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364章、连续骂了好几天!

364章、连续骂了好几天!

    364章、连续骂了好几天!

    站在上首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头发稀疏,戴着眼镜,身上穿着西医标志性的素净白大褂。面相普通,却自有一股斯文儒雅的风范。

    他是皮肤科的崔永明医生,也是国际上很有建树的皮肤烧伤治疗领域的专家。这次大明星AN因拍摄事故而受伤,AN的经纪公司第一时间就把他给请了过来。

    他看着秦洛,说道:“年轻人,不是我说话难听。我对中医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AN是烧伤,恐怕中医很难帮上什么忙。”

    “我只是进来听听而已。你们继续。”秦洛笑了笑,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在没把事情搞清楚之前,他也确实不想多说些什么。

    米紫安坐在那个雍容和善的老妇人身边,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老妇人旁边坐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他一脸憔悴的样子,正一根拉着一根的抽烟。想来他就是AN的父亲。还有两个年轻一些的女人,可能是AN的亲属。

    “阿姨,放心吧。不会有事儿的。”米紫安安慰着说道。

    “嗯。谢谢紫安。”老妇人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点了点头。

    “好吧。我们接着刚才的话题讨论。”崔永明医生说道。“AN的脸部和头部都没事,只是身体四肢都受到三级以上的烧伤。”

    “医生,什么属于三级烧伤?”米紫安出声问道。

    “一般依照灼伤所造成的皮肤伤害的深浅,会把灼伤分为四种等级。其中,三度烧伤为真皮层全部被破坏,伤害到达皮下组织层。皮肤会呈蜡白色或焦炭状,坚硬且不会疼痛,无法自行愈合。”崔永明出声解释着说道。

    米紫安倒吸一口冷气,说道:“这么严重吗?会不会有生命安全?”

    “不会。”崔永明肯定的说道。“她的大脑和面部都是完好的,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她的深层意识还是清醒的,只是身体的疼痛让她暂时昏迷。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们现在要讨论的,就是皮肤复原方案——毕竟,AN是国内很有名气的影星,她的事业发展这么好,肯定不能因为皮肤的伤害而影响前途。”

    “对。这个一定要注意。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一定要让AN完美如初。她可是我们的小天使。”那个刚才出声说‘请进’的洪亮声音再次响起。他是AN经纪公司的大老板,确实有这么说话的权利。

    秦洛这才注意到他,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理着稍显个性的短寸,穿着合体的西装,在他的四周,坐着几名看起来是下属的人物。刚才带领他们进来的刘姐也坐在他那边。

    看到秦洛在打量他,他还咧开嘴巴对着秦洛笑笑,露出两排白白净净的牙齿。

    在那一瞬间,秦洛有种怪异的感觉——好阳光的中年大叔。

    “唯一的办法就是植皮。”崔永明说道。“三度烧伤,肌肤的真皮层已经坏死,想要外部辅助恢复是不可能的。即便涂抹多么昂贵的药物,也没办法唤醒它的肌肤细胞。”

    “手术没有什么风险吧?”

    “不会的。我会亲自操刀,会找最有经验的医生来做我的助手。”崔永明保证似的说道。“当然,这也要看病人的身体适应能力。”

    “我能不能看一看病人?”秦洛出声问道。

    “如果病人家属没有意见,我们自然没有问题。”崔永明说道。他刚才说话过直,要是其它的年轻人,可能会有些受不了。即便脸上保持平静,但是心里却在腹诽。却没想到这个穿着长衫的家伙不仅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异样,反而一脸善意的对着自己微笑。那笑容单纯纯粹,不似做伪。

    安父看着秦洛,对他并没有足够的信心。不为其它的,因为他太年轻了,笑容又那么青涩——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有高超技能的医生。

    没有三十年苦功,哪能当好一名中医?

    不过,他既然是米紫安带来的朋友,他也不好拒绝,就说道:“没关系。去吧。”

    崔永明站起来,说道:“走吧。我带你过去。”

    秦洛站了起来,跟在他身后走出会议室。

    AN现在还住在ICU病房,刚刚烧伤的时候,那种疼痛如利刃割肉,需要用镇静剂帮她度过这段最关键的时刻。

    换上消毒衣后,秦洛和崔永明一起进入病房。AN现在还处于昏睡状态,旁边有两名护士二十四小时在旁边监看护理。

    “伤口全用纱布包住了。”崔永明看到秦洛在认真的察看AN的伤势,出声解释着说道。“要不要解开一段给你看看?”

