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375章、太刺激了!
    第375章、太刺激了!

    朴昌浩看到秦洛只是站在哪儿傻笑着,却沉吟不答,忍不住出言讽刺,说道:“怎么?你不愿意接受这样的条件吗?怎么办呢?我们已经通过官方向你们的国家发出邀请,并且媒体也有过报道——-如果你们拒绝的话,会不会不太好?对你们的名誉也很有影响吧?难道除了你之外,华夏国就没有其它的中医了吗?”

    他知道秦洛的医术,所以不敢连他也贬低了。那样的话,自己做什么?

    但是,他对整个华夏中医的藐视却显而易见。他脸上的笑容很灿烂,却不带有任何声音。转过脸看着陈思璇,说道:“陈思璇小姐,我答应过你不会故意冒犯。我只是说了几句实话而已。我对秦洛先生的医术还是很钦佩的。可是,只有一名优秀中医的国家——怎么可能是传统医学的发源地呢?”

    “我想,我们国家才更有资格这么称呼吧?我们国家对这一块儿就很重视,每年都会投入大量的资金来发展和宣传传统医学。我们的中医学校还会时常举办一些大型的比赛活动,那个时候,我们的医务官甚至总统都会参加呢——”

    朴昌浩说的不错,除了华夏国之外,最重视传统医学的国家就是韩国了。甚至,他们对这一块的重视程度要远远超过华夏国。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在华夏国,如果卫生部要下拔一个亿的研究经费,会给西医院八千万,剩下的两千万才拨给中医——-。

    而韩国不同,他们会把这一个亿其中的六千万支持传统医学的研究,另外四千万才会拨给西医研究部门。

    也正是因为政府的大力支持,所以才会有一群韩医专家教授自信心膨胀,折腾着韩医申遗的事情。

    《大话西游》中的至尊宝有这么一句经典台词:拥有的时候我不知道珍惜,失去了我才后悔莫及。如果再给我一个机会的话,我一定要对她说声‘我爱你’。

    是的,这句话用在中医上也很适合。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一直是可有可无不死不活的把它丢在哪儿。等到别的国家突然间要把它占有已有的时候,他们才反应过来,一边跳着脚骂娘,一边要耗费更多的金钱和精力来把它给抢回来——-事倍功半,甚至得不到任何效果。

    韩国把中医成功申遗就是最好的例子了。在世界非物质记忆遗产大全上,中医的名字是叫做‘韩医’。百年,或者千年后,这就是韩国人用来垄断中医市场或者收专利费的最有力证据。

    陈思璇原本不想带朴昌浩过来见秦洛的,只是让他把消息传达给自己。只是他坚持要来,说有恩师的话要亲自讲给秦洛。

    陈思璇也担心误了秦洛的大事,所以来的时候就叮嘱过这个家伙,让他不要无故的攻击秦洛。得到朴昌浩的保证后,她才把他领了过来。

    没想到,他说话还是那么的难听。

    “你少说两句话会死人吗?”陈思璇不客气的说道。她总是不愿意看到有人欺负秦洛的。他那么瘦弱、那么善良、那么可爱、那么正太、那么的惹人怜爱心疼。

    “秦洛只是在思考问题而已,他什么时候说过不敢比试了?不敢比试的人是你才对吧?上次他要和你比试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出手?现在话那么多——还真是讨厌。”

    陈思璇说话犀利,又直戳上次他不敢应战的事情,让朴昌浩尴尬不已。

    他秉承着好男不跟女斗的作风,将视线放到秦洛脸上,说道:“秦洛先生,你要怎么回答?”

    秦洛看着朴昌浩,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们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你们觉得现在韩医气势鼎盛,中医式微衰落,所以想狠狠的把中医踩在脚下。对吗?”

    “秦洛先生,你想的太多了。我们只是礼仪性的切磋交流而已。如果你觉得这让你们很为难的话,也可以拒绝的。”朴昌浩笑着解释道。

    秦洛摆摆手,说道:“朴昌浩先生,我们不是朋友,也不可能成为朋友。所以,不妨把话给说的更加清晰明白一些。这些官方使用的外交辞令不适合我们。”

    “如果你非要这么认为——-也不是不可以。”朴昌浩点了点头。“我觉得,一战定输赢更好。何必再要做那么多无谓的争吵和互相攻击呢?”

    “对。”秦洛肯定的点头。“一战定输赢最好。何必理做无谓的争吵和攻击呢?我可以很坦白的告诉朴昌浩先生一件事情。”

    “什么?”

