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374章、一家之争和一国之争!

第374章、一家之争和一国之争!

    第374章、一家之争和一国之争!

    女人没有就此放松警惕,而是再次把弹匣里装满子弹,把房间所有的角落都搜寻了一遍,确定没有危险来源后,这才把枪重新插回腰间。

    在口袋里一阵摸索,掏出了一个铁制烟盒,打开盒盖,抽了根细长的女式香烟放在嘴边,准备点燃的时候,她的视线停顿在了那只举着火机点火的左手上。

    这是一只漂亮的手。骨骼纤细,嫩白修长。给人的感觉就是,这双手不应该摸枪,更适合用来弹钢琴。

    可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只手只有四只手指头。

    最外侧的那只小拇指断掉了,从手掌心那一块儿截掉,好像从来都没有长出来一般。

    她看着断指处发了一阵呆,把那根叼在嘴里的香烟给取了下来,又重新装进了烟盒。

    十支装的烟盒,十根香烟乖巧整齐的并排躺在一起。

    她把烟盒装进口袋,又重新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从里面取出一颗晶莹的薄荷糖丢进嘴里,然后细细的咀嚼着。

    “很抱歉刚才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她蹲在骑士躺倒的身边,轻声的说道:“活着的人太危险。只有死人才能让我觉得安宁。我喜欢和死人聊天。”

    她用嘴里的口香糖吹着泡泡,那泡泡和骑士肚子伤口处冒出来的泡沫互相呼应。一个白的像雪,一个红的——是血。

    肚子里的器官流了一地,血水还继续在地毯往四周蔓延着。很快的,就侵湿了她高跟鞋子的鞋跟。

    “我是军师。你应该听说过我,但是不会认识我。”女人一脸温柔的说道,像是在和老朋友聊天。“我和魔鬼雇佣兵团也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只是因为你们要杀的人是我要保护的人。”

    噗!

    女人又吐了个泡泡,接着说道:“她帮过龙息一次,龙息就要回报她一次。龙息不喜欢欠债,我也是。”

    她捡起地上的望远镜,走到阳台去监视着外面的公路。

    当看到一群黑色的车队快速从眼前驶过时,便知道自己的任务结束了。

    “永别了。”她离开房间的时候,这么说道。

    ———-

    ————

    秦洛的两只大手在米紫安的身体上游走,她后背上的嫩肉被他给蹂躏的红一块儿紫一块儿的,那条用来遮掩的粉色睡衣也被他给捏的皱巴巴的,跟从水里面捞起来的抹布似的。

    “这可是三千台币的维多利亚的秘密啊。早知道就随便买一款好啦。”米紫安心痛的想。

    没办法,女人就是这样,每时每刻都想让自己保持最美丽的状态。

    虽然她知道这件性感漂亮的睡衣有可能便宜了这个家伙,可是,她还是把它买了出来——这就是女人的矛盾心理。她不喜欢你一直盯着看,却更不喜欢你一眼不看。

    比破坏睡衣更加让人难以忍受的是身体上的疼痛。秦洛每用力捏一次,她的眉头就会紧紧的皱一次,漂亮的小脸也会拧起来,像是突然被人扎了一次似的。她的手抓着床单,手心和手背都是细密的汗珠。

    “好了吗?”米紫安怕自己痛哼出声,故意没话找话。

    “快了。”秦洛说道。

    “还要多久?”

    “今天是最后一次按摩了。”秦洛笑着说道。“以后,你就不用承受这样的痛苦了。只需要用中药调理就好。”

    “可以完全康复吗?”米紫安不确定的问道。

    “是的。”秦洛确定的回答道。“难道你觉得现在身上还有什么异味吗?”

    “没有。”米紫安想起这个,心里就异样的开心。“我怕我的鼻子不灵,还特别让妈妈闻过。她也说什么味道都闻不到了。”

    “这就是了。”秦洛说道。“只是还需要用中药巩固一下。”

    “好的。我会吃药的。虽然味道怪怪的。”米紫安说道。

    “良药苦口。”

    “知道啦。”

    秦洛笑笑,不再说话。

    “谢谢。”米紫安突然间说道。

    “不客气。”秦洛看了她一眼,说道。

    “不仅仅是替我自己说的,还有AN——我今天去看望她,她很感激你,让我代她说声谢谢。你是一个很厉害的医生。”

    “我知道。”

    “———”

    秦洛的手从米紫安身上抽离,说道:“好了。从今天起你不用再成熟痛苦了。”

    “好啦?”米紫安迫不及待的起身,只听‘嘶啦’一声,有什么布料被撕破了。

    秦洛低头一看,只见她睡衣下摆的开叉处分开,一直裂到了脖颈衣领处。

    而造成这种事故的原因是因为,秦洛的膝盖不小心压住了她的衣角,她起身的又过于快速匆忙——-以前每次秦洛给她按摩完,她都像是刚刚高*潮过一般的躺在哪儿休息一阵子的。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今天的精神状态会这么好。秦洛还没有下床,她就跳起来了——-

