我们陪葬?”

    “我是怕。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够把事情处理好。”秦洛坦白的说道。

    李令西还要出声讽刺,被管绪用眼神阻止。他笑着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们也不希望名医堂出事。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出来了,我们一定会好好处理的,给受害者一个满意的交代。这次的责任,我们会承担下来。”

    “那就好。”秦洛点了点头。对林浣溪说道:“我们进去吧。”

    等到秦洛一家人走远,李令西看着他的背影冷笑,说道:“有些人,还真把自己当成救世主了。这个世界,有救世主吗?”

    “我相信他说的话。”宁碎碎出声说道。“我看过他的一些访谈,他为了中医这个行业确实做了许多事情。如果纯粹是为了赚钱的话,有很多事情是没必要做的。”

    “碎碎,你太善良了。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人心险恶。”李令西听到宁碎碎替秦洛说话,而且还承认自己研究过有关他的访谈,心里有些紧张,更有些不舒服。

    “我有我自己的判断能力。”宁碎碎坚持的说道。

    李令西心头郁闷,又不好反驳,只能求助性的看向管绪。

    管绪明白他的意思,笑着说道:“诈善非君子,悔过非小人。君子之诈善,无异小人之肆恶。当然,这只是我们自己的猜测。与人相处,还是要心存一分警惕的。或许,他真如碎碎说的那样是个真君子呢?对不对?走吧。我们进去吃饭。”

    “还要进去吗?”凌笑气愤的说道。“刚才心情还好好的,现在都没吃饭的胃口了。”

    “走吧。今天是个开心的日子。说好了给碎碎庆祝,怎么能不进去?我们不要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好了。”管绪笑着劝道。

    听到管绪这么说,凌笑这才答应进去。

    四个人来到他们提前预定的包厢,然后吩咐服务员开始上菜。

    李令西对管绪打了个眼色,管绪会意的点头。对凌笑和宁碎碎说道:“你们先喝茶。我和令西出去抽根烟。”

    来到菜馆特意为客人开辟出来的抽烟区,管绪掏出一根烟点燃,问道:“有什么事吗?”

    “我要表白。”李令西说道。表情有些激动、有些紧张,还有些忐忑。

    管绪笑了起来,说道:“我们认识多少年了?”

    李令西想了想,说道:“二十多年了吧。几乎和我们的岁数一样大。”

    “是啊。碎碎今年二十岁了吧?”

    “嗯。还有五十六天就要过二十一岁生日了。”李令西说道。

    “是啊。她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你和她也认识二十一年了——-二十一年啊。我们人生的三分之一就这么过去了。”管绪感叹的说道。“我们没有太多的二十一年。所以,我支持你的这个决定。”

    “其实我早就想表白的。但是你也知道,她对我的态度——-我怕被拒绝了,大家连朋友都没的做。那样的话,情况不更加糟糕?”

    “没有比把感情烂在心里更糟糕的事情了。”管绪说道。

    “管少的意思是支持我了?”

    “我一直在等着。想看看,你到底能等到什么时候——”管绪轻笑出声。

    “唉,我确实是想再等上两年的。可是今天听到她又获得了那个什么奖的提名后,我心里突然间就开始变的紧张起来。好像她离我越来越远——如果我再不动手的话,可能连表白的机会都没有了。”

    “你准备怎么做?”管绪问道。

    “直接告诉她。”李令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虽然玩过不少女人,但是还从来没做过表白这种事情。我买了个戒指,要不直接送戒指?”

    “你连戒指都买好了?”管绪惊讶的问道。

    “是啊。买了好久,一直夹在钱包的隔层里。想着什么时候有机会,我就立即向她求爱——但是一直没等到机会。”李令西说道。

    “这样就好办了。”管绪笑着点头。

    两人再次回到包厢的时候,凌笑就有些不满意了,说道:“你们这两个烟鬼的烟瘾真大,丢下两个大美女跑去抽烟。我和碎碎在这儿多无聊啊。”

    “商量一些事情。”管绪笑着说道。

    “什么事情?”凌笑好奇的问道。

    “呆会儿你就明白了。”管绪故意吊起两女的胃口。

    “讨厌。”凌笑不乐意的说道。

    咚咚!

    门口有人敲门的声音,有人在外面喊道:“尊客,您的菜送上来了。”

    “进来吧。”管绪说道。

    包厢门推开,一个身穿紫色礼服的女服务员端着一个托盘进来。

    “琴瑟和鸣。请慢用。”女服务员把篮子放在桌子中间,礼貌的说道。

    “琴瑟和鸣?我们有点过这道菜吗?”凌笑说道,伸手就揭开了盖在篮子上面的一块红绸。

    啊——

    两女都惊呼出声,看着这装满篮子的火红色玫瑰。娇艳欲滴的花朵,像是刚从园子里面采摘下来的一般。上面还有晶莹的露珠,在灯光的照耀下,如宝石般闪闪发亮。

    “这道菜是我点给碎碎的。”李令西笑着说道。

    (PS:第一更。期待你们一不小心的冲到五千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