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367章、女人的简单思维!

367章、女人的简单思维!

    367章、女人的简单思维!

    “什么?认输?之前发生的事情是误会?嘿嘿,他不是很有骨气吗?怎么这么快就软蛋了?——他会说服何家重新把我们的产品上架,并且为之前的行为道歉——现在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怎么办?先等等,我和老爷子商量一下。”言承欢满脸笑意的挂断了电话,快步往父亲的房间走去。

    他的脚步轻快随意,心情愉悦,有种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得意感。

    言父正一手执白子一手执黑子的自己与自己下棋,两边的棋子交战正酣,也互有输赢,谁也奈何不了谁。

    可见,他虽然心有二用,却没有偏袒任何一方。这是一个心思极其慎密的人。

    这年头,有勇无谋的混混都坐牢了。有谋无勇的混混都被人砍死了。有勇有谋的都成了企业家。

    “父亲。好消息。”言承欢坐到父亲对面,笑着说道。

    “事情解决了?”言父头也不抬的问道。说话间,又落下一枚黑子在大龙的龙眼部位。

    “解决了。”言承欢说道。“他认输了。”

    “认输?”言父手里的动作一僵,抬起头看着言承欢,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他怕了。三星准备把他做掉的时候,他突然向我们求饶。说只要我们放过他,他愿意为之前的事情向我们道歉。并且会说服何家把我们的产品重新上架,为清退我们产品的事情向媒体做出解释——这下子,我们的问题解决了,也不用担心得罪何家了。”言承欢笑呵呵的说道。“我还以为他有多勇敢呢。原来也是个胆小如鼠的家伙。”

    “混帐。”言父把手里的棋子往言承欢脸上砸去,怒不可竭的骂道。

    “父亲——-”言承欢捂着被砸痛的部位,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难道,自己又做错什么了吗?

    “你觉得自己没有错吗?”言父冷眼看着言承欢,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承欢,你太让我失望了。”

    “父亲,难道这不是最好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吗?”言承欢委屈的说道。“我们不用得罪何家就把问题解决了。难道不正是我们所想要的结果吗?”

    言父气极反笑,冷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要把他给放了。然后告诉他们,之前的事情是一场误会,我们不小心绑错了人而已?他会信吗?他会什么事都当做没有发生过?”

    “———”

    “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难道还能够收回去吗?我们已经把他绑了,和何家已经结仇——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把他做了。然后推卸责任——-如果何家怪罪我们,我们再想办法来应付何家。何家抓不到我们杀人的证据,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现在怎么办?我们把他放了,不是告诉所有人,这件事就是我们做的吗?”

    “——-那——我让三星把他做了?”

    “愚蠢。电话都打过来了,人家的条件也开出来了,再把人做了不是更麻烦?”

    “那父亲的意思是——-”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那么简单的事情被你搞的这么麻烦。真是混帐之极。”

    “———”

    外面响起急促的敲门声音,接着,就听到管家的声音传了进来,说道:“老爷。何若愚先生来拜访你。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位姓闻人的小姐。”

    言承欢的脸色唰地一下子变了,说道:“他们都找上门来了。”

    姜还是老的辣,言父这个时候比儿子镇定多了。说道:“我来拖住他们。你赶紧去把事情处理了。”

    “怎么处理?”言承欢问道。

    啪!

    言父又是一巴掌煽过去,骂道:“当然是把他做了。难道你还准备把他请去吃宵夜?”

    “是。我知道怎么做了。”言承欢狼狈而去。

    言父扯了块毛巾擦了擦手,然后快步向外面走过去。

    他走出客厅的时候,何若愚和闻人牧月已经等在了客厅。他们没有落座,都站在客厅的中央位置。佣人端来的茶水在茶几上冒着热气,他们碰都没碰。

    看起来,来势汹汹啊。

    言青松脸上堆满了笑容,拱手说道:“何公子,你可是很多年没有来寒舍了啊?今天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言老,我们先不叙旧。”何若愚摆手说道。“我有一件事想要请教你。你知道秦洛的下落吗?”

