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360章、争(下)!
    360章、争(下)!

    秦洛没想到这位医生会突然发火,碘着脸笑着说道:“不要生气。我只是随便说说自己的观点。见技心痒,所以才想切磋一下。”

    “我为什么要和你切磋?你们华夏人懂不懂得礼貌?我是医生,我正在治病。在我治病的时候,你应该尊重我保持安静——-我才是这里的医生。病人也是我的。所以,我不需要你来指挥。更不需要你告诉我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你没有资格。”朴昌浩脸色难堪的说道。

    然后转过脸喊道:“护士——护士小姐请来一下。把这两位不受欢迎的客人请出去。”

    一个身穿粉色制服的漂亮女孩子走了过来,看到有人和老板发生争执,脸色就有些冰冷。敷衍的鞠了个躬,对秦洛和陈思璇说道:“先生,小姐,请你们出去。”

    陈思璇看向秦洛,秦洛没有示意他们离开,她也不好把他推出去。

    秦洛固执的看着医生,笑着说道:“我也知道你是医生。但是,如果医生的治疗方法错误了,别人也不能指出来吗?”

    “你怎么知道我的治疗方法是错误的?你凭什么这么肯定?”朴昌浩不屑的说道。“你们的医术,都快要从这个世界消失了。而我们的韩医,正在被发扬光大。你怎么可以用你们的无知来质疑?”

    秦洛笑了笑,说道:“我只是单纯的想和你讨论一下针灸技法,怎么又牵扯到民族问题上来了?不过,既然你这么想,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中医不会消失。而且,它会健康茁壮的成长。会发展的越来越好,被越来越多的人信任支持。”

    “一个民族的医术集体没落,那个民族的从医者又能够有什么样的才能?”朴昌浩看着秦洛说道。“对不起。我很忙。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和你讨论这些。护士小姐,请把他们请出去吧。”

    “先生。请出去。”护士小姐再次说道。

    “你的鼻子是假的。”秦洛看着她说道。

    “———”

    小护士先是一愣,然后脸色憋的通红。怒声喝道:”混蛋,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很没素质吗?你就是这么对待女性的?你怎么不说你母亲的乳*房是假的?你是吃什么长大的——-哦,天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类?你是外星球来的野蛮人?不,你一定是禽兽——”

    看到护士气急败坏口没遮拦的反击,秦洛心情大好。笑着说道:“在你们侮辱华夏人没有素质之前,为什么不先思考一下自己待人的态度?我只是有心想和这位医生讨论一下这个病的治疗方法,他为什么就攻击中医没落?”

    “我说的是实情。难道你要否认吗?你们的中医难道发展的很好吗?”朴昌浩冷笑着说道。

    “好吧。这个我承认。”秦洛点了点头。中医没落,这是全世界的共识。他想反驳也反驳不了。“不过,我说的也是实情。我说,你不应该扎病人的这个穴位。我还是要说——-这位小姐的鼻子是假的。”

    “你——-”护士怒目圆睁,恨不得冲上去咬秦洛两口。

    天啊,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讨厌的男人?他怎么没在上次的大地震中震死呢?让华夏男人全都死光光吧。

    “好吧。既然你说我针灸的穴位错了。那么你来告诉我,我应该针灸什么穴位才对?”朴昌浩回头看了他的护士一眼,示意她暂时保持安静。他决定了,要在医术上把他击倒。让他输得心服口服。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大爷一定是腰肌劳损。对不对?”秦洛看着那位老者,笑着问道。

    “是啊。小伙子,你太厉害了。一眼就看出来了。”老人笑呵呵的说道。

    “这算什么?只需要看上几眼,每个医生都知道这是什么问题。但是怎么治病——-这才是关键。”朴昌浩在旁边打击老爷子的盲目崇拜对象。

    “腰肌劳损在中医上可认为是因感受寒湿、湿热、气滞血瘀、肾亏体虚或跌仆外伤所致。其病理变化常表现出以肾虚为本,感受外邪,跌仆闪挫为标的特点。所以,这种病又可以根据属性大致分为以下几种:寒湿型、湿热型、肾虚型和淤血型。”秦洛指着床上那位光着膀子的大爷,说道:“大爷的腰年轻时候受过伤,对不对?”