    白嫩的肌肤,纤细的腰肢,娇俏挺立的幼*乳,以及粉红色如冰地上面的一粒红豆似的乳*尖——

    秦洛盯着她的身体,米紫安瞪着秦洛的眼睛。两人都有些懵了。

    很快的,米紫安就反应了过来。

    自己走光了。

    “啊——色狼。”她怒声喝道,一巴掌拍向秦洛,

    秦洛在她惊呼的时候已经清醒,身体快速后退,恰好闪开她这一击。

    “我不是故意的。是你的衣服太薄了。”秦洛解释着说道。

    “还敢抵赖——-”米紫安从床上跳起来,一个凌空跳跃,右腿如一枝长矛般的踢向秦洛的脑袋。

    那一刻,秦洛真想站在哪儿让她踢上一脚——因为在她跳起来的时候,她破碎的睡衣没办法遮掩住她的下体。那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和神秘的大腿根部就赤裸裸的呈现在秦洛眼前。

    当然,这只是他一瞬间的念头。

    从这个女人的出脚角度就能够计算出,她所要攻击的是自己的脑袋。脑袋要是被人踢出一脚,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男人说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指的是很多朵牡丹,让你折了一朵牡丹花就死,有几个男人愿意去做这样的风流鬼?

    所以,秦洛再次选择后退。

    米紫安一脚踢空,身体前扑,小擒拿手要去抓秦洛的脖子。

    秦洛一把扣住她的手腕,把她拉到自己怀里,禁锢了她的挣扎,说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就是故意的。”

    “我没有这种意思——”

    “你有——”

    “我没有——以前都没有过,现在更不会有。”

    “以前衣服都没有破,这次为什么会破?”

    “我——”秦洛怒了,说道:“是你的衣服太薄了好不好?而且屁股后面有个开叉,不正好方便被人撕吗?再说——-我对没胸部没屁股发育不成熟的小屁孩儿也不感兴趣。”

    “———”米紫安气的说不出话来,一口咬向秦洛的手臂。

    秦洛知道这女人是在气头上,哪敢真的让她咬下。松开她的脖子,赶紧往客厅跑过去。

    “流氓。”米紫安狠狠的说道,抓着几乎撕成两半的睡衣往洗衣间跑过去。

    秦洛苦笑。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咚咚——

    房间门口响起了敲门声音,秦洛跑到猫眼看了看,见到外面站着的是陈思璇后,这才打开了房间门。自从治好了AN的病后,他就成了台湾媒体追逐的宠儿。报纸整版整版的都在报道他,让他根本就不敢出门。

    “又治病了?”陈思璇打量了一眼房间里乱糟糟的环境,笑着调侃道。

    “刚刚结束。”秦洛笑着说道。“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怎么?打扰你了?”陈思璇佯装委屈的说道。“那我走好啦。”

    “没有。”秦洛虽然知道这是女人喜欢玩的小把戏,以此来让男人挽留好证明自己存在的重要性,但还是出声解释道:“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意思。”

    “进来吧。”陈思璇对着外面喊道。

    秦洛这才看到,原来她的后面还有别人。她的身体太高大,竟然把一个男人给完全遮挡在后面。

    “秦洛先生。”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对着秦洛微微鞠躬。

    “是你?”秦洛看着男人说道。他记得这个男人,就是他上次和陈思璇在韩医馆碰到的韩国医生朴昌浩。

    “是的。朴昌浩。”男人再次报上自己的名字。

    “有什么事吗?”秦洛问道。

    “我是来送战书的。”朴昌浩说道。

    “战书?”

    “是的。我的恩师许缚先生已经答应了你的挑战。”朴昌浩脸上带着骄傲的神情说道。好像促成这件事情很了不起似的。

    “时间?地点?”

    “一个月后。地点在韩国首尔。”朴昌浩说道。

    “好。我一定准时抵达。”秦洛笑着说道。

    “秦洛先生,事情还有一些不同。”

    “什么不同?”

    “恩师要挑战的是所有华夏中医,而不仅仅是你一个人——-所以,请务必和贵国精英一同前往。这件事儿,我们的医务部门会和你们国家的有关部门进行协商的。”

    秦洛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这些棒子的野心还真不小啊。他们想一举把中医给踩在脚下吗?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一家之争,而是一国之争。

    (PS:看到了大家的每一条评论。很感激。如果支持老柳的兄弟们都努力了,那么,证明这就是我们应得的成绩。如果支持老柳的兄弟们不够尽力,那么,我期待你们的再次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