    “秦洛?就是和承欢发生矛盾的那位先生?唉,年轻人之间闹些矛盾是在所难免的事情。我已经打电话训斥过承欢了,还让他拿着我的针灸铜人过去道歉——听你的意思是,那位先生出了什么事儿?”言青松一脸惊讶的问道,表现的惟妙惟肖。

    “把人给我。我答应你的所有条件。”站在一边的闻人牧月冷冰冰的说道。原本马悦是不同意让她出来的,可是她实在放心不下。额头上的纱布还没有拆下来,只好戴了顶毛线帽子来包裹着,避免受到风寒侵袭。

    “这位小姐,你的意思——难道认为是我捉了秦先生不成?这可真是冤枉我了。小孩子之间的矛盾,让他们自己解决就好啦。我言青松虽然名声不好听,但是也收山很多年了。没必要参与这种事情吧?再说,我知道秦先生和何家关系密切,我会为了这点儿小事而招惹何家?”

    言青松看着何若愚,认真的劝告道:“何公子,你可要明查啊。别被一些有心人给利用了。这件事儿,和我们真没关系。”

    何若愚有些犹豫,回头看向闻人牧月。

    说实话,他心里还真不认为言家父子敢这么冒险的绑架秦洛。这不等于是和他们何家正面冲突吗?他们配吗?

    听了言青松的话,他确实担心自己会被仇家利用了。要知道,何家率先清退青柠集团产品的事情有无数的人知道。而发生这种事情的真正内幕,相信也瞒不了一些有心人。

    “我不喜欢听借口。”闻人牧月说道。“我只要结果。把人给我,我答应你的任何条件。”

    “小姐,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人是我们捉的呢?你这样说让我很为难啊。”言青松也有些生气的样子,板着张脸说道。

    “我没有证据。但是我就认定是你们做的。”闻人牧月有些霸道的说道。“我的条件是你们交人,我答应你的任何条件。还有第二条路要走。我要找的人消失,我用尽一切办法让你们从地球消失。相信我,我能做到。”

    “——-你这是威胁我?”

    “你不用怀疑这一点。”

    “———”

    何若愚看到气氛搞的很尴尬,出声打着圆场,说道:“言老,有事好商量。什么事情都是谈出来的。那位秦先生是闻人小姐很好的朋友。如果人在你手里的话,你能够把他放出来,我们深表感激。如果你有他的什么消息提供给我们,我们也同样感激——-哈哈,大家都是生意人。什么事情都可以开个价嘛。对不对?”

    “何公子。如果人在我手里,就凭你站在这儿。我也会给你这个面子,把人给你送回来。可是人确实不在我手里,我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啊。”言青松一脸为难的说道。

    “看来你决定要杀人灭口了。”闻人牧月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言青松。

    言青松心头微凛,被这个女人注视着,像是把犀利的刀子般在他的脸上刮来刮去。这个女人的气场好强。不过,他心里知道,她也确实有资本说这样的话。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这原本就不是我们所为。如果你们非要诬陷栽脏在我们身上,青松也无可奈何。”言青松说道。事情到了这一步,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这个时候把人交出来?

    笑话。何家非坐实自己一个绑架的罪名不可。

    “我们走。”闻人牧月转身就往外走过去,一句废话都不愿意多讲。

    何若愚对此苦笑不已,对言青松说道:“言老,这件事你再考虑考虑。如果人在你手里,就放还给我们吧。到时候事情发展到最糟糕的局面,我们何家也是没办法保持中立的。大家朋友一场,我也不想彼此交恶。所以,还请言老慎重。”

    “何公子,我活了这把年纪了。我知道什么事情应该做,什么事情不能做。”言青松点头说道。

    “等待你的好消息。”何若愚点了点头,快步追向已经走出大院的闻人牧月。

    何若愚钻进豪车,对着面无表情的闻人牧月说道:“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只有一个办法。”闻人牧月看着外面那幢豪华的小楼,说道。

    “什么办法?”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帮我把言承欢绑了。”

    “这——”何若愚一头冷汗。这女人的心思还真是狠辣啊。都不确定是不是别人做的,就已经用了这么极端的办法。

    “报复的事情要放在保证人质安全以后。”闻人牧月冷声说道。

    (PS:亲爱的们,老柳今天灵感大发,作诗一首,大家帮我评评。

    《血菊》:血,腥红。一滴,一滴,在马桶里荡漾起水晕。那不是被人爆了菊花,只是因为,我长了痔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