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361章、纯天然美女!
    361章、纯天然美女!

    朴昌浩心里很是开心。这个自大不懂得礼貌为何物的华夏猴子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以台湾的法律之苛刻,他没有医师执照却误伤病人已经构成了刑事犯罪——-如果能够把他送进监狱里关上一阵子。他的仇报了,心里的恶气也出了个干净。

    “要不要打电话回去,给一些记者朋友讲一讲这件事情呢?这可是打击中医最好的案例啊——”朴昌浩在心中想道。

    “你懂得些什么?”陈思璇冷笑着说道。“他会的,你一辈子也学不会。”

    “小姐,等到警察来带走你的朋友,你就不会这么认为了。”朴昌浩也不生气,笑呵呵的反驳道。

    “没文化真可怕。”秦洛出声说道,甚至都没有抬头看过老爷子一眼。他还在认真的给老爷子针灸阿是穴,用太乙神针的‘透心凉’去化解他体内多年以前积累下来的淤血。

    “我说过,你们华夏人只是嘴皮子厉害。我研究过你们的文化,对你们实在是太了解了。”朴昌浩笑呵呵的说道,一幅稳操胜眷的模样。“护士小姐,为什么你不报警呢?有人在我们的店里误伤客人——-我可不想替一个华夏人承担这样的责任。”

    秦洛都懒得理会他,对老爷子说道:“老爷子,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凉——有股凉气在腰上窜来窜去的——-好奇怪的感觉——-跟有人给你抓痒痒似的——”

    “还有其它的感觉吗?”秦洛问道。

    “有——”

    “什么感觉?”秦洛问道。

    “便意——想去洗手间——”老爷子还有些不好意思。

    秦洛手一抬,银针就脱体而出。

    秦洛对老爷子说道:“既然有便意,就去洗手间吧。”

    老爷子答应一声,就这么光着膀子跑去找洗手间。像是很急很匆忙的样子。

    “我说你们学的只是皮毛,你还不愿意相信。”秦洛这才有空和朴昌浩理论。“你懂得什么叫做以气行针吗?”

    “针灸原本就是我们发明的。我怎么会不知道?”朴昌浩嘴硬的反击。

    确实,韩国人一直认为李时珍是韩国人,并且认为针灸也是他们发明的。这样的思维就像是血液,流敞在每一个韩医从业者或者韩国人的体内。

    “是吗?”秦洛笑着问道。“既然这样,你刚才怎么会得出我误伤患者这么白痴的结论呢?”

    “我是为病人的身体安全着想。再说,你怎么就确定你用的是以气运针?有些东西,不是用嘴巴说说就可以的。”

    “我已经证明过。”秦洛说道。他指着从洗手间跑出来的老爷子,说道:“你可以问问他刚才的感受和针灸效果。”

    不用朴昌浩提问,老爷子自己就吆喝开了。

    “太神奇了。实在是太神奇了。刚才去便了一些黑血———这腰的症状就感觉好多了,也轻松了好多——-医生啊,你太厉害了。还是咱们中医厉害啊——”

    朴昌浩也是专业人士,知道病人拉黑血,证明针灸确实把病人体内的淤血给化开了。可是,他才不愿意这么认输呢——

    “在你来之前,我已经给他扎过很多针了。也有可能——-他这个时候突然有便意,是因为我之前针灸产生的效果——”

    “就是。你就算不来。我们医生也可以让病人便血呢。”小护士自然是要帮着自己老板说话。

    “便血?我怕是吐血吧。”陈思璇鄙夷的说道。“你们韩国人真是太厉害了。任何功劳都能够和你们沾上关系。”

    “我说的是事实。”朴昌浩义正言辞的说道。

    秦洛哑然失笑。他没想到这些人竟然会如此胡搅蛮缠。

    在国内的时候,也会遇到一些挑衅者。虽然他们的态度不太好,但是,输了就是输了,说几句场面话后就转身跑了。还有像王修身这样德才兼备的老人,他们在输了之后,不仅没有恨意,反而将自己的绝学倾馕相授——

    可是韩国人不是这样。他和你比试输了,就会一脸认真的告诉你‘其实吧,你这手绝活是学我们的,很多年以前,我们的一个前辈就懂得使用了,而且比你用的好多了,你这个水平啊——啧啧,还不行—-’——-他不会管你信不信,反正他就坚定不移的这么认为。

    “如果我不阻止,你的那一针扎下去,只会泄道老爷子体内的精气,让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秦洛认真的说道。

    “血口喷人。”朴昌浩讥讽着说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吗?”