    “没关系。”秦洛点了点头,说道。他没有让崔永明解开纱带,而是伸手在AN裸露出来的没有烧伤的部位按了按,然后扣着她的手腕开始把脉。

    崔永明好奇的看着他的动作,说道:“这样能发现什么吗?”

    “华夏有个词语叫做一叶知秋。她烧伤部位的皮肤必然会影响她身体内部功能的正常运转。你们看的是她的外层表皮,我知道的是她的内在情况。”秦洛说道。

    “这么神奇?”崔永明说道。“她现在的内在情况如何?”

    “不太乐观。”秦洛松开AN的手腕,细心的帮她盖好被子。虽然她的脸有些浮肿,但是,仍然能够看出优美的轮廓。“脉博急促。脏腑热盛,邪热鼓动,血行加速。她现在一定过的很痛苦。”

    “我们已经使用了镇静剂和降火药物。你还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我需要一根银针。”秦洛说道。

    “银针?”

    “对。医用银针。”

    崔永明点了点头,对着小护士招了招手,说道:“去取一盒银针过来。”

    很快的,小护士更取来了针盒。秦洛选择了一根一寸六分的员针,经过消毒后,对小护士说道:“把她手腕上的衣服挽起来。”

    没待小护士动手,崔永明亲自过来给秦洛打下手。他想知道,这个年轻人是否真是身怀绝学。

    秦洛对着他点头道谢,开始动气行针。气注针身,针尖又开始抖动起来。

    崔永明扶了扶眼镜,惊讶的看着秦洛,说道:“你竟然会以气运针?天啊,太不可思议了。我在一期世界医学期刊上看到过这种介绍,据说全世界懂得以气运针的人不超过十个——-年轻人,恕我失礼。你叫什么名字?”

    “秦洛。”秦洛微羞的点头,不卑不亢的说道。

    “秦洛?”崔永明想了想,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秦洛的手腕一抖,银针便刺穴而入。太乙神针的‘透心凉’,这是一种袪除体内邪火的神奇针法。而且,那种凉度可以根据施针者催动真气的快慢而改变凉度。也就是说,秦洛越是用力的催动,这气体便越凉,给病人如入冰窟的感觉。如果秦洛催动真气的速度减慢,那么病人的反应也就不是那么强烈。

    AN是重度烧伤病人,而且刚才秦洛帮她切脉,自然不用担心她会感觉到寒冷。

    秦洛先让那股凉气游走她的身体全身经脉,在遇到阻碍的时候也不强求,另找通道穿过。预冷的过程结束后,秦洛便开始大力催动。

    他的手不停的左左右右的旋转着,体内的真气也通过这细小的银针灌注进AN的身体里面。

    很快的,他就面呈痛苦之色,额头也出现了大颗大颗的汗珠。而AN的情况却和他正好相反。

    AN紧皱的眉毛展开了,脸上的痛苦笑容也消失了。她的身体在轻轻的蠕动,睫毛眨啊眨的,竟然有即将苏醒过来的趋势。

    “啊。太神奇了。太神奇了。”崔永明激动的说道。“你用一根银针就解除了她的痛苦。秦洛,你太厉害了——”

    秦洛笑笑,仍然专注的做着手头上的工作。

    他不断的催发,用尽自己的体力去拯救这个不幸被火灼伤的女孩子。或者这算不是拯救,只是能够让病人少受一些痛苦——-这不正是一个医生所需要做的吗?

    “嗯——“AN舒服的呻吟一声,缓缓的张开了眼睛。

    那双长长的睫毛眨了眨,看着站在面前的两个男人,有些迷茫的神情。

    “AN,你感觉怎么样?”崔永明控制着内心的激动,尽量以温和的态度和AN交谈。他怕自己会吓到刚刚醒过来的AN。

    “我很好。感觉很舒服。”AN说道。声音微弱,却很清晰。“谢谢你们,医生。”

    “AN。不要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崔永明笑着说道。“如果你要感谢的话,就感谢正在帮你针灸的秦洛吧。他是一个很神奇的医生。”

    “秦洛?”AN眨巴着眼睛,问道。

    “你知道我?”秦洛诧异的问道。

    “是的。”AN说道。“米紫安经常骂人。但是,她骂别人只骂一次。”

    “我呢?”

    “连续骂了你好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