    “对啊。小伙子太厉害了。当年咱是国军,打过鬼子啊——可是这腰也落下了毛病。”老爷子感叹着说道。

    “老爷子这是属于淤血型的腰肌劳损。这最后一针应该扎向阿是穴,这是除淤止痛。而你扎的次髎穴却是清热解火。老爷子这么大年纪了,还用得着你扎这个穴位?”秦洛讥笑着说道。能够打击一下这个自大的家伙,他还是很乐意为之的。

    “有这么复杂吗?你胡说八道。”朴昌浩怒道。

    “你们韩医是从中医抄袭过去的一点儿皮毛。哪里知道这些种类的划分?只有中医才形成了体系,会有这些细节处的体现。”

    “我们不是抄袭。我们只是借鉴。韩国除了在以前吸收过一些华夏文明外,现在更有学习欧美等发达国家的文化。相信在以后也会继续学习各民族各国家的优点。”

    朴昌浩不允许别人如此贬低韩医,红着脖子据理力争:“我不认为这是什么耻辱。相反,我为我们民族的学习能力而感到骄傲”

    “你们呢?发明了火药,别人学去做武器,你们用来做鞭炮。发明了指南针,别人学去做航海,你们用来勘探风水。发明了足球,别人学去办世界杯,你们用来冲出亚洲——再说,现在你们不也是只学习不发明了不是吗?山寨LV皮包啊,影视剧、还有汽车和电子产品,航天科技哪个不是学习别人的?难道你们一边学习,一边因为这种学习而感到羞耻?你们这个民族,真的是无药可救了。自信这种东西根本就不再存在,只有自卑到极点的自大。”

    “你的华夏语说的不错。”秦洛笑着问道。

    “是的。我用七年时间学习华夏语,就是为了学习你们的医术。”朴昌浩得意的说道。“现在,它们都成了我的知识。我会把它传承下去。我们的子孙后代会因此得福。而你们——你们要支付高额的专利费用去使用西医,去传播西医。这就是你们的命运。”

    秦洛笑着摇头,说道:“庸医害人。就你学的这么点儿东西去造福子孙后代,你不怕把他们全都害死?”

    朴昌浩指着秦洛喝道:“我没有和你这种人说话的兴趣了。你们华夏人也就是口头上厉害,真正又做过什么让人钦佩的事情?护士小姐,送客吧。”

    “我会走。”秦洛伸手制止了护士小姐的驱赶,对朴昌浩说道:“但是,我要先纠正你一个错误。这最后一针,应该扎在什么穴位。”

    “抱歉。我不能让你随便拿我的病人身体做实验。”朴昌浩拒绝着说道。“而且,我不确定你会不会有行医执照。”

    “唉,你这医生——人家说你扎的不对,你就要重新给我扎啊。你怎么能这么固执呢?不让别人拿我的身体开玩笑,你就可以拿我的身体开玩笑了?”老爷子突然跳起来,指着医生说道。

    “———-”

    “老爷子,敢不敢让我给你扎一针?”秦洛笑呵呵的问道。

    “有什么不敢的?”老爷子笑呵呵的说道。“来嘛。我相信你。你说的话很有道理啦。我很喜欢听。”

    秦洛感激的笑笑,对陈思璇说道:“帮我找一盒银针过来。”

    “抱歉。本店不出售银针。”护士寒着脸说道。

    “你们怎么这样?”陈思璇生气的说道。“你等会儿。我出去给你买。我就不信了,台湾只有这么一个地方卖银针。”

    说完,这女人就咯咯咯的踩着高跟鞋跑出去了。从她的脚步声就能听出来,她心里非常的生气。

    不一会儿,陈思璇就捧着个针盒跑了过来,对秦洛说道:“买回来了。还有消毒棉。”

    “谢谢。”秦洛接过针盒,取了根员针出来,对老爷子说道:“老爷子,你只需要把后背对着我,一针就行了。”

    “好。”老爷子说完,在床上转了个圈,把整个后背对向秦洛。

    秦洛把针身消毒,手握银针,然后快速的朝着阿是穴扎了过去。

    “啊。痒——好痒——-”老爷子惊呼出声。

    “是痒还是凉?”秦洛问道。

    老爷子仔细感受了一番,说道:“凉。是凉——怎么这么凉呢?”

    朴昌浩在一旁笑了起来,说道:“台湾的法律是很苛刻的啊。看你怎么承担误伤患者的责任。”

    (PS:解释一下,因为老柳并没有去过台湾,所以对那边的情况不太了解。查了大量资料,有些也不见得就能够在网上找到的。秦洛是虚构出来的,燕京是虚构出来的,所以,请大家把台湾也当做一座虚构出来的同名城市吧——之前是准备用‘宝岛’一类的名字代替,但还是坚持用了这个名字。感谢一些朋友的批评指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