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358章、真傻和装傻!
    358章、真傻和装傻!

    言承欢傻眼了。他没想到自己的低声下气刻意讨好会落得这样一个局面。

    他更没想到,这男人的思维竟然——-如此的怪异。什么叫做坏人幸福?自己难道就是个坏人吗?

    我每年都往慈善机构捐款的好吧?虽然金额少了些,可也是我的一番心意。

    言承欢脸色变幻了一阵子,又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我想,多个朋友多条路,秦先生也不想把事情搞的太僵。毕竟,你也有朋友在台湾这边做生意吗?不如这样,秦先生开个条件,如果条件合理的话,我们一定竭尽全力来满足。哈哈,我是很乐意和秦先生这样的年轻俊杰交朋友的。”

    “那要让你失望了。我很不愿意和你这种人面兽心的人交朋友。”秦洛坦白的说道。

    “——-”

    马悦站在身后差点儿偷笑出声,她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有如此犀利可爱的一面。有时候说起话来,和小姐倒是有几分相似。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简洁明了,不拖泥带水,也不管对方的心情脸面。

    “秦先生,你这样的话,显然是不愿意和我们谈下去了?”言承欢毕竟也是一家集团公司的老板,被秦洛这么当场奚落,面子上也有些过不去。

    “谈不谈是你们的事儿。怎么谈是由我来决定。”秦洛说道。“你好像还没搞清楚一个问题。是你们来找我谈的。不是我请你们来谈的。”

    言承欢的肺都要气炸了,但还是得憋住这口气,说道:“是啊。我们是带着诚意而来。也希望秦先生能认真的和我们谈一谈。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出来嘛。对不对?什么事都好商量。”

    “我刚才就说过,你给我一个帮你们说话的理由。”秦洛说道。“就因为你来向我道歉,我就需要把以前你所做的事情全部都忘掉?”

    “这个——我们愿意赔偿。”

    “怎么赔?”秦洛笑着问道。

    言承欢对着何亚伟招招手,何亚伟会意点头,赶紧跑到沙发上捧着一个古董式样的铜盒过来。感情他们是早有准备,直到现在才把礼物给取出来。

    如果秦洛早早就原谅他们的话,想必这礼物也就不用送出去了。

    言承欢接过铜盒,然后双手恭敬的递到秦洛手上,说道:“秦先生,还请收下这小小礼物。我还是那句话,我们是带着诚意来道歉。还请你接受这份歉意。”

    秦洛被他的‘诚意’感动了,伸手接过他送上来的铜盒。解开金黄色可能是纯金打造的小锁,然后轻轻的掀开盒盖,揭开盖在上面的一块儿红绸。

    看到里面的礼物后,秦洛的瞳孔猛然收缩。

    铜人。里面装着一个铜人。

    当然,铜人也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可是,这不是普通的铜人,是一尊‘针灸铜人’。

    针灸铜人始于北宋,是当时的翰林医官王惟一所制造,胸背前后两面可以开合,体内雕有脏腑器官,铜人表面镂有穴位。同时以黄蜡封涂铜人外表的孔穴,其内注水。

    如果取穴准确,针入而水流出。取穴不准,针不能刺入。直到此时此刻,仍然没有人能够解释取穴准确即有水流出这种原因,也就是大家通常所说的“铜人之谜”。

    在世界上,大凡学习针灸的,无人不晓针灸铜人。古代针灸大夫上岗,必须通过‘针灸铜人’的考验才行,如果扎对穴位,铜人上会有水银流出。

    “这有什么特别的吗?”马悦出声问道。他看到秦洛的表情怪异,自己却看不出这铜人有什么古怪,所以出声询问。

    “史书上记载,针灸铜人始于宋朝。在针道盛行的宋代,针灸大夫们就凭借自己的经验和自己对针灸医学书籍的理解给病人看病扎针,这时在全国范围内出现了大量的误诊病例。”

    “宋仁宗赵祯接到大臣关于针灸误诊的奏折,非常头疼。最终,宋仁宗意识到只有制定一个新的针灸经穴的国家标准,才能杜绝误诊的发生。1023年,宋仁宗颁布诏令对针灸医学专著重新进行校对整理。公元1026年,宋代著名的医学家王惟一开始组织校订古代针灸学的著作。不久,他就完成了新的针灸经穴国家标准——《新铸铜人腧穴针灸图经》。

