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370章、别打脸!
    第370章、别打脸!

    温暖的光线透过窗户飞泄进来,空气里都带着海澡的清香味道。

    秦洛的身体先是猛的缩起,接着突然间张开。身体的骨头便响起轻微的咯嘣声音。舒服的呻吟一声,这才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陈思璇出声问道。

    秦洛看着坐在自己床边的陈思璇,说道:“怎么起床这么早?”

    “你以为我愿意啊?”陈思璇站起来扭了扭腰,身材高挑丰满,大腿上的肌肉崩的紧紧的,给人极其诱惑的感觉。

    “在你自己家,别人还敢吵醒你不成?”秦洛笑着说道。

    昨天晚上被何若愚他们解救后,为了配合案件的审讯,秦洛和米紫安都去了警察局接受调查,并且各自做了一份笔录。

    陈思璇得到消息,便赶过去把秦洛接了回去。警察局离陈思璇的住所比较近,所以陈思璇没有送他回酒店,而是直接把他带回家了。

    “厉妖精一大清早的就打来电话,我哪里还能睡着?她让你醒了立即和她联系,你赶紧拨一个电话回去吧。不然这女人会提刀砍杀过来了——-我做好了早餐,牙膏和牙刷也给你准备好了,蓝色的那条是用来给你擦脸的毛巾——”陈思璇叮嘱了一番,这才走出了房间。

    秦洛看着她性感妖娆的背影,心想,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有做贤妻良母的潜质。

    秦洛不知道厉倾城找自己是否有事儿,还是赶紧用陈思璇家的座机给她拨了个电话。

    电话刚刚响了两声,便被人给接通了。里面传来厉倾城风风火火的声音,说道:“你这小子总算知道给我回电话了?我都后悔答应思璇让你去台湾了。这才出门几天呢,就闹出这么多事情来了?又是宝岛客人,又是为大明星治疗烧伤,连绑架事件都出来了——-我还真是佩服你的折腾能力。”

    “我是被人绑架。不是我自愿的行为。”秦洛苦笑着说道。搞的像自己主动要求别人绑架似的。

    “全台湾那么多人,为什么别的人没被绑架,偏偏就你被绑架了?因为你长的帅?”

    “———”

    “好啦。不攻击你了。”厉倾城的声音突然间就变的温柔妩媚起来,说道:“你什么时候回来?人家想你了。”

    秦洛想了想,说道:“我答应帮AN做手术。等到她的手术完成,我就会回燕京。”

    “好。燕京也有一些事等着你处理。”厉倾城说道。

    “出了什么事吗?”秦洛问道。

    “还记得华夏民医堂吧?”厉倾城说道。“他们那边最近连续出了几件事儿,让国内的媒体和民众开始对中医持怀疑和否定态度——-我担心这样的对立态度会影响到我们。中药和食品一样,如果出现什么事故都会引起人们的恐慌和排斥情绪。一家牛奶企业出现问题,可能很长一段时间所有的人都不敢喝牛奶———这个问题我们不得不慎重对待。”

    秦洛叹了口气,说道:“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我知道了。会尽快赶回去的。”

    “好吧。不打扰你们了。你继续和陈思璇谈情说爱。那女人盼了那么久,你总得给人一点儿甜头不是——-”话没说完,厉倾城就在那边大笑起来。

    “———-”

    这个女流氓!

    餐桌上,陈思璇一边帮秦洛倒牛奶,一边问道:“厉妖精有没有说我坏话?”

    “说了。”秦洛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陈思璇怒道。

    “狗嘴里能吐出象牙,大家就都去养狗了。”秦洛笑着说道。“这件案子会如何判决?”

    陈思璇想了想,说道:“就算有何家的推动,最终结果可能还需要几天才能出来。台湾的司法程序还是很严格的。不过,我想言承欢肯定是要以绑架人质的罪名入狱,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查到他父亲言青松身上——-言青松没在现场,也没有找到任何他操纵此案的证据。想把他扳倒很困难。”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恶有恶报。这样的结果也不算差。”

    “放心吧。有何家在这边盯着,言青松就算没有坐牢,以后也很难再翻起什么风浪。毕竟,之前何若愚和闻人牧月亲自去拜访过他,他当场否认了绑架你的事情——-现在真相大白,何若愚会对他没有意见?”陈思璇一边咀嚼着鸡蛋火腿三明治,一边分析着说道。

