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359章、争!
    359章、争!

    秦洛不是装傻,而是非傻不可。

    处在他现在的生活状态,他也想不出更好的解决办法。

    秦洛笑着说道:“你不是有个智囊团队吗?那么你们帮我分析一下,处在我现在的位置,我应该怎么处理才好?如果有什么结果,给我打个电话。行吗?”

    “有些事情是分析不出来的。”马悦说道。“这句话是小姐说的。”

    秦洛点了点头,看着马悦说道:“她不傻。是你傻。”

    “———”

    秦洛和马悦从休息室出来,恰好碰到过来探望的陈思璇。

    秦洛受伤住院之后,陈思璇很是紧张着急。虽然因为秦洛这个‘感动台湾’人物带来的影响和米紫安他们的名人效应,让美若天成的产品几乎卖疯了。可是,无论工作多么繁忙,她每天都会过来看看。

    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她都是稍坐即走,不会停留太长的时间。

    陈思璇和马悦打了声招呼,然后看着秦洛手上抱的盒子,问道:“这是什么?”

    “言承欢送来的礼物。”秦洛笑着说道。

    “咦。他来道歉了?”陈思璇很是吃惊。她还不知道秦洛已经出手报复。何氏旗下的商场全面清退青柠集团产品的事情还没有经媒体报道出来。

    “是啊。他昨天回去上网看了会儿《佛经》后,突然觉得对你做的那些事实在是天理难容,再三恳求我们原谅。”秦洛笑着说道。

    “哼。他那种人会道歉?除非有把刀架在他脖子上。”陈思璇冷哼出声,坚决不相信言承欢的人品。

    听了陈思璇的话,秦洛不由一愣。

    是啊。如果这次不是来自于何家的压力,言承欢会来道歉吗?

    他不会来,而且有可能会变本加利的去想方设法继续报复。

    而且,坏人不会只做一件坏事儿。他们很有恒心毅力,会坚持不懈的干坏事儿。鞠躬尽瘁,星期六星期天都不带休息的。

    他在祸害自己的时候,因为有人帮忙,所以他来道歉赔礼。

    可是,他去祸害别人的时候,那些没有何家这种强硬后台支撑的受害者又怎么办?

    一个富家少爷醉酒驾车撞了个官二代。官二代比富家少爷牛*逼,所以,富家少爷的家人只能陪着笑脸送着厚礼来求人饶命。可是,如果富家少爷撞的只是一个平民百姓呢?

    他们又是怎么样的一幅嘴脸?

    自己因为他们家的背景强硬,所以就选择和他们合作,这不是一种姑息养奸吗?

    不错。按照常理,这确实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连闻人牧月的头号智囊都这么建议。

    大家伙儿都不愿意招惹坏人,干吗自己要去招惹啊?

    可是——

    “自己要做个偶像啊。”秦洛怜爱的抚摸着怀里的铜盒,轻轻的叹息。然后忍不住再看了一眼,这才依依不舍的递给马悦,说道:“帮我退还给他吧。”

    “你决定了吗?”马悦盯着秦洛的眼睛,问道。

    她知道,秦洛如果把礼物退回去,就代表他不接受言承欢的道歉。

    那样的话,何家会继续清退青柠集团的产品。媒体也会把这件事情报道出来,青柠集团有可能因此而陷入经营困境甚至倒闭——-

    可是,秦洛也会因此和言家结仇,有可能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我决定了。”秦洛认真的点头。

    马悦看着秦洛那张干净却略显秀气的脸颊,想说什么,终究还是点头,说道:“我会帮你处理好的。”

    “谢谢。”秦洛由衷的感激道。

    “不用客气。”

    马悦对着陈思璇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真是个漂亮的女人。”陈思璇看着马悦的背景,称赞着说道。

    “是个有能力的漂亮女人。”秦洛笑着纠正。

    “是啊。她身边的助手都让人羡慕嫉妒,真不知道她到底优秀到什么程度。”陈思璇苦笑着说道。“你和她住在一起,我都不好意思留在这儿。就算不和她说话,看到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女人——就觉得自己的人生太悲剧了。”

    “你也是个有能力的漂亮女人。”秦洛说道。

    “嘿嘿,我喜欢听到你的赞美。”陈思璇笑着说道。“今天的天气不错,要不要推你出去走走?你呆在病房里那么长时间,不觉得闷吗?”