    “宋仁宗认为光有医书不够,还应该有实验道具,于是下令医官院‘创铸铜人为式’。第二年,两尊针灸铜人铸成了。针灸铜人铸成时正值宋天圣五年,所以这两尊铜人又被称为宋天圣针灸铜人。天圣针灸铜人铸成后,被北宋朝廷视为国宝,周边国家也将天圣针灸铜人视为奇异之物。那个时候,我华夏中医扬名世界,我华夏医生受万民景仰,受同仁尊重爱戴。对中医来说,那是最好的时代。”

    “针灸铜人的原型是一个青年男子,身高1.73米左右,一直保持立正的姿势,两手平伸,掌心向前。被铸成前后两部分,利用特制的插头可以进行拆卸组合,体现了当时高水平的人体美学和铸造工艺。铜人标有354个穴位名称,所有穴位都凿穿小孔。不用看了,我手里的这块不是。”

    秦洛手里捧着的这个铜人自然不是那个高达一米七三的御制铜人,而是一件仿制品。可是这仿制品看起来也很有些年代,而且仿的栩栩如生,那只大铜人所具备的功能也都能够在这只小铜人身上得以体现。即便不用专业鉴定,也知是无价之宝。

    秦洛突然间很生气。他很痛恨言承欢。

    妈辣个逼的。你送钱送车送女人送古董字画都行,送什么铜人?你送什么铜人?

    这让人怎么拒绝呢?难道你不知道,我是很好诱惑的人吗?

    不错。身为一名中医,一名针灸爱好者,秦洛很难拒绝这样的礼物。

    “秦先生,礼物您还满意吧?”言承欢看到秦洛眼中的惊喜,讨好似的问道。

    “你拿回去吧。我不喜欢。”秦洛把铜人递回去,说道。

    “———”

    “秦先生是学医的,或许这针灸铜人对你还有什么帮助。秦先生不如先收下——也算是收下言总的一点儿心意。”马悦突然出声劝说道。

    言承欢感激的看了马悦一眼,说道:“对。对。我知道秦先生是很有名气的中医,特意选了这件传家之宝送过来。俗话说的好,名剑赠英雄。秦先生和这针灸铜人是相得益彰——-秦先生就把它收下吧。”

    秦洛犹豫了一番,说道:“好吧。那我就先收下。你的事情我会向何氏解释一下的,但是效果如何,我就不知道了。你的食品有味道,那就得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是。是。麻烦秦先生了。有劳。”言承欢连连道谢。

    马悦送走客人,准备回来推秦洛的时候,看到他正捧着那个铜人抚摸着,表情温柔专注,脸上闪耀着动人的红晕,跟搂着自己的小情人似的。

    马悦暗地里鄙视。这男人,刚才还一正经的说不喜欢,让别人拿回去呢。

    “你说这件事情应该怎么解决?”秦洛问突然间开口问道。

    “以和为贵。”马悦说道。“言承欢没有什么优秀成绩,因为接班才有今天的地位。但是他们家老爷子在台湾很有影响力。言家也是涉黑起家,虽然稍有坠势,可是实力仍然不弱。你们的产品想要进入台湾乃至东南亚市场,没有必要和他们闹的太僵。”

    “这不是太便宜他了?”秦洛不甘心的说道。

    “便宜吗?你刚才才收了别人的铜人。”马悦看了秦洛一眼,说道。

    “———”

    “有何家压着,他们以后自然会安守本份,不敢再来招惹陈思璇小姐。而你如果心有不甘的话,也可以尽可能的向他们提出各种要求。你办不到的不想办的不方便出面办的,都可能交给他们来办。”

    “难怪你能成为牧月的助手。”秦洛笑着称赞道。

    “小姐身边不要庸才。”马悦自豪的说道。

    秦洛看向马悦,说道:“你怎么对言家了解那么多?”

    “这是小姐交代的任务。”马悦回答道。

    “是她让你查的?”

    “是。”

    “为什么?”

    “没有理由。”马悦看着秦洛,说道:“我可以调出你十岁以后的所有资料。假如你想看到的话。”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秦洛盯着马悦,问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事情。这总有理由吧?”

    “小姐做了很多愚蠢的事情,我不希望她继续这么愚蠢下去。”

    “什么意思?”

    “从投资学的角度来说,每做一件事情之前,都要评估这件事情的收益和风险。”马悦说道。“对你,是个例外。小姐对你的投资,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

    她眼神灼灼的盯着秦洛,说道:“我告诉你这些,是想提醒你,在某些事情上,小姐是真傻,你难道要继续装傻?”

    (PS:亲爱的们,第三章送到。——看看,老柳多单纯多可爱多LOLI。人家也会说‘们’呢。)