    “这样吧。我说不过你。”秦洛从针盒里抽出一根银针,用酒精棉消毒后,递给朴昌浩,说道:“既然你也懂以气运针,你就演示一遍我看看?我愿意当你的实验体。”

    “我为什么给你演示?”朴昌浩拒绝道。他哪里懂得什么以气运针啊?虽然他看过的一些医书上有过记载,但是——-那种东西就像是武林秘笈一样,只有一个人或者极少数人能够获得学习的机会。他学的都是黑虎掏心猴子摘桃一类的地摊货——-

    “那么,我来给你实验。你做我的实验体?”

    “———”朴昌浩不敢。要是这华夏人心怀恶意,把自己给扎坏了怎么办?

    秦洛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和你这种人比试也太没意思。平白辱没了身份。”

    他把手里的银针小心翼翼的放进针盒,对陈思璇说道:“我们走吧。”

    “真没骨气。”老爷子看着朴昌浩说道。“听别人说他很厉害我才来的,原来不过如此。以后再也不来了。”

    朴昌浩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出声喊道:“等等。“

    陈思璇停住了身体,把轮椅转了个方向,让秦洛能够面向朴昌浩。

    “想通了?是准备给我演示还是我展示给你看?”

    “你是华夏人?”

    “以前是。以后也是。”

    “我在医书上看过,以气运针是一种很高深的针灸之法,就算在华夏国也不多见。既然你会这种针灸之法,那么你一定是很有名气的医生了?”朴昌浩盯着秦洛问道,心里燃烧着战斗的欲望。

    “还好。”秦洛有些不好意思。哪有当面这么拍人马屁的?

    “请报出你的姓名。”

    “秦洛。秦皇汉武的秦,洛水的洛。当然,我不知道你是否能够听懂这些词语的意思。”

    “秦洛,我代替我恩师向你挑战。”朴昌浩说道。

    “如果你的师父和你一样的水平,我没兴趣奉陪。”秦洛说道。

    “你——-”朴昌浩大怒,脸色憋得通红。他刚才拒绝了向秦洛展示‘以气运针’,所以说话就有些没有底气。

    “我说的是实话。如果他和你一样的话,我确实没有兴趣。”秦洛抬头扫了眼朴昌浩,说道:“再说,教出你这种笨徒弟的老师,我还真没有比试的欲望。”

    “岂有此理。竟然敢侮辱我的恩师。他是许缚。大名鼎鼎的许缚——-该死的,你知道些什么?”朴昌浩愤怒的叫道,一幅欲冲上来和秦洛大战三百回合的架势。

    “许缚?”听到这个名字,秦洛还真是有些意外。他看着朴昌浩,问道:“是许浚的后人?”

    “不错。就是我们韩国医圣许浚的后人。”朴昌浩一脸骄傲的说道。

    许浚是朝鲜太医,也是《东林宝鉴》的编撰者。当时的朝鲜国王光海君说:“东垣为北医,丹溪为南医,宗厚为西医,许浚为朝鲜之医,谓之东医。”朝鲜“东医”因此得名,许浚也因而在韩国享有“医圣”之名。韩国大使馆食药官韩容燮介绍说,许浚还是第一个进行人体解剖的韩国人。

    《东林宝鉴》这本书之前也只是在韩国出名,但是近年来突然间火爆亚洲乃致世界。因为,韩国人用这本借鉴了华夏医书如《素问》、《灵枢》、《伤寒论》等撰集而成的一本著作去申请了世界文化遗产,并且欲将汉医改变成韩医。

    举个通俗点儿的例子就是:有一个外国人看了遍《红楼梦》,心里非常喜欢。于是就根据《红楼梦》的内容写了一本《红楼梦解析》。结果,他们却拿着这本《红梦梦解析》去申请世界非物质遗产,说红楼梦是他们的——

    “你确定他是你的师父?”

    “正是。”

    “眼光不怎么样。就是不知道医术怎么样。”秦洛摇头说道。一代医圣的后人却收了这么个没品的徒弟,还真是玷污名声。

    朴昌浩脸色铁青,完全不复之前的斯文儒雅,阴狠的说道:“怎么?不敢应战?”

    秦洛对陈思璇说道:“给他一张名片。”

    陈思璇虽然疑惑,仍然照做。从名片夹里抽出一张名牌递了过去。

    “时间地点确定之后,就打这个电话。”秦洛笑着说道。“不过,没什么事的话,就不要骚扰我们的纯天然美女了。即便你们很缺少这个。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