    “好。”秦洛点头。“我们就在医院附近随意走走吧。”

    秦洛的脚伤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汽车撞击栏杆的时候被扭到了筋骨而已。他给自己做了下局部按摩,也好的差不多了。

    只是出于一种比较自私的心理,他不想那么快站起来。

    而且,无论你去哪儿,都有个漂亮的小美女在后面推着你,不是一件很威风很气派的事情吗?当年的皇帝们也不过如此啊。

    “原本想好好的带你逛一逛台湾的。”陈思璇笑着说道。“但是,我没想到你对台湾已经那么熟悉了,都能给别人当导游了——-所以,我就打消了这样的心思。”

    秦洛苦笑。

    他知道陈思璇是在打趣自己带着闻人牧月私奔的事情。不过,这确实是事实,他还真是不好辩驳。

    “我们出去走走吧。我想看看台湾的市井文化。”秦洛说道。如果你想了解一座城市,那就走到群众中间去。在网络上查的资料和下属的汇报都是带有添加成份的。

    只有亲身体验过,才能记的更加深刻一些。

    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无数车辆井然有序的从眼前驶过,路过的行人脚步匆匆,偶尔也会瞥来异样的眼光,但是很快就回过头去继续前行。

    或许,有惊鸿一瞥的风景,却又很快消失在街道的转角——-

    这是一个很小的世界,你不知道你一个转身就会遇到谁。这也是一个很大的世界,你不知道你将永远失去谁——-遇到那么多人,美的,丑的,善的,恶的——-他们很快就消失在人海。

    再见。再也不见。

    “咦。你看。前面有个医馆呢。要不要过去看看?”陈思璇指着街边的一家古色古香的店铺说道。她身高腿长,站的高也看的起,所以能够看到秦洛坐在轮椅上看不到的风景。

    “看看。”秦洛笑着说道。他这次出门,主要就是想看看中医在台湾的发展情况。没想到才出医院不久,就看到了一家。

    能够和异乡的同行切磋一下医术,秦洛心里也非常期待。

    靠近之后,陈思璇叹了口气,说道:“我看错了。不是中医。是韩医药馆。”

    秦洛愣了愣,然后笑着说道。“没有关系。进去看看。”

    陈思璇也不反对,就推着秦洛进入医馆。

    里面有几名客人在休息室候着,悠闲的看着杂志报纸。里间,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人正在给一名老年人做背部针灸。

    针灸是秦洛最感兴趣的技法,也是他研究最深最透的一项技能。看到有同道中人,就笑着对陈思璇说道:“推近一些。我看看他的针法。”

    “先生,小姐,你们是来看病的吗?如果看病的话,请去前台排号好吗?”那名医生突然间转身,对着走进来的秦洛和陈思璇问道。他的华夏语说的非常标准,甚至比一些国内人还要说的更加清楚明白一些。看来很是下过一番苦功夫。

    “没有。我进来看看。”秦洛笑着说道。

    “看看?”医生看了看秦洛的腿,说道:“你的腿受伤了吗?”

    “受伤了。不过我能治。”秦洛点头说道。然后做了个邀请的手势,对医生说道:“你请继续,不要让老年人着凉。”

    虽然台湾的气候温和,但是那个老年人光着身子趴在小床上,确实突然感冒。

    “我是医生。我明白要做些什么。”男医生对秦洛的指挥有些不满。

    不过,他也得承认秦洛说的是事实。于是便手握银针,慢慢的刺向老人背后的腰阳关。

    秦洛安静的坐在哪儿,认真的欣赏着这位韩国医生的针灸手法。

    韩国医生也完全忽略了秦洛的存在,认真的治疗床上的患者。

    “等等。”秦洛突然间喊道。

    “你想干什么?医院重地,请不要大声喧哗。你们讲些素质好不好?”韩国医生气愤的说道。

    秦洛笑笑,问道:“你是不是准备这一针针向他的次髎穴?”

    韩国医生表情明显一怔,没想到这个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还真是个行家。他这一针确实是要针向老人的次髎穴。没想到却被这个华夏年轻人给看穿了。

    华夏人?医生不由得撇撇嘴。

    虽然心惊,但是表情仍然不满的说道:“不错。那又怎么样了?”

    “我觉得,这一针针向他的阿是穴会不会效果更好一些?”秦洛一脸谦虚的说道,像是个好学的学生。

    韩国医生怒了。放下手里的银针,对着秦洛说道:“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来这样对我说话?你凭什么来指导我针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