    “这次还真要好好感谢何家。”秦洛说道。

    “你还是感谢那个被你退婚的漂亮末婚妻吧,她的能量实在是太大了。如果没有她出面,何家会管你死活?——-我就奇怪了,这样的女人你竟然都能够拒绝了。还真是有勇气啊。要是我我都舍不得。”

    “———”

    ———-

    言青松穿着得体的黑色西装,戴着墨镜,跟在两名警官身后,去探望他已经被监押的儿子。

    他一把开山刀打天下,是从血火中捞取到今天的富贵荣华。杀人灭口的事情不是头一回做,但是,却从来没有想到,这次的事情会败的这么彻底,败的这么窝囊——-那些家伙都是白痴吗?

    原本是绑架的人,竟然被人给反绑了。自己的儿子也在半道上被人给劫持了——-言青松听到这些消息后,心火飚升,狂吐了一碗鲜血。

    丢人啊。这些徒子徒孙把老祖宗的人都丢光了。

    “言先生请进吧。不要耽搁太久时间。”警官推开一道铁门,对言青松说道。

    “谢谢。”言青松对着他们点了点头,让律师和保镖人员留在外面,自己独自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长条型的房间,里面只有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头顶上一盏可以随意调节亮度的审讯灯。现在灯光微亮,不会给人炽烈耀眼的感觉。

    言承欢还穿着身上的那条西装,一脸颓败的坐在哪儿。眼里布满了红血丝,脸上脏兮兮的,好像一夜之间,那胡子便拼命的生长出来。

    看到儿子这幅模样,言青松是又怜又气。

    快步上前,抓起儿子的衣领,一耳光煽在他脸上,骂道:“你这不争气的东西,干的都是些什么蠢事——早知道你是个废物,老子当初怎么就没把你射在墙上?”

    哐!

    外面的铁门一下子被人推开,两个警察跑进来,说道:“言先生,不要动手。不然的话,我们就要取消你的探望权了。”

    言青松知道这房间里有视频监视,也不以为无意。松开儿子的衣领,任由他像死人一般的滑倒在椅子上。

    “对不起。我有些冲动。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言青松对着那些警察笑笑,说道。

    那些警察知道言青松的凶名,倒也没有真的要为难他。

    等到铁门再次关上,言青松才坐回儿子的对面,说道:“这次,恐怕你要栽进来了。”

    “我知道。”言承欢像是神游太空之外似的,轻飘飘的说道。

    “我给你请了全台湾最好的律师,他会帮你开脱的。”

    “没用的。”言承松终于转过脸看了父亲一眼,说道:“他们掌握了充足的证据。我们俩,必须要填进来一个才行。不然,何家也不会同意。”

    “唉,这都干的是什么蠢事儿啊。”言青松再次郗嘘着说道。“要不这样,你和三星他们集体翻供,把事情推到我身上。反正三星他们是我的人,说是我指使的,别人自然也会相信。这桩案,我背。老子也不是没有坐过牢。”

    “这桩案,我背。”言承欢笑着摇头。

    “我说我背就我背,别和我争了。老子坐过牢,有经验。说不定能够和我的那些老兄弟们关在同一个地方,大家伙还能坐在一起晒晒太阳叙叙旧——-我会让人和三星他们打招呼的,听我的,你们集体指认我。”言青松霸道的说道。

    “这件事情是我招来的,人也都是我得罪的。自然应该由我来承担别人报复的恶果。”言承欢说道:“再说,我已经给警方写下了认罪书。”

    “认罪书?”言青松大怒,身体猛的窜起,抓住儿子的衣领就要煽耳光,骂道:“你这王八糕子——谁让你写认罪书的?谁让你写的?”

    这一次,言青松的耳光没有打在言承欢的脸上。

    因为,言承欢突然伸手捉住了言青松的手腕。

    言青松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没想到,他竟然敢反抗。

    从小到大,自己想什么时候打就什么时候打,有怎么罚就怎么罚,他从来都没有勇气反抗———可是,现在他却捉住了自己的手腕。

    那么用力,让他的手臂都感觉到疼痛。

    “父亲——”言承欢直视着父亲的眼睛,说道:“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儿?”

    “什么?”言青松惊于儿子此时表情的认真,出声问道。

    “以后,别再打我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