    “你们想对我们做的事情,也正是我想对你们做的事情——-自从我第一次接触中医、第一次背药名,第一次学着切药、背药方开始——无时无刻,我都在这么想着。”

    秦洛的表情严肃认真,眼睛亮的有些灼人。腰背挺拔如松,长衫冷面如龙。意气风发,语带杀气,仿若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狂儒。

    站在旁边的陈思璇入神的看着他此时自信、骨气以及还有一些她没办法说清道明却实实在在存在的气质——

    这个小男人,真是有着让人着迷的魅力!

    娱乐圈那些出名的不出名的俊男美女如过江之鲫,陈思璇接触了那么多优秀男性,却从来没有动过心。只是和秦洛接触了几次,就深陷其中。

    有时候,在工作结束后的深夜,她也会端着杯红酒安静的窝在沙发上,思考着这样的问题——

    因为他帅吗?有人比他更帅。

    因为他有钱吗?有人比他更有钱。而且陈思璇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对金钱极有占有欲的女人。以她如今的身价地位,赚的钱也足够使自己衣食无忧。

    有着深邃的眼神和成熟的气质?这两者完全和他不沾边好不好?

    持久的战斗力和完美的性*爱技巧?这——-看起来也不像啊。

    ———

    那是什么?

    喜欢他的什么?

    现在,陈思璇找到了答案。

    他的气质。他那偶尔流露出来的悲天悯人,渴望国富民强,并且将这做为自己为之奋斗为之努力的无畏气质。

    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女人喜欢有责任感的男人。无论这责任感是对自己,还是对国家人民,都是值得她们深爱的。

    这样的男人,很暧心。

    “我以为,这一步可能还需要几年的时间,或者更久一些。但是,既然你们提前让事情走到这一步,我——深感幸运。”

    “我接受你们的挑战,即便官方不接受,我也会带领一个中医团队以私人性质去和你们切磋。在首尔,让我们一战定输赢。”

    “好——我会把秦洛先生的话带给恩师的。我们在首尔恭候大驾。”朴昌浩被秦洛的气势所慑,说话就客气的多。

    无论是人与人之间,还是国与国之间,都是如此。你强他便弱,你弱他便强。如果你一直弱,那么,任何国家都敢上来咬你一块肉踢你一脚了。

    这个世界上,最容易被人欺负的就是‘好人’。如果一个人凶名在外,动辄和人干架,那么,所有的人都会躲开他(她)或者讨好他(她)。

    秦洛的硬气没有被人看轻,反而得到了别人应有的尊重。

    送走朴昌浩后,陈思璇把门给关上,眼眸含情的看着秦洛。

    “怎么了?”秦洛觉得她的眼神很有些不对劲儿。跟那些想要调戏良家女子的地痞恶霸似的。

    陈思璇一步步的走近秦洛,秦洛一步步的后退,直到后背靠在了墙上退无可退。

    陈思璇一个大跨步就把自己的身体贴了过去,那女人身体特有的馨香便一股股的钻进秦洛的鼻子,挑逗着他身体的各种活跃细胞。

    她的那两条长腿轻轻的触碰着秦洛的腿,四肢若有若无的纠缠摩擦,还有那软锦锦的高耸胸部顶在秦洛的怀里,让秦洛下身的某个部位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她伸出两根手指头抬起秦洛微羞低头的下巴,像是个女流氓似的嘻笑着,说道:“刚才你真是可爱死了。”

    说完,便把自己的嘴唇印了上去。

    这一次,她亲的不是额头。也不是脸。

    她把秦洛当成了男人,所以,她亲的是秦洛的嘴唇。

    而且,还使用的是法式香吻。

    不由秦洛反抗的,陈思璇的丁香小舌在秦洛的嘴巴里翻滚着,缠绕着,吸吮着——

    我的妈啊,这太刺激了。

    秦洛也有些动情,伸手搂着陈思璇纤细性感的腰肢——

    喀嚓!

    洗手间的房门突然被人拉开,米紫安冷漠的看着靠在墙上激情澎湃的一对男女,说道:“抱歉,打扰一下。我觉得这个时候出来更合适一些。我不想呆上半个钟头等你们一切结束,那样的话——无论是对我还是对你们,都会很困扰。”

    这一对受惊的野鸳鸯转过头瞪着米紫安,三双眼睛互相对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